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这边春天家里添了个哥哥,可是杨家那里却是要走一家儿女了。 事情是这样的,姜遥他们厂有个老家是河南的工程师尹师傅,因为都是南方人,又都是搞技术的老大学生,所以姜遥跟他的关系走得近一点,他们两家还住在同一幢楼里,姜遥和杨越住一楼,尹家住在三楼。 头几年孩子都小,大清早的杨越和尹师傅的爱人洪姐总一起到楼下的奶站排队等着给孩子打奶。洪姐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春天虽然没什么事儿了,可是她的表哥,就是她老舅泽武家的老二小宾,却出事儿了。 当年泽武因为工作忙又是在矿上,所以就把老大球球放到了母亲赵氏身边,结果等到孩子大了才发现,球球跟他们夫妻两个一点也不亲,这个孩子性格现在非常内向,完全没有了小时候的顽皮劲儿,从不主动跟人说话,就是泽武问上他一句什么,等半天才能听到他哼一声。 泽武和爱人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6-23 15:15:44)

昨天偶尔看了个分析名家名帖的视频,说的是颜真卿的《祭侄文》。我对书法几乎可以算是一窍不通,但是听了这篇的分析还是听出了趣味。 颜真卿祭奠的是他的侄子颜季明,而背后的故事则是颜家在安史之乱时的悲壮惨烈遭遇。颜真卿在史上一直是以书法家著称,知道他在安史之乱时号令河北抗击叛军的就非常少,当时颜家兄弟,杲卿真卿分守常山平原,全在叛乱境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因为没能分到同一个班,到了初中春天和高远的关系没有小时候那样亲近了。春天现在身边有很多新交的朋友,她忙着天天跟她们约着到处去玩,常常想不起来去找高远。 高远仍然像从前一样,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在三班还是当学习委员,他不像春天那样爱拉帮结伙地出去,他很安静,只是和同班的一个男生交好,两个人并不跟着大帮去打群架或是跟踪女同学。 说起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如果说母爱如水,那么父爱自然就是山了,厚重沉默。近年“父爱如山”这个词相当流行,听完总让人在脑海里勾勒出一个严肃的长者模样,遮风挡雨忍辱负重,和那句很火的“哪有什么岁月静好,都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遥相呼应。 怎么说呢,又是上价值的一天,仿佛父亲不是如山,而是要背座山在身上才能满足社会加在这个称呼上的价值观。然而,(对不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新学期开学,贵平本以为分班的事儿就此过去了,谁想到当时她跟校长争执的事也不知怎么弄的竟然传到了三班班主任的耳朵里,这位唐老师本就是心胸狭小之人,一听说韩春天的家长嫌弃自己带的班不好,不禁大怒, 她是位语文老师,正好教初一四个班,到了四班的时候,她先点名,点到春天时,她拿细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春天,然后夹着嗓子拖着声说:“你就是韩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当然话虽如此说,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比之泽文绍玉马天生这些忧心忡忡的领导者,在煤城还能维持表面繁荣的这几年,普通的市民们还是过着茫然无知,却平静安心的生活。尤其像贵平和长水这些人,他们的工作都跟矿山没有太多直接联系,所以即便贵平听到大哥没事儿时念叨了几句工作难做,也完全没有放到心里边去,她如今烦恼的是春天在十二中里有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相比家人的欢喜当上了副市长的泽文倒没有那么庆幸,作为一个一直在搞实业的中层领导,他很清楚煤城如今的工作并不好做,而且是一年比一年难做,为什么呢?因为市里的单一支柱产业“煤矿”这几年越来越往下坡路上走了。煤城因煤炭而辉煌的日子眼看着就要过去了。 从前这里曾是新中国最早建立的能源工业基地之一,“一五”时期,国家一百五十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天春天把这块偷来的大理石板拿回家,正好她大舅泽文在他们家,泽文看了春天怀里抱着的石头,笑着问:“哪儿来的?” 春天不愿意撒谎,就如实说是从一个厂子里整来的。 泽文接过石板来看了看,扭头对贵平说:“这是中华路上的那家理石厂里的,你看看,现在小孩儿都会偷进厂去弄东西了!” 然后他又问春天:“春天,这是谁带着你们去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看到爱猫上来了,那就写个关于波斯猫的小故事来欢迎吧。对,又是聊斋里面的,我看的奇异故事很多,但总觉得笔法简洁文字优美,故事又曲折离奇的,莫过于聊斋,于是就可着一本来撸羊毛了。这回故事很短,原文录下: 明万历年间,宫中有鼠,大与猫等,为害甚剧。遍求民间佳猫捕制之,辄被啖食。适异国来贡狮猫,毛白如雪。抱投鼠屋,阖其扉,潜窥之。猫蹲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