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中淘筛历史的细节

西人资料中搜寻关于中国的点滴
个人资料
元亨利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1927年针对外国人的南京事件

(2017-02-13 11:23:28) 下一个

    1927年北伐军打到了江南,向上海进军。3月24日早晨,北伐军进入南京,紧接着,南京发生了骚扰外国人的事件,外国人被打死打伤,外国妇女被强奸,财产遭破坏抢夺等等。英国,日本,美国在南京的领事馆被攻击,英美日,法国意大利人都有被打死打伤的。1月在汉口和九江,已经发生了对外国人攻击的事例,3月8日,芜湖也发生了类似事件,因此,当南京被北伐军攻陷只是时间问题的时候,外国政府就建议各国妇女和儿童必须撤离南京,到3月22日晚,只有6名英国妇女自己不愿意离开,留在了南京,至23日晚,49名美国妇女和19名儿童留在南京。同时,英美调集了一些海军陆战队士兵驻扎在各自领事馆和相关企业(比如美孚公司Socony House)。23日白天和夜间,驻守南京的北洋军阀部队开始向浦口撤退,这些部队几乎没有对外国人进行骚扰。24日早上7点,南京江边一带还很安静,到了7点半,开始听到非常密集的枪声,这标志着国民党军队已经占领了南京,部队已经开到江边了。从这时开始,停在江中的外国军舰和英国所属的商船,以及国际出口公司在岸上的建筑,都不断遭到射击,英国军舰上一名士兵被子弹击中死亡,同时,南京陆地上对外国人的攻击开始了。发起这些攻击的都是国民党部队的士兵,这一点不仅从他们身穿的军装上看出来,还有经过验证的证词和证据,说这些士兵说的是南方(湖南,广西,广东)口音方言。因为城里里不同地方的攻击是同时发起的,还有当时在场躲了起来的受害人听到的士兵说的话,以及这些攻击的彻底性和快速性,都证明了这些攻击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某种针对外国人的宣传勾起了士兵们的仇外情绪,但是士兵们并非失控,因为他们听从哨子和军号的指挥,比如当外国军舰在24日下午向城里发射炮弹时,他们就在这些信号指挥下停止了攻击,而且,士兵们不攻击当地人。在日本领事馆,两名日本人被刺刀刺伤,士兵向病在床上的领事开枪(未击中),负责保护领事馆的陆战队军官在平民的请求下没有下令进行抵抗,以免给乱兵攻击制造借口。这名日本军官因此而受到极大刺激,在向他上级汇报后即自杀。在英国总领事馆,国民党士兵包围了总领事的住宅后,英国海军陆战队军官下令手下子弹上膛准备射击,但是随后取消了这道命令。总领事当时不在住宅,当他从办公室(在同一个院子里)在三名军官陪伴下(都没带武器)向住宅走去时,乱兵们向他们开枪,意欲打死他们,他们急忙撤回,总领事和一名军官受了伤,另一名正在穿过草地的英国人史密斯博士(或医生,Dr.Satchwell Smith)被子弹击中身亡。唯一跟乱兵打斗的是一名英国军官(Harbour Master)胡博先生(Mr. Huber),但是他也没有带武器,他在总领事的办公室被开枪打死。美国领事在受攻击前与守卫的海军陆战队一起撤出了领事馆,向Socony Hill(查百度没查到,似乎是在下关,是八字山吗?)的美孚公司走去,虽然他们打着美国国旗,乱兵还是朝他们开枪射击,一名中国佣人被打死,一名陆战队士兵被打伤,美国人走后,国民党士兵冲进领事馆朝着里面的中国员工开枪,幸未造成伤亡。在南京大学,一名美国人(Dr. J.E. Williams,是副校长)在被一名士兵抢劫时,虽然没有进行抵抗,却被另一名士兵射杀。总共有6名外国人被杀:Dr. Williams, Dr. Smith, Mr.Huber一名法国传教士和一名意大利传教士,这是在城里,一名英国军舰上的人也被打死,数名外国人被打伤,很多外国妇女受到性攻击,包括强奸。英美日的领事馆都被抢劫了,领事们(包括英国领事妻子)被开枪射击,意欲杀害。国民党士兵对南京外国人的攻击,持续了几天。24日,外国人集中到了3个地点,一是南京大学,一是英国总领事馆,一个是Socony Hill。在英国总领馆的外国人受到威胁,在Socony Hill的被乱兵开枪射击,就在美孚公司的建筑快被占领的时候,美国领事下令陆战队士兵还击,但还是不能阻止乱兵的进攻,于是他们向停泊在长江上的英美军舰发信号求救,第一次是下午3点22分,但是又马上取消了发信号,因为领事觉得可以自己逃脱,到3点37分,看到逃脱无望,形势危急,他们第二次发出了信号,军舰(英国的Emerald,和美国的鱼雷艇)开炮,掩护外国人向城外撤退,他们出了城门,越过一片空地,到了江边,与海军的营救队相遇。英美海军的炮击时发时停地持续了约70分钟,Emerald发射了76发炮弹,美国军舰发射了差不多同样数量的炮弹。这些炮弹落在城里没有建筑的地上,所以不大可能造成平民伤亡。事后蒋介石估计中方有6人死亡,15名受伤。
   要指出的是,参加兵乱的是国民党士兵,而他们的指挥官们,即使没有参与,也要承担不作为的罪名,过程中,北洋军阀部队没有参与,也没有中国平民参与。有证人说,中国的商人,店主们和苦力都对兵乱感到气愤,当地警察在可能的范围内给外国人提供了帮助,还数次救了外国人的命。英美领事馆的中国官员和佣人们表现出他们的勇气和忠诚。
   军舰的炮击的效果立杆见影,街头立即安静下来,当天晚上也没有士兵来骚扰了,虽然第二天,士兵还是不断在领事馆进进出出,但是他们不再攻击外国人了。这跟英舰Emerald指挥官的观察是一致的,他说,舰艇一开炮,岸上所有活动都停止了,射击,叫喊都没了,突然的安静非常明显。当时身在南京现场的美国传教士们也坚决捍卫炮击的决定。
   炮击Socony Hill,解救了美孚公司的难民后,当地的慈善组织(相当于西方的红十字会)代表到英国舰艇Emerald号上来,代表当天(24日)上午占领南京的国民党军队指挥官寻求谈判。英美方面向这位代表递交了一份书面的要求,要求军队立即下达保护外国人的命令,并要求指挥官本人在夜11点之前上舰,在第二天上午10点之前,必须把城里所有外国人护送到江边,否则,南京和下关将按照军事区域来对待。当晚10点半,那位代表带来了司令官程潜(占领南京的国民党部队是他的属下)的一封信,信里说,他本人刚在下午5点半到达南京(即军舰炮击开始前几分钟),他保证,所有外国人都会受到保护,他们会护送所有外国人出城。外国方面则坚持,国民党必须在25日中午前派一名将军到舰艇上来接受他们正式提交的要求,但是程潜的答复很傲慢,且逃避实质性的问题。25日中午,也没有国民党方面的人出现,也没有护送外国人出城。有3名较低级的国民党军官,登上了美国军舰Isabel号,美国人告诉他们,如果下午不把外国人护送出城,英美军舰将采取严厉行动,他们必须立即通知他们的上级指挥官,3位军官被震住了。下午4点,英美法海军军官们开会,讨论协调对南京进行炮击的行动。就在讨论即将结束的时候,英国领事馆里面的外国人由南京红十字会人员送出了城,紧接着,南京大学里的美国人也出来了。因此避免了一场更加严重的冲突。外国人的人身安全在外国军舰上得到了保障,但是城里对外国人财产的抢劫仍然持续了几天。南京的英国领事馆和其它英国建筑被国民党军队的占据,一直持续到第二年。

