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加纳利

当夜幕降临,黑色将世间的一切喧嚣与悲欢隐去。打开电视,看一场电影。陪一个人,走一段旅程,看一段风景。那是一个人的自在与温暖。当晨曦微露,黑幕渐渐褪去,心,不再畏惧人群中的孤单。
博文
(2021-04-28 19:25:30)

无依之地心无可依 刚刚走出国门的时候,对街上的无家可归者很不理解。从东京火车站外住在纸盒里的人,到巴黎各个景点的吉普赛人,还有美国很多街边举着“help”牌子的人。不明白在如此发达的社会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或居无定所、或无以为计的人。时间长了,才慢慢知道在发达的社会里人生的道路一样千差万别。而刚刚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无依之地》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8-27 20:44:00)

一线天涯(图片来自网络)直到很多年以后,我才意识到我小的时候是见过知青的。知青的样子或者生活我完全没有印象,在老家村子里生活的记忆中也从没有听说过”知青“这个词。那天应该是吃过晚饭后的傍晚,大概是高中生年龄的小姑姑带着我找她的朋友玩,路过小学的操场。那条小路和操场隔着一条小水沟,水沟上架着一块青石板,上小学后我曾经无数次走过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6-24 20:59:07)

(图片来自网络) 学校早就正式放暑假了。按照去年夏天的计划,我现在应该已经回到国内,热热闹闹地准备过端午节了。 出国二十多年,经常觉得自己的生活就像一只燕子,年复一年定期东归西往。而老妈也始终不变地不能理解我倒时差的辛苦。每次回去的第一个星期,早上刚刚睡下,便被老妈叫醒吃早饭。闭着眼睛,摸着墙走到餐厅,饭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我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24 20:01:26)

自在方寸间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是个眼界小、无大志的人。生活中也总是对一些小的东西情有独钟,从收藏小布娃娃到收集小杯小碟,就连逛博物馆、看房子,也是偏爱一个“小”字,正是这个“小”字让自己心安,让自己自在。每次旅行到一个地方,博物馆是必去之处,从故宫到卢浮宫,再到大都会,却总是慕名而去,仓皇疲惫而归。给学生解释“卢浮宫是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3-05 18:52:56)

一小步的温暖好久没有遇到不刮风又不下雪的周末,决定窝在咖啡馆里看《绿皮书》。刚走进去坐下,那位总是在打扫卫生的服务员便递上一张纸条,提醒我下周要改夏时制了,说了声“谢谢”,并没有十分在意。服务员又提醒我说是我可以将纸条带回家,其实她上周就准备了,只是我一直带着耳机,她就没有打扰我,并拍拍自己的口袋说准备了很多,我这才发现她是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22 20:38:50)
一路上有你在异国他乡生活,平时忙碌还好,每到节日看到别人或呼朋唤友各种聚会,或一家人团团圆圆度假旅行,总不免感到清冷孤单。亲人朋友都在国内,父母逐渐年迈,彼此牵挂再牵挂,却又都不敢让对方担心。能够无所顾忌聊天的只有朋友。所谓无所顾忌的朋友,也不过一两人。一个外貌、能力都普通的人,如果再性格孤冷,朋友自然不会多。可在自己最难的时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2-13 20:45:29)

倾一世伴一人 2018年11月30日,美国第41任总统乔治H.W.布什去世(GeorgeH.W.Bush),追随半年多以前离去的夫人芭芭拉的脚步而去,终年94岁,给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留下一段爱与陪伴的传奇。 芭芭拉布什,原名芭芭拉皮尔斯(BarbaraPierce),和乔治H.W布什相识于1941年圣诞节的一场舞会上,那一年她16岁,他17岁。一年半后,在他参军入伍之前他们订婚。在二战纷飞的炮火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17 21:11:52)

那一场前世的约定密歇根的秋天是彩色的,尤其是靠近北部三大湖地区,每年到了十月中下旬,远远近近的人们纷纷相约北上去看红叶,和春天日本那些追逐樱花前线的人们一样,那份虔诚犹如是去赴一场前世的约定。从密歇根中部驱车北上,一路上秋风浩荡,层林尽染。经过麦基诺城时,一桥飞架连接起上半岛与下半岛,桥下是休伦湖和密歇根湖的交汇处,湖光山色,美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9-29 21:38:33)

人到中年的计较 密歇根的一年里有近半年是冬天,九月中旬的一两场雨经过便是秋日了。周末的午后,坐在阳台上放眼望去,天高云淡,绿草如茵。一杯茶,一只刚出炉的苹果派,一个正在斤斤计较的自己。 一份酥皮可以烤六只苹果派,现在吃掉一只,还有五只,接下来是三天将它们吃完?还是五天?耳朵里响起选秀节目里各路导师们情真意切的呼唤:倾听你心底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08-21 20:06:26)

山那边的月亮童年是孤单的,因为不知道自己是谁。在乡下长大,却没有朋友,因为自己可能是城里人;走到那个只有一条街的县城,很陌生,因为自己是从乡下来的。我是谁?我该和谁一起玩?因为不知道,大多数时候是自己一个人望着对岸的天门山静静地坐着。听大人们说天门山是很神奇的,因为不管你走到哪里,天门眼都会看着你,我想他们说的是对的。夏天的夜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