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9-22 22:54:19)
Arjuna姑姑身着素净的藕荷色纱丽,蹲在客厅中央的神龛前,把一盘蚊香点燃了放进地上的银色锡盘里,然后盘腿坐到旁边的薄席上,合上掌开始闭目吟唱。躺在自己床上假装午睡的Arjuna瞅准时机,赶快从卧室溜出来。提着球鞋,踮着光脚丫,轻手轻脚地从姑姑身后悄悄溜进厨房。他从厨房的大窗户探出头去,把一双鞋子扔了出去,然后踩在凳子上爬上窗户。他骑在窗棂上俯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20 08:48:34)
新生 周末上午,丽莎和小雅在楼下客厅里正用橡皮泥做手工。晓笙夹着公事包从楼上下来,静悄悄站在小雅身后看了一会儿她捏的那只幼稚可笑的小猫。丽莎抬起头和晓笙微笑着交换了一个眼神,就放下手中的粘土和模具,擦擦手陪晓笙走到院子里,象平常那样帮他整理领带、穿上外套。 “对了,你的那位朋友周太太现在怎么样了?孩子生了吗?”晓笙若无其事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5 00:46:29)
昨夜星辰 “爸爸,我和大卫走了以后,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让哥有空就来看看你。到了C国,我也不清楚联系你们是否方便,我会尽量给你们打电话。电话不行的话,就写信。”大卫陪着婉仪前往Y城向父亲黄复告别。 此时,黄复已经接到摩尼大总统关于“摩尼盛会”的邀请函,时间就订在后年初春。届时,来自摩尼星的飞碟会专程把他接往盛会之地。黄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2 07:40:09)
爱人同志 1977年Y城,深秋的天气阴晴不定。一大早下过一场毛毛雨,阳光在乌云后面挣扎了一两个小时,终于还是冲破阴霾,喜气洋洋地照耀着黄家大宅附近的湖畔,关照着大卫和婉仪这场迟来的婚礼。湖光山色间,绿色草坪上的白色婚礼简单又热闹,这个历经风雨的家庭与远道而来的亲朋好友们享受着久违的欢聚。 黄千行一直帮着妹妹妹夫招呼宾客,忙碌了半晌,好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02 06:52:30)
国家的敌人 1967年的夏天,在陪婉仪度过27岁生日之后,大卫驾驶着那辆特制的黑色摩托车上路了。在拥有那间造飞机的工厂之后,当初那个在邮轮上打杂的穷小子终于成为知名的发明家、大实业家,还有了一位了不起的未婚妻。大卫用努力书写了一个传奇,时代与机遇协助他完成了一个经典的美国梦。在自由女神的火炬照耀下,他正式宣誓成为一名美国公民,为自己的国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8-30 07:40:49)
海上的大船 每个人都有一棵生命树,这颗树的种子与生俱来。它们最初的萌芽大同小异,后来的生长却是五花八门、形形色色。生命树上的年轮很奇特,有的深有的浅。而那些最初的印象,始终是最清晰、最深刻的。黄婉仪的生命树大概是停在了四十岁。四十岁以后,她的记忆里只有工作,没有了生活。 除了吃喝拉撒,生活还应该包括些什么呢?遭遇那些可能会给你带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8-25 22:30:49)
大叶不死鸟 工作人员把周磊引进孙万青那间大院子就默默走开了。四月间的夕阳正好,红彤彤的不寒不燥,透过一层薄暮把整个院落渲染得溢彩流光。孙万青正背对着他,手里拿着一把不大不小的盆景修花剪,弓着腰打理花架上的一盆造型清奇的松柏盆景。听见身后脚步声,她放下手里的花剪,缓缓回转过身子,满面慈祥地看着儿子。 “小磊子,你可真能蹿个头。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21 06:52:08)
社会大学 入夜,都市的霓虹染红了大半个天空。一座座大楼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相互比赛着看谁更高更气派。在郑胖家那栋十八层公寓楼的天台上,周磊、赵赵和郑胖晃悠着双腿,坐在一米宽的天台边沿。周围没有护栏,三个毛孩子半悬在城市上空。低头往下一瞧,灯火迷离的街道,川流不息的车辆,如龙的地铁和天桥。他们身后的蓝色招牌嵌着几溜俗不可耐的彩灯,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18 03:12:15)
心有猛虎 炼金术,是世界上有关物质转换最为神秘的科学实验。古往今来,多少聪明绝顶的头脑都难以抵御点石成金的诱惑,前赴后继投入其中,想要弄明白炼金术的伟大奥秘。它刺激着人们心灵深处最大的野心和渴望。它许诺无尽的财富和超越生死的自由。它让人超越平庸,接近神圣。伟大的科学家牛顿,在生命的最后阶段,盼望通过炼金术与他虔诚的信仰相联结,由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14 01:59:56)
锦绣胡同 “C11407,把你耳朵里的记忆附件取下来,准备好了吗?”ABU教官问。 “报告老师,准备好了。”C11407回答。 “现在开始你的自述。在你讲的时候,我会随时插问,你要认真回答。”ABU教官申明。 “我叫周磊,今年10岁。在紫金小学六年级1班念书。我妈叫孙万青,我爸不知道叫啥,我想他至少应该姓周吧。听人说,我爸很早就过世了。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