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

踏如歌行板,看岁月匆匆...
个人资料
正文

爱到尽头 5

(2014-07-10 15:23:20) 下一个

2007-4-16 多云

早上,我拿了早点去酒店的时候,大李还在熟睡,我留下早餐,结了房钱,给服务生一点小费,交待了几句,然后麻烦他叫醒客人后就走了。

回到家,关上门,继续研究伟铭和姐姐的电邮。这时候我已经不再感到悲伤,好像在研究病人病历一般平静。姐姐大概是从03Amy出生后知道这件事的,开始也劝过伟铭,但是好像是小三一意孤行要生下Amy, 而且不要伟铭负责。可是姐姐对我和小三都有愧疚,万般矛盾下小三在02年貌似发生过大变故,姐姐还帮她带过半年的Amy.  从那时起,姐姐就待小三和Amy如同亲人了。字里行间中,我还发现伟铭以前确实有段日子是弯的。

我所能了解的只有这些了,伟铭为什么出轨,还有小三进一步的信息也没有。但是我从中发现了小三的住址和电话,我想剩下的回温哥华后再说吧。

大李说他在楼下等我的时候是12点,我和他出去就近找了家餐厅吃午饭。我不太饿,坐在那里看着他狼吞虎咽了一番。我买的早餐你没吃吗?慢点吃,我说着给他倒了一杯茶。大李咽下一口饭菜,抬起头说,小婉,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咱俩睡了,你不记得了?我接着他的话说。啊?!大李貌似吃惊不少,刚刚吞下去的饭好像都卡在了喉咙,憋的满面通红。

我故意不看他的脸,望向窗外。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大李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我没有吭声,他结了账,我们就走了,一路上沉默的空气好像凝滞一样,让人缺氧。小婉,我最近非常混乱,不知所以,大李把车停在我家楼下,终于打破了沉默。你们究竟有多少秘密,我可以知道吗?我轻轻的说。我….我会让你知道的,你给我时间,大李艰难的说。

看着大李的车子绝尘而去,我心里在冷笑,觉得自己突然变得很陌生,我要报复折磨过我的人。

 

2007-4-17

我又去看了姐姐,因为没有事先打电话,姐姐有些惊慌,但是很快就镇静了。我请她和姐夫出去吃了一顿饭,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聊了聊天,走的时候给她留了1万块钱。我心想,姐,咱俩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从此山水不相逢。

跟姐分手后,我给明华发了一个短信,让他帮我查1QQ号。然后又给父母买了些日用品,再过2天就走了,自从出了国就很少关心他们,家里就靠2个保姆在打理。回家后,意外的发现小弟回家了。我回来后就交代妈妈,不要告诉小弟,不要打扰他工作生活。

姐,我不是专门回来看你的,我是出差路过,没想到你回来了,小弟看到我急忙解释。我知道都是老妈的交代。哦,我回来住2天就走了,知道你工作忙所以没告诉你,我说。晚餐我掌勺,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了团圆饭。小弟直说,多少年都没尝过我姐的手艺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小弟在上海工作,现在是个小老板,30多了,还没结婚,是典型的钻石王老五,我们姐弟感情非常好。

饭后,老妈又念念碎的催小弟领个女朋友回来,然后又说我这两天比刚回来时精神好些了,老爸在一旁听着,说着说着俩人都靠着沙发睡着了,我刚想叫醒她,家里的阿姨冲我摇摇头,轻声说,让他俩打个盹吧,每天都这样,叫醒了不高兴。我鼻子有些酸,自己父母的生活习惯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2007-4-18

昨晚跟小弟聊了通宵,早上小弟回上海了,我睡了个回笼觉,醒来后打开手机发现有十几个未接电话,有大李打来的,还有明华打来的。我打开电脑,看到明华给我发了一个邮件包,打开一看,是QQ的聊天记录。

“今天婉君又来了,她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你最近小心点,她快回加拿大了,等她走了,我去看艾米。唉,杨婉君的眼神冷的象冰一样,我想她已经知道了什么。那天她望着艾米的小熊发呆了,我真后悔,没有把东西收拾好。”

“姐,你不要担心了,也许她早就发现了,同一班飞机也不一定就是巧合。”

“不会的,她是书呆子,应该不会的……”

后面我就再也没有看下去,回了明华的邮件,要重要的,废话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明华很快回复,明白。我想他应该知道我要什么,跟明华打交道就是不用太多废话。

我不紧不慢,梳洗打扮后去了酒吧。第一杯酒还没有喝完,我就看到大李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我把剩下的一点酒倒进了内衣里,你来了,我的语气有些醉了。你喝了多少?!大李皱着眉头闻到我身上的酒味儿。没,没喝多少,我说。你跟我走,大李抓着我的胳膊就把我从吧椅上柃了起来。我就势把身子靠在他身上,由他把我扶上车。我找了你一天,你也不接电话,我以为你走了,大李一边开车一边说。你找我干什么?你终于想告诉我真相吗?我低声说。

我坐在大李的沙发上,他倒了杯茶水给我放在茶几上。那晚,我们真的?!大李坐在对面好像自言自语一样小声。我看看他那憔悴的脸,心里有一种报复的快感。你说呢?不可能,这不科学,我没有醉的那么深,大李的声音还是很低。

你不相信吧,因为你早就都知道自己是弯的,只是说不出口,你和高伟铭一样,都是伪君子,我说着站起身来大声的哭了起来。你们骗了我20多年,我算什么?大李被我突如其来的悲伤袭中,有些不知所措,他走过来抱着我,因为我们不想伤害你,他抱着我轻轻的说。你说说看,生活的真相是不是男盗女娼,你说啊?!我抓着他的肩膀想把他推开。不要这样,小婉,你是有理智的,知性的,不要被生活的表面所蒙蔽。大李紧紧的抱着我,想让我平静下来,我的指甲透过衬衫,在他的肩膀上留下2道血印。

我觉得我已经不可能撬开大李的嘴了,有些沮丧的靠在他身上,平静了一下,我明天回温哥华了,你反正不打算说了,把伟铭的笔记本还给我吧,我无力的说。留我这里吧,它只会给你带来痛苦,大李说。李大同,我们以后再也不要相见了,你也只能带给我痛苦,我慢慢的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yanny 回复 悄悄话 喜欢,很好看,引人入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