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は我慢!

观察,比较,有感而发
正文

韩国最后一位王女:德惠翁主

(2019-05-22 16:16:32) 下一个

韩国最后一位王女

德惠翁主

很多人追剧,如追过韩剧,说不定会知道这些名字:李氏朝鲜、大院君、闵妃,还有高宗。英意法中合拍了一部《末代皇帝》,韩国以单一“体系”搞了一部《德惠翁主》(2016),但此电影实在太假太韩国式的主观臆造,所以不建议看。今天就讲这部电影的主人公,他们国家的最后一位王女,既不幸又有点幸运的德惠翁主的故事。

大院君的儿子高宗,即是李氏朝鲜的最后一代国王(在位:1863年12月13日 - 1897年10月12日)、又是大韓帝国的初代皇帝(在位:1897年10月12日 - 1907年7月20)。1910年(明治43年)8月,日韩合并;1912年5月,高宗的侧室生下德惠,虽为日韓併合後出生,但由于高宗享有“日本の王公族”之待遇,德惠还是得到了“翁主”这一称呼,(公主与翁主之差异,简单讲公主为王后所生,而翁主则为侧室所生)。一般情况下,德惠翁主会被人们泛泛地称为韩国最后一位王女,她也是东亚最后一位获封翁主位号者。

 

1925年3月,12歳的德惠翁主被送往日本,并就读于東京的女子学習院。说到学習院,男女分校的学習院中/高等科(初中/高中)、学習院大学,简单讲整个系统就是为教育日本贵族而建,退位的平成天皇,新即位的令和天皇及弟弟弟媳都出身于学習院。贵族身份的德惠翁主进入学習院也是理所当然;其实,早在日韩合并之前,极具战略远见的伊藤博文就把德惠翁主的同父异母兄、大韓帝国最後的皇太子李垠接至东京、并送入学習院,(此兄故事也很值得思考,下面有链接,请各位自己读吧);1929年去了日本的溥傑也入读于学習院。

 

          李垠与精心培养他的伊藤博文              李垠夫妻

1930年,德惠翁主被诊断出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以后终生为此病困扰;1931年,德惠翁主嫁给日本对马岛藩主之子-伯爵宗武志。当然,如同其兄李垠迎娶日本皇族女儿一样,均属于政治联姻,不能用好坏而评之。(建议读者们自己读一下嫁给朝鲜人李垠的这位日本大小姐方子的故事,反正我是又联想到了嫁给溥傑的另一位日本大小姐嵯峨浩的事情,从她们身上既能感觉到她们对外族丈夫的爱、还能感觉到她们对丈夫母国的一丝敬意,后来一位入了韩国国籍、一位入了中国国籍;这到底是受的一种什么“教育”啊?当然也有人用“挺身队”的“忠”来解释)

(此处省略德惠翁主婚后生活及女儿的事情、以及她精神状况的起伏变化,建议用日语韩语中文三种语言阅读维基并查阅资料,其中叙述差异可见一斑;一定程度上,想象得出她受到的歧视或压力,但日韩语中分歧最大的是关于她丈夫及家族对待她的态度好坏)

1961年,通过军事政变,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煕掌握实权。得权的朴正熙在同年11月出访美国,途经东京短暂逗留并会见了李垠夫妇。“李垠的日本夫人方子向朴详述了德惠翁主的身世和遭遇,朴正熙闻后不禁鼻酸,并向夫人保证会安排德惠翁主回国安养”。

1962年1月26日,德惠翁主回到了阔别38年的祖国韩国,并在日韓両国協力下迅速获得/恢复了韓国国籍。同年,李垠夫婦也在日本获得韓国籍,并于1963年11月举家回到韩国。

    

(有关德惠翁主一生的照片资料,远远强于电影,5:33处为回国下飞机照)

1970年5月,李垠去世,大韩民国政府为其举行国葬。日本高松宫宣仁亲王及亲王妃德川喜久子代表日本昭和天皇出席。李垠身前虽有过“皇太子”头衔,但未曾继位,然而,经朴正煕之許可(特批?),他的牌位被允许放入作为李氏王家的宗廟永寧殿中,諡号为“懿愍太子”。

1989年4月21日,德惠翁主逝世,享寿七十七岁。

1989年4月30日,李垠的夫人方子逝世,享年八十七岁。葬礼遵从旧令,以韩国皇太子妃的地位进行准国葬,日本方面由三笠宫崇仁亲王与其妻百合子代表参与仪式。后,韩国还追赠她国民勋章一级無窮花章,私谥显德贞穆温靖慈行皇太子妃。

大概写完了,这里又引出了中日韩现代史中的一大堆对比,或领袖、或政府、或民间;有些事情在有些地区或国家是以悲剧形式开始,但其结尾似乎并不悲剧;但在有些国家,似乎一路黑到了底。

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欢韩国的“政体”(?),每个总统下台后就进监狱,成何体统。但我,我会非常佩服李明博之前、也就是跳崖身亡的盧武鉉为止的各位韩国总统。特别是这位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煕,他们身上有我们的袁世凯、蔡锷、段祺瑞、吴佩孚、冯国璋等北洋军人的特点,敢做敢为!