   蒋介石是北伐军总司令,所以这件事显示出他的势力所限,也给他造成难堪的局面。3月24日当晚,他告诉外国人,一定会保证外国人人身财产安全。4月1日,蒋又通知英国驻上海总领事,对南京事件表示遗憾并对此承担责任,他会在适当的时候提出令人满意的措施,但保留对英美军舰炮击表示抗议的权利。4月11日,英国,美国,法国,意大利及日本政府通过在上海的总领事馆,向蒋介石下属白崇禧提交照会(各国驻汉口总领事馆向陈友仁提交了相同的照会),要求以下三点:
1.惩罚实施杀戮,伤害和侮辱及财产损坏负责任的部队军官,以及所有涉案的人员;
2.国民军总司令的书面道歉,并以书面形式明确表示不再挑起针对外国人生命财产的暴力或煽动;
3.对造成的损失作出完全的赔偿。
   陈友仁已经意识到这件事的后果,3月31日,他发表了一份初步声明,否认国民军的责任,他说事件是由穿着国民军军服的北洋军阀部队和一些地痞流氓干下的。在3月24日下午5点程潜进入南京前,没有国民军部队到达南京,并暗示,军舰炮击所造成的中国方面的人员伤亡,是外国人伤亡的百倍。4月14日,陈友仁分别答复5国照会(5国向中国方面发布的照会是完全一样的,但是陈友仁的答复根据不同国家的具体情况有所不同),表示遗憾并承诺给予补偿,但是没有提及事件的责任。因为陈友仁没有接受外国人4月11日的要求,英国政府在5月17日,决定招回其在汉口的代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南京政府的外交部数次私下表示愿意承担南京事件的责任,因此,南京国民党政府和武汉国民党政府实际上分裂了。1927年秋天,国民党政府在南京重组,1928年春,国民党政府与各国又重启南京事件的谈判。

