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作者前注:这一章里,闻鸡起舞的祖逖首度出现。
左民在庄园四周巡视,路过河滩三棵柳处,记起来左纳曾经在小蝶跟前赋的诗句,下意识地走了下来。不料刚走下河滩,便见到小蝶落水的那一幕。左民心头一惊,三步并作两步冲入水中,一把将小蝶从水中拉了出来。
“小蝶,小蝶!你怎么……你没事吧?”
小蝶只是一时意识恍惚,并非真的想跳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平生第一次,曾献工站在了那块写着“左公庄园”四个隶书大字的庄园界碑旁。离界碑没多远是一个铜制的大方壶,是晋朝开国时皇上赐给老庄主左干的。二十几年来,左庄园就是曾家的一切。而今,突然之间庄园眼见着要散架,曾献工一时感到没有了心骨似的惶恐不安。 碰到了在左庄园里跑差的阿宽,曾献工抓住他问起左家搬迁的事。阿宽说,他确实听说了。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五南迁之计 就在几个年轻人在石磨边为情所困时,左江已经不得不开始谋划南迁的事。一方面,当朝皇帝与东海王司马越争斗加剧,另一方面,王聪、石勒的军队屡屡进犯。中原形势比五年前的单纯皇室内乱更加险恶,使得左江感到此处的确非久留之地。空气中越来越浓的烟火味,使得在北方根基深固的左江终于萌生了南下之意。这天,他走到庄园入口处那个大方铜壶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四女娲陶像 第二天,曾献工起大早到左庄园去赶木工。刚出门,走没两步,隐约就听远处有马蹄声和喊杀的声音。鼻子嗅了嗅,觉得有股火烟味。曾献工心里一紧。他知道这阵胡人南犯,陆续看到有逃难的人群路过这里。才稍微消停了几日,难道说这战事又吃紧了?唉,就算是又战端又起,他小老百姓又能怎样?听天由命,庄主应该有主意,一切跟着庄园走吧。想到这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这个谷歌搜寻连接会带您到《无房》(WithoutaRoof)美国各大书城的销售连接,包括中文的纸版和电子书。 https://www.google.com/search?lr=&newwindow=1&as_qdr=all&biw=1920&bih=949&ei=Pfn0WtqeHquC0wKsp5D4AQ&q=without+a+roof+minglu+zeng&oq=without+a+roof+minglu+zeng&gs_l=psy-ab.12...2359.2359.0.3575.1.1.0.0.0.0.72.72.1.1.0....0...1c.1.64.psy-ab..0.0.0....0.WQOBsOiJgUo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三小蝶抗婚 小蝶家就在庄园外围部分的一间青瓦平房里。她到家的时候,见娘的织布机在飞转,爹还没有回家。她不声不响走到炉前,升火做饭。母亲已经烤好了饼,她只要做一锅玉米粥就行了。 玉米粥捣熟的时候,爹回来了。爹整天弯着腰叮叮当当钉东西,三十几岁,背就有些驼了。 “二娘,你过来一下。”爹一回来就喊娘过去,这似乎有些异乎寻常。 娘过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二三月心苍茫 曾小蝶从小聪明伶俐,喜爱诗书。可家境卑微,又是女孩子,无缘学堂。有心的她,从十岁开始,便会时常在庄园的学堂外偷听偷学,过耳不忘,回到家里再悄悄温习。这样过了一年多,有一次,小蝶又在窗外伫立偷听,被左纳发觉。左纳好奇,眼睛时不时往窗外偷视,终于引起了老师的注意。 小蝶被带进了课室。这位叫师庾的老师看着她,十分惊愕,遂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纽约《侨报》从今年二月二十七起部分连载我的长篇历史小说《二十九甲子,又见洛阳》。五月三号起,我开始在海外的博客平台连载这部小说的第一部(链接见下)。 这部小说以左氏一族数代在两晋南北朝的故事为主轴铺开整部小说的画卷。这个家族在西晋末年的乱世中被迫离乡背井,自北方南迁,在扬州一带重新克勤克俭,建家立业,进而二度南迁来到江左;又逆江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在唐宋辉煌的堆积层底下,是晋朝痛苦和倔强的喘息;晋朝,是我的回忆常常到达的地方……——左息澎 第一部出洛阳 一洛阳左家 一千七百多年前的西晋时代,在洛阳城郊有一个叫左梁村的僻静乡镇。一条称作尹阳的河流流经乡镇西北端,使那个角落成了左梁最神奇的地方。尹阳河北岸上有一株不知活了多少岁的古槐。初寒乍起,古槐就迫不及待地掉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两晋南北朝 一曲家族迁徙和奋斗的悲壮诗章 一个南北民族交融的冷暖宿命—— 二十九甲子,又见洛阳!
311-2017
引子 一曾姓 很早以前,父亲和我说过,我们闽南人都是所谓“五胡乱华”时从北方下来的,就是从河南、山西一带下来的。“你看,”父亲说,“我们这里有一条‘晋江’,还有一座‘洛阳桥’,这些名字都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