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婡的森林

看文字花开,生死之间,荣辱之外
博文
富豪山庄名字确实直白大气,但其实就只是华人使用的一个地名,多伦多有钱的西人并不住在富豪山庄,所以这里新修的百万豪宅几乎有一半的住户来自中国。陶然从一开始就没把教授《黄帝内经》看得很认真,一个不懂文言文的住富豪山庄的女人偶尔来了兴致要学中医,这种玩票性质的学习让陶然只能暗地里叹口气。但习惯却让她一如既往地用心做课件,毕竟专业不同,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感恩节,林俐早先就打了电话过来约陶然去她家吃火鸡大餐。这也是陶然来加拿大后的第一个感恩节,于是便买了瓶红酒准备当天作为礼物送过去。红酒还是杨萧帮忙在LCBO里挑选的。LCBO是加拿大著名的专门销售各种酒类的连锁店。一走进去,来自世界各地的酒琳琅满目,陶然直接就晕了。好在杨萧对酒还有一定的研究,问了一下陶然的预算,选了一瓶三年左右的意大利红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对于单纯的人,永远没有主动去思考表象后面究竟是什么实质的习惯。陶然虽然也在脑子里闪过一个问号:方凌宇为什么要用那么不择手段的方式和自己离婚?但她也就在这个问号上停留了不到10秒,完全没有想到在问号后,往往有个大大的惊叹号!单纯善良让陶然失去了很多,经历了常人不曾体会的苦难,不过人生终究是公平的,就如拿破仑*希尔所说的那样:每一种逆境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生活在这里如一条平稳的河,波澜不惊地向前,有着意料之中的风景。现在,陶然已经开始在成人高中上课了,除了英语之外,她还选修了数学和统计。她的文学专业在这里几乎找不到工作,不得不转行。她想了很久,才决定以后从事会计,因为自己在中学时的数学还不错,而且据说会计在多伦多比较好找工作。每周,陶然都要去学校学习四天,早上九点到下午三点。另外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接下来的周一,是长周末,加上下雨,咖啡店里的生意很清淡。才不过两点多,店里居然空荡荡的,只有陶然和Jane两个站在柜台里聊天。“你坐坐吧。”Jane说着,指了指柜台里角用塑料箱子和报纸搭建的一个“凳子”。老板娘在柜台里不放任何可以坐的椅凳,说是坐着不正规,“哪一家的waitress都是站着的,你去看看那些大的连锁咖啡店,柜台里谁放了凳子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听到门响,杨萧直接从房间里冲了出来。进门来的果然是陶然,她不由大大松了口气。其实,陶然一下Johnson的车,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到了地铁站,一切安全。但杨萧还是心里放不下,这会儿看见陶然在门口换拖鞋,不知怎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其实,陶然心里也并不平静。今天的事让她把当时方凌宇欺骗哄瞒她的不堪往事不由自主想了起来。经历了那些,她早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周四的晚上对于陶然就是周末的开始,老板娘刚才在电话里说九点钟过来结账的时候会给这半个月的工资。陶然心里盘算着拿了钱周末就去买个手提电脑,一个上网本,促销时,打完税,也不过五百多。陶然原来的手提最终被谭笑拿了过去保存了起来,毕竟那里面还有关于方凌宇的一些证据。陶然是连碰都不愿意再碰那些东西的,只是不能一把火都烧了。“那些脏东西就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吃过饭,杨萧就拉着陶然去她的房间里看网上的电视剧。陶然一直觉得那些所谓的古装剧很脑残,但现在这么不费神地看着胡编乱造的爱恨情仇,心里空空的,反倒很宁静。杨萧的屋子里有很多小零食,甜的、咸的、软的、硬的……摆了一地,两人就穿着睡衣坐在地毯上,怡然自得地看着电视剧。仿佛时光倒流了十年,自己依然是年轻的时候,对于未来的浩荡,因为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每两三天,杨萧都会约着陶然一起去买菜。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聊天,也很是放松和快乐。说起来各买各的菜,但买完菜回来,都是一起做,一起吃。“你没来之前,我买一次菜,吃两个星期。”杨萧一边洗菜一边说,“就我一个人做饭,有什么意思呢?现在好了,你来了,有个伴。”杨萧做的饭非常好吃,这是很让陶然惊讶地方。一个看起来任性张狂的小丫头,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早上,陶然正在餐厅吃早餐,红姐上来了问:“Mary呢?”陶然笑了笑:“应该还在睡觉吧。”自从上了班,陶然就很难见到Mary。她赶着去打工的时候,Mary往往还没起床,她晚上十点多回到家,Mary又早就出门去上班了。Mary和老赵一样,在一家工厂上夜班,清晨七点多才回来。据红姐说,他们两人是在同一家工厂工作,但老赵往往比Mary要晚回来十几二十分钟。因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
[2]
[3]
[4]
[5]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