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恺钜——改命造运,广结善缘

一個人的命,從出生那天起,從東向西而去;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07-10-17 22:50:42)
前幾天,我接到了一個老朋友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是我在國内時的同事,算得上是患難之交了,很久不通音訊,大家都覺得格外親切,就天南地北的聊了一會兒。他告訴我,他已經退休了,在家閑著沒有事做就炒股票玩呢。——這也是制度的優越性,可以那麽早就享清福了。不像我們這些海外遊子,恐怕到了六十嵗還不得安寧呢。交談中他問我,股市能不能預測,我說,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980年代,一方面国家刚刚从文革的混乱中恢复,开始经济规划;另一方面,一场有限的思想解放运动在执政党的推动下开始。水利部(职能部门,也是利益部门)见机提出上三峡工程;而作为中国“三大领导机构”之一全国政协‘科技经济组’的委员们,包括周培源、孙越崎等德高望重的专门家,也决定就科学与技术问题(而非政治问题)发表自己的见解。
[简介三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许多人都知道作者在“六。四“问题上,尤其是“六。四“绿卡问题上的态度,
而三峡问题则是一个比“六。四“更严重的问题,因为未来的三峡水坝,在影
响中华民族的人文结构的同时,更会在物理上(PHYSICALLY)影响到我们子孙
后代的生活方式。令人不得不思考的是,在美国反“六。四“是可以搞到“六。
四“绿卡的,但在美国反三峡,却没有“三峡绿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現在迷信的人太多!我是說對西方文明的迷信。
就像有人說的,基於物理世界的思考纔是最客觀的。可笑的事,他自己就不是生活在物理世界,如果他是的話,除非他是機器人!而且他的思考也肯定不是物理世界的,因爲它的腦袋就不是奔騰五。除非他把腦袋換成了單晶片!
愛因斯坦是一個偉大的物理學傢,應該沒有人否定這一點吧?但是,愛因斯坦不同于牛頓,他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三峡大坝曾被中国誉为20世纪的建筑奇迹之一,但现在这个横跨浩荡长江的大坝却威胁成一个环境的灾难。近日,中共官方前所未有地承认并警告,如果不及时预防治理,三峡工程将会酿成一个巨大的生态灾难。英国《泰晤士报》9月26日的文章指出,经过10多年的建造,中国在长江三峡地区建成了这个世界最大的水电工程,把它作为结束长江流域百年洪水的最佳方式,并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7-09-29 20:28:23)

按:1986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组织长江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但是在参加论证的412名专家中没有清华大学水利系的黄万里教授,虽然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失败证明黄万里教授的反对意见是正确的。此后国内报刊杂志也不敢刊登黄万里教授关于反对长江三峡工程的文章。为此黄万里教授多次上书江泽民和中共中央政治局,要求对三峡工程问题进行公开讨论,并要求中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1年8月27日15时05分,黄万里在清华大学校医院一间简朴的病房悄然离去──戴晴在悼念文章中说:“离开了这个他又爱又痛的世界。”
  从字里行间,读者可以感受到戴晴的心在颤抖:
  他爱它,是因为在他90年的生命里,他获得了常人难于企及的知识与智慧,享受过真正的爱与被爱;他痛,是因为他满腔的热忱遭冷遇,一身本事被闲置──而他苦难的祖国,他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什麽是迷信?盲目的去相信不明白的東西就是迷信。什麽是科學?當然是符合自然規律的學問。
當年地心説盛行的時候,科學家們可都是堅信,太陽正圍繞著地球團團轉呢呢他們在當時也都是科學的代言人,真理的化身。但是,隨著科學的發展,人們發現,當時他們堅信的,認爲是科學的東西其實是一種迷信,他們錯了,他們還把真正的真理的代言人燒死了,因爲他們不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36]
[37]
[38]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