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Amazon,它们都有纸版和电子版两种:
https://www.amazon.com/Books-Minglu-Zeng/s?ie=UTF8&page=1&rh=n%3A283155%2Cp_27%3AMinglu%20Zeng
Barnes&Noble:
https://www.barnesandnoble.com/s/Minglu+Zeng?_requestid=8465121
中篇小说集《亦真园》
https://www.jianshu.com/p/9d3e4050dea8
短篇小说《万家灯火》、杂文集《机翼下的长江》在柯捷:
http://www.cozygraphics.com/cozy_b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摘自才现文集《慧心讷言》

人之可
人之可以自诩于生物界者,在具有“幻想”能力。一面在调适“人工环境”,一面在心造“人工幻境”,这便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特征。一切悉依本能的动物,其实是最彻底的现实主义者,它听由天演公例,不想“越现实”一步。
同一苦恼
契诃夫《苦恼》中的车夫姚纳和鲁迅的祥林嫂,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注:小说第一部《出洛阳》:这一路,除了故事、人物之外,小说将剪影式展现当年民不聊生、生灵涂炭的惨象。
从驿站出发,又赶了一程路,眼看天色转暗,左江便吩咐找客栈落脚。应霍少虎之请前来护送的平山帮头领胡冲对这一带很熟悉,带着长途跋涉的这一群人马找到了一家叫多福的客栈。那胡冲,虎虎的个子,大胡须,斜挎着一盘绳索,手持三叉剑,腰间还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作者注:这是《又见洛阳》具体再现西晋士族南迁路上的第一章,开启了这一路艰辛悲壮的的故事。
左庄园的队伍从晴日走入了阴天,快速南行。马车不够,年轻力壮的只能先步行,然后一路轮流替换。
车蓬里,玉容对左江说:“昨天还好好的,怎么这天说阴就阴了?”
左江没有言语。他看着车蓬外迷茫的原野,心中也一阵迷茫。不可思议的南下之路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阿宽本来心喜,因为左庄主要他也一起走。
这会儿,他正紧着打包。
阿宽娘走了过来,问:“你打包要干嘛?”
阿宽回答:“娘,您不知道呀,左庄主要搬家了,我们也要跟着搬。”
阿宽娘诧异,“搬家?搬哪儿去呀?”
阿宽犹豫了一下,说:“搬,搬到南边去。”
“南边?那这个房子咋办?”
阿宽:“娘,咱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5-24 07:30:47)

2017,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将千禧年甩开18个春秋。蓦然回首,千禧交接时正值我职业生涯的关键时刻,也是艰难时刻。1998年夏秋时,我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学电脑。6个月的学习和强化训练后,我匆匆上了寻工路。   整整18年过去了。经历无数系统编程和支持、维护的大浪洗礼,我炼就成为一名高级系统分析师和程序师。   这时,我的文学创作亦如火如荼。每天下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文综》2018年春季号
我曾经说过:日春花,是我认识的第一朵花。
就水果而言,“拿梻”是故乡和整个世界呈现给我的第一粒水果。
妈妈说:“拿梻”就是番石榴。妈妈总是想给故乡的物语找到普通话的对应词语:除了番石榴外我记得的还有家乡的“火柴树”与普通话“合欢树”的对应。 我是来到美国后才知道石榴长什么模样的,相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小说禁止转载
左民策马回家,告诉父亲他已经见过祖逖,决定和祖大人的人马一同南下。
左江一听就火了:“什么!现在庄园搬迁在即,正缺人手,你却要到别人的地方去?”
左民连忙作礼赔罪,说:“父亲,祖大人不是别人。孩儿听说他要亲自带领洛阳乡亲南下,并有心在很短的时间内打回来,赶走胡人。左民从小习武练剑,为的正是有朝一日为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前注:这一章里,闻鸡起舞的祖逖首度出现。
左民在庄园四周巡视,路过河滩三棵柳处,记起来左纳曾经在小蝶跟前赋的诗句,下意识地走了下来。不料刚走下河滩,便见到小蝶落水的那一幕。左民心头一惊,三步并作两步冲入水中,一把将小蝶从水中拉了出来。
“小蝶,小蝶!你怎么……你没事吧?”
小蝶只是一时意识恍惚,并非真的想跳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平生第一次,曾献工站在了那块写着“左公庄园”四个隶书大字的庄园界碑旁。离界碑没多远是一个铜制的大方壶,是晋朝开国时皇上赐给老庄主左干的。二十几年来,左庄园就是曾家的一切。而今,突然之间庄园眼见着要散架,曾献工一时感到没有了心骨似的惶恐不安。 碰到了在左庄园里跑差的阿宽,曾献工抓住他问起左家搬迁的事。阿宽说,他确实听说了。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