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这一集中,左江的养子还有其他几个离开了队伍,就在汝南安家)
那顿晚饭玉容吃得很少,匆匆卧床后开始咳嗽不已。左江觉得不对,一摸她额头,滚烫!
左江吓了一大跳,方觉得自己大意了,连忙出去问客栈小二:附近可有大夫?
小二盘着双手说:有倒是有,他可以去叫,但是除了付大夫钱外,还要付小二我跑路费。
左江急道:“没问题没问题,你快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视频不知为什么不显示,只好加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WCtNwrCnUo
这个音乐,她起似涓涓细流,终如大海潮涌,以执着和悲怆雄浑的旋律,让人想起了琅琊榜中的梅长苏这个人物以及他和身边一群挚友的深情厚谊。梅作为冤屈的赤炎战士中的一员,身负国仇家恨和伸冤的重负,从噬骨之寒的地狱中浴火重生。这个面似冷酷,内心火热、身体疲弱然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注:汝南就是今天位于河南省中南部的驻马店市,今年去西安的高铁路过这里。
这一路,左江不断看到离乡背井、衣衫褴褛的逃难人群。有的人饿了,就在荒野上扒野草树皮吃。路边时而可见白骨零落……
在离汝南还有大约一百里处,左园一行人碰到了同样要南下的一家人,他们的马车歪歪斜斜地停靠在路边。左江过去问他们:“你们从哪里来?要去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长篇小说《又见洛阳》第一部:出洛阳第十七章
雨停了,虽然大家懒洋洋的,可这桥墩下毕竟只是避雨处,少虎侧身上马,催大家上路。这群人,懒洋洋地只好又站了起来,强打精神继续上路。现在,大家的期盼都在汝南。汝南离平顶山有一百五十里左右,是个南北东西的交通要道。到了汝南,肯定能一顿好歇。
今天因为下雨的缘故,没走多少路。现在,丘陵原野两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CCTV拍过一个十集的历史文献片《河西走廊》。看完以后,我一直想写点什么,但一直写不出来。两千多年了,河西走廊精神和物质的沉淀太丰富、太厚重了。用笔写出这份厚重,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哪怕只写出她的万分之一。 一切都始于汉武帝刘彻的高瞻远瞩、雄才大略,以及他手下年轻的猛将霍去病三次对河西的征战。要知道,河西之战离汉朝向匈奴纳贡进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马失前蹄
从左梁到平顶山,这队人马已经走了一百七十多里路。过淮水前还有三百里路要走,看着这么一群拉家带口之众,少虎深感自己责任重大。现在平山帮几位兄弟又走了,自己更不可放松怠慢。
过了平顶山,天气明显暖和了一些,少虎心里稍稍安慰。远望地平线,少虎恨不得早点到达汝南。到汝南,离淮水就很近了。
左丘过来了,对少虎说:“我们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作者:写的时候只在地图上看到;今年四月去西安的高铁路上,经过平顶山。
少虎升火,把蛇烤了,在众人中分着吃。远离城镇,食物有限,体能消耗又大,就连平日不沾野味的人,此时也不得不拿它来充饥,增补体力。
累极的人们顾不得害怕,就在这荒郊野外酣睡了一宿。
第二天下午时分,这一队跌跌撞撞的人马终于到了平顶山客栈。还在百米之外,他们就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左家队伍又走了一整天,特别是下午的一段路,上上下下的,十分颠簸。周围找不到客舍落脚,太阳快下山时,胡冲领着众人到了一个有围墙的地方,告诉左江:这一带较荒凉,太靠山林处夜间怕有毒蛇猛兽。这里曾经有人烟,应该是最合适过夜的地方了。
左江下来看了看地形。眼前是一片残垣断壁,一个大水缸坐落在一扇破旧的门边,缸底还有一点水。这一处房舍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天雨
你为我谱了一首“天雨”
然后,你远走高飞
期盼,跟随星辰的轨迹
坚守她的花期
在无人的子夜
那乐曲有如旋转上升的风
席卷我的灵魂
用无边的辽阔埋葬悲哀
“天雨”,超越了它的主人
TianYu(王大建翻译)
You'dcomposedforme"TianYu,"asong,
Thenyousimplyflewoffafar;
Whilestrainingtopeeralong
Yourtracethroughthestars...[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虎皮蒙面的汉子显然是闻声想后撤。胡冲哪里肯罢休,追了几马蹄子,奋臂一挥,那套绳不偏不倚套在了蒙面汉子的身上。他就势一拉,汉子应声倒地。
胡冲一挥手,平山帮的弟兄一涌而上。对方一群人见势,纷纷夺路自逃,剩下蒙面汉子一人斜倒在地。
胡冲下得马来,虎虎生风地走到那男子身边,俯身一扬手,扯开了汉子的面具,露出了一张脸带伤疤血迹的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