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影,枫雪情

感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个人资料
南国铁树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她选择了“安乐”方式走了,一些理解和启示

(2017-03-07 13:04:31) 下一个

最近我们这里有一个老人以“安乐”方式,结束生命走了。她做出这个抉择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不想麻烦别人,不想失去做人的尊严,当然也还有其它因素。

兔死狐悲,更何况于人。
 
听了她的事情之后,除了很多的遗憾,这几天心中也很沉重,几次掉泪。因为在未来的道路上,每个人都在面临着老去;也可能会碰到如此的问题,比如,病痛折磨,拖累儿女,丧失尊严,和周围社会形成的心理压力(注:比如对少数族裔成见),及其医疗现状的不完美性。
 
这是一个有社会名望,很有教养的知性老人。我相信她走过的人生,一定曾经非常精彩。其实她还不算太老,和子女们,相处和睦。只是她患了重病。还有,她的丈夫,因为患病,也已经先她而去了。
 
很多方面能理解她:对于一个独立性极强,内涵丰厚,自尊心很重的女性,一旦倒在病床上,不仅很多事情要依靠他人完成,还要接受各种治疗,面对很多“尴尬”场面,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很艰难的事。也许还会偶然听到旁人对其生活方式,或者某种“身份背景”的“评论”,比如,“印度人会这样”,“中国人会这样”等。对尊严感,地位感强烈的个人,大概是难以面对。而且,作为老人,病人,还不想成为子女的负担。伴侣已经撒手人寰。。。无趣的生活,真倒是生不如死吧。
 
 一个过去颇有建树的人,功成名就,难免“曾经沧海难为水”了。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也有很多的不理解。现代的医疗条件下,特别是在加拿大,很多癌症重病患者都能在特殊支持下,存活几年,甚至十几年。医疗社会也是积极地配合,为病人提供相对更好的质量生活(虽然官僚做法也是不可避免)。前一周,我在街上,突然见到十几年前的邻居。我以为她早就去世了。那时,十几年前,她的癌症扩撒,切肝,割肠,动了四次手术。我搬家离开时,去告别,她光着头,奄奄一息。当时,她先生照顾她。在门边时,他说“她快不行了”。从她得癌症,到现在,至少十五年了。那天我看见她,她脸色很好,正在门外奋力戳冰。这次,她说她先生“卧床了,他快不行了”。
 
这对前邻居夫妇,是亚裔简单平民。我想似乎“失去尊严”对于他们,没有太多挑战。在恶劣的条件下,他们还坚强地活着。相比之下,名利,地位,尊严,带来很多荣光。但是在一定的时候,却也有转成了生命的负资产。
 
在法律条款下,加拿大重症病人有权选择生死。猜测在这个谷底之人,是心如止水,唯求解脱。而在谷外的人,无能相助,唯有叹息而已。
 
蝼蚁尚且也要偷生,何况人乎?最后的感概,人还是要加强身体锻炼,还有心理锻炼。
 
从他人得到的启示是:父母亲健在的话,尽多回去看看老人,别嫌麻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2)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