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は我慢!

观察,比较,有感而发
个人资料
土豆-禾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邓文迪,何罪之有?

(2019-06-30 06:09:05) 下一个

「宿命って何?」

「生まれて来たこと。生きているということかもな」

          

 

邓文迪,何罪之有?

(蓝色字均可点击)

前阶段又看到有文章批邓文迪了,不是滋味儿。其实我并不喜欢邓文迪,如同我在《散讲跨国婚姻:数据与故事》一文中的一段:想起90年代在日本看了邓文迪、默多克的简单报道(那时还根本不知道邓以前的精彩经历),旁边一位日本朋友(记者)说:我敢打赌,邓文迪的前任以及后任男友都是白人,先是一些社会高层的白人,以后会找年轻无名的白人。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今天,时常自虐找抽的我应该尝试一下如何为她做个小心翼翼的辩护,更何况今天还是建党纪念日,二奶鲜肉文化也正在有条不紊地持续性扩散性地发展中呢。当然,我也知道,不管是我的喜欢,还是我的不喜欢,以及我下面所谓的辩护,对今天的“读者”都没有什么意义,照文城笑坛上的话讲属于“我家今天伙食不错,又有些吃饱了”。

围绕此事我胡思乱想的事情太多,所以我会分段而写,你不必一口气读完,也不必每段都读,觉得有些皱眉头了拒读也可能是最佳选择之一,毕竟下面的一二三四五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以及逻辑推理,只是一种天马行空以及对众生相的心理猜测,是一种思维模式的“印象派”,信的人早就信了、不信的人估计永远不会信,至少嘴上永远不会信。另外,我也知道在文学城上游玩的人道德是很高尚的,时间是很宝贵的,800字以上的文章也是肯定不读的。(麻烦,到这里已经550字了)

01  大家都想出去(此节620字)

曾经,我有个朋友,他是90年代德国驻上海领事馆的首席翻译。每次朋友碰面,总少不了听他讲各种段子,主要就是他在领馆内见识到的各种奇闻:各年龄段的中国女子如何“不择手段”地找德国对象并获得出国机会。他还提到,他们这些男的对这些事儿一般看过算数,甚至能够理解,但领馆内的中国女工作人员,往往会有抬不起头的感觉。

我说,这就是自卑。通过这种自卑,本来应该好好想想其源头其起因的;但实际上,更多的,大家往往会把矛头指向那些大胆使用多种手段跳出去的女性,认为她们给中国人丢脸了,给中国女同胞丢脸了,从而把她们评得一钱不值,恨不得上去一个巴掌一口唾沫……这总让我觉得很没必要,也很不公平!

为什么呢?一句话,当你看到非洲草原上,在某个“季节”,成千上万的羚羊斑马牛羚朝着一个方向奔腾时,你会在意其中各个“个体”吗?会去找出其中“一个”来一段不伦不类的赞美或贬损吗?不会的!同理,当我把自己放在宇宙中观察那块90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你也可以观察到一个朝东海岸、朝海外的“奔腾”现象,而且这是贯穿于近400年历史中各个时期的,这时我本人就不会在意奔腾的是牛、是羊、是马、还是驴!都无所谓了!

在那德国领事馆,倒是一些德国人把事情看得很淡,对要办签证的人他们都不会做太多的延申思考,也记不住那些人名事件,在他们看来即便是张首晟也没什么与众不同,都属于要出去并不想回母国的人;但他们倒会记住《散讲跨国婚姻:数据与故事》中写的那个舅舅C,因为当初只有他是领馆要给他签证,他却不要!

02  近现代史中的一些尴尬事件(此节2100字)

邓文迪走出了国门,许许多多邓文迪们在她之前和之后也都跨出了国门。其中有一些人留恋家乡、割舍不了思念之情;而有一些则成为了离岸爱国者。这种故国情节的背后有没有一种臆想出来的一厢情愿呢?我们来看看近400年“中国”政府对海外侨民的态度和作为。

A,明朝万历年间,“西班牙人在呂宋島上針對講華語方言的華人所進行的屠殺行為,分別在1603、1609、1639、1662年約略有四次”。其中第一次1603年的屠杀华侨之后,西班牙人本来以為當時“代表中國的”明朝政府會報復,结果,一份《谕吕宋檄》,“1605年5月底、6月初由中国贸易船队中一名船主带到马尼拉,分交菲律宾总督、马尼拉最高法院和马尼拉大主教”。檄文首先指责殖民当局戕杀华侨万人,但宣布对屠杀万人的殖民者“不忍加诛”,“其海外戕杀姑不穷治”;然后宣布“海外争斗,未知祸首;又中国四民,商贾最贱,岂以贱民,兴动兵革!又商贾中弃家游海,压冬不回,父兄亲戚,共所不齿,弃之无所可惜,兵之反以劳师”;最后只要求殖民当局“可将该岛所有漳、泉遗民子孙,追敛各夷劫去财货,资送还郡”。

得,看了这些东西,打开地图量量尺寸,其他族群的人会怎么看待并认识“华人”及其“国家”的呢?

B,1740 Batavia massacre,即1740年荷兰人及当地人在印尼雅加达对华人实施的“红溪惨案”。 “代表中國的”满清朝廷怎么来看待这一事件?乾隆说海外华人“内地违旨不听召回,甘心久住之辈,在天朝本应正法之人,其在外洋生事被害,孽由自取。” 满清欲杀之而不能的海外华人,被荷兰人所杀让其非常痛快。有了满清的赞许鼓励,荷兰人越发肆无忌惮,由此也导致了后来维持两年的Java War

更可一比的是,因为这些事件及其他原因,当时的荷蘭東印度總督Adriaan Valckenier 于1741年“dismissed as Governor-General and recalled to the Netherlands”,途中被起诉并被送回雅加达,而且被直接送进了监狱;1744年被判死刑,所有財產沒收。1751年(調查仍在進行時)死於獄中。

得,看了这些东西,打开地图量量尺寸,其他族群的人会怎么看待并认识“华人”及其“国家”的呢?