另外,在我看来,从“年代”上讲,清朝末期到民国初期的历史,和韩战后起算的独立韩国头四十年历史是相匹配的,特别是这期间领袖人物的救国救难心理、推进民族实业的措施、以及自身所带独裁之性格特征……

 

朴正煕及2017年诞辰100周年纪念邮票

对了,怎么会想到写德惠翁主和朴正煕的这段故事呢?

两个原因,次要的原因是看到一位网友说“曾经是帝国的地方,文化都比较灿烂”,于是乎立即想起那短命且“灿烂”的“大韩帝国”,( Korean Empire:between 1897 and 1910)。

原因二是最近在动笔为邓文迪写辩护,在回忆各种中外近现代人物及思维模式,在比对国家强力人物对海外同胞的救援/舍弃问题。写着写着,愤世嫉俗般地狂喷出了8000字,太长太长;于是决定把可以独立成章的韩国翁主这段先贴出来,试探一下,看看动静。如果骂邓文迪的人能够有所收敛,我也就不用再继续亲自操刀为其辩护了。

文字参考链接:徳恵翁主 // 李垠,徳恵翁主的同父异母兄 // 李垠的日本太太方子 // 嵯峨浩,溥傑之日本太太

 

                  李垠太太方子             溥傑太太嵯峨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7)
评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我猜水鸟和石姐一样,是内心喜欢邓文迪,:))
也可能是想看我好戏,好吧好吧,我继续写,初步准备71建党日发表!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这个韩囸王族的历史,来长长眼。这个名字很多人感兴趣邓文迪这个名字,你一出帖肯定热闹,咱也八卦来了 :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就凭石姐的“庄则栋夫人”案例,就知道石姐明白土豆的用意;得到石姐的支持很开心,已经写了不少了,也一定会择机而发的!

我一直认为“文迪的小三不小三”,其实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不过,我也没有胆子说“作不到邓文迪那步的不算好小三”。(严肃)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庄则栋夫人也被要求加入中国国籍才允许他们结婚。
写吧,支持你写邓文迪,骂她的人很多,应该说:作不到邓文迪那步的不算好小三(笑)。
掌握的资料不多,只是看表象说的啊。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我说的“日本男子的皮肤比韩国男人好”,就是你所说的“韩国人还是保有一点粗线条的一面”;

我所说的“韩国女性的皮肤比日本的更偏温和”,就是你说的“日本人就算是放开了也已经是太过受到文明的约束,有些冷漠冷淡”。

天衣无缝,不谋而合啊,:))))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韩国正在和即将完成经历日本在七八十年代经历过的事情,女性更懂得男性在社会上生存拼搏的辛苦,所以会更加柔和;日本人早已经经历过了那个阶段,现在新一代已经完全没有了那些概念,都自己快活去了,爱谁谁。韩国人还是保有一点粗线条的一面,日本人就算是放开了也已经是太过受到文明的约束。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宁宁和土豆给我的卡片都喜欢,收下了!一辈子做个傻白甜也不赖,所以才交到了你们这样的好朋友啊!凡事要辩证地看,莫恼自己傻,傻人有傻福。:)

楼下的边妹也是尽逗我笑。:) 土豆,你还非得写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接触过韩国女孩,比日本女孩更容易让人从心里融化........”

