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毛主席接受华媒采访秀英语,谈香港选举(组图)

(2014-09-29 14:27:09) 下一个

褐色字句乃引自本人原话)
  毛主席在上集一气呵成出席完曼哈顿的三项活动后,过了个周末,进入第四项活动,来到法拉盛,接受当地华媒的街头采访,一下子就注意到刻意为他拼出的壁报,尤其对壁报左上角剪贴的英文报纸头版感兴趣,欣欣然道:“嗬嗬,纽约的报纸也报道我喽。三块肉喂你马吃。
  毛主席最后这句话曾逗过埃德加斯诺,也把华媒给逗乐了。“主席的英语发音真哏儿呀,跟加拿大西部温哥华那个地方的local English似的,唐山味儿十足哎。”
  毛主席握起华媒的手,面对采访镜头展谦逊:“哪里哪里,我学英语,是为了研究语言,用英语同汉语来比较。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学点日语。
  照片三十七(接上集)
  华媒告诉他报纸不是纽约出的,是温哥华地方免费小报,叫《24 Hours》。
  “搞么子喽?团体福啊我死?”毛主席虽然说过我不学俄文,我要学外语,就学英文。但毕竟三十八年过去,学过的单词早忘个一干二净。
  “团体福啊我死就是24小时的意思,今年一月份报道的。您老人家有所不知,您一睡死过去没几年,就搞起改革开放啦,公派出国留学的,自费出国留学的,访问学者的,外嫁的,偷渡的,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往外奔呀,尤其这些年,从祖国大陆去温哥华的人可多啦……”
  “哦?我们同志应该散于世界各处去考察,天涯海角都要去人,不应该堆积在一处嘛。”毛主席点头称是。
  “那您老人家当年怎么不出国呀?您当年若是也跟周恩来朱德邓小平他们一起出去勤工俭学见见世面的话,您也许就不会在后来搞出那么多破坏国家经济建设,摧残人民物质生活的把戏了呢。”
  “我觉得求学实在没有‘必要在什么地方’的理,‘出洋’两字,有好些人只是一种‘迷’。中国出过洋的总不下几万乃至几十万,好的实在很少。多数呢?仍旧是糊涂,仍旧是‘莫名其妙’,这,便是一个具体的证据!你看看,”毛主席说到这里,手往马路对面一指──
  照片三十八
  华媒一看,忙解释:“哎呀主席,出国的人多了,其中难免就少不了毛左和毛粉。去温哥华的那些人里面就有,壁报上的这个《24小时》头版报道的就是他们在2013年底和今年初在温哥华搞的几场唱红颂您的活动呀,他们出来的不念邓小平改弦易辙的好,却打着您的大头像装逼诉委屈,而想出出不来的呢,您看就是马路对面打旗那一拨儿,知道您来了,特意持旅游签证赶来纽约求您给作主呢。”
  “你说的毛左这个词,意思我大概也猜得出,就像你方才讲的两个字,装逼的嘛。小南、兆山、庆东、召忠他们几个,嗬嗬,鬼机灵的,没有一个看着傻么,骨子里怎么可能也是那个样子哩,无非像可怜的郭老似的,都是装出来的而已。比起左派来,我更喜欢右派。人家说,共和党是右倾。希斯首相也是右倾。西德的基督民主党也是右倾。我比较乐见这些右派掌权。可是,你说的那个毛粉又是什么意思呢?”
  华媒告诉他:“毛粉就是您老人家的粉丝的意思,英文引过来的。”
  “哈哈,我爱吃的菜里从没有粉丝这一道哟。”毛主席越听越糊涂。
  “嗨,不是菜,就是有部分脑子被您的斗争哲学思想给逗残啦,连头皮头发都残成末啦。”华媒实在没辙,只能这么解释。
  “不管怎么说,能在人家西方民主社会里纪念一个东方独裁大佬,了不起哟。就是不知道国内有什么报纸报道了没有哇。”
  “只有环球时报报道了。还有,主席您对回归后的香港选举活动有什么高见?”
  “哦,香港已经回归了呀,这是我留给小平同志的工作,是不是他谈成的呀?和英国佬谈判,得心狠,能拉下脸才行哟。他这个人柔中有刚,绵里藏针,外面和气一点,内部是钢铁公司,也只有他能胜任这个工作,若是换上个爱唱爱跳的文艺范儿,说不定都签字画押彻底给割让出去喽。嗬嗬,说起选举嘛,在它回归整整三十年以前啊,我就和阿尔巴尼亚二把手卡脖同志还有国防部长扒撸裤同志谈到过,选举我是不相信的,中国有两千多个县,一个县选举两个就四千,四个就一万多,那有那么大的地方开会?那么多人怎么认识?我是北京选的,许多人就没有看见我嘛!见都没见怎么选呢?后来又跟它的军事代表团讲,有人说选举很好,很民主,我看选举是个文明的字句。我就不承认有真正的选举。我是北京区选我作人民代表的,北京市有几个真正了解我?
  “主席讲话很有才,总能在历史和现实之间来回忽悠。能否问问为什么1954年制定宪法时,您说过这是一部过渡时期的宪法,大约可以管15年左右的时间。可是三年后反右时怎么就给废弃了呢?”
  “我在1958年的北戴河会议上不是说过了嘛,法律这个东西没有也不行,但我们有我们这一套。民法刑法那么多条谁记得了。宪法是我参加制定的我也记不得。我们基本上不靠那些来维持秩序。少奇同志会上不是也说了么,到底是人治还是法治?看来实际上靠人,法律只能做办事参考。党的决议就是法。
  “服了您了。最后一个问题,您上面提到可怜的郭老,怎么理解他的诗?他的诗里好像很喜欢具人名,比如在您长眠四个月前的《水调歌头》里有──
   四海通知遍,
   文革卷风云,
   阶级斗争纲举,
   打倒刘和林……
   走资派,
   奋螳臂,
   邓小平,
   妄图倒退。
   奈翻案不得人心,
   三项为纲批透……

  在您长眠四十天后的《水调歌头》里又有──
   大快人心事,
   揪出四人帮。
   政治流氓文痞,
   狗头军师张……
   拥护华主席,
   拥护党中央。

  好像他的第十二卷还有一首说毛主席呀毛主席你真赛过我亲爷爷……”
  “哦,难道在我睡死过后,中国这样的文人就没有了或者减少了么?我们这个民族哇,就是有这么个悠久传统文化哩,铮铮傲骨的文人实在是太少喽。郭老是被我吓得胆囊穿孔喽,如果他当年敢为人先说我不如他干孙子,给全国文人树个榜样,那样的文化,或许就革不成命喽,我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也就忽悠不下去喽。”
  采访就这么问与答的进行下去,远远不如下集来劲。下集美方接待小组要和毛主席讨论安排他老人家和世界上最美丽的动物跳舞,和世界上最性感的动物吃饭的事情。敬请期待。
阅读 (5200)
[本系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老哥X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andom' 的评论 : 下集美方接待小组要和毛主席讨论安排他老人家和世界上最美丽的动物跳舞,和世界上最性感的动物吃饭的事情。
eRandom 回复 悄悄话 太好了。喜欢老哥的这组系列。
狐鹄 回复 悄悄话 难道中国人在国外只能靠出丑卖乖讨生活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