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这是对前面章节的一点背景介绍(有的读者可能没有读到),更多的是简单预报以后的章节。
《又见洛阳》里的左纳和左民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在他们之上,本来还有一个仁厚慈爱的大哥左玄。可惜,左玄小时候在八王之乱的烽火中受到惊吓而成痴呆。作为老二的左民本来有望出任左家新的掌门人。不过,左民出身低微,从小受到的待遇就不如三弟左纳。
小说写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注:本小说第一部对祖逖北伐有多处涉及。祖逖(266年-321年),东晋著名的北伐将军,是中文多个成语的来源,比如:闻鸡起舞,枕戈待旦,中流击楫等。本小说涉及的只有“中流击楫”,发生在前一集(小说《又见洛阳》32北伐途中带回个英俊少年)。谯城隶属今安徽省亳州市。
祖逖:朝廷冷漠的境况下,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从闻鸡起舞到收复半壁江山。图转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晚上,又是一次难得的团圆饭。左民得知大哥出了意外走了,难过得吃不下饭。还是左江劝慰他:“左民,别难过了。爹都已经闯过来了。你大哥人这么好,命却薄,就怪命吧。”左江凝神看了看前方:“我想,你大哥到了西天世界,会很快活的。”
左纳伤心地说:“大哥都是为了我,他还想着要抓小鸟给我玩……”
“我知道二弟,我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注:这集故事很多,还真不知道如何命名……
却说左民离家后,在离建邺不远的地方见到了祖逖,告知他石勒在新蔡磨刀霍霍的事情。祖逖说他已经知道,不过新蔡一带连日大雨不断,石勒动弹不得,看样子天助江左,近期应该无事。后来又有人说,石勒营帐里来了一位叫佛图澄的西域得道高僧,劝说石勒少行杀戮。也许这位西域得道高僧在不经意中帮了江左的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7-28 12:52:45)

无衣走了一年了。他是我最相知的作家朋友之一。没有想到,我第一次乘坐UBER,竟然是为了去参加他的葬礼。葬礼上,看到他的遗容,我的震惊和悲恸再也控制不住。这一年来,我一直把对他的思念压在心底。一年过去了,提起笔来想着他,还是一样的难以置信。
秦无衣为我写过两个书序/书评(《天涯之桑》和《亦真园》)。我们一道去苏州参加新媒体会议,多次电话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婚后几个月,有一天,左纳见林双影神情忧郁地走了进来。能看得出来,双影的腹部已经微微隆起。“夫人哪里不舒服了?”左纳关切地问。
双影摇摇头,说:“没有不舒服。”
左纳松了一口气,复问:“那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双影说:“我父亲前番运往西边的瓷器遭遇一场战祸,货物尽失。前日,林家粮仓又失火,米都烧光了。现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那一次的同房后不久,婉心的肚子便大了起来。同年年底,婉心生下了一个女娃。盼子心切的左江,失望自不必说。
这头,婉心抱着刚出生的女儿,靠在床榻上。女儿哇哇地哭着。婉心轻轻抚摸着她,眼睛望着门口。左江始终没有到来。她难受而沮丧地低下头来。
隔一年的开春(314年),左宅的建造已经初具规模。整栋大宅坐东朝西。正门进来是一个很大的前堂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下一集延期数日刊出,因外出。)
三月的一天,左家上下都在忙,左玄自己走到了后园。一棵高大的枇杷树上,鸟儿在那里筑了巢,叽叽喳喳。左玄站在树下看了半天,突然嘴里喃喃起来:“弟弟,你等着,哥上去给你抓小鸟玩。”说着便顺着树干往上爬。爬到了高端,左玄伸手去鸟巢里摸,摸到一粒鸟蛋。左玄欣喜,他抓住鸟蛋,就要往下的时候,一脚踩空,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左民走了,左江久久地站在天井里发愣。左纳过来,问父亲是不是在担忧什么。左江说了一句:“看来淮左也不安稳……”
其实此刻左江忧虑的,还不光是北方胡人可能的南侵。左民不在,左江身边只剩下十六岁的左纳和十四岁的左健。他们都太年幼,而私盐又是这样一个高风险的行业,万一给官府抓住把柄,左家便危。
心中不踏实,左江便唤来左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7-16 06:42:38)
世界日报副刊2018年7月10日儿时的杯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在搪瓷杯时兴的年代,那简易杯子时常被别在腰间,随时用来盛水止渴;而静心独饮,或知己茶叙,可就非紫砂器皿或纯瓷不可。老家的茶大都来自安溪,香味浓郁,仿佛直接从地底带出来的一般。祖父泡茶用的是紫砂壶。体积略大于拳头的茶壶里,有六、七分的空间被泡开的茶叶所占据。爷爷用的紫砂杯大约是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