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
博文
法场那边六声枪响,谁干的?那还用问,韦大当家。韦向天混入人群,想最后看一眼石奉山,念叨几句送别的话。不管怎么说与石家父子相识一场,也算是累世有缘。他在人群里来回的挤,想找个合适的位置,便于逃走。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开枪,围观的市民必定大乱,到那时谁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杨金二人逃出菜户营,本想远远的跑。金佛没弄到手,也没杀掉那伙奉天人,还把枪丢了。这要是回去康焕得把他俩剐咯,可就这么跑了又不甘心,那金佛有一层的利归他们俩,得不着睡不安稳。俩人一商量,还是回去报信吧,把菜户营那伙人夸成天兵天将,办不成事怪不得他们,得康老板添加人手再去一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日子过的飞快,一晃就是一个月。那壁君救不出石奉山,本想等法院判决也好,早晚能查个水落石出。这又去解救老何等人,没想到康焕不露面,去找三哥,三哥也躲起来了。这事让那壁君感觉有些不妙,康焕胡乱抓人三哥不管,莫非他们两人已经达成一致,铁了心坑害这伙奉天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石奉山被警察带走,康焕可没闲着。这不算完,得确保石奉山死在警局才能睡上安稳觉。这事该怎么办才能不被那三爷挑出毛病,是个大问题,虽然康焕觉察出三爷也想石奉山死,但没得到明确指示,要是领会错了,大小姐那关就过不去。于是康焕又跑了趟三爷府上,假装听三爷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有人胆敢在京城街头放枪,最生气的不是警察局长,而是那祁康。那家本是皇亲国戚,虽说当下不得势,可名声在外。在那三爷跟前舞刀弄枪,不但是瞧不起三爷,简直就是瞧不起整个那家,这人可丢大发了。那祁康想见石奉山,是觉得四弟的死不关石奉山什么事,他已觉察出来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石奉山被关进私牢小院,不知道会怎么处置自己,心中倒是期望与那府的人当面对质,死不要紧,得死的明明白白。他哪知道此时此刻康焕等人正密谋取奉山性命,杀人灭口死无对证,杀死那祁隆的就是他了。康焕把杨、金二位叫到近前,把自己的想法一说。杨、金两人面露难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何庭一脚踹开屋门,把里面的人吓了一跳。掌穴的,敲家子(听差的),连同那患者都看着门口,搞不清来了哪位心急的病人。陆郎中一看是何庭,知道他是老潘的跟班,就没放在眼里。心说怎么这么没规矩,没瞧见正忙生意吗,怎么着,俩胳膊没了,开门用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警车把那壁君送到那祁隆的府门口,那小姐一下车,小汽车就跟又添了四条腿,噌的一声就窜出去了,谁想拦着死路一条。为什么这么急,那家大小姐到家了,这是非之人是非之地,不赶紧逃走还等她反悔吗。府门之上扎着白绫,挂了块牌子,上写:当大事。孔子曰:唯送死者以当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壁君下了警车,站在警察总署的院子里。环顾四周,又看看手腕上的铐子,心中不觉悲凉,自己要是被下了狱,谁去救那些奉天人呢……俩警察在前面走,也没人看着她,那小姐东张西望的在后面跟着,期望遇上个熟人搭救自己。四哥没了,官面上这些人接触不上,故此警察才敢扣押自己,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02 07:52:40)
我那位慈祥伟大的姥姥常说一句话:“就忘了死了!”这句话她说过很多人,主要是针对我姥爷和我姨。他们俩很节省,就是俗话说的抠。结果很明显,姥姥是在她那代人中最后一个过世的,没有其他原因,我觉得她的长寿法宝就是无我。别人的境遇之中永远没有她,她从不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