C,柬埔寨“红色”政权时期的华人。1975年红色高棉上台之初在柬华人大约有60万,然而,在经过红色高棉的短暂统治后,只剩下20万到30万。有趣的是,当时的祖国老百姓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呢?当然,“代表中國的”恩来兄是什么都知道的……

再来一遍:得,看了这些东西,打开地图量量尺寸,其他族群的人会怎么看待并认识“华人”及其“国家”的呢?

至于1911年发生在更加遥远的墨西哥Torreón massacre事件,我就不写了,读读也难受。但值得一提的倒是,那个早已被打得满地找牙、即将倒台的满清政府,“雇用美国人莱伯斯·威尔夫利为法定代理人来对这场大屠杀进行调查……6月份,他派遣他的伙伴亚瑟·巴西特(Arthur Bassett)去实施调查。同月,清朝政府向墨西哥要求赔偿,要对方为每个在大屠杀期间被杀害的华人赔偿10万比索(1911年的钱),总计超过了3000万比索。还要求墨西哥政府进行正式的道歉”……似乎中西文化终于“接轨”了!

所有“中国式”的“官方理论”,都可以用“地理/物理”上的“能力不及”来解释。但在我看来,其实以前的一切的一切,就是中西“国家”理论的不一样,或者说“政府”的起源不一样,也可以说“文化传统”不一样!呵呵。

近400年中,华夏大陆政府对海外侨胞的态度是视之为“贱民”,“弃民”。当灾难降临到个人头上时,他不能期望政府的救助,等待他的将只是灾难。

这些近现代史中不多不少的尴尬场景,无不让我们思考我们历史中的几个问题:首先“国家”到底是什么?其次,“国内民众”/“政府”/“出去的人”,这三者之间是如何互相看待并解读的;最后,我们是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下产生了“政府有责任救助侨胞”这个概念的?

70、80、以及90年代出来的大陆华人群体中,有多少人的心中曾经有过上述想法,即便是一闪而过的?当然,最近20年的历史演变,也让我们有了如何取得平衡、两边占便宜的不可说出来的小算盘……我们对“现实利益”,都在做着理直气壮而又不可告人的“合理选择”!

我们头脑中的“国家”概念是什么时候形成的,我不知道。我们头脑中的“政府与民众”的关系应该是如何的,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活在倒霉的近400年中,我当然会想象曾经的据说的“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或者更早的春秋人文,但我毕竟很不幸地活在这倒了大血霉的近现代中,心理上存在一个《下辈子还当中国人不?》以及为什么的“思考”;或者,甚至,你还可以自问:如果是1977年,你获得公派留学德国或美国的机会,你会学成回国吗?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老子不回去了”!

呵呵,千万不要穿越时代到2019年、偷看了房价再做回答哦!

03  个体之命运:谁能救我?(前篇《韩国王女故事》1900字,此节860字)

每次看到华夏群体中各层次的伤心事,我总会想为什么在不同年代会一直上演同类虐心事件?接下来我就会不由自主去和日本比对:日本人的“思考”方法、“转变”方法、男女一心的“统一”特征,还有他们的切腹文化……我知道这种乱串思维有些经不起挑战,但你di知道?不能串连成线的众多“印象”或“点点”,也照样可以形成一幅幅“画面”!我们更加需要具有卓越想象力的思考!

 

其实,到如今,我还会把我们同独立后的韩国做比较,他们似乎更加继承延续了一些日本人的精神特征,而且是主动选择日本作为学习榜样而非华夏体系,当然学得不彻底,所以70-90年代只听说一些他们切手指的事情,没见切腹的。

由此我想到韩国最后一位王女的故事,以及韩国前任大統領朴槿恵的父亲朴正煕救助她的故事,请见上篇:《韩国最后一位王女:德惠翁主》

不知为什么,每次想到这些,我还会想起无数“周恩来‘保护’谁谁谁的故事”。你觉得这些“保护”是一回事儿吗?恩来他最后救得了几个同胞?是不是觉得历史中能“救中国人”的反倒是外国人更多??例子还要我去找吗?找出来的案例越多,我们内心就越感伤痛!

文迪很清楚这点,我也很清楚,其实你也很清楚!我们不是常说:“中国人喜欢内斗”吗?对呀,如果那时我有能力有机会直接逮到一个老外老公助我离开那个国家,我就绝不会等待另一个恩来来“保护”我,我也不会麻烦你这个才华横溢的中国才子来救我。我把这个名额让给你的她吧,你们互相陪读,一起出国深造,难道这不是你好、她好、大家好吗?干嘛出来了还要骂我?

没有一个好的体系,谁也保护不了谁!谁也不会真的保护谁,那只是“术”而已!当然也请不要逼问我什么是“好的体系”,我也拒绝用“words”回答,因为只要你观察一下,我们大家双脚的运动方向以及对落脚之处的选择已经是一个回答了!

当然,还可用另一种语言模式回答,借用城里一位游仙之言:我出国之事,是没办法的,我想不出去都做不到呢,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是我的命!呵呵,邓姐姐不也是被命中注定、被她的“宿命”牵连吗?我们与文迪同根同命运!

