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游 喜相逢

文学,小说,影评,游记,散文,
时评,生活……
个人资料
博文
江南和沈碧茵还住在人民东路的酒店里,双城则住到了骡马市员工宿舍。她来打工,这样安排,自是大方一些。宿舍条件一般,三室一厅的民房,双城也不计较,头一沾枕头就沉沉睡去,爱恨情仇都梦不相干。双城在家十指不沾阳春水,这一到成都,说是接替骆阳照看外场,但店里人少事多,分工难有那么清楚,一时厨房酒吧管事的不在,双城硬着头皮竟也学会了开单验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江南没有说错,台湾屏东县人朱天祥自打降落成都以后,外在体型和内在意识的膨胀都是可以用天来计算的。府南河畔的茶舍,隐秘而清静。江南将装了现金的提包推到两人中间道:“这里是一半,另外一半,事成之后立刻奉上。”朱天祥嘬了口茶,说了通冠冕堂皇的废话,任那提包搁在半路,既不去碰,也不去瞧。绕了半晌,才提到这几年他老婆随他扎根成都,空闲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当天中午,英国烟草史蒂文打来电话,说公司最终选定了柏屋月饼,加上同层办公的几家外企,总共要订三百盒。双城当然明白他热心的理由,但这并不影响她放下电话,兴奋得一声欢呼。好消息象结了伴,接踵而来。下午女孩们捷报频传,销量猛增,电话两头沸腾一片,月饼的大卖终于到来。那是让双城热血澎湃的一个礼拜,罗军载着她满城疯跑,又是计调补货,又是上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双城家冷气机出了问题,小房间里异常闷热。天还亮着,窗外一树夏蝉叫得正欢,往日里她是爱这蝉鸣的,觉得那是盛夏的一块拼图,不可或缺,今天听来却格外呱噪,象火上浇油的一片嘲笑。双城背抵墙壁席地而坐,脚边搁了盏蚊香,蓝色轻烟从描了金鱼水草的漆盘中袅袅升起,在眼前曼舞飞旋。这情景她不知看了多久,心里空空荡荡,却容不下任何思考……直到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双城家走去松林坡外宾招待所大概需要二十分钟。先经过梧桐环绕的篮球坝,再经过柳桃花夹道的足球场,接着往前便看见饶家院门口的一湾池塘。水塘已涨满浮萍,黄桷树低垂的枝桠差一点就要挨着池面,但那一点距离从双城小时候看到现在依然触不可及。青翠的叶尖儿就那么渴望又迟疑地悬在水上,待它黄了,落了,第二年回来仍旧下不定决心……走出后校门,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个夏天,骆阳毕业了。在校时,活动多得眼花缭乱,猛然听到终场哨声,才想起自己升本考研的计划统统成了海市蜃楼。家里给联系的工作,薪水不多,她便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同时留意着外头的机会,听双城提起月饼的事,又忍不住刻薄:“怎么你的江先生嫦娥下凡,放着游轮不搞,倒卖起月饼来了?”话虽如此,骆阳还是很快找回了上次为“健力宝”组织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歌乐山盘桓在城市西面,象一道屏障。这山不高,六七百米海拔,山顶名为云顶寺,从前有庙,四九年后僧人还俗,屋宇拆除,最终只留下一个地名。 夏天里满山青翠,树树蝉鸣,游客不多,索道缆车一辆辆空空来去。双城瞧着脚底田园农舍渐渐变成山谷密林,凉风拂来,暑气消去一半。盘山的梯坎蜿蜒脚下,时而隐入丛林,时而又探出树荫。零星有人走在长梯上,很快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于是五月里的一天,台湾来的马小姐走进了新成立的锦城公司办公室。朋友沈碧茵跟她提的那笔钱,虽不很多,但马小姐还是决定亲自过来看一看。如果人和事都确凿,自然是好;但凡不是,也权当一次大陆旅游。机票自己买了,其它食宿交通说好是沈碧茵招待。她又多长个心眼,把成都安排到行程最后,这样一来万一事情不成,旅游的部分至少没亏。马小姐家世不错,父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另外有件事要告诉你,”叶丹开口前,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换了个更为稳固的姿势:“我和江先生订婚了,上个月的事情。”这才是她今天来的目的。炸弹在水底炸开,巨大的力量在深处掀起风暴,而水面之上,只是微微一层浪花。双城下眼皮轻轻跳了几下,等了两三秒,才道:“这句话,应该他来告诉我。”“他不会告诉你,就算你去问,他也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杨学坚正细心地从一只大钳里掏出整片粉嫩诱人的龙虾肉,心满意足咽下肚后才回话到:“你是不是以为黑社会都是满脸横肉胸口纹着青龙白虎?当然了,绑架杀人他还不至于。但你知道,这些年台湾的帮派商业化了,什么生意都做。黑钱要洗成白钱,就需要一些象江先生这样跟各行各界都打着交道,家世出身也上得了台面的人物,借他们摆几铺生意做幌子,交易、应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