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随笔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能够思想。
个人资料
思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左派们也看不下去了, 呼吁言论自由

(2020-07-10 08:34:19) 下一个

左派们也看不下去了,呼吁言论自由

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是一个网络新词,指以抵制和解聘对待异见者的流行风气。150多名左翼作家、艺术家、记者和学者在左派刊物《哈泼斯杂志》(Harper's Magazine)上发表标题为“关于正义和公开讨论的公开信”。呼吁容忍和言论自由。

信中认为:目前的左翼运动“为了维持统一意识而倾向于削弱公开辩论的规范和对异见的宽容。” 信中列举了一些现象:一听到冒犯性的言论和思想便呼吁立即予以严惩。老板们为了挽回影响惊慌失措,匆忙给出过重的惩罚。编辑们因为刊登争议文章而丢掉饭碗;书籍因为据说的不真实而被撤稿;记者被禁止报导某些话题;教授因为引用经典文献而被调查;一位研究者因为传播同行评议的学术研究被炒鱿鱼;负责人只是因为笨拙的错误而被解雇。 结果是不用担心报复的自由言论空间正在收窄。因为害怕偏离主流或者在主流思想上不够狂热而丢掉饭碗,作家、艺术家、记者正变得更加小心翼翼,我们已经开始为此付出代价。

信息和思想的自由交换是自由主义社会的命脉,现在正日益受到限制。尽管我们期待限制来自激进右翼,但这种审查在我们的文化中也越来越普遍:不宽容相反的观点、公开羞辱和排斥的流行、以盲目的道德确信代替复杂的政策的倾向。只有通过公开反对不宽容的气候(充斥于社会的各个方面),我们才能实现我们所想要的民主包容。

这种令人窒息的氛围最终会危害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事业。对辩论的限制——无论是来自高压的政府还是来自不宽容的社会——必然会伤害到弱势群体,并会削弱所有人的民主参与性。挫败错误观念的方式是揭露、辩论和说服,而不是让其沉默或者让其消失。我们拒绝在正义和自由之间做出选择,因为二者无法分离。作为作家,我们需要允许我们实验、冒险甚至犯错的空间。我们需要保存善意的分歧而无需担心丢失职业。如果我们自己不捍卫我们工作赖以存在的基石,我们也无法指望公众或者国家替我们捍卫。

发起人作家托马斯·恰特统·威廉斯提起了发生在美国国家图书批评会、诗歌基金会、纽约时报的因为被指责是种族主义而辞职事件。

签名人有《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她说她“非常自豪签署这封信,捍卫自由社会的基本原则:公开辩论以及思想和言论自由”。 罗琳将当前的状况比之于麦卡锡时代,她引用莉莲·赫尔曼的话说:“我不能也不会削减良知以适应当今的流行风气。”罗琳由于她在变性人的立场近来受到‘变性群体’的攻击打压。

签名人包括著名左翼学者 语言学家诺姆·乔姆斯基、史蒂芬·平克、福山、Martin Amis, Malcolm Gladwell和 Gloria Steinem。

作家格伦·格林瓦尔德(Glenn Greenwald)在推特上批评说:像那些通常主张自由和公开辩论并反对压制的人一样,署名中的一些人过去的行为正是他们在公开信中谴责的。更激进的左派也不认同这封信。CNN、MSNBC和NBC等媒体在各自的网站上对这封信采取了漠视态度。这封信在VOX网站引起了激辩。至少两名签字者,历史学家Kerri Greenidge和作家Jennifer Finney Boylan,由于社交网络的压力,撤回了自己的签名。 后者在推特上暗示她只是跟随其他著名左派学者签名的。《洛杉矶时报》发表标题为“取消文化不是问题,哈泼斯公开信是问题“的社论。不赞同公开信的观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
评论
aunt4 回复 悄悄话 左派媒体在向新法西斯主义的道路上狂奔+1
打魚船 回复 悄悄话 言论自由的空间越来越窄,一个健康的社会只有一种声音是极不正常的。
文取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常惑' 的评论 : 就在奥巴马上台之后。
常惑 回复 悄悄话 看起来,'自由讨论/言论'越来越受限制. 以前还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这个'政治正确'人们都变得小心翼翼.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Finally, the liberal left sees the dire consequence of and feels threatened by the cannibalistic nature of their own monster.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梦遥2016:

You and many others either did not watch Trump's whole conversation or lack scientific knowledge and imagination. Disinfectant refers to anything that kills viruses or bacteria. That may include UV light, liquid detergent or any other substances that has the aforementioned property. Trump phrases his proposal exactly like any legitimate scientist with abundance of imagination and creativity would. The UV light can be brought into the body either by perhaps a nanomachine that generates the UV or by simply fibre optic cable or an LED wire. You can even turn the idea on its head by pumping blood out of the body and irradiate it with UV light then pumping it back into the vein. It is even possible to apply some chlorine to some organ by many mean such as nonostructure to stimulate the immune response.

