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5-31 11:07:03)
最近很懒,有时整理一些旧作,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篇是十几年前写的一篇文章,是根据一个朋友的口述记录的。 痴情的哑女(上) 在2004夏天参加的一次野外聚会上,我认识了她──本文故事的主人公,一个中年女子。她穿着休闲服短装,不矫揉、不粉饰,脸色因飞红而娇艳莹润,一袭齐腰的黑发像一面旗帜随风飘扬。她长相一般,眼睛不大,鼻子不高,典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土楼情人第21章:神秘山凹(三) 友明 林子很密,头上的树叶几乎遮天盖日,脚下到处是荆棘和乱树丛。卫国走在前面,用砍柴刀开路,仄着肩膀慢慢往上走。刚走了几步,看到地上有野兽的脚印,心里一惊奇,不好!必须警惕野兽的袭击。于是他对成坚说:“我们还是每人拿一把镰钩劈刀吧?这刀就像‘金钩刀’,威力特大,和野兽搏斗最有用。” 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土楼情人第21章:神秘山凹(二) 友明 成坚听到他们谈起土楼,讥笑道:“你们这是在讲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吧?烂泥田水沟和土楼怎么能对得上号?” “别争了,沟里多一块石头,我们就省一点力气。”卫国大声说。成坚住嘴了。大家只是随便猜测这些石头,关于坎水凹石头的谜底,是什么时候才能揭开的呢? 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土楼情人第21章:神秘山凹(一) 友明 耕山队上山第四天,开始实施第二个任务:改造四十米长的排水沟。 清晨的山凹,云层浓厚,遮天盖日,天色阴暗,刮起了凛冽的寒风,但只要没下雨,就要开工。 天刚蒙蒙亮,大家就被队长云娘叫起床,撩水洗脸。吃过早饭,云娘扛起锄头,对大家说:“大家和我一起走,我们到上面看看地形,要从上面挖下来。&r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这是我的长篇回忆录土楼岁月第三十三 在书洋下乡的知青们,谁都知道书洋大队和田中大队文宣队的故事。 在我们下乡之前,在书洋公社,就只有田中大队曾经有一个业余芗剧团。有趣的是,书洋的地界话语是在讲闽南话和客家话之间。芗剧是闽南话剧种,能在闽南话边缘地带盛行,足以说明芗剧的魅力。但是因为有将近一半的书洋人讲客家话,所以田中芗剧团在书洋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这是我的回忆录土楼岁月连载第三十二 龙海和南靖虽然只是福建东南相临的两个县,但龙海县在沿海平地区,南靖县在闽西南山区,一个是平原县,一个是山区县。文革中,下乡的趋势是从平原到内地,所以龙海县成为动员下乡的县,南靖县成为接受安置下乡人员的县。当然南靖县接受的知青地点是在山区,从龙海县到南靖县落户的知青最少50公里,最多有100多公里, 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8-05-12 07:19:05)
最近汤灿终于浮出水面了,其实在中国的民歌演员中,她是我最喜欢的歌手之一。 14年前我在华厦文摘就写过一篇文章,文章的最后就提到汤灿的那首“幸福万年长”。唱得太好了。不管她出什么问题,她的歌给我留下最美好的记忆,感谢她的歌声给我们带来的曾经的快乐。 错也错过了,但愿我们每个人都记住别人的优点,而不是别人的过错。我真心希望她还能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文学城的悄悄话真是个问题,我发给朋友的悄悄话有的根本不知道,几周了现在还是没有打开,我又不好意思在留言里说出来,只有等待。 很多小网站都有这种消息提示,其实文学城也有提示,但是只是出现几秒钟就消失,网友往往不会注意到。应该有更清晰的提示。 有经验的人就会知道,登录之后,有时间就打开你的头像之下的“给我悄悄话”。或者是别人头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十个人二十平方米的面积,还有三个女子的“套间”,在这么狭窄的空间里男女混居一室,很是尴尬。晚上要方便的人要穿上外衣,蹑手蹑脚到外面的茅房,一不小心,就惊动大家。 成坚和几位喝多了半夜三更憋不住要到外面撒尿,因为夜里已经熄灯,成坚起身的时候一脚踩到卫国的手,睡得像死猪的卫国在朦胧中大喊一声“啊-”,把所有人都惊动了。 只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永昌村知青实验田里,青青稻穗在悠悠地扬花送粉,一茬一茬葱茏、饱满起来,永峰、岑颖和云娘每天都在观察稻穗灌浆的情况,随时注意有可能发生的病虫害。 这一天下午收工后,他们三人又到那条小溪洗脚,永峰坐在一块石头上,用手划着水说:“看来我们不必再花很多时间在实验田了,到收割还有将近一个月,何不趁此机会组织耕山队到坎水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