04  最后一棍子(此节910字)

当邓文迪在西方社会混得如鱼得水时,女人们会骂她,也会羡慕她。那男人们呢?作为中国男人,只要有机会,难道不也想找个纯种白人女人?回想一下我们抱有的强烈的“混血儿漂亮”这个概念,是怎么个混法?要知道,世界史中没有几个地区或族群是有这种“观念”的!

好在伴随最近20年的经济发展,华夏男人们似乎也终于等到机会了,虽然比邓文迪整整晚了30年,但毕竟机会降临。有关“洋媳妇”的报道在不断增多,乌克兰俄罗斯年轻女子已是我们某些行业人员可以随意挑选的了。而各类“洋媳妇”的报道中似乎又包含着一个离奇的“等级观念”:越南柬埔寨媳妇“当然”不在其中,那是找不到媳妇的农民们花钱买的;东欧的不如英法德的叫的响亮;如果是土耳其裔德国人或北非裔法国人……哎,心理深处的各种“窝囊与龌龊”啊!!

华夏男人啊,(今天只想质问拷问华夏男人),“老祖宗不努力子孙倒霉”,这是土豆的口头禅。针对华夏史中的千姿百态,土豆向来是把责任归到男人身上的。土豆始终认为文明的主创者是男人,从古至今,从海内到海外。换句话讲是几代几十代男人的所作所为决定了后代子孙的命运,其中当然包括女人的幸与不幸。

上周六晚,餐桌上我们一家又照样聊了两个多小时,给孩子讲了5组出国华人的故事,不同年代不同年龄及不同方法不同专业不同结果的,其中也包括邓文迪的,最后问孩子对邓的事情怎么想,她说:我不喜欢她的做法,但我也不会去骂她。

对了,忘了对文迪的“小三手段”及其“道德”进行鞭挞谴责了。呵呵,请回头想想莱文斯基事件,当年是谁要被唾沫星子淹没了?明明都知道谁是始作俑者,然而当时是莱文斯基倒了大霉,一蹶不振。大家还不是找软柿子捏吗?同理,在邓文迪和男人们的故事中,那些男人们扮演了什么角色?难道应该把脏水都泼到邓文迪身上?还是我们习惯了男人们“换衣服”,而不能容忍女人掌握主动权?

土豆我不喜欢议论男女情事中的错与对,要谈也只用社会心理学而不是所谓的“道德”。呵呵,道德,我哪儿有啊?我哪儿来的道德观啊?我身上没有你们的那种“道德烙印”!但我知道,我是“无印良品”!如果有印,也是你们的牙印!

不写了,我还要出去忙我的恋爱呢!7月去上海恋爱、8月去东京恋爱、还要去香港看望那对夫妻朋友……他们都在等着我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4)
评论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回来读完了长文,同意一半。

如果要进行道德谴责,我向来是给出轨男和插足女各打五十大板的,鄙视拜金女和以财富换女人青春的男人。

不作道德审判,华人洋人,邓文迪都没有代表性,也不是什么榜样。各人各命,各人走自己的路,人生百味自知。
西方朔 回复 悄悄话 和一般外嫁肥佬白渣女或媚外“赔嫁女”天壤之别,邓文迪是当今我族花木兰,用自己的智慧,智取蛮夷将帅如无形。我为她点赞
cng 回复 悄悄话 土豆禾苗在国内是文艺宣传口的?看来是深受广电总局文字狱之苦,你这个观点表达得太绕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あはぁ、茶髪のモモちゃんか、はつらつとした発言だね、さすが。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才看到这篇博文,确实太长了,跳着看的。这年头哪有这么多道德绑架,只要没杀人放火触犯法律,她怎么做别人管不着。虽然我也不喜欢她的长相,太凶,没有女人味。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游士可以数一下有几个999的呀,:)))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土豆这篇是博士论文吧?有些长,但很好!我本来想数一数有多少字的,但数到999,我就数不下去了,因为我的数学没有学好。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算命”有两种,一种是靠学习各类天文星座黄道血型等知识,获得归纳/归类式的“算命”;一种是我的,通过30-60分钟聊天,面对面的……聊天过程就是我在看对方的“一生”的“电影”,然后我再把看到的告诉你……这种算命很准,但非常非常消耗我体力,所以比较昂贵的……如果是五湖哥或边妹的话,我可以打八折的,:((((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我觉得80年代以前几十年,害国人最深就是说算命是迷信,其实算命说的是人的基因和天时,可惜知道得太晚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中国现在有很多小小的后来者”

曾经偶然看过一部纪录片,其实是一位女学者的论文,她查阅了1910-1940年代西雅图的当地报纸刊物,发现急速发展(经济/观念/开放度?)过程中的男男女女之关系,哎哟哟,什么都有,报纸(口碑)的“唾沫”有时还能起到推广一种“生存之道”的作用……

相比之下,中国还刚刚开始,改革开放的必然产物之一,还需要时间吧……但是,集权强权下的国民文化,又会有什么样的发展规律呢?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ugustsun' 的评论 : “邓是中国人比较熟悉的道德败坏的典型所以总会被国人拿出来骂一骂,就像大家骂江青一样,是老百姓对社会道德底线自发的维护”

如何看待现在越来越多的各类/各级的“包养”呢?主角都是老百姓出身啊!一切和道德无关,和我们的“心态”以及“见多识广”有关,:)))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忘了提醒大家了,坐飞机一定要坐头等舱,增加偶遇机会,:)))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华夏人群的语言模式,理论模式,思维模式,一切都很有特色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四姑娘山' 的评论 : 同意!!《不再惧怕钓精英白男》

