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看

热衷旅游,拍鸟摄鸟。
正文

坦桑尼亚见闻

(2018-01-17 13:31:26) 下一个

攀登完乞力马扎罗雪山之后我们的登山队又花了近一个礼拜的时间游览了坦桑尼亚三大著名的国家公园(Serengeti, Ngorongoro, Manyara)。我们在往来于Moshi镇,Mto Wa MbuNgorongoro Seronera镇时也真正体验到了当地人民的物质和精神的生活。坦桑尼亚的农村风貌应该说还是比较接近60-70年代时的中国农村。

 

Moshi镇。街上的面包车基本都是日产。马路灰头土脑。

 

马路边的商店。呵呵想必也是些有经济头脑的先致富的典型吧。

 

短途运输的面包车。上面超载这无数的行李。车后面的轮胎上映着当地移动通讯商的标志。看来也是搞通信先致富的案例。

 

田野里放牧的羊。

 

简易的木板桥。

 

遍地的香蕉树和农家。据导游讲,香蕉树是当地的巨大的财富。家家户户都用很多的香蕉酿制香蕉啤酒。香蕉啤酒是待客和婚丧嫁娶时的重要的饮料。

本来这里想上一张俺喝啤酒的照片。但是我当时喝啤酒的模样真的是出卖了我。你们看看你要是喝会不会也一样呢?

嗯哪,这个就是原汁原味的香蕉啤酒!

 

可爱的放学后的小学生。见了我们直喊Chino

 

Moshi镇里的大清真寺。马路上的电线四处横飞。

 

胖胖的交警大婶的背影。

 

村里的娃儿。

 

令老中啧啧称奇的土鸡!当地村民要小心了哈哈。

 

村里的酒肆?还是小卖部吧。

 

街边的旅游品小摊。

 

教堂修得中规中矩。

 

超市门前的保安。

 

村里的老人。

 

茅舍。

 

界碑。

 

我们的车在去往Ngorongoro镇的路上轮胎爆裂车抛了锚。司机在炎炎烈日下换着轮胎。而我们则利用这个机会大肆采风。一个青年男子走在路上,脸上的笑意溢于言表。不知道是不是在想葛林了呢。

 

茅舍前的果树。

 

很常见的砖房烂尾楼。因为不是很富裕,当地的大部分人都是世代住在茅草房里。但是一但有了点钱,他们就会用于建房上。建多少是多少。直道最后建成。所以很多的房子会建一辈子呢。所以在农村这样的烂尾楼是随处可见。

 

姐姐带着弟弟,小朋友们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看我们这些陌生的过路客。

 

这个男孩却有些不屑。

 

压路机。

 

Serengeti国家公园里放飞的热气球。人们在热气球里追逐着动物们。

 

Gaming的敞篷汽车。在非洲的草原上坐越野车追逐动物就叫作“Gaming”。这种四驱车顶棚可以打开供游人们观赏动物。

 

当地Masai村的村民们。Masai世代游牧。他们不归属任何国家。马赛人至今仍生活在严格的部落制度之下,由部落首领和长老会议负责管理。成年男子按年龄划分等级。他们主要从事游牧,牧  场为公共所有,牲畜属于家族,按父系继承。马赛人以肉、乳为食,喜饮鲜牛血,每个大家族都饲养几十头牛,专供吸吮鲜血之用。马赛人盛行一夫多妻制。成年男子蓄发编成小辫,年轻妇女剃光头。

马赛人的传统的屋子像倒扣的缸,开一个很小的门,人只能弯腰才能进去,这样,主人可以在家里方便地刺杀试图进入屋内的人。

 

 

马赛人的装束很显眼,男人批束卡,实际上是红底黑条的两块布,一块遮羞一块斜披在一边的肩上。马赛人女性穿坎噶,颈上套一个大圆披肩,头顶带一圈白色的珠饰。她们的耳朵很大,有的大耳垂肩,马赛女孩生下来就扎耳朵眼,以后逐渐加大饰物的重量,使耳朵越拉越长,洞也越来越大。马赛人大部分都缺少两个门牙下齿,这是从小拔掉的,为得是灌药方便。当然,那些前卫的青年们已经开始屏弃许多习俗,如果您看到梳着马尾辫的马赛姑娘,请不要惊讶。此外,马赛人都随身携带一根圆木或长矛用于防身、赶牛。由于长期形成了习惯,即使进城逛街也不离身。据说这是政府特许,别的人是绝对不可以这样做的。

马赛村的儿童

Mto Wa Mbu小镇。

 

上面法文写着欢迎。这是当地的一个艺术品集市。我们在里面买东西的时候,其他的摊主全部围了上来。让我们有些担心。不过好在导游在。我们也就在一起跟他们大杀价。我反正是买了很多的木雕作品。有着异域的情调的那种。反正放在屋里好玩吧。

 

街边的路牌。

 

人们用自行车运输香蕉。他们骑的可是中国老式的永久,凤凰载重型自行车呢。他们运输是按照把来算钱。一把就是香蕉的一大串。

 

田里辛勤耕作的老人们。

长途大巴。上面写着从ArushaMoshi镇。车里好像很满员很满员的样子。

 

大婶的背影。怎地就没有看见美女的背影呢!

 

洗漱的村妇。

 

大公鸡

 

运的香蕉太多了。只好推着走。

 

当地人喜欢用头顶着东西。

 

潇洒的背影。

 

小姑娘。

 

在门前捡谷子的妇人。

 

捡柴火的小男孩。生活很艰辛。

 

作木雕的艺术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风帆在加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精神绿洲' 的评论 : 谢谢分享。那个时候把贝壳带回家是不成问题了。我没有去到印度洋沿岸和首都。下次有机会再去。
精神绿洲 回复 悄悄话 1968-1972俺被外派到坦桑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公干四年,外地除了桑给巴尔,也去过Serengeti, Ngorongoro, Manyara等地野生动物园,有点亲切感。特别喜欢首都印度洋岸边巴干漠由(殖民时代贩奴所在港口)一带沙滩赶海拾贝壳,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贝壳。我在同伴中堪称拾贝高手。
风帆在加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我当时就在乡下走了。没有在大城市多呆。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熟悉的地方,还有新非洲酒店,白沙滩宾馆,国际展览会中心“萨巴萨巴”等等...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原汁原味的釆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