以上是汤因比编著《国际大事综述1927年》(Survey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1927 by Arnold J. Toynbe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29)一书里关于南京事件的文字的编译。

这是外国人写的对南京事件的描述,查百度上,似乎有很不相同的表述,有的说,外国军舰的炮击,造成数千中国人的伤亡,这与陈友仁的表述接近,但是如果死伤了数千人,为什么中国人不起来抗议?1925年5月30日上海工人罢工,外国人镇压,死伤几十人,引发了轰动全国的五卅惨案,为什么1927年的南京事件中,死亡了几千人,却似乎中国方面没有大的群众性的抗议活动?另外,我们这一代人(60后以及之前的中国人)在国内所受的教育宣传中似乎没有听说过1927年的南京事件,我们知道五卅惨案,知道江汉铁路大罢工,知道上海412叛变,不知道南京事件。

纽约时报驻中国记者阿班(Hallett Abend)在他的回忆录(几年前在国内看到中文译本,书名是《民国新闻战》)里也提到南京事件,另外,美国教授入江昭也研究过南京事件,见他的《After Imperialism, the Search for a New Order in the Far East》(by Akira Iriye),入江昭考证,在南京对外国人进行攻击的,不可能是北洋军阀部队,而只能是国民党部队。

    阿班说的很简单,只有不到一页纸的文字(p49),阿班说国民党内亲共产党势力鼓动排外情绪,尤其是外国教会和传教士,当国民党部队占领南京后,排外活动就发展成杀外国人,强奸外国妇女,抢夺烧毁外国人财产,英美军舰在美孚公司附近用炮火构筑一道火力网,以保护用绳子从城墙上坠下去逃命的外国人,上游50哩处有两队日本海军陆战队部队,听到炮声后赶来增援,但是他们赶到时炮击已经停止,日军指挥官知道他们来晚了以后大哭一场。阿班对此进行了报道,发表在北京的《领导》(Leader)头版上,占了很大的显著位置。让阿班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他被招去见老板,在办公室里见到《领导》的3位领导--董事,其中一位就是司徒雷登。他们说,阿班这样作,是炒作,不应该放在头版,不应该占那么大空间,他们主要是怕这样写,会破坏中国人民对美国和欧洲人民的友好感情,也对他们传教,办学和医院不利。阿班则指出,这是自义和团以来,外国首次在中国用炮,这个新闻肯定是欧美报纸当天的头条,为什么他不能登呢。
   入江昭(Akira Iriye)教授是日本人,父亲就是著名学者,他本人在哈佛读研,专业是美国外交史,主攻美国东亚关系。后留在美国担任大学教授,加州大学,芝加哥大学,最后回到哈佛大学任教。他的成名作是《Across the Pacific:an Inner History of American-East Asia Relations》,费正清教授在前言给予入江昭极高的评价,不仅因为他人聪明,而且他是跨文化的学者,精通日本中国文化,又融入欧美文化,所以见解独到。他在《After Imperialism》一书中第4章,专门讨论了南京事件。作为学者,入江昭对相关资料非常重视,引用了程潜的报告,说是山东部队发起针对外国人的攻击,国民党部队是在看到外国军舰炮击后才反击的。陈友仁给外国政府的答复,正是建立在程的报告上。还有其他一些中国乃至外国人的证词与此类似。美国总领事戴维斯(John Davis)报告里,提到当美国领事馆疏散员工的时候,一名中国雇员走的时候对戴维斯说:“你们美国人多年来喝我们的血,养肥了你们,我们现在要对付北洋军阀,很快我们就要杀光在南京的外国人,不管是哪个国家的。”美国人在炮火掩护下撤到江边时,遇到了中国红十字会人员,他们带来一封程潜的信,说暴徒是被敌对势力所煽动,他会尽力保护外国人生命财产,希望英美方面停止炮击。