我会用“顺从”这个单词,相比日本,她们更加顺从男子,文化原因吧;
那么反过来,对中国女性来讲,可能会觉得韩国男性比日本的更加蛮狠……

另外,我觉得,日本男子的皮肤比韩国男人好,韩国女性的皮肤比日本的更偏温和……
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哦……算了算了,私下聊,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凭她的能干魄力,国内发展的契机,如果不嫁那老头子,不一定差啊。 人算不如天算”

暖冬的这段很微妙,扩大解读吧,似乎体现出那个年代的出国群体的某种失落感。整个80年代到90年代中叶吧,那么多人都削尖脑袋要出国,如果留在国内至今,应该都混的不差的,然而……回不去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原来你就是这样看低你们自己的啊?”哈哈,这是无奈啊,想想未来世界发展的潮流,从今开始一定要低调登场,:((

“三里屯酒吧坐等“金龟婿”的不计其数”
以前工作时在酒店或在夜总会之类的,有过几次这类经历,后来还曾帮助一位……以后有机会单独写一段吧。不过,说实话,我是更在意从中看到的中国沿海与内地的教育等差、打工生存的环境差异、还有文化中重男轻女的问题,所以,对那些姐妹我会不去多追究……写邓的那篇中,第一节就是关于领事馆如何看待办签证的男男女女……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接触过韩国女孩,比日本女孩更容易让人从心里融化........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俺猜土豆君是要从一个民族如何对待离家去国的同胞女儿的角度来辩护”

思韵猜的对,这确实是我想写的一条线索!但当写到这个“德惠翁主和朴正煕”时,我觉得会出问题。因为这个案例可以被认为是保护大熊猫级别的“个体救个体”,不属于广泛的“国家文化思想”范畴的“政府有责任救助侨胞”这个概念,所以我把此案单独提出发了出来。很幸运,要不然肯定会被大家找出的华夏各类“营救/保护”故事给呛住。

现在很多人会拿出周恩来“保护”谁谁谁的故事,如同周同意溥傑之日本太太嵯峨浩回到中国,嵯峨浩于1961年回到中国后,分别于1974年、1980年、1982年、1983年、1984年計5次回日本探亲,那么这一“被保护,来去自由”的个案,对中日民间群体有什么意义呢?大家在暗自心中会怎么想?邓文迪又是怎么想的呢?


“文姬归汉”确实是个有趣的故事。可以同本文中的三位女性做各种比较,一位回到母国,两位跟随丈夫……不过,在想,我喜欢胡思乱想,假如1985年美军攻占广州,撤离时把邓文迪带往其向往的美国,(韩战越战,都有一大批人去了北美),……如今,思韵可否续写一篇"我若文迪,永不归汉"呢?下一篇,就用此名!!

SEE,
思韵的留言绝对不是“引蛇出洞”,而是抛砖引玉;
思韵的“故意骂邓几句”以及未来的板砖,亦属锦上添花。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异族通婚的话题,有意思,虽然我不熟悉这个人和历史,但是看你们的讨论就很有意思。邓是个很能干的女人,至于道德与否,不在我们讨论之列,她也是付出代价的,至少青春,陪了老头子这么多年,得到很多吗?也没有。失去的更多。凭她的能干魄力,国内发展的契机,如果不嫁那老头子,不一定差啊。 人算不如天算。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历史! “其实我不是想说邓好,。。。。。。而且该骂的其实都是那些男的。 ” 原来你就是这样看低你们自己的啊?真令我吃惊。~~~ 我总是相信“一个巴掌拍不响”这句话是有绝对道理的。有时间路过首都,去三里屯酒吧一条街转转,那里等着坐等钓“金龟婿”的不计其数。~~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二郎早,你提到的这些“向往的都是西洋文明世界,……,用双脚做出选择,……鬼佬内心的苏丝黄情结作祟,还有西贡小姐蝴蝶夫人这些大戏的缲边诱惑”,正好都是我想串起来说的,总而言之,由于过去的一大堆“经历/经验”,群体会如何选择,(暗)心理中的自我启事自我开导,宏观的方向决定,微观的手段运用……哇啦,8000字不够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谢谢!!!!一定与边妹携手并进,反动到底!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我是期待你写点跟大众观点逆着来的东东的,知道你心里有这些想法,比如邓文迪,比如日本情节。 我读文要看的不是说观点是否正确,更看重是否让人开脑洞,很多事都是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的。

你不要纠结了,我现在就把我那篇反动文打开给你做个榜样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枚儿' 的评论 : 方子清秀,嵯峨浩漂亮,枚儿真人不露相,:))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边妹,“操刀直接写邓文迪”是有难度的,对这类事不能用正规军对正规军的正面战场,要迂回要旁敲侧击,要有很多铺垫的……

对了,你看人家思韵贡献出一篇《我若文姬,永不归汉》,顶天立地,纹丝不动,伤痕累累!
我记得以前有位小妹写了《下辈子还当中国人吗》,找不见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邓文迪也不必去骂,……,倒是默多克应该反省”

