正文

那些正在消逝的记忆里的厕所

(2021-09-06 20:21:37) 下一个

坛子里这几天厕所被谈的如火如荼,让我想起了在长篇小说<<失去爱>>里读到的几个关于厕所的片断,极为— 令人能产生恶心感 — 的生动。而这些厕所随着城市化与文明进展会逐渐消逝,以后,甚至只能在作品与后世人的想象之中。

 

 

*


李强住在平舆的大王村,距绍兴市不到四十公里。大王村是一个比较富裕的村子。村里的成年人大都忙着外出打工或者经商,留下的多是孩子和老人。这样大王村的景象就像一块生机勃勃的墓地。村里几乎家家都盖着三、四层的小楼,外面是白瓷砖,玻璃全是蓝色的,朱红大门,门上贴着已经破破烂烂的对联和门神,或者两个倒置的福字,几乎完全褪了色,但奇怪的是有一两家的却依然色彩鲜艳,而且竟然没有什么破损。每家的楼盖得都大同小异,站在村外的高坡上看时,村子里白花花的一片,泛着蓝光,像一片墓碑。这里每家的厕所都是在院子角落挖个坑,用水泥砌一下,有些连水泥也不抹。没有排污通道,屎尿堆在坑里,散发出阵阵臭气,苍蝇乱飞。村子里的路也没有人修,坑坑洼洼的土路一下雨就泥泞不堪,平时道路上薄薄的塑料袋被风吹着沿路飘浮,有些混在泥土里,进入了半地下状态,有些挂在树枝上。道路两旁堆着垃圾和泥土,时而走来脏兮兮的黄狗慵懒地用嘴在上面翻动。村外的那条河已经全污染了,变成黑绿的颜色,水面上浮着厚厚的白色泡沫,泛着比厕所还刺鼻的恶臭。

李强的父母兄弟都在外面打工,但他一直留在村里。李强从小比较乖,性格内向,聪明但不爱学习,和村里的男孩子们一样喜欢看破案和打打杀杀的港台录像。他酷爱画画,画画时一个人长久地关在自己的屋子里,一点声音也没有,让家里人担心,但出来时就会拿着一幅刚刚画好的画,引来父母一阵轻声惊叹。后来,他又开始喜欢做木匠活,有全套的工具,但他只是酷爱制作各种椅子,有不动的,有的竟然是旋转的,还有的能摇摆。家里有钱了,没有人管他。他话很少,但很会说话,知道怎么讨人喜欢。中学毕业后,李强去市里上了一个技校学了两年电脑,但就在快要毕业前他退学了。出来后,到过一家电脑店,打过一段时间的工,然后辞职了。之后做过歌舞厅的音响师,但不久又觉得没意思,后来干过装修去新疆摘过棉花,都是干了一段就觉得没意思,最后索性回家,反正家里也不用他挣钱。父母只是催他恋爱结婚,但他也没有找女朋友。在家时,他经常一个人关在自己的屋子里,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在干什么。

其实,李强是一直在琢磨一项发明。后来,终于完成了。那是一个木质平台,上面有一些不知用途的机关,李强把它刷上漆。做好之后他坐上去,在躺下之前右脚一蹬,平台旋转了起来。对,这就是李强的发明——智能木马。

 

 

*

 

小宾馆条件简陋,让小菲难以置信。三层红砖楼房,楼非常老,没有电梯,入住时问小菲要身份证时,小菲说丢了,然后服务员问她从哪来?小菲说从北京,服务员登了记,让小菲交押金,然后,就把钥匙给了她。屋子里四壁空空,没有任何装饰,电话旁边的墙上记着几个号码,有一台老式的黑盒子电视,一只很大的装热水的保温瓶,让小菲产生了兴趣。这里的客房没有单独的卫生间和淋浴。小菲简直不敢相信。服务员告诉她,洗澡可以到旅店旁的公共浴池,很近。第一次上卫生间时,小菲看了一眼就又回来了。但最终还是不得不再次回去。厕所不是马桶,而是蹲坑,里面堆满了屎。出来时小菲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需要在哥白尼和清洁马桶之间选择,那她选择清洁马桶,管他妈的什么地球是不是围绕太阳在旋转。连牛顿都没有清洁马桶的发明者伟大。公共浴室也让她即好奇又有很不适应。在一间大屋子里和那些女人们一起脱下衣服,然后锁进柜子,赤身裸体走进浴室,每个人的手上挂着钥匙,站在水龙头下,扭开阀门,然后水就哗哗地冲下来,流水声和那些女人肆无忌惮的说笑回荡在公共浴室的团团热气里。让小菲吃惊的是客房里也没有网络,服务员说线路坏了,还没有修。然后建议说:可以去网吧。很近。说话的服务员是一个 20 岁左右的小女孩,一边嗑瓜子,一边趴在桌子上用手机在微信聊天。桌子上铺了一本展开的时尚杂志,杂志右边堆了一堆小山似的瓜子,左边堆了一堆小山似的瓜子皮,小女孩嗑一会儿瓜子就会把瓜子皮笼到瓜子皮的小山中,瓜子皮的小山就变得更高,已经高出了瓜子堆的小山,小姑娘还会按住挤一挤,仿佛要让瓜子皮的小山更结实一些。杂志旁放了一瓶喝了一半的芬达。开始她没有抬头,一边微信着一边漫不经心和小菲说话。后来,她停下手机,站了起来,开始很详细地告诉小菲怎么走到网吧。说话时一直在微笑,笑容淳朴。


