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今天我们看第14段: 新的墓穴称不得豪华,只是用青砖箍砌了墓室和暗庭。这期间鹿子霖已经完成了打井的壮举。新割制的木斗水车也已安装调试完毕,崭新的白光光的木头架子在伏天的艳阳里格外耀眼,骡子拉着木轮水车踏着欢快的步子,哗哗的水声听来再悦耳不过了。鹿子霖又挖来四棵柳树埋在水井的四个角上,树大之后就能遮住从三个方向射下的阳光,人和牲畜就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大家接着看第3章第11段 原坡地上的麦子开始泛出一层亮色的一天夜里落了一场透雨。临近天明时白嘉轩醒来,放声痛哭。哭声惊动了母亲。他说他梦见父亲了。搞不清父亲怎麽弄得满身满脸都是泥水,浑身衣服湿漉漉往地上滴水,不住地打着冷颤。搞不清脚下怎麽会有一个泥水聚积的深潭,父亲似乎就是从水潭裹爬上来的,腿脚一抖索又跌下潭里,他怎麽拽也拽不上来,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大家看第3章第10段: 遵照契约上双方拟定的协议,收罢麦子撂地,当年的夏粮由老主人收割,算是各人在自家原有土地上的最后一次收获,秋庄稼就要易地易主去播种了。鹿家父子扛着镢头铁锹踏进新买的二亩水地时,天色微明,知更鸟在树梢上空吵成一片,在这块已经属于自己的土地上,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挖掉白家的界石。为了这件不同寻常的事,父子俩亲自来干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今天讨论第3章第9段。 原文:这桩卖地或者说换地的交易完毕后的第二天早饭时,白嘉轩才把这事告知母亲。不等嘉轩说完,白赵氏扬手抽了他一个耳光,手腕上沉重的纯银镯子把嘉轩的牙床硌破了,顿时满嘴流血,无法分辩。鹿三扔下筷子,舀来一瓢凉水,让嘉轩漱口涮牙。白赵氏来到泠先生的中药铺,一进门刚吐出“那地……”两字就跌倒在地,不省人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长篇小说白鹿原人物众多,有的人物只有几十字上百字的描写,都写得活灵活现,这是一般网络写手所不具备的功力。 大家请看第一章的最后地段: 法官隐名瞒姓,人称一撮毛,左腮下一颗神秘的黑痣上缀下尺把长的一撮毛。嘉轩诉说了闹鬼的经过。法官只问了他的住址就催他回去,说自己随后就到。嘉轩知道法官行路坐鬼抬轿神速如风,就急急匆匆小跑回家来。法官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这是我的长篇小说土楼情人的第13章,有8000多字,读者可能没有时间仔细看,我简单介绍一下。 1969年一月,闽西南山区一座无人居住的600年的圆土楼-永昌楼,忽然成了闽南江城市十几个知青和城镇居民下乡的住房。神秘的土楼、古朴的民俗、敦厚的乡民感染、激荡着他们。我写他们的喜怒哀乐,写他们的爱情、友情和亲情,注重人与土地之间的思考,表现小人物的命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本篇白鹿原第3章读后感(8) 感谢几位热心读者,喜欢我写的这个系列,建议我继续分析有关段落,为了保持内容的连贯性,我们继续讨论白鹿原第3章的内容。 第3章第6段原文: 鹿子霖看着老秀才不慌不忙研墨的动作,心里竟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只要能把白家那二亩水地买到手,用十亩山坡地作兑换条件也值当。河川地一年两季,收了麦子种包谷,包谷收了种麦子,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初夏的清晨,天刚蒙蒙亮,窗外汽车的灯光穿过百叶窗,照入他房间的天花板,一只躲在的屋檐水槽的乌鸦被车灯一照,扑腾飞起来。 他本来就半睡半醒,一看乌鸦影子闪过,就醒来了。这只乌鸦很讨厌,平时它常常站在他的屋檐上的水槽边沿,而且是那个他一睁眼就看到的窗外的最佳位置,他从玻璃窗可以看到它的脚,有时他敲一下玻璃,它就飞走。有一次他拿起录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这一篇是白鹿原第3章读后感的第7篇。我们继续看这一章第5段的最后一部分内容: 原文:冷先生自己当然对两厢情愿的事不再有什麽话说,只是这突然的变故打乱了他事先与两方交换过的关於地价的估计,随机应变的办法很快也就形成。“既然如此小有变故,这事也不难办。”冷先生说,“嘉轩的水地是天字号地,子霖的慢坡地是人字号地,天字号地和人字号地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7-07-01 08:58:21)
那天下午去一家中国商场买鱼,看到玻璃缸鱼池里游的吴郭鱼都很小,最多一两磅,于是我买两条。我要卖鱼郎挑大的,他从里面的鱼池捞起一头鱼,我看有两磅以上,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捞起来的鱼比我看到的鱼大,我想或许是我刚才眼花了,没有看到大鱼,只看到小鱼。 我问他,鱼一磅多少钱?我当然知道是4美元99分,因为价格就贴在那里,我为什么要再问一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