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老爸的情人--2

(2019-03-20 21:50:12) 下一个

为方便写作,从以后开始,老爸被称:宪,老爸的情人:馨。

86岁在广州孙子家里:

宪在家里排行老四,2个哥哥1个姐姐,下面有2个弟弟。但他一直被称三伯三叔三舅三爷爷三外公。

宪父辈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大哥从小给地主打长工,二哥十来岁被抓壮丁。

宪不喜欢读书,在学堂比较调皮,逃课打架没少被先生骂。

宪喜欢做生意,十岁那年和同年好友跑去长沙做买卖,1块钱一斤进的菜1.2块卖出去,因为搞不清1斤和16两的区别,没攒倒赔,直到今天说起当年还被人笑话。

1945年左右,宪16岁,怕像二哥一样被壮丁去,又不想像大哥一样给地主打长工,机灵的宪在长沙发现了地下党组织,他一想啊,给地下党跑跑腿打个杂既没长工那么累,又不会被抓壮丁丢命,还管吃管喝,多美的差事!简直就是天下掉下来的肉馅饼!

宪嘴巴甜,乐不颠颠的给地下党干活蛮卖力,地下党的领导蛮喜欢他。

当年跟宪一起给地下党干活的人,后来不少都在省市级做官,因为他们当年关系铁,文革中宪保护了好几个老友,听说当年市公安局长同他一起在外婆的后山里躲过好几周。宪有时也跟后辈炫耀他的过去,那些平嘴的后辈就反问他:你那么能干怎么就没将一个侄子侄女搞出去呢?

解放前夕,地下党的人通知他某天某点去某地开会,宪说他不认识来通知的人,把被抓就没去。

宪说,那次去开会其实是给地下党的人填表,统计人数。他没去就没他的份,后来他找过几次没有结局。

宪去年告诉我,他一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去参加那次会议。要是去了,他现在是离休干部,工资得有一万多,哪像现在才3千来点?

我一直以为宪一辈子最后悔的是没和他深爱的情人喜结连理呢,原来到老以后,在现代经济社会的冲击下,宪的爱情观也变了。呵呵

管了一辈子经济,老年的宪最着迷的就是钱,90岁的他能吃能动能跑去村委会找干部争执如何管理工作,但就是搞不清钱,白天晚上为钱吵,妈妈在世的时候,吵到妈妈想自杀。他的老年痴呆就是跟钱过不去。

馨在何处?我相信在宪的心里某个角落,当他不幻想钱被人偷的时候,当他孤单一个人躺在床上不喊妈妈的时候,馨的影子也会偶尔显现一下?

毕竟那曾是一段生死攸关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