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北美春天来了,大地焕发出春的气息,百花争艳。正如我曾经写过的一篇博文春风和我相依偎。 又到了播种的季节了,这是西雅图人的最爱,为了美丽的家园,他们要辛勤劳动在这个春天。各超级商场都争先恐后出售各种园艺花草,大大小小的盆栽从商场里面排到外面走廊,周末连泊车都很难。在THE HOMEDEPOT这个最大的家用商场里,摆放种植花草的材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前天写了血压终于降下来了一文之后,有读者留言,电子血压计的确和医生的血压计在精度上有差别,你最好量三次以上,以后的测量值接近真实血压。 看了他的留言之后,我就回忆起以前用电子血压计量血压的时候,在几分钟之内量两次就相差很大,但是我没有做记录。今天我详细地记录了一下,发现误差的原因是电池,老的电池和新的电池相差很大,你如果用比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最近我发了几篇文革回忆录的博文,其中提到因为出生不好入团难的问题。有位朋友问我,能不能讲一讲你们小时候共青团的故事,这可为难我了,这个话题说大很大,说小很小。最大的是胡耀邦和胡锦涛都当过共青团总书记,最小的就是我自己,我没有入过团,但是也和团组织打了一个擦边球,那时我已经是26岁了,因为表现好,组织上要发展我入团,我觉得自己年纪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7-04-09 08:16:54)
------这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有一天早上起来之后,脖子右边感觉硬硬的,转动一下,觉得有点痛,好像里面有条筋被卡住,就像有很多条橡皮筋在一起伸长和收缩,其中的一两条忽然绑在一起了,解不开了。 因为不是很痛,我也无所谓,有朋友说这是落枕,我想是的,我睡觉的时候头是靠右边倾斜,是扭到右边的。我以前也有这样的经历,都是几天就自己好了,所以这一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家是1969年2月5日下乡落户的。当时,我的大哥已经在本县农村下乡五年,我二哥是在外省读大学本科的六八届毕业生,我姐姐在外县一个农业职业中学读医科班,我在六六年读初中二年级之后,已经停学两年,我的大妹妹在龙海一中分校读初一,我的弟弟和小妹还在读小学。我们这一户有七人下乡:我和我父母、姐姐、两个妹妹、一个弟弟。 要离开生活十八年的小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看到一个朋友说昨天4月6日是国际乒乓球日,我都忘记了,想写一点和乒乓球有关的文章也来不及了,写好之后已经是今天。但打乒乓的故事和教堂里的警钟和我们城里的防空洞有什么关系呢?请让我细细说来。 前天在这里发了土楼岁月(一):序言,里面写道,小时候我的父亲是闽南沿海某镇的一个基督教会的牧师,我们兄弟姐妹跟他居住在教会礼拜堂。教堂的钟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07 13:24:49)

关于我们社区的新校园,我在我们社区的小学一文已经写到,在这个秋季即将开学的时间里,我毛遂自荐当个社区记者,现场报道这个正在建设中新校园。 昨天是周四,因为接近完工,工地的工人不在我的画面里。请看下图,我是站在校园的金属网络围墙之外拍的,你可以看到里面有三棵树即将种下。这树和我们中国种的树有什么区别吗?以我的观察,我们中国种树的树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昨天我写了找对象要注意的一个问题之后,发现这篇文章有缺憾,比如这一段:找一个脾气不好的对象,即使是有金山银山也不幸福,因为那些轻易发怒的人,说穿了,就是有病,什么病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有,这种病一辈子都治不好,所以有句经典成语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那些轻易发怒的人到底是不是有病?如果这个问题能够讲清楚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04-06 19:36:29)

因为长期服用一种血压药,我怕有不为所知的副作用,所以我请我的家庭医生为我换一种血压药。家庭医生尊重我的要求,给我开30天的药,要我每天多次量血压,如果身体有什么不适要随时告知,两周后再去找他。 几天前我开始使用新药,但是我还是没有遵照医生的话做,只有量过一次血压,是135/85,于是我就不在意。我是每天晚睡觉前定时吃药的,有人说要早上吃,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17-04-06 11:37:30)
从前天下午开始,西雅图又下雨了。有些思绪就像雨一样淅淅沥沥,剪不断,理还乱,西雅图的雨季故事真是说不完。 前天下午,一位朋友对我说。你在文学城博客的每周热点排名第二,加油!我说,我并不看重排名,我写我的,排名是次要的,但是要重视读者的点击,因为点击是读者花时间看。点击越多,证明读者越喜欢你的文章,而且会提出看法和建议,有些我们不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