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十个人二十平方米的面积,还有三个女子的“套间”,在这么狭窄的空间里男女混居一室,很是尴尬。晚上要方便的人要穿上外衣,蹑手蹑脚到外面的茅房,一不小心,就惊动大家。 成坚和几位喝多了半夜三更憋不住要到外面撒尿,因为夜里已经熄灯,成坚起身的时候一脚踩到卫国的手,睡得像死猪的卫国在朦胧中大喊一声“啊-”,把所有人都惊动了。 只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永昌村知青实验田里,青青稻穗在悠悠地扬花送粉,一茬一茬葱茏、饱满起来,永峰、岑颖和云娘每天都在观察稻穗灌浆的情况,随时注意有可能发生的病虫害。 这一天下午收工后,他们三人又到那条小溪洗脚,永峰坐在一块石头上,用手划着水说:“看来我们不必再花很多时间在实验田了,到收割还有将近一个月,何不趁此机会组织耕山队到坎水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这是我的回忆录土楼岁月连载(三十一): 我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下乡后他们都是应该继续读书的,但是我的大妹妹读了几个月初中之后就被迫停学了,主要原因是家里欠社,大队领导不同意她读书,需要她挣工分。而小弟和小妹一直读到高中毕业。那时候的农村女孩子大部分是不读书的,许多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而男孩子却都能上学,重男轻女的陋习盛行。丫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这是我的回忆录土楼岁月连载三十: 春夏秋冬来复去,我家也和大多数社员一样,年复一年辛辛苦苦劳动,还是欠社,生产队就是那个老样子,每人每月给你二、三十斤谷子,仅能解决八、九个月吃粮。像我这样一个全劳力,每天一斤大米根本不够,一斤半刚刚好,我一人基本上要吃了两人的份量。好在我父母少吃,我父亲又经常在我大哥下乡的龙海程溪塔坛农村居住,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东勇拿来这个画行器还是郭兴安交代的,郭对他说:“一定要把秧苗插得整整齐齐,再照几张照片做宣传。”他为了永昌知青实验田也是煞费苦心。东勇拍着胸脯说:“兴安叔尽管放心,小菜一碟。”他刚刚来到公社工作几个月,一定要把这件任务完成好,没有想到一下子就被永峰泼了冷水。他正想继续说服永峰,云娘就插话了。 永峰和东勇的心思,都瞒不过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3天前写了聊天时候说起那些吓人的病痛比如高血压这篇文章,置顶之后,现在已经不在首页。里面有49条留言,其中大多数是下架之后读者才写的留言。尤其对安乐死的谈论,对高血压的治疗和急性低血糖的危害,都有专业和精彩的见解,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继续观看:我的提问:请医生们谈谈高血压的问题风清医生:去年美国心脏协会重新制定高血压标准:超过120/80即诊断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一天知青实验田开始插秧,清晨就很闷热,天上一丝云彩也没有,太阳像往日一样,刚一露脸就把大地烤得喘不过气来,看来又是一个大暑天。 这十亩洋田一共有六块田,名义上是永昌村知青的实验田,但在回乡知青中,除了云娘带动几个女生,大多数都不把试验田当根葱。男生不是撂着打谷桶带着一班媚儿和小男孩上山田割禾去了,就是抽着老牛的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六七十岁的老人在一起聊天,总会说一些生老病死的话题,听到哪个老同学老朋友死了,只是一声叹息,一点都不惊讶,毕竟“人生70古来稀”吗?叹息之后,就会说起起此人最有趣的故事。如果是在10年前的话,听到五十几岁的朋友死了,可能会吓一跳! 有一次聊天听说某人变成植物人,我就会想起电视剧里的那些人物,一场车祸之后醒来,人明明好好的,却装成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土楼情人第17章:妙手功夫(三) 友明 东勇继续说,他当场几乎昏倒,好在大队的一个赤脚医生就在附近,及时包扎抢救把伤口缝合。这次伤使这个小伙子休息了近两个月,到现在左手还不能用力拿东西。两个指头的裂痕就像多出一道深陷的指纹,又如凸起的山峦被地震出一道裂痕。从那时起,陈东勇对劈草就有了一种本能的排斥情绪,一看到劈草刀,那鲜血淋漓的画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管成坚看到云娘刀下飞草,兴趣盎然,赶快凑上来说:“这土楼农活得功夫也不同凡响啊!单凭这刀功就不得了!什么劈田岸刀,劈草刀,在平原农村连听都没听说过,我来试试看可以不可以!” 云娘严肃地说:“劈草很危险,因为刀劈的位置离左手很近,要十分小心。在云岭,每年都有人在劈稻草时劈断手指,你还是不要学吧!”成坚说:&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