厉害王妃,这正是我所想的,其实我不是想说邓好,而只是想说“没必要出文骂”,而且该骂的其实都是那些男的。

记得上次写《親愛的,我們卒婚吧!》,也是只有王妃一人对土豆比较温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应物兄' 的评论 : 估计写完后,骂她的人不会少,骂我的人少不了,最近被好几个人暗讽“书生气”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政治婚姻对当事人来说本身就是一个悲剧”,

确实,一直在看这类婚姻,特别是跨国的,在想那些嫁出去的女性,她们对自己母国的态度/情感,与之对夫君那边的态度/情感,是如何“调节”或“毅然决然”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简宁宁' 的评论 : 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前几天有人发了《纵观邓文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发家史”》,我耐不住上去说了“酸话”,好像这几天又正好是满月。

“傻白甜”,这是你给思韵做的卡片吧,我做的这张是“母性与正义”,不比不知道,一比较就知道好人坏人了吧,:)))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向比较文学的人致敬!”

谢谢菲儿,不过,此篇中文学没用的,比较学有用,政治学有用,各类心理学更有用,:))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好月元' 的评论 :
“哪个皇室总有不如意的联姻吧”

话虽没错,不过,我觉得所有婚姻中“幸”与“不幸”都属于50%对50%;另外,我现在越来越倾向于避开使用“皇室”或“平民”这类框架,避免对婚姻进行“归类比较”,因为我不知道得把自己归哪类的,:)))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邓本来就是八卦人物,大外宣有一阵还把她说得像和蕃旗手一样高大上,她应该是不会稀罕土豆君同情的:)虽然红领巾们自小受的是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的教育,不过内心还是挺明白,向往的都是西洋文明世界,有机会都会用双脚做出选择,这点上再多矫情表白,再多引经据典都是多余的。有网友说邓的老公应该反省,这要怪鬼佬内心的苏丝黄情结作祟,还有西贡小姐蝴蝶夫人这些大戏的缲边诱惑。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五湖哥好,你的布拉格游图怎么都是建筑呢,以后要多抓怕一些人物美女照,:))

说到朝鲜半岛,好像是北韩出美女,南韩出俊男;另外,最后两张是日本太太,受过西式教育的“美”,与纯本土东亚文化中出来的“美”,似乎很不一样,也有可能是心理暗示吧,反正也是个蛮有趣的杂谈话题。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你的博文贡献之一,就是证明韩国流行整容之前,也有美女
花好月元 回复 悄悄话 问好!问好!一家人!哈哈。
很久很久以前追过几部韩剧。室内豪华现代爱情剧。很喜欢韩国的美食,去过韩国的几个城市,物价很贵。
谢谢你的介绍,哪个皇室总有不如意的联姻吧。:)

简宁宁 回复 悄悄话 思韵怎么也做起“今不如昔”之言了?文学城从来没变过,只不过你那会儿是个傻白甜 :)

土豆早!邓文迪又怎么了?为什么又有人骂她?你又为什么要写8000字为她辩护?你是没有更好的事情可做了吗?:)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俺引蛇出洞,故意骂邓几句,可以吗? 你就痛快出正文吧!俺猜土豆君是要从一个民族如何对待离家去国的同胞女儿的角度来辩护。不知对否? 其实咱中国历史上也有象韩日一样不忘自己女儿委屈的大男人,有同样可以和北洋军阀比阳刚的大男人,那就是我一直欣赏的,乱世之枭雄---曹操也! 文姬归汉算佳话吗?不过文姬与邓,本身素养和公众形象差别不小,所以土豆君还是得准备些场地接砖。:)

初入文学城,我不知天高地厚地写过一篇"我若文姬,永不归汉",结果吵得沸腾。我好怀念那时的文学城,即使那些反驳纠正我的博主,都是可爱,正直,渊博的。叹今不如昔!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1哈哈哈,大帖,向比较文学的人致敬!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政治婚姻对当事人来说本身就是一个悲剧。能从悲剧中活出幸福来是非常不容易的。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那个年代的皇室联姻也不是自己可以做主的。邓文迪也不必去骂,她选择并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无可厚非。这种选择也是双向的,倒是默多克应该反省。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额滴那个娘啊,你这又写上论文了,还让读者自己查资料,这咋和邓文迪还联上了捏? 小土啊,俺求你了,这可是八卦文学城,别绕弯子了,操刀直接写邓文迪吧。 你再绕我就喊你“老土”。
应物兄 回复 悄悄话 你这是希望骂的人多还是少?我根据你的愿望再决定。哈哈哈
枚儿 回复 悄悄话 方子清秀,嵯峨浩漂亮。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