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2018-01-19 07:00:37)
我读书那会儿,历史课堂上总是强调群众创造历史,并将英雄史观归入唯心之列。可客观地想,英雄史观,它怎么会是唯心的呢?中国历史上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及其王朝足迹,不都曾经在神州大地上实实地存在过吗?还是孔子的中庸之道好,应用到史观上,就是:英雄一呼,众人百应;英雄和群众一起创造历史。如果不是秦嬴政决意横扫六国,荆轲又为何独刺秦王?如果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以前没怎么听过王菲的歌。一听这一首,如听天籁,立马成王粉。
原作原唱李健唱的也非常动人,值得一听欣赏。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通过小人书,我少时就知道司马懿这个人物。那小人书上讲的大致是司马懿和孔明的对决,司马懿给我的印象就是老奸巨猾,多疑也多谋。今天看来,就像宇文泰是北周的奠基者一样,司马懿是西晋王朝的奠基者,后来被晋武帝司马炎追谥为晋宣帝,庙号高祖。客观地讲,司马懿是一个政治家,杰出的方略和军事家。他在曹操手下谋事以及后来辅佐曹魏新君时,也颇竞业,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侨报文学时代2018年1月2日
有时候,真的很难叫人不想到这世间真的是有一个神,在安排、主导着一个群体乃至一个个人的命运。为什么?这个还得长话长说。我是念中学时才从课本上知道卫青和霍去病这两位的。不过,当时的课本上只提了这两个名字,没有任何有关他们个人的资讯或描写。当时我的感觉是:卫青肯定年轻过霍去病。这感觉完全来自他们的名字:“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7-12-31 08:51:33)

解放日报朝花时文版配图刊载2017年12月4日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出生在厦门的思明西路,厦门姑遂给我起名“明路”。也因此,我对“路”天生有一种敏感。
出生后一个月,我被抱回老家安海,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有机会看到思明西路,我的出生地。思明西路和厦门许多老街一样,路面虽没有那么宽畅,但建构工整,干净清爽,看起来十分的窝心亲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7-12-28 07:07:13)
六、七年前,我写了一篇散文,叫《我被十二月的星空迷住》。两年前的中秋时节,天空出现百年不遇的“血月亮”,我又写了《明月其姝》。两文均伫望夜空,参悟天地我,从神奇中提炼出存在的光芒。 前几天看新闻说,美国某政府机关发现到异常奇怪的不明飞行物,声称那东西绝对不是地球上的东西。前天,微信上有南加文友亲拍的怪异发光飞行物的录像。今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4年拍摄的电视连续剧《战长沙》,我在2017年岁末才知道并观看。看完后我上网搜寻,才知道长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受毁坏最严重的城市之一。而发生在1938年至1944年之间的四次长沙大会战,则是中国军队规模最大、历时最长的大会战,是中国抗战历史上英勇壮烈的篇章。2016年我去过一趟长沙,只参访几个地方,虽然看不到当年长沙深陷火光之灾的痕迹,但是湖南军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12-20 07:23:31)

长篇小说《无房》主要连载于本博客,已经连载大约五分之四。现在发表或出版作品,大致都要求不可在网上先行连载,该小说正进入出版过程,连载便只能暂时歇息。敬请各位理解。
长篇小说《无房》是一带人物品格与命运之闪烁的因果链条,一弯流经两个世代的人生水道,一曲楚楚动人的情义诗章;《无房》,也是中国社会发展进步繁荣的一轴画卷。希望纸板不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立鸿并没有骑远。拐进鸿天巷,他来到了鸿江文化馆,就是当年鸿香楼的所在地。
每次来到这里,他都会不自觉地往自己的内心窥视,仿佛看到自己的生命里许多的断层和不同的自我,他会因此产生一种难受的呕吐感。这一次,这种惯常的心理条件反射却只像小小的旋风般一卷而过。
馆内有好几个科室,他目不斜视,径直走到天井处。那里没人。于是他穿过一个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第二天早上,立鸿一觉醒来,匆匆梳洗穿着了一番,饭没吃就骑车回鸿江。小夏追到门口:“面都给你做好了,怎么不吃啊?”
“回来吃!”立鸿的声音从拐角处传过来。 立鸿到了东江饭店后,并没有马上开锁进去,而是在门前的一棵棕榈树下坐了下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里离海不远,空气清新湿润。“这空气,攸关生死,却供全人类无偿使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