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9-19 09:09:17)

办公室每个女同事的桌子上都有个花瓶。花瓶里是应季的野花,小帽子在同事们上班之前把各个花瓶里插好。 小帽子是南美来的,个子不高,长得跟美国歌星Usher很像。之所以叫小帽子,是因为秃顶,所以每天戴着帽子,十几年从来没见他摘下过。开始还对他进屋不摘帽不解,觉得挺不礼貌的。后来一想,都是装饰作用,为什么人家戴假发的可以,带帽子就不合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以我喜欢的黑白调调,包装了我85岁的婆婆,不知道效果如何 2。
3. 4.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首先我是个什么都不信的人,心理比较强大,有事儿自己都能想得开,不需要通过其他的去解脱或开导。 小时候党和国家教育的好,我从不迷信,不信邪。还特别讨厌,不是不喜欢是讨厌我妈迷信烧纸。现在看来我妈也没多迷信,最多也就烧纸,还没过份到跳大神那一步。 后来一次经历让我感觉有点不一样,但是说不出是什么。 外公是我高中的时候去世的,外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04 11:00:58)
我工作的服装公司,很多人多少年没长过工资了,女人多的公司,是非又多,再加上工作压力大,各个部门就像地下岩浆涌动激烈的活火山,随时有可能喷发。公司对此大伤脑筋,不想花钱,又想尽快解决问题。咨询了很多人力资源公司终于找到了最省钱,最有效的解决方案: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引进人才,平衡男女搭配比例。加拿大的公司不像中国公司年轻,活力四射,35[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之前讲过,公司为了省钱,不给大家长工资,请了不少大爷加盟,平衡男女比例,活跃公司气氛。
大爷们的加入,最高兴的就是亦安了(亦安就是我了),私下里认为自己在公司这么多年,工资一直没涨过,公司一定很内疚,所以请大爷们来,算是公司给她的福利。亦安微微有些胖,但是给人的感觉是那个好吃的红烧肉,肥而不腻。每次公司样品卖的时候,把自己硬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9-20 12:41:40)
蒙特利尔的天气像女人的心情一样变化莫测。一向干燥炎热的夏天今年不知何故一直阴雨连绵。进入地铁的时候还晴空万里,出了地铁站就已经是瓢泼大雨了。大爷出了地铁站,淡定地从包里取出泛旧的三折小雨伞,紧走了两三步,来到等候公车的队伍里。看着无处可逃的人们,大爷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琢磨着就这么一把破布似的旧伞,挡风遮雨没它还真不行。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一次被领进婆婆家的大宅门是婆婆60是岁大寿那天。那一年我21岁,先生26。因为五岁的年龄差,他还稍微有点心理障碍,感觉跟他弟弟的同学谈对象,迟迟不忍下手。当时的他还挺善良,拿到现在就算差25岁,他都觉得这个沟不够深。
要是拍电影,我公公,婆婆应该算是电影里的正面人物。生活跟电影挺像,正面人物的生活看起来都有点枯燥无趣。我公公出生一个广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两个人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认识结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是不是三观一致。当初自由恋爱结婚的有不少离婚的,而通过媒妁之言,父母指定结合的有不少过得还挺幸福。
大姨大姨夫就是指腹为婚的。
大姨是郑家大小姐,大姨当年长得漂亮,有气质。气场十足,我嫁到婆家的时候,大姨已经70几了,依稀可见她年轻时富家大小姐的影子。大姨嫁了外公的一个拜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二舅的二妹夫是先生的二姨夫。嫁入婆家二十几年极少听到大家提起二姨,只是阿慈表哥过来的时候,介绍是二姨的儿子,再无更多的介绍。
要不是二舅这次事件的重提,恐怕一辈子不会有人再谈二姨。二姨当年入伍进了部队,是解放军的军官,官衔不详。
年轻的二姨爱上了已有家室的二姨夫,后来二姨夫离了婚,跟二姨在一起了。
现在的说法就是二姨算是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7-07-21 09:41:12)

二舅年轻时是风流倜傥的富二代,高个子,长得帅。有时骑大马,有时开小车。不只会吃喝玩乐,二舅还是个会说洋文的进步青年。二舅日文流利,英文也可以,虽然不能跟现代的年轻人比,那个时候他的英文绝对不比张学良差。当年相貌和学识都不错的二舅在北京念书,跟北京的一个大官的妹妹好上了。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外公的一个拜把兄弟去世了,临死之前把家交待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