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
博文
胡同里传来枪声,是有人放枪吗?有!这天一大早,康焕纠集三十几号人,外带当铺管区的几名巡警。还特意给巡警阁子的老爷塞了一大笔钱,让其中一个警察带了把短枪。民国初年管片警察没有枪,巡街都是拎着警棍,就这么一件武器。但分局长有枪,除非有重大要案不许带出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石奉山出了当铺那条胡同,没人拦他。于是赶紧找个电话,按字条上的号码拨过去,接线员接了好半天才接通线路。那头接电话的是那壁君,您想想都没用老妈子接听,那小姐直接就上手,这得多着急。石奉山把书馆被砸的事先说了,那小姐说知道。而后又把赌场的人想扣下文澜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石奉山进到当铺后宅,看见一老者在中堂椅子上坐着。奉山呆立半晌,直到文澜拉他袖子。他只觉得恍如隔世,奉天城过去发生的一件件一桩桩在眼前过了一遍。对面这老者出现在自己眼前,这是要出大事了。金佛被韦向天那伙人劫了,山寨里的人树倒猢狲散。金佛最后落在谁手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书馆门口有人下书,还是个妇人。石奉山马上想到那小姐的贴身女佣,他打心眼里希望是她。下书人说明要面呈石奉山,奉山都没跟屋里人打招呼,三步并两步跑向前厅。到在门口果然是那位老妈子。看见这位妇人,石奉山还真有点发怵,他见识过这人的手段,并且知道她对那壁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石奉山偶遇何庭,大北窑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奉山拉起何庭快步如飞,半走半跑的到在正街之上,叫了辆洋车奔大栅栏。在车上俩人简单说了几句,何君然与文澜都有了着落,俩人喜不自禁。何庭还说看见了文澜的那个算命朋友,石奉山颇感诧异,自己都找不到文澜,铁鹰是怎么找到的呢。莫非真的能掐会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小茶馆里的事弄的石奉山心乱如麻,不单是因为解救老何断了条路,还有就是与那壁君的交情掰了,他还欠人家情呢。自己的事还得自己办,石奉山再奔大北窑找康焕,他现在只想见那祁隆,把老何的事彻底解决。没曾想到了大北窑守门的家丁不让他进,说康老板出门了,去保定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石奉山一股火上来把那壁君气走了。那小姐一走,石奉山站那傻了,他想不起来才刚为什么没头没尾的说了那么一通。茶馆老板瞅着缺角的桌子都快哭出来了。桌角折断处茬口参差不齐,说不出来的难看,不拾掇利索了还容易伤人,这飞来的横祸上哪说理去。奉山看着桌角知道这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何庭被康焕一问,可就全招了。在当铺里他看见了铁鹰,预感到金佛的事没完,奉天有人亲临北平找文澜,找到文澜他自己也脱不了干系。今天康老板一问,何庭就从头到尾全说了。连他爹何君然怎么救他,石奉山怎么帮忙,连同奉天城里黑白两道都是怎么个勾联都一起说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韦向天确信文澜和铁鹰不是奉天衙门派来的密探,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忽然间情绪大好。于妈早已预备好酒菜,这仨奉天好汉可就喝上了。那哥俩看孟老爷高兴,也松了口气。面前的酒菜不错,甩开腮帮子造吧。酒过三巡。各自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三爷受老妹妹所托,得去四弟那祁隆府上一趟。要说三爷跟四爷关系还真不错。三爷见过世面,四爷在当下那是如鱼得水。很多事俩人能说明白,虽说街面上的人都因老四骂那家,可这不关三爷的事。宣统一退位,皇亲国戚各奔东西,谁还在乎祖宗挨骂,没势力了,管不过来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