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那一次的同房后不久,婉心的肚子便大了起来。同年年底,婉心生下了一个女娃。盼子心切的左江,失望自不必说。
这头,婉心抱着刚出生的女儿,靠在床榻上。女儿哇哇地哭着。婉心轻轻抚摸着她,眼睛望着门口。左江始终没有到来。她难受而沮丧地低下头来。
隔一年的开春(314年),左宅的建造已经初具规模。整栋大宅坐东朝西。正门进来是一个很大的前堂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下一集延期数日刊出,因外出。)
三月的一天,左家上下都在忙,左玄自己走到了后园。一棵高大的枇杷树上,鸟儿在那里筑了巢,叽叽喳喳。左玄站在树下看了半天,突然嘴里喃喃起来:“弟弟,你等着,哥上去给你抓小鸟玩。”说着便顺着树干往上爬。爬到了高端,左玄伸手去鸟巢里摸,摸到一粒鸟蛋。左玄欣喜,他抓住鸟蛋,就要往下的时候,一脚踩空,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左民走了,左江久久地站在天井里发愣。左纳过来,问父亲是不是在担忧什么。左江说了一句:“看来淮左也不安稳……”
其实此刻左江忧虑的,还不光是北方胡人可能的南侵。左民不在,左江身边只剩下十六岁的左纳和十四岁的左健。他们都太年幼,而私盐又是这样一个高风险的行业,万一给官府抓住把柄,左家便危。
心中不踏实,左江便唤来左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7-16 06:42:38)
世界日报副刊2018年7月10日儿时的杯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在搪瓷杯时兴的年代,那简易杯子时常被别在腰间,随时用来盛水止渴;而静心独饮,或知己茶叙,可就非紫砂器皿或纯瓷不可。老家的茶大都来自安溪,香味浓郁,仿佛直接从地底带出来的一般。祖父泡茶用的是紫砂壶。体积略大于拳头的茶壶里,有六、七分的空间被泡开的茶叶所占据。爷爷用的紫砂杯大约是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侨报文学时代2018年7月9日

江少川
虔谦,北京大学本科、研究生毕业的才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到美国后,找不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打过各种杂工,后转行学电脑,从头做起,现为美国一家公司资深电脑程序员,从事与中文不搭界的工作。她早期的纪实文学《百尝美国梦》系列写的就是自己来美国后的亲身经历与感受。
她对文学的挚爱与感受发自肺腑,她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当年秋冬,左民和左庄园的少虎、二虎兄弟,带着几名家丁,搭船从广陵北边的淮阴出发,前往淮南。从淮南左民单独前往汝南,少虎、二虎前往新息。这是左家与盐城谢家及淮西孙掌子私盐合作的首桩生意。在经历了拉家带口的出洛阳、下汝南、过淮河的长途跋涉后,这个旅途对三人来说都不陌生。上一次是保护家人、族人的身家性命,这一次是护盐,必要时还得编假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他是左江的庶子,最后离家千里寻母……其次可能是第三部中的左战英。
长篇小说《又见洛阳》26左民回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第二部:淮左中原
就在新庄园的建设如火如荼地进行的时候,左江带着左纳前往盐城,去找孙掌子介绍的人:谢南丰。
路上左纳问夫亲这私盐是怎么回事?左江答说:就是私人自己制作食盐,运往各地去卖。食盐生意都是官府在做,禁止私人做。
左纳不安地问:“那您还做?”
左江转过头来看了看左纳,“儿子,别怕。就像淮安的孙掌子说的,眼下天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三十多天后,左园队伍终于到达了广陵地界。前后五十三日,经历了一路的艰险困苦和失亲之痛后,左江和左纳看着广陵的异乡景观,心头异常敏感。树木长得太绿,梨花开得太繁,拱起的石桥太过四平八稳,而那一池明镜般的水,太过平静……空气是细细的、柔和的、清新的,不像左梁,时而因为狂风而粗糙,时而因为烟火而艰涩,甚至带着焦味。
广陵处淮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又见洛阳》第一部《出洛阳》连载完了。这一部写的是以左江为首的左氏庄园,在洛阳硝烟弥漫、中原分崩离析的危急关头离开了洛阳,一路上目睹种种迁徙惨象,经过几多艰辛和家庭离散,终于到达了淮河南岸的广陵(扬州)。
这一部里,左家主要人物全数登场。他们是领着大家出洛阳的左江,左江的四个儿子,特别是三子左纳和庶子左民;左民和左纳都喜欢的曾家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