我在下面对石假装的回复中写了:觉得邓文迪最倒霉的是她的无止境的“上进心”,最后她逮到了一条世界顶级大佬,一下子站到了聚光灯下……

换句话讲,现在很多人明白了见好就收的道理,同样是找“精英白男”,不能太顶级。以前我写过认识的一个上海单亲女性,好像是凤凰财经的“特约记者”,派驻华盛顿,一切自费,蛮搞笑的……也很佩服她那股拼搏劲儿,就在白宫附近长租酒店公寓,去采访各种“智库”,没半年时间认识一个瑞典外交官,开始一起进出其他国家领事馆的宴会了……

四姑娘,你也要努力,:)))))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四姑娘山' 的评论 : 同意!非好即坏的判断方法本身就有问题,过于单纯幼稚。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墙内是把她当女性励志楷模来宣传的,是传奇正能量,被老默休了后,加上西媒曝出她的特殊背景,朝野各界才不好意思再高调拿她当为国争光的传奇了,本质上她与城头这个新闻是一回事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7/01/8456912.html
四姑娘山 回复 悄悄话 事实上,邓女士极大地提高了中国女人的形象。至少现在外嫁的,不再惧怕钓精英白男。若干年后,邓会当作中国女权运动的先驱者,她活出了自己的精彩人生。如果有邓的能力,而过着平庸的一生,那才是浪费天赋。中国人对自己种族的女人分不出好坏,无论是中国男人,还是中国女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忘了她吧!”,其实我早就忘了,可就是有人要集団復讐、耿耿于怀,我才不得不提着菜刀上战场啊。还有,我觉得这也可以和另一种现象相提并论,就是二战结束后,西欧国家把那些和德军有挂钩的女性推出来剪衣服、剃光头等各种羞辱……

一群良民VS一名恶女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其实这类事情,我是觉得在任何地方都有、而且绝对不是少数;只是作为中国人,80-90年代,心理/道德观/见识等各种理论思维都还没赶上,对各自留学年代遇见的各种类型夫妻/恋人的分手,都会非常刻骨铭心,很难释怀……而现代的国人,基本就不会这样集体性耿耿于怀了,除了当事人……

觉得邓文迪最倒霉的是她的无止境的“上进心”,最后她逮到了一条世界顶级大佬,一下子站到了聚光灯下,被大家里里外外的看了个究竟……本来她的故事在我们周围多的是;那个川普也是,不当总统时有钱任性,怎么玩都可以,让多多少少人心里郁闷,可他偏要当总统,于是就被大家挖呀挖,一种心理复仇吧。

对了,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斯坦福留学时代受人帮助,结果娶了人家太太: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9%B3%A9%E5%B1%B1%E5%B9%B8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nanaeEggs' 的评论 : "鄧文迪之類的,都源於民族自卑。「掛共產主義的羊頭,賣資本主義的狗肉」,中國的十三億蟻民們,既没資本主義社會的民主自由,又没共產主義的工作和醫療保障,被偉大的黨踩在腳底下,活得比龜孫子都不如"

你,你,你等着,走着瞧,我们现在有信心有决心有人民币,量变会导致质变,劣币会驱逐良币,再过100年收拾你!!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收到一张支票,但文迪女士把俺名字打错,打成了“无良印品”,退回去让她重写一张,你等着,别急,:))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道德与伪道德也是普世的",是的!!每次看到有人提婚姻/家庭/男男女女之“丑闻”,我总会想到《红与黑》中的于连,还有《德伯家的苔丝》……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土豆,本打算从今往后叫你无印良品的,我觉得这网名特别奇妙但这得十分小心打字,不然会打成 无良印品或者无品印良的:)
有没有支票寄过来?你可要说话算话:)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子韵' 的评论 : 逛动物园,互相“观赏”,:))
子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像一个有钱的小丑
子韵 回复 悄悄话 有钱的烂货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miao' 的评论 : 需要改变的是婚姻观念,事实上我们周围的婚姻观一直在悄悄地变化,变得更加“现实”更加“功利”,只是对于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而言,很容易固守己见,“最终不也就是成了个有钱的家庭主妇而已?”,哈哈,“有钱的家庭主妇”,咋的了???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arx' 的评论 : “尤其知道她越来越多的发家史后,更令人不屑,为耻”,慢慢会习惯的,看看我们周围,各种类型的“包养”,还有追打小三现象……是不是觉得整个社会中,这类事情是越来越多的?还有,邓回国,不是照样会得到很多明星/高层的接待,而成为又一条耀眼的新闻,这一切都在告诉我们:社会上层更注重互相之间的名利,而所谓道德则是一无所有的人的专利。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借用城里一位游仙之言:我出国之事,是没办法的,我想不出去都做不到呢,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是我的命!呵呵,
================谢谢分享,好经典的总结

谢谢你的美言,不过,“我出国之事,是没办法的,我想不出去都做不到呢,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是我的命!”是人家说的,最后“呵呵”两字是我说的。以前啊,再好的句子,被我加了“呵呵”两字,就会被人说“讨厌”的,:)))

是的,很多是无奈,当我看到“大环境”中的各种恶劣,我对任何个人的“选择”都不想说什么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ibiskus' 的评论 :
1,确实洗不白,但随着华人社会发展,人们会慢慢学会不再“追究”;

2,到处显摆,到处张扬财色,这已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特点了,即便文学城中活跃着的众博主们(包括我)也有这种倾向;

3,“让相信因果报应的吃瓜群众愤愤不平”...哈哈,这句有趣,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呢,而且越是等待已久的报应不出现,吃瓜群众越是愤愤不平呢,想想就是又好气又好笑;