小菲来到街上,外面很热闹。但夜晚,新乡街头的热闹带着一层陈旧的色彩,温温吞吞的,像是 10 年前的热闹,小菲再次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前世今生。在街上找到了网吧。网吧的门是单扇的,完全敞开,门角顶了半块红砖,里面黑洞洞的,不是店面,而是一条直接通向二楼的很高而陡峭的楼梯。网吧右手的店,不大,关着门。门是双扇玻璃的推拉门,门窗里面都拉着帘子,但玻璃后面有霓虹灯装饰的文字图案,暗光闪烁,映出橱窗里的广告和一些样品。这是一家成人用品店。两家店并排而立,都有一种诡秘的气氛,像是做非法交易的地点。成人店旁是一家美发洗足中心,网吧旁边是一家服装店,这些店都灯火通明。


小菲走上楼梯,在黑暗中来到网吧。一上来才发现网吧很大,大得让她感到意外。但这里面是黑乎乎的,而且,空气秽浊,让人窒息。店主二十来岁,也在上网。登记时,他向小菲要身份证。小菲把护照交给他。他看了半天,犹豫地说:你没有身份证?小菲说没有,店主又问你不是中国人?小菲说:我是美国人,然后看见店主仿佛陷入了混乱的思考,一页页翻看她的护照,小菲的护照里盖满了各国签证的印章,店主的样子好像既好奇又担心,不想让她来这个网吧,小菲忙向他说,自己是中国人,为了套近乎,胡说是从小在北京长大,只是现在在美国住。店主问她是做什么的,小菲说开咖啡店。店主点起了一支烟,小菲心里喊,上帝啊!这屋子里所有的门窗可都是关着的啊!店主终于压下了她的护照,并起身亲自为她找了一台机器。走过去时解释说,现在查得很严。小菲问会有麻烦吗,店主忙说那倒不会,但又提醒小菲这里都有监控。网吧里很安静,偶尔有一阵轻笑,或激动或沮丧的叫声,很多人都戴着大耳机,大部分是青少年,有人在边看电脑边吃盒饭。那盒饭的气味传来让人想吐。

 

 

*


李维说,小时候他家住的地方,有一处小广场。广场周围坐落着四家国营商场,其中一家是百货商场,一家是食品店,一家是副食商场,一家卖蔬菜水果。在其他的街上还有粮店和肉店。这四家商场都是平房,其中对李维吸引力最大的是百货商场。商场占地辽阔,内部结构复杂,在玻璃橱柜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商品,对于当时年纪幼小的李维来说,这里简直就是一座迷宫,里面藏着数不尽的宝物。李维说,这个国营商场和现在的购物商城比简直是贫瘠的荒漠,但在孩子眼中,世界上并没有匮乏的时代。当然了,这时李维又突然说:当你到了一定的年龄,所有繁华又都是凄凉。傍晚商场就按时下班,用很粗的铁链锁住大门,铁链在门把手上一圈圈盘紧。小广场上只有一盏街灯,可是晚上广场上并不黑暗,在月光皎洁的日子,甚至会让人有清晰的感觉。夏天热时,这里也会出现三三两两纳凉的人,但并不很多,而且不久就又散去。广场再一次变得空荡。到了冬天,这里更是连一个人影也见不到。改革开放,那些平房就被推倒,这里建起了豪华大厦,形成了一个购物中心。广场自然消失了。然而,现在想起来,让李维感觉困惑的是,这个小区的设计师当初为什么要在这里建一个广场?在李维记忆里,这个广场上从来没有过任何公共活动。李维说,但是在当年广场是极为优美的。它的面积不大不小,地上铺的是青砖,踩上去脚很舒服,下雨天也不会打滑。但优美是飘荡在记忆里的。在当时,到了晚上这里也会变得狰狞起来,让他们这些孩子害怕。但这种恐惧又吸引他们,于是他们约好去广场,来到之后就一哄而散,各自逃回家中。可从广场到李维的家,却要经过一条更为恐怖的巷子。这条小巷连接广场,狭长,笔直,但在中途折了两个反向的 90 度的弯,小巷里没有灯,是死黑死黑的。两边是那些商店的仓库,和一些买奇怪东西的小商店,比如,有一家专卖竹杆,和小的白蜡树做成的木杆,还有陶土的罐子。晚上这些店铺的门脸个个都是阴森森的,而更吓人的是这条巷子里有一座公共厕所。厕所没有门,入口就是一个洞,里面的灯永远不亮。晚上那里面仿佛随时会冲出一个人,或者是一个披散头发的大头鬼。每次晚上从这里经过,李维都会被吓得半死,总觉得身后有人,但又不敢回头,也不敢撒腿飞跑,只怕你一跑突然后面伸出一只大手。但几乎每一次,李维告诉小菲,他最后总是禁不住转身回头去看了。而看到的是身后一条空无一人的长长的巷子,可是这种空荡无人的街巷让他更害怕了。每次快到巷子尽头时,他才会突然撒腿狂奔,那时他的恐惧已经快无法承受了。直到跑出巷口。他的心还在通通地跳,但那时就不害怕了。

 

 

 

******

 

就像以前所说的,你可以从<<失去爱>>的任何一章入手进入在这个文字所建造的时空的迷宫。这里就给了一个链接

失去爱 9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