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前几天写了“小腿韧带扭伤是怎样康复的?”之后,我发现这篇文章有点问题。是什么问题呢?我的脚应该不是韧带“扭伤”,而是小伤而已,所以是次日才有感觉。但是还是断断续续痛了三个星期。我本来以为像这种外伤,找家庭医生是没有用的,应该去看专科医生,但是专科医生还是需要家庭医生推荐,于是我拖延了时间,由于病情不稳定,直到前几天才去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昨天收到文学城网友fancao送给我的27万字的新书《夹缝里的乡愁》,本想介绍一下书的内容,看来还是大家看看还是文学城网友热门博主廖康廖康写的“代前言”:
《夹缝里的乡愁》封面
以下的书大部分是文学城网友出版的,大家仔细看啊!是不是有你的书? 最近文章: 小阁楼雨中记忆(二) (2/2526reads)2017-08-0920:22:46 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2017-08-09 20:22:46)

一天晚上,也是下着小雨,空气沉闷,我们大队一群基干民兵正在进行一次军事训练。他们要在雨夜占领一个山头。 这些基干民兵我都认识,因为我是大队文宣队队员,经常在大队部排练,也算是经常抛头露脸的知青,基干民兵必须是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出生,因为我出生不好,不能参加基干民兵,只能参加普通民兵,这次训练,只有基干民兵。 只听军号响起来,号声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8-08 07:22:21)

1969年我们一家到南靖土楼山区下乡,因为住房不够,生产队领导动员了一户社员腾出一间空闲的小阁楼让我居住(图上)。这间小阁楼原来是晚清一位秀才的,后来成为他的后代堆放杂物的地方。为什么户主不把这楼清理出来自己居住?可能是太老旧的原因吧,因为老旧,就有秘密。 在土楼山区,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不少老文化人的旧房子空着,成为下乡知青的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一个月前有一次因为朋友好意我心血来潮连续打了三个小时的乒乓球,当时只是觉得很累,回到家里也没有觉得伤痛。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才发现左边膝盖的右侧肿大了,非常痛,走路的时候左脚都僵硬了,我试着像以前一样每天散步。以前我散步的时候都是兜着我家房子周围的圈子,每一圈800米,结果这次兜不到半圈就左腿就受不了。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是受伤,还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白鹿原第3章读后感(19) 我们接着说“一刀”的来历。 白嘉轩的第五个女人不到半年就死后,第六个媳妇在呜哇呜哇的唢呐喇叭的欢悦的喜庆曲调里走进门楼来了。本来这个季节是桃花三月的宜人季节了,娶妻应该是大吉大利的,但是没有想到他在新婚之夜要和她圆房时候,她从枕头下摸出一把剪刀执在手中,那剪刀显然经过用心的打磨,锋利的刀刃在蜡烛的红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8-05 18:20:20)
白鹿原第3章读后感(18) 大家看第19段: 白嘉轩回到白鹿村,立即筹备结婚的大事。吴长贵用骡子驮着女儿和嫁妆赶前一天夜里进了白鹿镇,暂时住在冷先生的中医堂。冷先生被聘为媒人。结婚这天,白嘉轩跟着轿子到冷先生的中医堂迎娶了新娘,一切顺利。 这一段我们又看到老陈喜欢不交代时间的习惯,哪一天结婚没有说。至于为什么聘冷先生为媒人,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8-04 11:15:41)

1975年批邓和反击右倾翻案风时,我在工地上做民工,每天都唱“阶级斗争是个纲”这首歌:历史的经验不能忘,阶级斗争是个纲,牢记这个纲,不怕千重风浪起,万里征途不迷航,抓住这个纲,革命胜利有保障,文化大革命凯歌响四方,毛主席的教导记心上,阶级斗争是个纲。现在阶级斗争不是纲了,但是阶级斗争还是很残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白鹿原第3章读后感(17) 大家看第18段: 直到第二天晌午,白嘉轩才醒过酒来,昨晚的事已经毫无记忆。吴长贵这时郑重其事地提出把五姑娘许给他。白嘉轩摇摇头,一再重复着与昨晚酒醉时同样的反对理由。吴长贵更加诚恳地说,他原先就想把三女儿许给他,只是想到山外人礼仪多家法严,一般大家户不要山里女人,也就一直不好开口。既然嘉轩此次专程到山里来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白鹿原第3章读后感(16) 大家看第17段 吴长贵已经喝得满面煞白,虚汗如注,他一只手捏着酒盅,另一只手抓着条毛巾。凭着这条毛巾,他在盘龙镇从东头到西头挨家挨户喝过去从来还没有出过丑。他对白嘉轩说:“你把五女引走吧!”嘉轩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纵酒。他虽远远不是吴长贵的对手,而实际灌进的数量也今人咋舌。他的言语早已狂放,与在冷先生中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