Trump is thinking like a good scientist unshackled by conventional wisdom and status quo. This is what we need in a leader.
梦遥2016 回复 悄悄话 不太理解美国的基础教育, 也许以‘兴趣’为主加大了学生之间的认知差距?如果TRUMP那一代,可以说基础教育没做到位,可是年轻一代也有些缺乏‘常识’。 TRUMP提出类似厕所清洁剂的液体可以去病毒,可是病毒在身体里具有渗透性(各细胞,各器官), 不是只有一个坚固管子的下水道装置。 听者是位工程师,也能把这东西喝下去致死,他们的基础教育学习了什么?
梦遥2016 回复 悄悄话 J.K.罗琳的言论近来受到‘变性群体’的攻击打压,甚至包括参与哈利波特剧组的演员们。 现代人梦想很单纯, 但现实很残酷。具体问题很难做到面面俱到,天衣无缝。 其实J.K.罗琳说出的是真心话,也很理性来谈论现实问题,只是被‘愤青们‘曲解。
‘呼吁容忍和言论自由’是为了给’学术界+新闻界‘站台, 保留言论自由的权力,现在解决不了的问题,但可记录为历史资料, 代际相传,由下一代来论证解决
常态 回复 悄悄话 建议和中共比较。

文取心 发表评论于 2020-07-10 11:25:55
左派正在向纳粹看齐。
getstarted 回复 悄悄话 川普是这样描述当下的美国文革的:"If you do not speak its language, perform its rituals, recite its mantras and follow its commandments, then you will be censored, banished, blacklisted, persecuted and punished。"
Ken99 回复 悄悄话 不分民主党共和党,也不分左右,佩罗西,奥巴马和布什家族都是既得利益者,川普动了他们的蛋糕,所以拉上BLM这帮子人和川普拼命。
但是像AOC这样的从底层起来的极左派开始眼馋他们的蛋糕了,这帮孙子也不干滴
海淀网友 回复 悄悄话 感谢楼主转发此文。

@文取心 发表评论于 2020-07-10 14:38:43 BLM要的不是公平,也不是共产主义。他们要的是特权

BLM的组织者公开承认,自己是经过训练的马克思主义者,要利用BLM改变美国的制度。黑人的命,在这些人眼睛里只是棋子而已。
aunt4 回复 悄悄话 美国就这样被毁了吗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更激进的左派不认同这封信。CNN、MSNBC和NBC等媒体在各自的网站上对这封信采取了漠视态度。在VOX网站引起了激辩。至少两名签字者,由于社交网络的激辩,撤回了自己的签名。 历史学家Kerri Greenidge和作家Jennifer Finney Boylan,后者在推特上暗示她是跟随其他著名左派学者签名的。《洛杉矶时报》发表标题为“取消文化不是问题,哈泼斯公开信是问题“的社论。认为激进的左派没有权力,只有影响,不能实行取消文化。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是对最近以抵制和开除对待异见者的做法的名称。
文取心 回复 悄悄话 BLM要的不是公平,也不是共产主义。他们要的是特权——奴役他人的特权,是新冒出来的奴隶社会。白左民主党和BLM在致力建造一个比独裁苏俄、德国纳粹还恶劣的国体。原来是百分之五的富裕阶层,百分之十五的贫困阶层,百分之八十的中产阶层。白左想做的是百分之二的奴隶主阶层,百分之九十八的奴隶阶层。
换句话说,目前的形势是你死我活的形势。华人再不清醒,将被白左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soullessbody 回复 悄悄话 很多这些人都是前一段使劲打击右派言论自由的,现在极左打压他们,他们算是稍微清醒了点儿。
文取心 回复 悄悄话 左派正在向纳粹看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