4,“除非她真是间谍……”,这个说法的出现,本身就很有啊Q的味道……话说文中提到的首席翻译以及我写的《跨国婚姻》中的三个舅舅,他们在80年代中,就经常被安全机构约去谈谈……但我觉得单凭这些并不能称呼他们为“间谍”,相信邓文迪最多也是这种类型的吧,:))))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新年好运' 的评论 : 一种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新年好运 回复 悄悄话 太长没耐心看。我们当初也向往出国,但是靠自己考试、毕业后工作绿卡也等了多年拿到的。她抢别人老公、拿到绿卡又离婚算神马道德水准?我还想发财呢,去别人家偷或抢行吗?
hibiskus 回复 悄悄话 同爱周深,两个版本的都超好听!国家不给民做主,不如垮前清政府。。。

至于邓文迪,洗不白的,因为她害了一个善待她的老太太,日后混到高位又净显摆,没见过她干点利国利民的事儿,现在还到处张扬财色,让相信因果报应的吃瓜群众愤愤不平...除非她真是间谍,否则也就是小人得志。她也的确有损中国女生形象,知名度太大了 --- 这个不牵强,例如:部分中国游客在国外上厕所不文明,导致后来的华人游客也不太招人待见。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邓大姐魅力能力超凡,把老默和布莱尔拿下……”,哈哈,其实我当初写了一段:邓大姐是中国的007,而中国的男人们呢都在忙着抱二奶或踢足球……。后来这段被俺家编辑给删了,叫我不要得罪太多人。

关于她面相的事情啊,怎么说呢,我不是很相信的,我更喜欢面对面的边喝边聊,:)),拍照或拍电影,用不同的摄影角度、不同的打光角度,可以拍出意想不到的“人性/人格”,啥时我帮边妹拍三张照片,呵呵,一张让你获得鲜花与掌声、一张边妹会被口水淹没、一张我自己保留吧,:)))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枫大叶' 的评论 : “生为中国人的悲哀?”,是的,我确实有这种想法!这应该也是我的自卑吧。好在我们已经在开放路上走了几十年了,很多方面似乎也开始“玩得转”了,但还有很长一条路要走,然后每个时期的人群又会带出各自的“宿命”。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他在领馆内见识到的各种奇闻……但领馆内的中国女工作人员,往往会有抬不起头的感觉”

《这和文学城里观察到的不一样。这里骂外嫁的都是华男,女博主对各种原因外嫁都没有异议。对邓文迪也只是说她功利心重起,反而是男博骂得很凶。》

我觉得这跟年代和环境有关。那年代,能在领馆或涉外机构工作的女性,往往都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八好学生,个人道德感自尊心等都还处于一种“精品”状态,都是国家与家庭的好女儿,思维开阔度不够脸面又特薄……

至于出来的华男,咳,他们一怕自己的媳妇跟样,(这类case还是蛮多的)……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1411/201412/290.html
二是自己从没有这样的“浪漫精彩”人生……如果他们也能有这样的生活经验,他们是不会开口恶骂的,总而言之,都是心理压力,心理阴影,都蛮苦恼的……

那个年代的男男女女,在恋爱、性与婚姻的观念上,哎,相信不说都明白,时代烙印吧……一般情况,就如我对邓文迪“不会喜欢,但也不会骂她”,对于华男的恶言恶语,我也是“不会喜欢,但也不会骂他”,多多少少我能理解他们的各种压抑。

你就把这些中年华男当作照片中的“华南虎”即可,反正早晚绝种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上面放的《墨西哥Torreón massacre事件》链接中有说起军舰的事情。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那还有82-28的呢,看得淡,平常心就好”,是这样的,其实这类事情哪里都有、哪个时代都有,而且从来没少过,只是对于我们这个特定年代的华人来讲,哎,一切出于心理深处的特殊而又奇怪的“爱”与“恨”,还有一种带着“古玩”味道的所谓“道德”。

俺自顾自地去玩了啊,:))))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你认为我记得有错的那个部分,或者在以后读到再给你确定。印象里是去欧洲买军舰,然后奉命开去墨西哥那边威武一下。只是我记忆不好。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一句家喻户晓的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出国当时是风尚,可是以买卖婚姻伤害他人来攫取,并一直为此来夺取就很没有道了。最终不也就是成了个有钱的家庭主妇而已?
Quarx 回复 悄悄话 嗨,邓出国时,国内改革开放刚开始,国人崇洋媚外最盛,大部分国人没有见识,她就是个冲在最前面,性格比较aggressive的女性。

没有人拿罪名管她,但是人心有道德,尤其知道她越来越多的发家史后,更令人不屑,为耻。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现在揪出了贪官都有一堆情妇,我知道的一个贪官有11个情妇,都是自己投怀送抱的。这些女人都当上了官,所以有人提出,应该让这些女官跟着下台,妇联说:那样太有损妇女形象了。所以有些坏女儿,把柄不是那么出格的还在领导岗位上。
失去的道德与得到的地位金钱成正比。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什么贴能上文学城头版 (2014-01-31 06:29:03)

在这城里逛了3年了,什么文章吸引人也看出点儿门道儿来了。

婚恋永远排在首位:

1 我那土丈夫·洋丈夫 (辛苦了!结果好一切都好,祝福!)

