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停留

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城市移到另一个城市,飘来飘去地,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接受无奈,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欣赏精彩。
个人资料
正文

难忘2020疫情-(2)这是作死的节奏

(2020-03-03 17:41:01) 下一个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真的不会去诊所。去年医生开了血压药,降脂药和血糖药。本来12月需要重新测血调药,那时从北京回蒙城五天,什么事还来不及做,国内叫急,老爸进重症室,马不停蹄再回北京,心想回北京再测吧。到了北京忙老爸告一段落,想着去测个血吧,新冠病毒又来了,谁还敢去医院呀。好不容易回加拿大,隔离两周,想着去测个血吧,新冠病毒跟着到了。老爸那边又开始有情况,为了防止上次的情况再发生,硬着头皮抓紧查下吧。

     早上6点多到医院排到第76号,楼道里都是人,大眼瞪小眼,只看到2个人戴口罩。其实门口有免费自取的口罩,我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视而不见。他们倒是使劲盯着戴口罩的人,恨不得打一顿的架势。两个小时后测完血,总算松口气。过了三天再去医院取结果,想着没什么事就不看医生了,然而事不如愿,血脂超低,肝功不正常。唉,还是看看医生吧。

     网上预约附近诊所220,来电话让提前15分钟,我140就屁颠屁颠到了。这回没有免费的口罩,我又忘了戴!接待处4个人,2个人咳嗽,只有其中1个人戴口罩,我有幸碰到戴口罩那位,强忍着办好手续。等待大厅分两部分,一边一位女士持续性咳嗽,皆不戴口罩,咳得那叫让我心碎,还有个别间断性咳嗽,此起彼伏。其他人一概裸脸,淡定漠然。

     我前面大概二,三十个号,干脆出去等吧,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一位妈妈带着咳嗽的儿子一屁股坐在门口的座椅上。我赶紧转移阵地,跑到旁边人少的楼道,还没一会儿,楼梯那儿上来一位,在快到我身边时及时地咳嗽起来。我立马出楼换空气,过了四十来分钟不敢呆时间太久,错过我的号就惨了。回到等待厅,那位女士还在撕心裂肺地咳着,好像大夫刻意不叫她似的,我找了一个远处的座位,没座一会儿,一位爸爸抱着咳嗽的儿子落座隔壁。

     3个小时以后走出诊所,我感觉回家要是不咳嗽,我真对不起天意。

 

(1)开始自行隔离了

(3)四月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哈哈!
让你写的蛮有趣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