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十三 之华走了后,长水开始正视这个令他恐惧的地方。这应该就是精神病院了,而他,成了一个真正的精神病人,一个社会和家庭的弃儿。 他虚脱地坐在床上,周围是死一样的寂静,可是他渐渐地开始听到各种各样的哭声和嚎叫声,还有撞墙和摇晃栏杆的声音。他仿佛看见一个个被关在这样的房间里的人,都在疯狂地挣扎。他们每个人的脸看起来都很狰狞,很丑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长水送走了姐姐,坐在自己的病床上打量着新的环境。他们的病房一共有六张床,现在只有两张住了病人,一个是自己,另一个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儿。他们的床刚好各自把边,长水在最里面靠窗是1号床,那个老头儿靠门是6号床,他们中间隔着四张空床。 自从长水住进来后,6床的老头儿就时不时地偷偷打量他一下,不过他们两个谁也没和谁说话。长水觉得这样挺好,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长水的病好了后,他又正常去上课了,并且绝口不再提起方舒雅。扶林和张韬他们都很高兴,觉得再过一段时间他就会慢慢好起来。只是长水越来越沉默寡言,经常独来独往,他辞了宣传部的工作,也不再给校刊写诗了,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在图书馆里面演题,表面上看起来倒是很平静。 在上课的时候,他越发地显现出自己的数学天才,常常教授的问题刚出,他就会脱口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十二 长水回家后,拿上了自己早就收拾好了的行李走了出来。当他走到大门口的时候,顿了一下,看了看脚下的门槛,母亲每次都是站在这门槛的外面等他回家的,他一直都记得母亲站在这儿那望眼欲穿的样子。永远都不会再有了,再也没人等他回家了! 长水闭了闭眼,然后抬腿迈过了门槛,头也不回地走了。对于他来说,这个家已经彻底的没了,而母亲,他想着昨天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淑珍打定了主意,就开始想办法。她回到屋里照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因为常年下地干活,风吹日晒的,她的脸显得比实际年纪苍老了很多,皮肤也黑黑的,眼角唇边都堆积着深深的皱纹,她虽然比淑媛小五岁,可是看起来却比淑媛还老。唯一还没有走样的是身材,常年的劳作使她保持了苗条的身材,这点和淑媛还是很像的。 看着镜子里这个黑瘦的老妇人,她想,别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就这样十几年一晃就过来了,如今淑媛忽然撒手离世,淑珍得了信儿,忙忙赶来,又见到了建洲,还名正言顺地住进了韩家的大宅,守了几年寡的她心思忽然活动起来。 她见韩家虽然当年被划了富农,没了地里的进项,可是除了这个以外也没有什么别的妨碍。而建洲仍然有本事,一直在县里的小学当校长,体体面面,家里过得还是比他们村儿里好。 现在他和淑媛的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十一 扶林陪长水在火车站等了一夜,他们都没合眼,扶林想方设法地分散长水的注意力,让他别太紧张,说了很多宽慰他的话。可是长水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想到了初二那天他母亲莫名的晕倒,虽然后来医生说不碍事,但是会不会正是那次埋下了祸根呢? 他现在很恨自己当年怎么没像大姐和二姐那样选择学医,以至于现在只能胡乱猜测,丝毫起不了什么作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是长水第一次来舒雅家,那是一座红砖小楼,楼前有一片花圃。长水微笑着转头望向舒雅说:“你家真漂亮。” 舒雅拉着他的手一路向前走,边走边说:“来,我给你看看我从小长到大的地方。” 他们一路穿过花圃走进了方家的大门。站在一楼的大厅里,长水环顾四周,从客厅中间雕花的西式沙发到立在墙角里的玲珑盆景,还有头顶上垂下来的水晶吊灯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整个寒假舒雅都是在煎熬中渡过的。何去何从,这个问题像是一把铰刀把她的心一片片绞碎。过完了年后,离政协开会的日子就一天天的近了。她必须赶在开会前救下父亲,否则一旦会上给父亲的这件事定了性,那么一切就都晚了。 她们的家不能没有父亲,“无论如何也要保住爸爸的性命!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舒雅悲伤地想,“即便代价是自己的爱情!”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 生活就在长水和舒雅的柔情蜜意里一天天平静的过去,天又慢慢的变冷了,寒冷的冬天再次袭来,又到了放寒假的时候,舒雅去车站送了长水回来,也回宿舍收拾自己的衣服,准备回家。 忽然宿舍的门被很大声地拉开,她的舍友于萍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叫着舒雅说:“方舒雅,系里刚接到你家里的电话,说你父亲突发心脏病现在正在第一人民医院抢救,他们叫你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16]
[17]
[18]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