2 嚰嚰叽叽地爱 (后来······)

3 叽叽歪歪的婚了三次 (才3次就······,都3次啦······)

4 丈夫海归了,老不接我的电话 (跟帖比原文有趣······)

5 这日子还过不过啊?! (劝离的好心人一大堆······)

6 我要离婚 (没什么大不了的,至于嘛你·····)

7 他还是有了小三 (你占着老大的位子,怕她个屁·····)

8 婆婆啊,吃饱了别乱说乱动啊行不? (婆媳任何环境任何气候都是天敌)

9 后悔呀,错过的初恋 (青春就是用来后悔的,跟初恋婚了你也得后悔)

10 我老婆回国见网友去啦! (好容易有个男人控诉女人,还是个坑)

11 真想扇我二老婆大嘴巴 (大坑·····众众人填坑乐此不彼)

上面论题稍一消停,下面3项轮番出击:

1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

2 刘晓庆装嫩

3 民族英雄邓文迪


“吃”乃永恒的主题:

1 我家的小菜 (跟八八席似的,还小菜。哼、上个大菜看看!)

2 吃喝团 (团员多是女人,男人作何感想?)

3 红烧肉啊红烧肉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红烧肉走到一起来了)

上吃喝贴前想到天下还有那么多受苦人吗?笑坛认为吃喝贴是报复社会。


吃饱了养生:多是从国内网站转贴

1 精神保健笑比哭好 (用你说?)

2 喝粥养生,无牙照样长寿 (有人会多心的)

3 辣椒保健 (维生素丰富,促进血液循环,伤胃长痔疮。)

4 这几种蔬菜防癌 (忽悠,把医学院忽悠成蔬菜研究所得了。)

5 水果什么时候吃好? (想吃的时候能吃到、吃得下就好)


兴趣贴:有图有真像有一部分读者

看看我移花接木的成果 (奉劝无房的别看,有房无大院子的别看)

地主是这样炼成的 (咳·····钱滚钱也不容易)

花鼠是这样晒太阳的 (宠物啊,吃饱了的人们一厢情愿地宠你)


翻身道情贴:

我家娃轻轻松松进藤校 (跟露富一个水平·····)

看看我新置的鞍 (光给看名牌鞍,不给看马不地道啊·····)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你家伙食一直不错”啊!
明白你东拉西扯那么多,这事还真是要拉扯很多--时代背景经济背景文化背景等等。当年出来留学跟现在的孩子留学完全不一样,都能检讨出一大堆“卑鄙”来。女人甩了带自己出来的丈夫,投奔了丈夫的外国友人或同学的,咱真是见过。说着说着,都佩服自己了。不管邓文迪道德如何,她还是有过人的聪明,不完全是靠漂亮发嗲。男人没有那么傻,她结识的男人更不傻。
不过,看不惯小三高调。80年代初听过徐悲鸿的小三作报告“什么什么革命爱情”,当时就在心里呸她。
婚姻这事,真是鞋子跟脚的关系,只有本人知道。
现在的人聪明了,只要你不妨碍他人,爱干什么干什么。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一个国家,没有敢于担当的男人,这个国家就不会强大。同样,一个国家没有懂得礼义廉耻的女人,这个国家就会……”

是的,严重同意你的观点!前几篇,我写了香港,其中提到我的同学—那位香港妈妈,在经过几年的对香港的失望后,他们办理了移民,而且8月份就准备离港的……但由于这次的上街运动,(他们夫妻一起上街了),那位妈妈突然对我说:土豆,这次让我感到了希望,更让我感到呆在香港为她抗争的必要性,我们决定暂时不移民了……那天早上起床读了她的留言,我居然流泪了,心想:有种!!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aglegirl' 的评论 : “但是她第一次插手的家庭被她坑的太惨了”,很多朋友支持你的观点,非常理解,其实关于这点也是最难辩护的。不过,辩护不一定要正面回击,还可侧面攻之,提出其他潜在可能性,或其不可回避性。

一直在想这个问题,“高级别”的人员救援“低级别”人员时,(我知道我的这个用词很不妥当,但大家一定明白用意),这类事情发生的概率或风险不低,这类故事绝对不少!这类“掠夺式”“爱情”,往往是女性主动,而男士则悠着一声不吭……所以,这种情况,我还是觉得,怎么说呢,我会想到《红与黑》中的于连,还有《德伯家的苔丝》……这些串比可能都不精准,但我还是会多考虑一下社会处境的问题……

另外,推荐这篇文章: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1411/201412/290.html

是否会觉得这类事情其实在那个时代,那批出国人员中是占有不小比例的?我的周围就有4个案例呢。所以,我们大家是否可以跳过这个“纠结”,其实这是所有人的一个“雷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你这是四篇博文吧”,哈哈,似乎一篇太长,4篇又太短,:))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哈哈,如果真有支票,一定和风水女士一人一半,:))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当时清廷考虑过双重国籍”,清廷前期的政策同后期(倒台前)的政策变化很大,类似于现在这个共和国吧,从以前国民不知道护照为何物,到现在人手一本,出国回国也不用填写表格了……这些变化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觉得一切均同与西方文明的“接轨”有关?为什么一定要重复这种“吃一堑长一智”的发展轨迹呢?

