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秋叶声

来美多年,感慨万千:风中秋叶,风起则飞,风停遂止,随缘起落,岂有它哉?唯书作伴,唯文作声,
个人资料
正文

【游记】澳洲行之四【看海豹岩、菲利普岛,看神仙小企鹅】

(2019-09-09 14:50:27) 下一个

【游记】澳洲行之四【看海豹岩、菲利普岛,看神仙小企鹅】
/作者 美国风中秋叶

       黄导是善谈之人,也是善于把握节奏的导游,在车上他大声说“我们现在开车去看风景壮观而美丽的海豹岩和诺比斯角(Seal Rack & Nobbies),车程约一小时,大家系好安全带,静下来,睡45分钟,醒来再专心听我介绍行程。”乘客都乖乖地静下来,转入午睡状态。我没有入睡,而是用心观察沿线的海边风景。澳洲地广人稀,广袤的大地大多是未开发的,尤其沿海一线,罕有建筑,蓝天白云下,碧蓝的海水反复拍打着岩石或沙滩,十分漂亮,如果喜欢看海浪冲击的人,必定会十分兴奋。我一边观看海岸景色,一边想,澳洲人为什么不在海边搞海岸建筑?是人口少无此需要?还是刻意保持海岸沿线的原生态?抑或经济发展未到此阶段?无论因何原因,目前海岸线那种原生态的质朴是我十分喜欢的。

       “大家醒醒,快看看草丛里的野生袋鼠!”黄导在车头急切的呼叫,让许多人醒来了,大家都在惊喜地观察马路一侧的几只袋鼠,我用目光急速搜索几遍,终于看到了对侧草丛的一只袋鼠,个头不大,瘦瘦的,站在草丛里,鬼鬼祟祟的样子,算是惊鸿一瞥吧?黄导接着说:“只要你注意草丛,你会很容易看到这些野生袋鼠的,不过你只要看上两三次,就不会再感兴趣了,等下你们去看的海豹岩,那是绝对的壮观,但在海豹岩别想看海豹,而要看海景,在那里你可以享受巴斯海峡的美丽风景,可以体验虚拟的南极之旅。”黄导又叮嘱一次:“沿着木栈道走就可以拍摄到非常漂亮的照片,但是千万不要租用望远镜,因为只有在10-12月,繁殖期你才有机会看得海豹,我们在此仅停留20分钟,然后马上转点到企鹅岛,大家一定要抓紧时间啊!”黄导的话总是富于煽动性,我的心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车刚刚停定,旅客们都涌进卫生间,好在间位较多又干净,一切如意。我走近木栈道,近看:标识牌上有英语介绍:在南半球的冬季(5-10月)这里可以远眺迁徙的鲸鱼。远望:栈道绵延,高低起伏,卧在海岸岩层上,分设数个观景台,离海边约几百米呢!眼前之景,美得醉人,纯净的海水碧蓝如翠,海面上一抹斜阳,金光闪耀,令人不愿浪费一秒钟,我让超哥夫妇、妻子,还有我,站在不同角度留下了一幅又一幅经典的美照。在我看来碧水边上的岩石也是那么亲切,那么可爱,我只想拥它在怀……妻子轻声提醒我:“差不多到点了”。我点点头,大步追随前面的游客,返回旅游专车。

      黄导问:“都拍到美照了吧?开心吗?”“拍得了,开心!”“开心就好,我们马上转入最后一景‘企鹅岛’,其实,附近还有巧克力工厂,‘考拉’保育中心,都是值得一游的,但是企鹅岛是来澳洲必定要玩的景点,因为在菲利普岛(Phillip Island) 你们将看到世界上最小的小企鹅,人称‘神仙小企鹅’,身高仅仅30公分,手掌那么大,十分可爱,它们早上天还黑就出海觅食,晚上天黑了才回巢,可以避免天敌狐狸的攻击。人类最佳欣赏时间是晚上八点,所以旅社是下午才带客出游的。我们预定七点到达当地餐厅,大家可以选吃炸鸡(12澳币),或者烤野生三文鱼肉(15澳币),半个小时足够了。吃过晚餐,可自行到海边观景台看海浪和回巢小企鹅,但观景台较远,天黑后很难看清企鹅,最好是在铁伞下的观鹅台看回巢企鹅,因为那是必然归路。”黄导的解析无疑解答了许多游客的疑问,我也即时用ipad记下。

      游客中心大约方三部分,1,洗手间;2,礼品销售部;3,餐饮部;我在柜台前看到每一份餐的分量挺足的,决定买三份四个人分吃,实际上一份炸鸡有四块,每人一块,刚刚好;两份烤三文鱼,一对夫妇分一块,加上杂七杂八的炸薯条,煮青豆,足够有余呢!澳洲的自助餐不用付小费,餐后自行收拾好,拍拍手即可离开。餐后夜幕降临,我们随着黄导的指引来到海边露天观景台,梯级看台已经坐满了人,大家都在观赏海水冲击崖石的浪花,也许更多是倾听惊涛拍岸的浪击声,也在等待小企鹅的回归吧?可惜海边特设的路灯如此昏暗,实难看到诱人的海景。所幸那刻,早归的小企鹅已在回巢,站在木栏边,可清楚看到小精灵挺起胸,昂着头,胸毛乳白,背毛羽蓝,两脚左右交替,一摇一摆地迈进的憨态,可惜按规定游客不能拍摄。我细心观察:巢是木制的,显然是人类所为,而每对小企鹅都有自己专属巢位,彼此互不干扰,整然有序。此间,越来越多的小企鹅分批回归,游客可伏在栏边观察,也有游客乘着暗黑偷偷拍摄这些小精灵,但大多数是守规矩的。此时恰好有个从事企鹅研究和保护的专家给朋友介绍小企鹅,我也旁听了一阵,据他介绍:“企鹅岛是澳洲最知名的景点,目前约有三万多企鹅,由于每年有上百万游客前来观看这仅有十年寿命的小精灵,因为人类活动(如闪光灯)的影响,企鹅的自然生态被改变了,“神仙”有逐年减少的趋势,因此以后会限制一年游客在五十万人左右。” 此时,黄导已经催促团友离去,我也只好余兴未尽地离开,途径礼品销售部,我们都被栩栩如生的布制小精灵吸引了,为了讨好家里的孙孩子,禁不住悭囊倒挂,买了几只……

      黄导说:“回程约需一小时三十分,各位可在车上休息一下,接近市区再叫醒大家。”也许大家都累了,大多数游客都听从黄导,静静休息。我在沉思,这次近距离看了澳洲神仙小企鹅,什么时候有机会去看南极帝王企鹅(1.6米),或者南非皇帝企鹅(1.3米)?生命没有结束,机会永远存在,关键还是要健康!此时我想起了在美国的孙孩子,什么时候可以与他们同游?如果三代同游看企鹅,会是什么一种欢愉呢?在似睡非睡,不知不觉间,车抵市区,再次在免税店前下车,黄导在车门前与每一位团友握别,我忽然灵机一动:“黄导,我们住在附近宾馆,我给你10块钱,您送我们回去可以吗?”“可以啊,你们的地址是?”黄导输入GPS,车行一路,几分钟代步,双方皆大欢喜。人啊!彼此提供方便,何乐而不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