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
博文
(2019-06-07 12:12:05)
到了望乡台基本就是死的确着,再无一丝回魂的希望。可也不尽然,程爷活着的时候听过一部评书《杨家将》,里面有段书叫"夜审潘仁美",就是说他们设计骗潘仁美已经死了,还给他搭了一座望乡台,潘仁美一上望乡台,举目观瞧,看见了自己的家乡,确信自己死了,这才在"阎罗殿"招供俯首就擒。但眼前这望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何带着奉山和文澜去田五牛住的那个大杂院,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人说话:“一个子儿都不能给你,这些年不败霍的还少,你看把你爹都累啥样了,还他妈去赌,犊子玩意。”老田骂完有人接话:“田大爷,我这也是想为家里贴补点,我又没什么本事,就这个懂点,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看样韦大爷这段不止一回讲过,熟人都听腻歪了,而他还是津津乐道,这里面有什么值得吹的呢。“那天,我都以为必死无疑了,几千官军把老爷我围在院子里,别说我身边就三十人,就是三百人也不是石都统的对手啊。”说完这句看了眼石奉山,石奉山心里合计,把这事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04 09:26:16)
程爷看见这三个字也有点害怕,老话儿说的好,进了鬼门关莫想再归还。通过这才入地府,想必这里已属冥界。前头的白无常停住脚,跟在后面的也都停了。白无常让大伙围成一个圈,他站当间,黑无常在圈外巡视,好像害怕有什么危险。程爷看看这圈人,他后面那个老杜就算认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聚宾楼里只开了一桌席,黑白两道各出两人,官府这边是督查处的公人和石奉山,偏门那边是帮会和山上的土匪,看场面上白道这边明显没有气势,倒是黑道二人高谈阔论笑逐颜开。韦大爷要给钱老板引荐奉山,钱老板放下酒杯瞪着石奉山:“好啊,韦爷结交的人我也得认识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泰峰茶馆门口石奉山找王老好打听事,王老好知道最近北市分局都发生了什么,茶馆这地方就消息中转站。他心里琢磨这位石大爷能不能熬过这一难,看他任嘛不懂的样子怕自己点他一步他也听不明白。“石局长,您说您问到我这了,我说实话怕您不高兴,说假话又不是我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奉山两口子把银票和金条到票号转兑了一张千两的票子,揣在身上等着还债,文澜知道债主已经找上门来也老实了,这么一大笔钱要是被文老爷知道准被气死。姐夫和姐姐帮忙了断这事,文澜真是感激不尽,想起上次回家告状有点后悔了。第三天头上朱八又来了,拿出借据,奉山把文澜喊来跟朱八交接。文澜拿着奉山给的银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澜的事让石奉山心里没底,俗话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抓了这两个人没用,自己又不能把借据毁了,真正债主随时上门,白纸黑字在那摆着,想赖,赖不了,不还,人家就告你,北市分局局长小舅子,身为政府差役欠账不还,哥俩都得倒霉。抓人延缓时间本是权宜之计,想把这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30 13:05:56)
盛夏酷暑,程怀英在楼下园区里转了好几圈想找个地方纳凉,人实在太多没合适的地方,直到被几只狗围住狂吠,气的浑身发抖才上楼冲澡准备睡觉。躺在床上还是觉得热,索性在地板上铺张床单直接躺在上面。地板太硬,硌的骨头疼,翻来覆去半天才勉强迷糊着。刚觉得入睡就好像什么东西在身上绊了一下,程怀英一痛,醒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头一天当差就好玄搞出人命,石奉山越想越害怕,回到家里媳妇说乡下来人送信让回去一趟老爷有事。奉山知道文澜的事没给办明白被告了状了,可眼下自己也回不去,就让文珊自己回去,把城里的情况跟岳父解释清楚,不是自己不帮忙,是目前真不能带新人进去,文澜想当差,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