其实第二部分,可以分两个部分来写,一部分就是文中已写的“代表中國的”各期政府是如何对待海外子民的,还有一部分是海外子民如何看待母国以及母国派来的“父母官”。这个部分我是略掉了。粗略想到的时间线索是:(假设)印尼当地华人不肯入荷兰籍;海外华人心向祖国,40/50年代纷纷回国报销祖国;70-90年代,不回国,入他国国籍……这种华人对母国态度的“历史演变”说明什么?
另外,忘了在高晓松还是在袁腾飞的讲座中曾经听到:明朝官员去菲律宾视探当地华人,(华人早被西人赶出城外居住),然而,明朝父母官居然还会要求沿途华人“肃静/让道”,一切按“祖国规矩”,当地华人还真的会那样做……关于这点我还没查到文字资料,所以整个这个part我就先不写了。想想也是……这和现在中国驻外领事馆组织华侨团队欢迎总书记似乎一个“理论体系”。

“我想起来清廷还是派了一首军舰到了墨西哥,然后墨西哥政府软下来了“,网上可以查一下,似乎没有这回事儿,虽然我们很希望这样的。觉晓,现在光看书还不行,还得在网上查实,或其他手段。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希望文迪女士能看到无印良品这篇文章,说不定她一高兴会给你一个唇印或再一高兴寄张大支票给你的呢?:))说不定的惊喜!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我还得像土豆博主学习啊,现在没时间写正经文章,但是一看到有猎物出现我就忍不住出手了。 另一个博主也建议我写点城里人都能看的文章,我也在储备题材和想法。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如此这般男男女女为了“理想”而走低就高岂不是太正常不过了?邓只是登峰造极的一个,但归根结是她个人的事,不代表民族。忘了她吧!
augustsun 回复 悄悄话 邓是中国人比较熟悉的道德败坏的典型所以总会被国人拿出来骂一骂,就像大家骂江青一样,是老百姓对社会道德底线自发的维护,和华人的自卑没有半毛关系。道德观是不分国界人种和性别的。任何社会都需要对不道德的人和事进行谴责的声音,任何形式的辩护就是变相的接受和认可。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你这是四篇博文吧,哈哈哈:)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其实土豆老弟也不必太过谦逊地把假仁假义伪道德那顶小丑帽子扣在华男的头上,与价值有普世一样,道德与伪道德也是普世的。90年代当邓文迪拿下默多克,毁掉默多克夫妇几十年看上去固若金汤的婚姻后,我记得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当时以一版半的大篇文章,夹叙夹议邓文迪这位突然闯入西方媒体新贵阶层的中国女人。可以说该报的记者采访了所有他能够找到的曾经认识邓文迪的人--同学,同事,一面之交,混成一篇巨幅报道。20多年过去了,我这个记性不好的人居然还记得文章的长度以及读文的感受---那位英国记者以羡慕嫉妒恨的复杂情感写报道,他通过采访人的嘴来来回回说的一句话就是:邓文迪是个无所不用其极毁掉数个他人婚姻而成功上位的可恶可耻的女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一直在观察你,觉得和你的很多观点一致,但“作战手法”很不一样,:)))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phie308' 的评论 : 目前为止我认为的最佳留言,“这说明我们内心还不够强大,等到以后我们能将个体行为和群体行为脱钩,估计对邓就不会这样穷追猛打了”,我这里所写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想围绕一个我们的内心世界,我们的潜意识,以及由此而导致的行为特征以及理论模式!
Sophie308 回复 悄悄话 我不评论邓文迪做事是否道德,我觉得同胞对她的作为爱评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弱势群体的正常运作。弱势(少数族裔)总是怕个人的行为的不道德会让外人觉得中国人都这样。这说明我们内心还不够强大,等到以后我们能将个体行为和群体行为脱钩,估计对邓就不会这样穷追猛打了。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徐徐' 的评论 :

“夺人之美取之无道与娼妓无二”

将挂羊头卖狗肉的无耻欺骗、甚至盗贼行为,与为钱提供服务、公平交易的娼妓相提并论,是对娼妓的侮辱。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徐徐' 的评论 :
“夺人之美取之无道与娼妓无二”

“夺人之爱”这点暂且不说,“娼妓”这个类比法,呵呵,不是恰当不恰当的问题,而是我们对(中国)社会的“变化”原因的看法相差很大。

以前写过《介绍一下成人影片以及色情行业》 (2018-01-10 20:30:13),当时那篇是上不了城头的。 :(((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鄧文迪之類的,都源於民族自卑。「掛共產主義的羊頭,賣資本主義的狗肉」,中國的十三億蟻民們,既没資本主義社會的民主自由,又没共產主義的工作和醫療保障,被偉大的黨踩在腳底下,活得比龜孫子都不如
Yangtsz 回复 悄悄话 象邓这样为了提升经济地位不择手段的女人应该有一些。只是大部分只能在经济地位不高且差异不多的男人之间周旋选择。邓的手段和达到的经济利益很大。那些羡慕她的本是同道。只是不如她艺高胆大,成果甚微。恨她骂她的可能是受过这种掠夺伤害的人。对大多数无意此道且与她们无交集的女人,邓是一种无关紧要的奇芭存在,没有审美价值,偶有娱乐功能。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对于邓文迪,我的观点始终如一,在这里就不再重复了。看得出你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你是对的,一个国家,没有敢于担当的男人,这个国家就不会强大。同样,一个国家没有懂得礼义廉耻的女人,这个国家就会......祝你七月,八月的爱之旅一帆风顺!~~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aglegirl' 的评论 :

