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看

热衷旅游,拍鸟摄鸟。
博文

第五天。因为在ShiraHut多宿了一晚,我们必须在第五天越过原计划的LavalTower营,到达预订计划的Barranco营。攀登乞力马扎罗雪山从第五天起真正进入最核心的登程。从西南绕山体迂回到南面再到东南的最后的大本营Baraful。中间我们还有一晚在Karanga营。经过头四天的适应,我们团队对高山反应渐渐淡化。大家随着日程的临近,心情也越来越迫切,信心也越来越高涨。加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前面提到了我们的第四晚宿营LavalTower可能会遭遇风雪,登山队选择了在ShiraHut再宿一晚。后勤休整一天。而我们登山队则独上LavalTower以适应高原反应。技术参数: 这个适应是很必须的。6公里的爬山路会把我们从海拔3900米带到4500米,以进一步增进血液的红细胞功能。然后再回到3900米的营地。往返一共近12公里。 清晨的营地。红霞满天。 随处散步。看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Shira谷地宿营清冷无比。零下15度的睡袋刚好抵御严寒。经过两天的跋涉,身上已经有些脏的不行了。自从进入谷地,植被减少,风沙灰尘很大。手指甲缝里黑黑的,耳朵鼻子里也是脏脏的。生活用水是在附近的一条小溪里取来。清晨起来的时候,可能是因为缺氧的原因,手指非常的麻木。在水里洗手的感觉异常的清冷。这种感觉在剩下的5天时间里一直存留。 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分享2017年8月底在挪威的山妖石,布道石和奇迹石的旅行照片。 这里山妖石是徒步时间最长的。奇迹石会稍稍地有些危险。 Lysebotn峡湾。奇迹石(靠东)和布道石(靠西)都在其上。 这是布道石-去的时候云层太厚重。照片HDR修正了些。 从各个角度欣赏布道石。最新的汤姆克鲁斯的电影就是在这里拍摄的-MissionImpossible。去的那天 我们走得太早太快。到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天清早起来,大家一见面就叽叽喳喳地互相问:昨晚3、4点的时候好多青蛙叫,呱,呱地,听到了么?是啊,那时正睡得香呢,呱地这里一下,那里一下的,还真有些烦。向导一听,呵呵笑了下,那不是青蛙,是树猴。他们晚上就在我们的帐篷顶上呢。 洗漱之余,这些个北美的团友们不免对昨晚黑灯瞎火,瞎摸乱撞的厕所大加评论。是啊,他们怎们能见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们的主向导Menesa年近中年,看上去非常的黑。经验十分丰富。他在前面带路,控制团队的整体速度。副向导Moshi是个年青小伙,他则负责断后。一切停当,登山队正式开始第一天的行进。其实当我们开始的时候已经是下午2点左右了。大家怀着激动的心情在热带雨林中穿行。沿途茂密的植被让所有的人感觉既新鲜又有些陌生和害怕。 帅哥峰和淑在路途。 层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得不扯开的话题-登山路线。攀登乞力马扎罗雪山已经是一个比较固定的商业化的行为。比如我的登顶证书号是120,768。也就是目前大约有12多万人登上山顶。这次我还看见老人团也在登顶。所以可以根据体力状况选择不同的路线。目前通行的线路: Rongai:从东北角切入,距离长,9天左右; Marangn:从东南角切入,距离短,4-5天左右; Machame:从南面入山,距离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01-09 07:45:57)
人类总是对猫头鹰科的鸟类情有独钟。特别是其幼子,呆头呆脑的,小家伙站在一起,瞬间就能萌化所有人。 我有幸看见了东鸣角鸮的一家五口。站在大约15米高的树林密叶间。录像使用高倍的摄像机完成。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檀香山平等院和张学良墓地 这次旅游与日本建筑风格结缘。幽静美好的Liliuokalani庭园依然记忆犹新,今天又在青翠的Ko'olau山谷拜访了精致典雅的The-Byodo-In-Temple和周边庭院。Byodo意为Equal,-In表示Temple,故称TempleofEquality平等院。 夏威夷的平等院仿照位于京都宇治市内的世界遗产—有将近千年悠久历史的平等院,其修建规模相当于原版的一半。它于1968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转瞬间,从非洲回来都近半年了。两个多星期的激动人心的日子还时常萦绕在梦里。那广漠无垠的草原,浩荡的野牛和斑马群,亭亭玉立的乞力马扎罗雪山,热情奔放的非洲人民,还有那新奇不尽的花花草草,多少次的冲动在脑际想把那一刻辉煌纪录。就让那记忆的闸门放开,去追寻那让人魂萦梦绕的时光吧。 回放-序 飞机横跨大西洋,来到美丽的阿姆斯特丹机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
[2]
[3]
[4]
[5]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