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游 喜相逢

文学,小说,影评,游记,散文,
时评,生活……
个人资料
博文

娱乐厅设在主甲板的船头,虽然已近深夜,仍然灯火通明,聚集着兴致正浓的玩家。马可波罗公司的人正围在中间的一张桌旁玩着扑克梭哈。女孩们拿牌,身后各一位男士撑台,输了有人掏钱,赢了直接揣兜里当红包,都是票面一百的美金结算,场面自然是莺啼燕咤地好看。双城要寻的人正坐在叶丹身后帮她看牌。叶丹明显是今晚的大赢家,在双城倒头昏睡的这一阵子里,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回到维多利亚号已经是下午辰光。开船后,游客都挤到顶层甲板上,随着广播,仰着脖子欣赏两岸著名的巫峡十二峰。双城俯身靠在栏杆上,仍旧戴着江南那顶米色的草帽,裤兜中他给的两枚三峡石沉甸甸地坠在那里,长发在身后扬起,如同一团巫山云雾。眼望着神女峰在山崖上孤独的轮廓,双城心里如江水翻滚不休,突然间,江南给了她太多线索,但细想起来,仍旧毫无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天女孩们起身时,船已过了夔门。吴社长几个怜香惜玉,想她们昨夜不胜酒力,今朝便拦着没让叫醒。双城梳洗完毕,最后一个才到餐厅,拿了煎蛋果汁刚坐下,卓然便走了过来,将一碗热气腾腾的桂圆红枣小米粥放到她面前。“睡得好吗?”他似笑非笑看着她,身上穿一件V字领的黑色T恤,人显得清瘦了一圈。双城想起昨晚楼梯旁的情形,略一低头,只问卓先生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路行船,到万县靠港十七码头,已是傍晚。大船来泊,是码头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灯火通明的游轮象漂浮在江上的宫殿,抬眼望城郭高耸,似在云中。一坡天梯纵贯两端,梯上覆满了攀登入城的芸芸众生。夹道店铺掌灯,汇成两道星河,垂落水中,再化作半江霓虹……珠光闪闪,真如幻境一般。 一伙人上岸尝鲜,打算换换味口。此处江面较先前宽阔不少,码头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天上午,维多利亚号首站停靠鬼城丰都。一船人乱哄哄地上了码头,马可波罗的女孩子们都穿上了蒋培军发的T恤短裤,束着玲珑的身段,晃着白生生的大腿,走在上山的人群中,煞是招眼。双城万绿丛中一点红,乘胜追击,着了她那条“虞美人”。刚出门,见米拉挽着叶丹过来,相互一碰面,米拉便挑高了眉毛嚷嚷到:“哎呀双城,你不是真的要穿裙子去爬山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双城又一次站在朝天门码头的长梯上时,已是七月末的一个黄昏。红日从对岸南山后一点点坠落下去,江风有一阵没一阵地吹着,象是从电吹风里出来,带着炉膛的热度。双城手里拎着一只小小的细篾条编织的手袋,里头装着她新买的眉笔、口红和一只精致的粉盒。她身上是一件珍珠白的无袖真丝旗袍,质地很薄,因为有精细的暗花遮掩,并不会露出内衣的痕迹。裙衩开在膝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这华岩寺位于重庆西南中梁山麓,唐宋至今,也算古刹一座。千年劫渡,唐宋之物早已毁灭殆尽,余下几处殿堂牌楼,已是明清之后的建筑。彼时旅游风尚未开,此地埋没多年,虽说残垣失修,人踪稀落,但竹木森森,溪流淙淙,倒是成全了一方清幽。双城中学时跟静融结伴来过,一路车马劳顿费尽周折,但香烛缭绕之气,钟磬诵读之声,却甚合她胃口,数年来犹记于心。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江南这次还有一项要务是接待即将来访的台湾记者团。先前他为马可波罗号的宣传,联络好了《中国时报》及旗下《时报周刊》的几位社长、主编,承诺由江南做东,进行一次航程考察,顺带游山玩水,预支些好处。眼见再有一个星期,记者们就要登机来渝,很多衔接事务,还得江南亲自跟进,他便借了杨学坚的办公室,电话传真整日往来不息,双城自然又成了代笔的助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期末成绩下来,双城挂了一科,她虽无心攻书,但不及格的情况还从未有过,家里责备起来,双城愈加心烦,一时又无法摆脱这读书考试的囚笼,于是更把马可波罗公司当成了避难所。这天才到办公室,杨学坚便吩咐她赶紧去一趟朝天门码头,说江先生正在那边等她。双城一听急了,忙问:“朝天门好多码头呢,到底哪一个啊?”杨学坚只说他也不清楚就挂了电话。双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猛地一声炸雷突然直劈下来,把杨学坚兀自迷醉的手吓得往后一缩。车刚驶过一号桥,暴雨狂飚,雨点象坚硬的碎石敲打着窗户,雨刷拼命摇摆,车头前两三米已是一片模糊。再往前走了一段,暴雨中的上清寺转盘开始积水堵车,空气越来越污浊,双城止不住阵阵反胃,皱着眉抓紧了车门上的把手,仿佛随时打算跳车逃走。雨太大,好多轿车都靠边停下,沿街排成一队。杨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