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明

友风子雨,明月入怀,西雅图老吴。

博文

10月1日(2) 今天约阿飞和几个工友见面,我们没有预定吃饭还是游玩,顺其自然。早上9点到阿飞家的时候,几位工友已经在那里等我了。他们都是我在海澄镇的龙海印刷厂的工友。我在印刷厂工作6年,和这几位朋友最好。出国之后我第一次回来,就已经找不到他们了。后来更不用说了,直到现在已经20几年没见到他们了。去年回来,我和很多朋友已经见过,唯独印刷厂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2-26 14:58:39)

2月2日,是农历正月初六。我接到小邓的微信,请我下周一,就是6号初十,参加她们班级的中国年庆祝活动,他们课堂有一台乒乓球桌,让我当当教练,教孩子打球。她是InglemoorHighSchool高中的老师,我欣然应允。但是因为6号下大雪,学校停课,所以我没有去。她们的庆祝活动改在13号,正月十七,还是周一,她还是邀请我去,我刚好是周一没有上班,好说。 她们的庆祝活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0月1日(1) 昨晚睡得很好,本来是开冷空调,半夜下了一场大雨,把空调关了。这几天天气都很热,每天的衣服都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来到教堂一住下,竟然凉爽多了。感谢上帝赐给我们新一天的阳光雨露。 早上5点多就起来,天已经很亮了。拿起相机到街上走走,路边垃圾堆都还没有清理,昨晚阿飞说垃圾会有人来清理的,看来还不到时候,可是今天是国庆啊,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2-24 15:14:10)
从我们家门口走几十米就有一条水泥阶梯的小路下坡,就是一条街的距离,小路两边是灌木丛。春夏季节,路边开满引人入胜的奇花异草。最放肆的是蒲公英,偶尔有土露出地面就有它的身影,一朵朵黄色的花儿到处都向你点头微笑。走在小路上,虽然没有暮归的老牛,你仍然会感受那种浓浓的乡村的情调。 从小路下坡过一条马路,就是一间公立小学。小学地面是四方形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9月30日(5) 我们准备到一家酒店吃饭,走路就10分钟,两位教会的老年姐妹自动要去接周阿姨,我才想起来我们是不是有交代接送行动不方便的老年人到饭店?如果她俩也忘记了,周阿姨已经80几岁了,自己一人怎么让人放心呢?于是我和她俩一起,走小路到周阿姨家里。 关注老人的日常小事往往是我们年轻人所常常忽略的,现在我年纪大了对此才深有体会。有位老朋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2-23 10:08:50)

每当下大雪或者刮大风的时候,我家的松树都会有树枝断裂掉下来,碗大的树枝常见,六七米长的不少,这些树枝,只有把它们切短,然后拿到路边堆放整齐,周五垃圾车来的时候,就会把它们搬走,还是免费的。只是苦了我们这些房子的主人,要花费不少力气去切断这些树枝。用锯子锯,用刀砍,有一次下大雪,我家草地上掉下的松树枝堆成小山,可以装一卡车,但是如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2-22 05:25:26)

因为松树多,掉下的松塔就多,你要割草,最好是先把松塔拾起来,否则对割草机压力太大,随便捡捡就装满一个十几加仑的垃圾桶。捡松塔比除草容易多了,不算是什么烦恼。 松塔最讨厌的地方是掉在屋顶,大雨一冲,大风一吹,就从屋顶滚落到屋檐的水槽里,你爬到屋顶清理水沟的时候,又发现比松塔更讨厌的松籽。这松籽比花生米小一点,掉在地上和土混在一起,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2-21 17:25:44)
你如果注意观察一下,越大的树,树周围隆起的包就越大,其实这道理很简单,一棵树当初种在地面的时候,地是平的,随着树干的膨胀和树根在地下蔓延,地面的土就被树挤出外围,隆起小山包。我家的这棵松树,把地面的土从原来的高度撑高了超过半米。看上去就像是种在一座小山上。以前在山上看到很多大树,没有这种感觉,现在看到自己院子里的树,这种感觉非常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2-21 07:27:12)

他很快发动机器,从上到下把所有的树枝锯断,留下几个没有砍齐的树丫做站立的支撑,然后再爬到顶端,把保险带两端的内弧形铁齿钩挂在树干之后,再束紧安全带,再拉动发动机锯主干。开锯之后,因为要使力气,他的身体随着锯子的震动在树上摇晃着,和荡千秋有点雷同,胖子却任凭摇晃无动于衷,原来傻的人干危险活更不怕危险,因为傻,所以不怕。其实胖子根本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2-20 20:21:25)

我们的居民区在一座小山坡上,松树很多,几乎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有几棵大松树,有的房子都被松树包围了,这种松林里的居民区在西雅图到处都可以看到。 我家后园就有七棵大松树,最大的一棵底部有一米三直径,这棵松树下是我的一个阳台,大约有30平方米,我拍了几张照片给国内的朋友看,他们都非常羡慕。有的说,你家的环境简直是我们度假的天堂,在你的阳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