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3-10-07 01:36:10)
三个名动江湖的黑帮大佬横尸地下,墙壁地板到处血迹斑斑,白面书生小胡毫发无损地抱着惹祸的黑袋子,面无表情地望着探长约翰走进来。探长约翰环顾四周,顿时对小胡的敬仰之情犹如黄河之水滔滔连绵不绝,而且浑浊不清地从天而降。心中认定小胡是罪犯新秀的探长约翰怎么也想不通他一人如何干掉这三位大佬。后来的现场勘查发现不了丝毫的证据证明小胡与凶杀有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10-05 03:12:33)
冷月秋风孤影寒
离歌一曲问平安
扶摇万里尽西去
多少蒹葭入梦难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10-01 17:37:25)
探长自以为破了一桩人命外加毒品大案,日夜加紧了对小胡的审讯。小胡被查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自己这辈子干过的坏事全都交代了,连上学偷看女澡堂,往邻居家锁眼儿里塞火柴棍儿的事都撂了,可就是没有交代杀人贩毒有关的事情。 不久,现场勘验结果证明案犯另有其人。警方很快锁定了疤脸。在指认过程中,小胡对着疤脸本人以及汽车的照片也是一脸茫然。另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3-09-30 00:10:45)
小胡老婆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即便已经步入中年,依然风姿绰约。还在中国的时候,小胡有次出差回家早了,小胡老婆看到早归的丈夫惊喜异常,还没等到小胡放下行李,就按捺不住向丈夫展示新学的技能–大变活人。小胡老婆一掀床单,变出来一个精神小伙。小胡目瞪口呆,可能是佩服老婆几天不见就学到的新技能吧。江湖有云:戏法是假的,可功夫是真的。小胡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3-09-28 03:29:05)
知道老婆又是从信箱了发现的黑袋子,小胡要疯了,从此不仅怀疑人生,而且怀疑生人。 小胡感觉不能再往保留地扔了,于是便在家里藏东西。放在床底下,没隔一会又不放心,拖出来爬进屋顶塞入烟筒。过来半天还是觉得不妥,又掏出来重新安置在床下。五次三番,三番五次的折腾之后,小胡累得身心交瘁疲惫不堪。最后小胡老婆出主意,到后院刨个坑埋起来。这办法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09-26 03:04:57)
小胡又是一宿没睡,寻思着自己以前干过的坏事,除了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抽,没干啥丧良心的事呀,咋就惹上杀身大祸了?小胡老婆也陪着在床上烙了一宿的大饼,翻来覆去的折个儿。第二天,小胡想着这次放到一个显眼的地方,让别人捡走吧。可小胡这次怎么也迈不开步出门了,浑身发软,心口发紧,大口喘气,腿肚子转筋。咦?昨天那股豪情咋就没有了。还得说女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09-25 02:31:56)
原来是一袋绑的结结实实的白色粉末,搞不清是白糖淀粉还是洗衣粉。小胡兴奋的心情一下跌到了谷底。原以为这次能捡个十万八万的现金,没想到最贵也就是几块钱的白糖。小胡正对着袋子失落,突然灵光乍现:我靠!莫不是我捡了袋毒品吧。一想到这儿,小胡被吓得犹如万丈悬崖失足,扬子江心断缆崩舟,三魂飞到九天登了月七魄落入五洋喂了鳖。一刹间,所有看过的黑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3-09-23 22:25:21)
小胡长得眉清目秀,终日里打扮的光鲜亮丽,在新西兰这个不怎么讲究穿戴的地方挺显眼,无论男女都会多看他两眼。小“胡“其实姓福。他根据自己的姓起了一个英文名字弗兰克。因为小福喜欢吹牛,常年满嘴里跑火车,人们用他英文名的谐音起了一个外号“胡乱侃”。时间长了,不知道外号来历的人都以为他姓胡。即便有人想确认他到底姓福还是胡,他总带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09-10 01:23:35)
三分钱可以买一根冰棍儿,五分钱可以买一只冰糕。这就是我童年时期对金钱理解的上限。一旦我的财富进化成纸币,就会被父母收走。我过早地体会到了什么叫纸上富贵。那时候还不知道有税收这件事,我的理解范围之内可以类比的行为只有交保护费。交了保护费,就能保证我有一口安生饭吃,抗拒不交,就有被揍的可能。 那时的我对纸币也没有需求,因为我只会买冰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3-09-07 17:32:34)
七十年代一个周六下午,我坐公共汽车去舅舅家找表弟玩。途中还逃了次车票,省下1毛钱。心里想着1毛钱可以和表弟一人买一根冰糕吃。逃票是当时小朋友喜闻乐见的一种游戏,即锻炼了胆量,还强健了体魄。逃,是需要冲刺的。还需要充分发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功能,外加配合波澜不惊的淡定表情。最重要这件事有经济收益。这是那个年代为数不多勤工俭学的方法之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