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茂陵,你是我万里迢迢来到西安的原因。然而,旅团匆匆,我没有和你默默神交的奢侈,也无人提起你英雄的丰功伟绩,唯见一块踩一次收十元的去病石。我的手、目光和心灵触摸你的厚土芳草,依稀触碰到了我们骠骑将军的英灵。

汉朝人,我们的祖先,原来就是这样的风貌,简单而又深邃得难以用言辞形容。
我此番旅行的直接推力和目的。不知为什么,茂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4-08 16:56:04)


临行前还在吃????。如此的疲乏,可我还是决意要来,因缘只一个字,故土,您知道那个字的含量。如果我是一个小公主,你就是我看不厌的皇宫,尝不尽的花果山!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昨天看视频,无意中在一位读者的评论中看到这一段:
“‘五千年前我们和埃及人一样面对洪水,四千年前我们和古巴比伦人一样玩着青铜器,三千年前我们和希腊人一样思考哲学,两千年前我们和罗马人一样四处征战,一千年前我们和阿拉伯人一样无比富足,而现在我们和美利坚人一较长短,五千年来我们一直在世界的牌桌上,而我们的对手却已经换了好几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小时候,离我家房子不远处有个枪楼,里面住着一个“脸黑黝黝”的女人和她的孩子。他们不仅脸色黝黑,所穿的衣服也是灰黑色的,就像他们住的那座枪楼一般。我也从来没见过他们笑过……
那大致就是我对枪楼主人的印象。
改革开放轰轰烈烈几十年后,有一次我回家,听说那个女人的孩子如今如何有出息;另外,又听人讲起那女人年轻时的故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从来不知道播州这个地名,当然也就不知道有播州杨氏这一说,更不知道他们历经唐、宋、元、明七百余年令人难以置信的奋斗和兴亡历史。其实不仅我不知道,大部分的中国人也都不知道,因为播州杨氏家族政权的事迹,在经典史籍上没有留下多少记录,专家们是通过在遵义多年的考古发掘,结合其他文史资料,才慢慢撩开这个传奇家族的神秘面纱的。   CCTV三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2
我突然特别的怀念咪咪!她是我睁开眼睛后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她扶持我第一次站起来并跨出第一步。我怀念她那眼神里的慈祥和力量。
是心有灵犀还是什么,天下起一阵绵绵雨,咪咪看我来了!
看见咪咪,我有一种从里到外澄澈的高兴,我看见她掉泪了,才意识到我自己的眼泪早就不知不觉淌了下来。
咪咪像一朵杜鹃花那样笑开了。“嘿,能生,你怎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1
妮娜抱怨我给她的时间太少。“你昨天一天都跑哪里去了?找都找不到,发的短信也不回。”
“实在抱歉,妮娜。是……晓燕生病,需要帮助……”
“晓燕?哪个晓燕?”妮娜眉宇之间疑团密布。
我知道,迟早要跟妮娜介绍晓燕的,而现在一下子之间,我却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难道,你真的有别的女人?”
&l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0
深夜,醉意消褪,我很痛苦地回到了家里。
“天哪,你去了哪里?打电话也不接,真把我急死了!”已经换上了睡衣的鼓浪姨小跑着过来了。
我说我要洗个澡去。
进了淋浴室,我看着自己的躯体。这个躯体,它本不是我的;我记得我自己的躯体是什么样的。
可是,灵魂最重要,不是吗?灵魂又是什么呢?至少,是那些记忆吧,就像晓燕说的:“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8 心头一惊颤,我转过身来,看着李继云。我这才注意到他脸庞清瘦,神色寥落。我们对视了片刻。眼前一片晕昏,我只想快点离开。就在这时,李继云又问了一次:“爸爸!你要走了吗?”这回声音几近沙哑。 男孩的话音撩开我脑中的云雾,轻轻地揉碎了我的心。像是被一股暖暖的力量推着,我缓缓步回李家屋子。 男孩的妈妈已经为我倒好了一杯茶。 “请问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19 18:07:03)

川普想和朝谈判,为什么还任命对朝态度非常强硬的人当国务卿?蒂勒森似乎更富有弹性,所以应该是谈判较佳人选……感觉没有道理。
金正恩想和美谈判,好像提了以后就没再多说话了,有些诡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