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博文

灵动的水,是法国古典园林的魂,是穆斯林园林的魂,是苏州园林的魂。这些曲水流觞,不仅孕育出了满园芬芳,也在岁月中蜿蜒成了流转风光,时不时飘过我的眼帘,让我回忆起秋天的凡尔赛宫后花园,冬天的阿尔罕布拉宫花园和春天的拙政园。各式花园里水的律动,和着扑鼻的芳香,在流年中轻舞霓裳,在回眸中顾盼飞扬,在尘世间旖旎成心中的满园芬芳。 拙政园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就像“人各有命”一样,地球上的某些地方,比如墨西哥的坎昆,就是“命”好,就是能占尽所有风光。这里不仅有独一无二的“坎昆蓝”和令我永看不腻的Tiffany蓝、也有洁白松软的沙滩和五颜六色的比基尼及全包式的豪华酒店,还有“来无影、去无踪”的玛雅文明和妖娆于红尘的热带雨林生态乐园。这些都让坎昆散发出永不消逝的魔力,让你一转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在烟波浩渺的人类历史上,有迹可循的爱琴文明、古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和文艺复兴就像远在水中央的“伊人”,让我不管是顺流还是逆流,不管道路是险阻还是漫长,都愿千里寻芳踪。这远去的身影,让我知道,大仲马说的“人类全部智慧就包含在希望与等待中”是那么有趣,就连呼吸的气体,都有幸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梁启超在《二十世纪太平洋歌》中说,“地球上文明古国有四:中国、印度、埃及、小亚细亚是也”。《世界文明史》的作者称,“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古希腊、中国是世界上曾经存在过的五大文明发源地”。不管是哪种说法,这些文明,除了古希腊以外,都诞生在大河流域。如果按照《最初的文明》一书对文明定义的三条标准,即城市、文字和复杂的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曾经相信,时间可以抚平思念的褶皱。可是对Tiffany蓝,无论是时光轻缓,还是时光飞逝,我都知道,它的诱惑带给我的思念,就如清亮的月光,绵长而悠远。不知道爱它在哪一天,不知道爱它从哪一年,我只知道,只要想起它,就像花开在眼前,开了很多很多遍。不管是年年岁岁,还是岁岁年年,我都痴恋它不变的“容颜”。 对Tiffany蓝的痴恋,让我对跟Tiffany有关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民国诗人余光中曾说过一句经典的名言:“今夜的天空很希腊”。这可以令想象插上翅膀的诗句,描绘出希腊不可言说的风情与光彩。爱琴海的微波细浪,爱琴文明柔美与阳刚的水乳交融,还有靠“力量、唯美、理性”三驾马车在人类历史的大道上纵横驰骋的古希腊文明,以及在此期间诞生出的大师们,都让“今夜的天空很希腊”。可是,古罗马皇帝在《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祈祷没有痛苦的爱,却难止住泪流多少;我祈祷带上无言的爱,从此失去心里的笑;我祈祷忘记已离去的你,走向天涯,走向海角。”如果“我”祈祷的是小情小爱,那居住在希腊北部迈泰奥拉修道院(MeteoraMonastery)里的修士们则祈祷的是大情大爱。是对上帝最最虔诚的爱,让他们可以把24座修道院建在“悬浮于空中”的巨大石林之上或岩石缝隙里。那形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清代文学家文康在他所著的《金玉缘》中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在我们不长的一生里,似乎很多人和事都在冥冥之中被注定。我们左右不了运,也抗拒不了命。命运是什么?命是车,运是路;命如舟,运似水。看似相互关联但又无法改变的命运在贝多芬著名的《命运交响曲》中却给出了不同的注解。他从命运之神在敲门,到命运的凶残,然后到命运的哀叹,再到与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曾徜徉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小巷中,品味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们留下的艺术印迹;我曾穿梭在罗马的古迹中,寻找叱咤风云帝国的建筑遗迹;我曾徘徊在那不勒斯的庞贝古城中,探求美轮美奂壁画中的奥秘。古罗马帝国的光彩夺目和文艺复兴的多姿多彩我无缘亲见,就像我无缘亲见我的“亲爱”,古希腊文明一样。但我知道,是欧洲语言的祖宗,继承了迈锡尼文明线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冬日里的雅典,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阴晴不定。典型的地中海气候让雅典的雨来得不急也不缓,带着丝丝凉意从伞边滴下。那滴滴哒哒的雨滴像是在诉说岁月的流逝,也像是在呢喃陈年的往事。曾经辉煌和典雅的雅典城邦在年轮的碾压下已随风而逝,但耸立在高丘上的雅典卫城,无论是在晴空下,还是在阴雨里,都像一个高瞻远瞩的巨人,千百年立在那里,饱经风霜,却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