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立鸿继续在农场干,而且干得很卖劲,倒不是说他真的听进去了阿强的劝说,而是他真的就是除了拼命干活没有其他办法。 农场里一个叫小夏的知青爱上了立鸿。小夏圆圆的脸,个子偏矮,短发齐耳。她的家庭背景可以说和立鸿最为门当户对,不过在立鸿看来,这种所谓的“门当户对”反而伤了他隐秘的自尊,让他感到压抑和烦躁。立鸿一方面感受着小夏那份爱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再说漳平这边,农活儿本身立鸿倒是不怕。虽说没怎么干过,但是拾牛粪、抓鱼、喂牲畜、卖破烂等等的童年、少年经历使他很容易就适应了干农活。同一个知青点中有不少是城里的女知青,她们的日子就要难过多了。听说这些女知青农活重的时候就会想家哭鼻子。立鸿听了,嗤一声笑了,俨然是个既来之则安之的乐天派。 不过,等到三年后,第一个知青离开知青点回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
中国南方艺术2017-10-30
夏王朝是中国历史上已知的最早的王朝。一方面,中国历史的发展,并不就是夏王朝的发展,夏王朝大约存在了四百多年后,便被从东边而来的另一个部族——商人——所征服;另一方面,夏的生命意识,也在一定的程度上传递给了商。别的不说,“商”族名称的来源,就是因为受封于夏。   商代,从以前的课本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一九六九年,阿强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后,二十一岁的立鸿跟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大流,离开筒楼,去到了近两百公里以外的漳平农村。当他背着行李走出这座和它相依了二十一年的筒楼时,心里没有半点的依恋不舍,相反,他感觉自己好像雄鹰展翅那般,飞离昏黑狭小的筒楼,飞向广阔的天地!他带着光荣花,站在满载着知青的卡车上,向父母及弟弟挥手道别。他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第二天一早,两人贪了一下床,宵鸿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了:“妈,你在吗?”
“孩子们回来了!”阿信一下子站了起来,匆匆穿戴好,下了楼来。阿强跟着下来,几个箭步奔向门口。“立鸿,宵鸿,回来啦?”
两个孩子怔怔地看着阿强。阿信连忙抢到前面:“孩子们,快叫爸爸,爸爸回家来了!”
阿强离家赴劳改时霄鸿只有几个月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卫青之前,匈奴不可战胜,谁敢出击?汉武帝与卫青霍去病的相遇让我更相信人的缘分。他们三个人之间已经超过个人成了我们这个民族的缘分。没有这个缘分,不说疆域,今天我们称什么族不知道。

这首歌,联系那一个英雄的时代,一个我们汉族之所以称之为汉族的时代,真是感人至深。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阿强搀着阿信回到了枪楼。走到门口,阿强愣住了。“阿信,这个是谁贴的?”阿强指着门上方那个“贫农之家”的联子。联子贴得不整齐,上面的字既潦草又不好看,像是蹩脚的写字手匆忙中写的。
“我不知道啊,”阿信说,“我出门的时候还没有呢。这上头写的是什么?”
阿强告诉她上头写的是“贫农之家”。阿强十六年劳改过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十五分钟后,阿强站在了枪楼的门口。他马上就发现了门口的凌乱,感觉这里好像刚刚才发生过什么事。他没有心思琢磨,马上就去推门。 屋里黑乎乎的,他仿佛行走在梦里。
他小心翼翼迈着步伐,凭着记忆,他摸到了床前。
他的眼睛重新习惯了屋里的微光。他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阿信。
一股暖流充满的他全身,他轻轻坐了下来。“阿信!阿信!”他轻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版权声明:长篇小说《无房》,未经作者虔谦许可,严禁转载,否则作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一下子,不游她也不批斗她了;阿信机械地摸摸自己的头和背,高帽和牌子都没有了。在过往人们怪异的目光里,阿信踉踉跄跄回到重新属于了她的枪楼。她来不及思前想后,便躺倒在床。平生第一次,她病卧不起。
隔日清晨,后院饿着肚子的公鸡还照样啼叫,阿信却仍然昏睡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10-28 08:21:39)

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社科网2017年10月18日,中国作家网中工网
 中国有句俗语“问世间情为何物”,又云“人各有志”。情和志应该是人间最难勉强的东西了。写作是一件耗时耗力耗心的事情。身边常发生一些有关人性和人生的事情,可提起笔来,顿觉动力不足,那些人和事常常会淡然地随风而去。而有关自己所属的这个民族的事情,却总是让我欲罢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