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土楼情人第24章:田园校园(片段) 大家边做边聊天,云娘要文徇讲讲学校的故事。文徇就边说边干活聊了起来。 云江中学座落在云江大队,是云岭西南部的一个群山环抱的村落。云江村有一条云江溪,溪水清澈透亮,云江中学就建立在云江溪畔,是五十年代中期由云江村华侨投资创办的中学,总面积有上万平方米,可容学生上六百余人,有相应配套的办公楼、教室、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土楼情人24章:田园校园(片段) 王家三姐妹在岭下小学读书,可是学校里的六个老师都是男的,有时女同学被男同学欺负也不敢向老师说。王家姐妹上学胸前都戴着一枚圆形金色毛主席像章,有一次一个四年级同学要文芳把像章给他,文芳不给,这个男孩子就伸手要抢走文芳的像章,好在云娘的弟弟云天把那个男孩的手拨开,文芳才没有受欺负。这个男孩还想和云天打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长篇小说土楼情人23章片段: 岑颖回城以后,云岭-岭下公路开挖进入高潮,岭下生产队的开挖地段有很多大石头,需要打石的技术工,队里原来想请专业打石匠,永峰拍着胸脯对大山叔叔说,他自己干,但需要云娘配合他握钢钎。大山说为什么是云娘?永峰说因为他们在坎水凹经常一起打石头,大山笑道,云娘就交给你了。 原来,在坎水凹耕山队里,永峰向卫国学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长篇小说第21章片段: 耕山队上山第四天,开始实施第二个任务:改造四十米长的排水沟。 清晨的山凹,云层浓厚,遮天盖日,天色阴暗,刮起了凛冽的寒风,但只要没下雨,就要开工。 天刚蒙蒙亮,大家就被队长云娘叫起床,撩水洗脸。吃过早饭,云娘扛起锄头,对大家说:“大家和我一起走,我们到上面看看地形,要从上面挖下来。” 小伙子和姑娘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今天我们看第14段: 新的墓穴称不得豪华,只是用青砖箍砌了墓室和暗庭。这期间鹿子霖已经完成了打井的壮举。新割制的木斗水车也已安装调试完毕,崭新的白光光的木头架子在伏天的艳阳里格外耀眼,骡子拉着木轮水车踏着欢快的步子,哗哗的水声听来再悦耳不过了。鹿子霖又挖来四棵柳树埋在水井的四个角上,树大之后就能遮住从三个方向射下的阳光,人和牲畜就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大家接着看第3章第11段 原坡地上的麦子开始泛出一层亮色的一天夜里落了一场透雨。临近天明时白嘉轩醒来,放声痛哭。哭声惊动了母亲。他说他梦见父亲了。搞不清父亲怎麽弄得满身满脸都是泥水,浑身衣服湿漉漉往地上滴水,不住地打着冷颤。搞不清脚下怎麽会有一个泥水聚积的深潭,父亲似乎就是从水潭裹爬上来的,腿脚一抖索又跌下潭里,他怎麽拽也拽不上来,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大家看第3章第10段: 遵照契约上双方拟定的协议,收罢麦子撂地,当年的夏粮由老主人收割,算是各人在自家原有土地上的最后一次收获,秋庄稼就要易地易主去播种了。鹿家父子扛着镢头铁锹踏进新买的二亩水地时,天色微明,知更鸟在树梢上空吵成一片,在这块已经属于自己的土地上,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挖掉白家的界石。为了这件不同寻常的事,父子俩亲自来干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今天讨论第3章第9段。 原文:这桩卖地或者说换地的交易完毕后的第二天早饭时,白嘉轩才把这事告知母亲。不等嘉轩说完,白赵氏扬手抽了他一个耳光,手腕上沉重的纯银镯子把嘉轩的牙床硌破了,顿时满嘴流血,无法分辩。鹿三扔下筷子,舀来一瓢凉水,让嘉轩漱口涮牙。白赵氏来到泠先生的中药铺,一进门刚吐出“那地……”两字就跌倒在地,不省人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长篇小说白鹿原人物众多,有的人物只有几十字上百字的描写,都写得活灵活现,这是一般网络写手所不具备的功力。 大家请看第一章的最后地段: 法官隐名瞒姓,人称一撮毛,左腮下一颗神秘的黑痣上缀下尺把长的一撮毛。嘉轩诉说了闹鬼的经过。法官只问了他的住址就催他回去,说自己随后就到。嘉轩知道法官行路坐鬼抬轿神速如风,就急急匆匆小跑回家来。法官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这是我的长篇小说土楼情人的第13章,有8000多字,读者可能没有时间仔细看,我简单介绍一下。 1969年一月,闽西南山区一座无人居住的600年的圆土楼-永昌楼,忽然成了闽南江城市十几个知青和城镇居民下乡的住房。神秘的土楼、古朴的民俗、敦厚的乡民感染、激荡着他们。我写他们的喜怒哀乐,写他们的爱情、友情和亲情,注重人与土地之间的思考,表现小人物的命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