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现在和未来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正文

另一种悲剧的人生(9)

(2018-10-16 15:43:19) 下一个

离婚并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这种想法太幼稚了。他们命中注定是对方永远的麻烦。

九十年代中期国人开始听说了“下岗”这个词。我妈是我们那里比较早赶上的。只比小姨晚一点。我们已经听说了小姨家两口子的情形。都下岗,去做体力劳动了如何如何。我妈的单位似乎还好。但是她在单位里跟人的关系不算很好。先是系统内调动。过几个月就给她换个地方。这样晃了一两年就准备让她下岗了。因为社会上风声已经很足,连我都有心理准备她的工作可能不保。最后一个工作的地方呆了两个月之后,有一天她下班之后照例躺在床上,让我看一本书。因为有腰椎问题,她在家里向来能躺下来就躺着。所以她躺着问我看这本书会不会看得懂。我于是照直说有许多不懂。也许找个高中毕业生会看得懂。然后她说,领导通知说让她几个礼拜后去考试,内容就是这本书。考得过无妨。若是考不过关,那就没工作了。她很丧气,看懂那本书对她来说是没门的事,于是便真的没了工作了。

下岗之后的出路也没什么新奇。就是按原先计划的做一点小生意。但是她实在没办法受累。做了几个月便退出了。奇妙的是她把自己失败的原因推到老爸头上。说是因为那时候老爸买了一辆新自行车,又去烫了个头。满头卷是准备好要出轨的明证。所以她要看这家。便quit了。我爸爸辩解说那个烫头是因为理发店想多赚点钱给他烫的,不是自己要求的。但是毫无用处。从那一天,“出轨”这顶帽子便死死扣在老爸头上。直到今天的被害妄想症。基础理论还是老爸要出轨。老妈下岗了,老爸的工作部门随着时代的变化越来越重要,重要到敏感的程度。她怎么会离婚。一声叹息而已。

回到夫妻关系, 这个阶段他们动手的频率大大的减少了。但是日常生活要和谐也是不可能的。比方说,这期间他们工资水平变高,家里不免添置了一些东西。可是放得杂乱无章。一年到头只是春节前打扫一下卫生。除此之外就基本上是自然状态。对比之下爷爷奶奶家里天天扫地,甚至于一天扫两回。我们家从来没有这回事。虽然我们都不抱怨,就这么呆着。但爸爸应该也不是反对住得整齐一点的。另外的,就是他们没法一起出门。除了春节,一起出门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原因很可笑,是因为他们出门时各走各的,没有交流。最终一定会走散。回到家必定又是一顿抱怨。所以压根不同行。除此之外,他们两个的心情都越来越差。这期间家里虽然较少打得出声,引人围观。但是永远的低气压。

又说到春节。这个节日真是一个高难度的时刻。我认为,春节最大的问题就是,这“应该”是一个幸福快乐的时间。人们对于春节通常有一个和谐的预期。这种时候,大家都跑来给你笑脸,指望你开心。小孩都有多多的糖吃。你也得加倍给别人面子。在这个时候制造悲剧往往费更小的力气而可以达到更大的效果。除夕晚上要包饺子,半夜十二点吃,准备工作从晚饭前开始。有一年是很典型的,我妈在除夕这天越来越不高兴,一边干活一边拉长了脸不高兴。春节晚会也不看。然后包了饺子就跑到床上躺下盖上被子。去看她时就是各种痛苦抱怨。然后流泪,哭着抱怨我们帮忙干活没帮到位。再过一年,仍然如此。再过一年,我们就都没什么期望值了。知道又会重演。搬家之后爷爷奶奶不跟我们一起过年了,缩在农村自己过。然后我们初一去给他们拜年,一起吃个午饭。这样就必须请我妈的大驾出门。初一早上我跟老爸要各种劝说。她会各种不动。几年之后说也没用,初一她就不出现了。一个人呆在家。

“不高兴”, 通常不是一个大问题。但是持续的不高兴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一个小的例子,大学期间暑假回家,是一个中午。敲门之后老爸给我开了门,转身就进了自己房间。一个字都没有说。如果不是看到他进了哪个房间,我都不知道是谁来开门。然后父母卧室的门都闭着。我大学期间每年只回家两次。也就是说彼时我们大家已经有半年没见面了。也并不因为我得罪了他,只是大家平常相处就是这样。过了一会他出门去上班。仍然是一个字的交流都没有。老妈更不用说。卧室门一直关着睡到晚饭时候。

忽然想到我大学舍友,曾经在假期返校时跟我们说她妈妈端着煮好的粥跑到火车站去接她。我们都大笑,说真拿她当个小孩。后来她毕业回原籍省会,做了她比较喜欢的妇产医生,三天一个夜班的上了好多年。我非常努力的爬到金字塔顶的医院轮转六年最后却跑到海外,放弃专业。没有什么好说的,都是呵呵。

他们来美国吵架,因为要给奶奶带一包花旗参回去。我爸拿手机录下来给我听,一打开,老妈的怒骂尖叫哭声喷薄而出。毫不停歇的发作了许久。基本没有什么语言内容,就是反复循环的国骂。阿弥陀佛邻居没有报警。

老爸中年之后便再无顾忌,在语言方面彻底放飞了自我。只要他认为是对的,就会说出来。比如说我妈的脊柱侧弯,就是“背个罗锅”。因为早年不注意防晒脸上的日晒斑被叫做“落了一脸苍蝇屎”。更不要说学历低,没文化这些更是家常便饭。反正自由讽刺,想什么说就说。我妈在这方面的反击并不强。只是常常说,“若不是年代不好,我早就去念北大清华了”。 在现代社会,这通常是虐待关系的一个标志,所谓侮辱你,贬低你,让你认为低人一等,etc。从而彻底打击你的自信,让你自认为不如别人。是一种精神上的压迫。但那个时候没有这些讲究。会讽刺多少是一种有文化的表现,至少是一种机灵的表现。反正中年女人,谁都知道的,哪儿哪儿都是糟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平安是福2016 回复 悄悄话 不是真的吧? 是故事? 如果是真的要抱抱
看完感觉自己真的好幸福,我爸妈一辈子就只有彼此, 那种爸爸年轻时是老虎妈妈温和,我爸的暴脾气抵不过我妈柔情的一瞄,现在,老了妈妈变老虎,老爸变成猫,家里人谁都敢摸下的老猫。


zhu286 回复 悄悄话 写得非常入味入戏, 有才!
touchlife 回复 悄悄话 感觉你爸妈好像都有心理疾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