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04-06 11:37:30)
从前天下午开始,西雅图又下雨了。有些思绪就像雨一样淅淅沥沥,剪不断,理还乱,西雅图的雨季故事真是说不完。 前天下午,一位朋友对我说。你在文学城博客的每周热点排名第二,加油!我说,我并不看重排名,我写我的,排名是次要的,但是要重视读者的点击,因为点击是读者花时间看。点击越多,证明读者越喜欢你的文章,而且会提出看法和建议,有些我们不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看到城里得朋友们在谈找对象该找什么人的话题,我也来说几句,像我们这种年龄的人来说这事,也许年轻人比较听得进去。 当你找对象的时候,我建议你不要找那些脾气不好,轻易发怒的人。那些轻易发怒的人,可以做朋友,但不宜做终生伴侣。因為婚后对方往往轻易发怒,你很难做永远忍耐,一旦你忍受不了,一言不合,怒不可遏,以牙还牙,双方恶言厉色,婚姻的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4-06 06:46:40)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出生在福建省九龙江畔的一个小镇-石码镇。我父亲是这个小镇唯一的一家基督教礼拜堂牧师,他在1949年带著我的母亲和我的两个哥哥和姐姐从外地来到石码就任牧师。 石码镇是个千年古镇,原与石狮、涵江并称福建“三大名镇”。石码原名石溪,唐以前尚是内海海滨,明宣德年间改称锦江,明弘治以后,“都人以当地海潮上下湍激,屡有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我是1993年4月来美国的,是父母办理移民过来的,那时已经42岁了。我们一家三口,儿子只有10岁。到美国来的时候我还欠着亲友机票钱300美元。为了生存,我在餐馆洗碗,帮人整理花园草地、搬家和修房子等等。尽管到处看报或托人帮忙,还是经常无活干。所以不管碗盘堆成山照洗,橱柜重如牛照搬,屋顶再陡也抖着上。我自恃下乡十年的磨炼,心想只要能够挺起腰直起身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记得去年10月奥巴马还在做总统的时候,我去了一趟美国社会安全局办理有关证件。该局是美国政府非常重要的一个办事机构。办理个人社会安全号码以及退休残障福利等等。 我们移民到美国的第一件事,就是办理社会安全号码,以后这个号码会伴随你一辈子,不管是你入学工作还是到医院看病,都需要这个号码。我来美国之后和美国政府打交道,最重要的机构就是移民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04-04 21:09:49)
昨天是周日,下午阳光灿烂,碧空如洗,我本来是想出去跑步,穿好短装运动衣裤之后,出门才发现自己的汽车很脏。 心想已经几个月没有洗车了,虽然是一直下雨,但是车子还是要洗一下,尤其是车身上那些门窗缝隙和沟沟坎坎都黏上了一层青苔污洉。 打开后盖,发现后盖和后玻璃之间的这条缝隙塞住了很多污物,必须清除,否则影响排水,至于轮胎等犄角旮旯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网络全面渗透社会生活。铺天盖地的信息数据、色彩纷繁的文化生态、各种各样的价值取向,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让我们目不暇接。陶渊明即使在世,恐怕再也修炼不了“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养身静功。神父和尚修女和最虔诚的教徒们都有了手机,随手点击都是气象万千,没有几个人能够逃脱网络的诱惑。 我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但也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4-03 19:41:54)
昨天写完在美国割草的酸甜苦辣之后,有2000多字,没有想到在发文的时候竟然不小心把原稿全部删掉了,猛敲键盘,看看能不能找回来,还是找不回来,只好自己生闷气。如果不马上写的话,怕全部都忘掉,只好重写, 重写的心情很急迫,好像是向自己讨账似的,没有了灵气,也没有耐心了,只是写了1400多字就贴出去了。今天才想起那些漏掉的话,也许大家有兴趣看一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7-04-03 11:56:34)
有一天开车要到一个十字路口时,遇到红灯,车流慢了下来,这时我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在人行道上举着牌子要向开车的人要钱,因为我平时都很讨厌这些几乎都是想不劳而获的懒汉,所以面对她的微笑视而不见。她看我不理他,马上又对下一辆车招手。因为车开得很慢,我忽然觉得她和一般乞讨者不同。回头一看,她穿着干净整齐,面带微笑,举止彬彬有礼,看起来就是很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4-02 21:50:59)

在美国,你买了一个大房子,有一片大草地,就要买一台割草机,在美国割草也有酸甜苦辣,请听我细细说来,我家就是下图这台割草机。 今天下午没有下雨,我开始割草。 按照操作要求,机油汽油都加了之后,再放上一点机油添加剂,把那个红色的橡胶皮囊按几下,屏气,凝神,发力拉起发动绳......只听机器连哼都不哼。连续重复这几个动作,有时机器哼了几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