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秋叶声

来美多年,感慨万千:风中秋叶,风起则飞,风停遂止,随缘起落,岂有它哉?唯书作伴,唯文作声,
个人资料
正文

澳洲行之三【玩墨尔本蒸汽小火车】/

(2019-08-23 13:42:11) 下一个

澳洲行之三【玩墨尔本蒸汽小火车】

/作者 风中秋叶

       中午1点钟,终于在墨尔本长城旅行社前见到负责我们小火车之行的导游了,“我是负责蒸汽小火车及企鹅岛之行的司机兼导游,大家可以叫我黄导。今天所有参团的游客请跟着我。”一个中年男人一时用国语介绍自己,一时用粤语和我交流,我很快就知道他是从香港来澳洲多年的移民。他显得热情主动,又富有经验的样子,我的第一感不错。大家都跟着黄导进入他的专用车,他在车上简单核对了参团名单,并无即时开车。黄导以客气而又必须的口吻请游客下车进入一间城市免税商店“支持一下”他的工作,大家顺从地“集中进入”店内浏览,有兴趣的“买家”自掏腰包买货,没有兴趣的自动聚在门外等候。我因有多天后期活动并不想此时“进货”,只跟随浏览,整个过程仅费时25分钟,幸运的黄导,竟也有收获,可见“只要有人来,商店就会有生意”,千年不变。

       车上,黄导笑口常开地“感谢各位的支持”,并保证会让“此行安全顺利,个个开心!” 看得出他非常自信。随后一程,黄导口吐莲花地边开车边介绍,诸如澳洲风土人情,墨尔本城市建设,蒸汽小火车历史过程,企鹅岛自然特色,滔滔不绝,至于游客是否在听他并不在意,我倒是听得津津有味的。我尤其注意他介绍:“普芬比利(Puffing Bill railway)小火车是墨尔本最具标志性的游点之一。”上世纪初,澳洲维多利亚州为开发偏远地区,修通了四条低成本的762毫米铁路线,普芬比利铁路是其中之一,于1900年开通营运,穿梭于丹顿农山脉中,为山区居民服务。1953年因塌方受阻,加上营运亏损而关闭。后经民众与政府合力,特别是志愿者的不懈努力,复建为世界上保存最好,最受爱戴的旅游用蒸汽小火车,旅途沿线工作人员多是70岁以上志愿者,他们穿着复古铁路工作服,让乘客穿越历史回到“小火车时代”。黄导再三叮嘱:“我送你们到湖边站,上小火车后,车行约半小时,到敏智溪车站,(他拼出英文 Menzies Creek)全部下车,由我接回车上,继续企鹅岛行程。”

       我来到湖边站(Lakeside),细细观察这简单整洁,四面通风,其貌不扬的火车站,确实是上百年的老样子。车站工作人员都穿着统一的蓝黑色制服,头戴铁路员工大盖帽,工作非常认真,要知道他们都是志愿者呢!我匆匆扫了一眼小火车头,一副黑色、旧传统的老样子,身后拖着几节小车厢。我听从黄导的指挥快步踏进车厢,感觉车容量大约十五六人,而座椅安排显然不利于“吊脚窗外”,瞬间明白容许“吊脚窗外”的旧规则已因于安全考虑被修改了。车开动了,我们与热情替游客拍照的黄导挥别,相约“等阵见”。那刻,所有乘客无一人追求“吊脚窗外”,大家只忙于相互拍摄。车速不快,以适合观光与拍照。目睹一棵棵光身的白杨树慢慢闪过,一个个绿色小村庄留在车后,经过小段木桥,不时又有车外居民与游客挥手互动,惹起一阵欢叫,寂静的山林也平添了点点生机,大家都显得有些兴奋,或拍摄或录像,忙个不停……小火车头喷着白色的蒸汽,每过一个小弯,游客都狂拍弯道的火车身影,可惜进出站时,我都没有听到儿时记忆中“呜呜……”的鸣笛声。

      丹顿农山区,自从有了小火车,经济应该已有巨大发展,可我沿途看来山区沿线仍是不发达景象,我猜想也许澳洲旅游部门力求保留原生态吧?半个小时很快就到了,我们依嘱在敏智溪车站下车,眼前是两条小木柱横挂着一块标志牌,大写着“MENZIES  CREEK”,让我确信这就是我们要下车的车站,我连忙邀超哥夫妇相互拍照留念,恰好一个穿着铁路制服,留着有型有款的白胡子志愿者迎面走过来,看着他和蔼可亲的样子,我怂恿妻子走过去邀其合影,老人家欣然应允,让我们留下了极其宝贵的记忆。这时刚才围满人的火车头已经“闲下来”,我不失时机地拍了几张车头近照,算是看清楚这“辛勤的山区服务者”。那边厢,黄导已经来了,正大声提醒游客“赶快上卫生间解放一下”,大家都急忙应召,我快步中看到一幅价目表,又回身拍了一照,据此我事后知道:此趟小火车单程游每人花了27澳币,应该是很值的。

      我们依次进入黄导专车,他一方面点算人数,一方面问:“大家是否玩得开心”,大家众口一词“开心”,车内人人脸带笑容,让我完全相信:蒸汽小火车游是令人满意的。黄导启动四轮,又开始了“企鹅岛”的介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