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0-06-03 21:51:51)

悉尼市中心有一个青少年游玩的主要去处,叫动力屋博物馆(PowerhouseMuseum)。馆中人文区有个展窗是介绍有关澳洲民众示威抗议历史的,窗中的展牌上有这么一段总结:“抗议活动
个体力量确实改变了世界警察,工业界,和政府有时把抗议者们看成是一种麻烦。但是,抗议者们的行动经常导致积极的变化。在澳洲,抗议者们已经促成很多方面的立法,包括保障人权,保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6-03 13:08:40)
血肉和金属之间
黑色之花正在蔓延
它们的蛇颈,暗物质的豆芽
用蘑菇云的速度生长
命运的电光火石
在虚空示下青春的不归路逃逸,就是不要回看
根部一场蚂蚁对蝴蝶的屠杀
时间的某些成份,经年躲避流弹的追踪
最后以一副计时器的面孔
从天空千疮百孔地俯瞰我们
它那根断指
依然作出噤声的暗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阅读 ()评论 (0)
(2020-05-31 09:21:33)
是黎明挥舞鼓锤
击响夜的腹地
击响六月这口黑箱
在这晨曦微明的界面
搏动肤温和震感风暴与海岸对峙
次声一波波袭来
我却不合时宜地幻觉
是三月一波波菜花
击鼓袭遍江南而我心已如止水
止于这六月的界面
而风云正在合围
砸下一溜鼓点
又是一溜鼓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阅读 ()评论 (0)
《定风波》
秋已至,天黄风稠,冰心倍显醇厚
日暗市巷,雨斜街楼,吾自跣足走
敞衣怀,紧眉头,远望城廓烟扶柳
谁介?看世事无双,十指皆单
飘摇孤岛,覆水已,战事却方遒
闻异声,只辨浪激雨骤,万舟锁幽偶
英欧软,美利坚。一礁独砥中流
无他。抬首云阁,天光渐漏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阅读 ()评论 (0)
能做什么呢
面对一顶木桥执意的坍圮
和底下的溪水进入弥留
本应是这样,当落花成为瓷器
我们也将铜狮放归石林
坡道上摆弄步伐的人
眼中有颗金牙闪亮 我想成色是枚利器,像这黄昏
镏亮布满篆刻的树皮,像这渐行渐静的林子
一两声鸟啼,便让我明白
它也曾戎事倥偬 林外的世界正在放血
林子的成员,开始拉黑与我的关系
一些风的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阅读 ()评论 (0)
(2020-05-12 09:01:12)
松了下手
捂得发烫的石头
便有了青筋的跳动
是这样的,是时日的冰川
雕琢着山川的灵性,直到有人
持松柏从岁寒走出
直到有人将菩提加于顶际
直到有人沿一管羌笛
穿越玉门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