所有的问题都恰到好处地说到点子上了。
luck86 回复 悄悄话 顶beaglegirl, 三观正。邓就一个字,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中国现在有很多小小的后来者。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给豆苗点赞。原来七月八月是去上海东京游历恋爱去了。好吧,谢谢你的特供蔬菜。等回来再吃吧。Have a good trip.
在水一方999 回复 悄悄话 我也不会去骂她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想起来清廷还是派了一首军舰到了墨西哥,然后墨西哥政府软下来了。
荷兰殖民政府对印尼华人那么迫害,当地华人却不肯入荷兰籍,当时清廷考虑过双重国籍,不过不久清廷倒了。
慈祥还是关注了南美的华人苦力,特别是秘鲁的,派了大臣去调查,后来有建交。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这种娱乐界八卦,土豆君还这么上心大手笔,不会是为排遣胸中什么文化块垒吧:)其实她的带任务背景,西媒都说得挺明白了,也没见她本人出来投书辩解讨说法,要是换成是别的啥洋名媛,一早就高调打官司洗刷名誉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只谈第二部分,这几个事件,我有在书里读到过,特别是印尼华侨,北京八十年代出了一本书,很详细。我觉得与邓文迪联系,牵强。
我的上海大姨妈是文盲,小学时自己逃学的。她有些话我认为有意思,没有受到什么左右影响。她说我表姐去美国是这样的:以前的人是因为没有饭吃了,活不下去了,才出国。我这表姐婚后独自去日本打工三年左右,她还是回上海,表姐夫很帅。他们现在在加州。
邓出国时,大概20左右吧。
我的一个师大同学在2006年聚会时讲,现在的女大学生和我们那时不一样,我们那时谁想过找一个年纪大的呢?她不敢留守温哥华,回了上海,一家人一起。
祝旅途愉快!好苗苗快乐!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你家女儿小小年纪充满智慧,“我不喜欢她的做法,但我也不会去骂她 ”,这也是我的看法。 我还不喜欢她的面相,太凶了。
邓文迪在得到的时候也付出了很多,想想她每天上床要面对一个相貌丑陋皮囊松懈的老翁,这要有多大的毅力啊。 虽然婚姻本质上是以经济为基础的,但大多数的人们在走进它的时候还是希望会有喜爱和情谊,人们这种向善向美的愿望导致了对邓文迪这种纯粹功利的不屑。

调侃一句,邓大姐魅力能力超凡,把老默和布莱尔拿下,要是能把川普搞定说不定会造福中美两国人民,贸易战也不用打了,世界更和平了,哈哈
陌香 回复 悄悄话 beaglegirl 说的很对!但是她第一次插手的家庭被她坑的太惨了!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先祝土豆七月八月九月恋爱甜蜜:) 这洋洋洒洒近五千字的文从邓文迪到海外华人遭遇,好像不关联又关联,从古到今,从中到西,呵呵,土豆知识渊博。像邓这样的女子,现在应该越来越多了,属于走捷径的Gold digger,西方也有不是吗,我不想说她的做法对与错,她的人品如何,其实她还真是个敢做敢当的女子,那些诋毁她的人未必有她的本事:)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那还有82-28的呢,看得淡,平常心就好。
SCNC 回复 悄悄话 要融入美國社會,沒有錯。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哎呦,我就是逗逗你,没想到小土同志还真的跨上战马拎起菜刀写文为邓文迪辩护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得赶紧拿个放大镜好好找找毛病。 找呀找发现你在给我的话添油加醋,不过我这个老迷信还真得重申我们每个人命运的不可抗拒性,包括你我也包括邓文迪。 诚然早些年人们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都向往到罪恶的资本花花世界去,但不是每个想去的都能去成,能远走高飞的也是命中有这么一撇。 记得我出国前的一个礼拜让我们大院的半仙儿看了八字,我清楚地记得她抬头看了看我说:你会出国的,而且很快。 我那时没说什么但心里暗暗惊讶,而且她说我的另一件大事也在我出国后应验了,从此我就更加坚定不移地走上了封建迷信的不归路:)
小徐徐 回复 悄悄话 夺人之美取之无道与娼妓无二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借用城里一位游仙之言:我出国之事,是没办法的,我想不出去都做不到呢,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是我的命!呵呵,
================谢谢分享,好经典的总结
上周六晚,餐桌上我们一家又照样聊了两个多小时,给孩子讲了5组出国华人的故事,不同年代不同年龄及不同方法不同专业不同结果的,其中也包括邓文迪的,最后问孩子对邓的事情怎么想,她说:我不喜欢她的做法,但我也不会去骂她
=================家庭很和睦,孩子很聪明,我也是这么认为,每个人的选择都是无奈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超过八百字了,要不要再读下去?

晚些再来读后面几段吧。:)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他在领馆内见识到的各种奇闻:各年龄段的中国女子如何“不择手段”地找德国对象并获得出国机会。他还提到,他们这些男的对这些事儿一般看过算数,甚至能够理解,但领馆内的中国女工作人员,往往会有抬不起头的感觉。”

这和文学城里观察到的不一样。这里骂外嫁的都是华男,女博主对各种原因外嫁都没有异议。对邓文迪也只是说她功利心重起,反而是男博骂得很凶。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我也知道在文学城上游玩的人道德是很高尚的,时间是很宝贵的,800字以上的文章也是肯定不读的。”

不说道德,文学城都是高大上的文化人,除非那些文字特好的博主,超过800字只有自己写的才读得下去。:)
顶级朋友 回复 悄悄话 她的罪就是触犯了基本的道德底线,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有些无耻!她挺聪明的,只是聪明用错了地方。
高枫大叶 回复 悄悄话 生为中国人的悲哀?
beaglegirl 回复 悄悄话 邓文迪没有触犯法律,但是对于道德的触犯太无底线了。那些男人的无耻不等同与邓文迪的无辜。
钦佩她勇于奋斗的精神,但是手段低劣。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在符合人伦道德的范围内合理合法的进行。
对于murdock,两人势均力敌,都各自心怀鬼胎,各取所需,斗智斗勇,欣赏她这种义无反顾逆水行舟的勇气。
但是她第一次插手的家庭被她坑的太惨了。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