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小音

留不住岁月,就记录下岁月里的日子
给自己,也给愿与我分享的人
(欢迎来访,转载请告知)
个人资料
博文
(2019-04-06 19:15:03)

“Hello,Honey!”下午的时候,听到隔壁的Kelly接到一个电话。Kelly是个优雅,有型,平时很安静的五十来岁的白人女子,来我们办公室刚刚两年。她的办公桌上放着她和三个儿女的艺术合影。孩子们也都很漂亮。儿子和大女儿在上大学,小女儿今年高中最后一年。 “Wow!Iamsoproudofyou,Honey!”Kelly平时说话总是很冷静的样子,很少听到她如此激动的声音。 “Iamreally,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周五的阳光极好。午休时间,迫不及待地下楼,去呼吸外面新春的空气。 踱到皇后公园(Queen'sPark),这里是安大略省议会大厦的所在地,旁边是著名的多伦多大学。 喜欢看这里的老建筑和纪念碑,并且了解与它们相关的每一个背后的故事。 这是为纪念加拿大法语社区400年历史建立的纪念碑。这些长短不一,交错在一起的金属柱象征着各自不同的旅程和聚在一起的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2019-03-24 12:25:26)

最近这段日子由于身边发生的一些事情,负情绪又找上门来了。好在对它已经有了辨识力,知道如何去主动化解它。 想起前两天同事Aliza曾眉飞色舞地推荐过一家附近刚开张的Custom-madePizzas&Salads店,我于是敲她的门,告诉她我很想去这家Pizza店试一试。她的热情一下子被点燃,好啊!Wendy正好也刚问过我这家店,干脆我带你们两个一起去! 说去就去!我们三个人于是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3-17 07:14:09)

当有一天我70岁,首先我希望自己是健康的。 我希望我的身体依然挺直,我的面色依然红润,我不用同时依赖几种药物维持每一天。我依然可以在森林里健步走,依然可以开车或坐飞机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看一看。 当有一天我70岁,我希望自己依然穿着得体。 我的头发已经花白,但我依然要剪出适合自己的发型。我的脸上爬满皱纹,但我依然要把它修饰得光洁清丽。我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9-03-10 18:44:37)

今天忙了一整天才终于把儿子回国申请签证的资料整理清楚。 幸好我和先生几年前回国办了十年签证。当时的表格没记得有现在这么复杂,只是记得先生请了假到大使馆递交资料,原本觉得我们准备得相当齐全,谁知排队到了柜台,还是被人家翻来翻去,然后是面带微笑地挑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其中一项记得是说护照的复印件格式不对,要把当前护照和国内护照并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19-03-06 19:47:44)

喜欢 不分贵贱 而是在茫茫大雪中 你送给我的是温暖 思念 不计长短 而是在平淡日子里 你留给我的是欢颜 失去 不论对错 只是喜欢加上思念 存下的无尽的遗憾 复得 不管何时 都是说明我们今生 仍然有未了的情缘 (极冷天气,手闷子失而复得有感)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02 18:07:21)

今年是记忆里来加拿大后下雪最多的一年。进入三月,雪依然洋洋洒洒飘个不停。 不过由于喜欢上了户外踏雪,对这个白茫茫的世界完全没有了抵触。周末更是成了令我期盼的时光,蹬上雪靴,去树林里走一走,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欣赏周围童话般的纯净世界,感觉象是回到母亲怀抱里的孩子,可以撒欢儿,可以倾诉,可以毫无防范。 看天气预报,今天好象是下午才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2-24 10:43:05)

早晨一起来就看到大学群里有人贴了89年我们参加军训的完整视频,立刻引起了一连串跟帖。每个人都是先在视频里找自己,然后又找自己熟悉的人,你看到我了,我看到你了,好是热闹了一阵。最后大家都开始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一晃整整30年过去了,真是不可思议。 有一次跟一位国内来的小留学生偶尔谈到89学潮这件事,她说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我当时很吃惊,不过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这个周末是安省的FamilyDay长周末,儿子小的时候会带他去滑雪。现在人家有了自己的朋友圈,早早地就把假期安排满了,一直对滑雪比较头疼的我终于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了。 到加拿大很多年后才终于开悟:谁说加拿大人必须要会滑雪呢?我们办公室好几位土生土长的加拿大同事都不会滑雪。 我和LG都喜欢户外徒步,被最近的极冷天气困在家里走了好几周跑步机,看到周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02-13 18:50:08)

风雪夜,公交车上空荡荡的。我拿着手机坐在窗边,随时准备抓拍动人的雪景。耳朵里还在响着一大早电视,收音机上忙碌的播报,今天是极端天气,有暴雪,之后转冰粒,冰雹,雨,冰雨,所有的校车都停运,所有的学校都关门,大学也停课…… “It'sso—beautiful!”身后的声音把我拉回到现时。一位五十来岁南美模样的女人不知何时坐到我旁边的座位。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