至于暴乱士兵的身份,戴维斯说他们是第六军(程潜所部)的,他们似乎很骄傲自己是程潜的人,程潜说过,他不在乎手下对外国人干些什么。戴维斯结论道:通过在几个地方(美孚公司,美国领事馆等)与士兵的交谈,他毫不怀疑,这是正规的国民党军队,而且他们是按命令行事。遭遇比美国人更惨的英国领事馆人员,得出同样的结论。他们总领事高尔斯(Bertram Giles)被枪弹打中腿部,两名英国人被步枪击中死亡,领事馆被洗劫一空。主要的英方目击者都认为士兵们是南方军队,因为北方军队在头天夜里全撤走了。日本领事的报告也大同小异,他说23日下午,领事馆附近的北方军队就撤走了,24日早上5点多,南方军队开始出现,为了避免误会,日本领事让守卫领馆的士兵放下武器。早7点,一队南方士兵向日本人讯问北洋军阀部队的事,当时还一切正常,不久之后,大约50名南方正规军到达,并发动了兵乱,他们打着革命旗帜,并高呼革命口号:“打到日本英国帝国主义!”“苏联中国团结起来!”“日本掠夺中国,现在我们要夺回来!”日本领事病在床上,他被两次开枪射击。10点,第二军的一位代表到了日本领事馆,他阻止了士兵的暴乱行为,并向日本领事表示遗憾,说这些士兵是第二军和第六军中的捣蛋分子。他保证之后一定维持秩序,并提供所需的食品和药物。
   第二天中午,外国人正在撤离的时候,国民党第17师师长杨杰来到日本领事馆,他对领事说,暴乱是由军中坏士兵在南京的共产党煽动下制造的。日本领事因此认为,南京事件是共产党煽动的结果,虽然他的这个结论仅建立在一条证据之上,但是各国针对南京事件的政策,却都是基于他的这个结论。入江昭说,依据几个国家领事的报告,可以看出,南京事件是由国民党军队中的一些不受纪律的士兵挑动的,而部队首长们立即与这些坏分子划清了界限。关于共产党是否参与了该事件,入江昭认为可能是由国民党人编出来的,以转嫁自己的责任。
   事发当天,蒋介石人在芜湖,他接到报告后,立即派人到日本领事馆,说蒋会解决这个问题。蒋还要求日本领事代表他与英美方面交涉,请他们停止炮击。3月25日,蒋介石到了南京,但是他只停了几个小时,就悄悄离开,去上海了。入江昭的资料来源,主要是英美日各国领事馆与他们各自政府之间的电报来往,中国方面的资料非常少,只有国民党高级将领之间的一两条通讯,这也是要说明的。

   Robert Payne 写的《蒋介石》(Chiang Kai-shek, Weybright and Talley, 1969)一书中,作者也没基本没有对南京事件多作描述,只说:(p120),不知道什么原因,进入南京的国民党军队开始攻击外国人,传教士和外交官被杀,妇女被强奸,抢劫持续了数天,整个中国的外国人被南京事件震惊了,他们普遍认为国民党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以为不平等条约和外国租界的日子要到头了。蒋介石对南京事件的解释是,南京事件中,对外国人的杀戮是由第六军的政治部主任(那时国民党军队应该不叫政委吧,英文是political commissar)林伯渠(Lin Tsu-han,林祖涵,即林伯渠)下令执行的,其目的是在外国人眼里破坏蒋介石的声誉。这个解释不太令人信服。

   另一本蒋介石传记(Chiang Kai-shek,an Unauthorized Biography by Emily Hahn),作者是韩美丽,她的说法与Payne的略有不同,她说蒋介石还不能遣责共产党,因为那时蒋与共产党还没有公开翻脸(要到1927年的4月12日),所以他对外国人表示道歉,并保证一定要调查,并惩罚那些参与暴乱的分子,并以他个人名义保证外国人的安全。陈友仁说中国人伤亡数字与外国人伤亡数字的比例是100比1,蒋介石否定了这个说法,他说一共7名中国人死亡,15名受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