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性轴(三)

(2018-04-06 16:55:47) 下一个

(5)来自北大荒的校花乙 

黄丽丽,出生在上海,1975年高中毕业后分配到北大荒当知青,由于父母害怕如此漂亮的女儿只身到如此遥远的地方吃不了那个苦,就托人找街道领导说孩子有肝炎,提前找到了亲戚医生开了证明,就没按时下乡。可装病有装病的麻烦:不能出来找个临时工挣钱。在家待着太无聊,她就下决心下乡去锻炼。这在家里无所事事,就比坐牢还难。坐牢除了无期徒刑,基本上都有个时间盼头,哪怕是二十年。可这蹲在家里假装养病,不知道何时国家才会取消知青下乡政策。可她拧不过母亲的执拗,只好下决心在家里把牢底坐穿。 

凑合了不到一年,丽丽再也不忍受了了,便跟父母摊牌:不下乡蹲在家里什么时候是个头?那干脆死了算了。那么多人都下乡了,人家不也活着呢?我也要去经风雨见世面!在大风大浪里锻炼成长,而不是躲在家里让父母养着作假当病人。这样,1976年初,丽丽就下乡去了北大荒。她就成了她们那个生产队最后一位来到北大荒的上海知青。 

丽丽是高中里的第一美女,她不仅学习好,性格特别开朗,深受老师们和男同学们的喜欢和女同学们的羡慕嫉妒恨。好在丽丽不计较,跟女同学们的关系也算融洽。皮肤白皙的她又在屋里装病捂着,到北大荒后跟在那里战天斗地与农民毫无差别的女知青们站在一起简直就是茉莉花掉在了柴禾堆上---格外耀眼。男知青们看着这等美人无不惊叹,原来女人可以这样美。 

男知青们的注目礼虽然令丽丽在那荒凉的黑土地上感到了一丝丝温暖,可不几天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强体力活累得她腰直不起来了,走路都晃。没有肉吃,可把肚子吃得胀胀的还是感觉饿。这种脱胎换骨般摸爬滚打,什么皮肤白皙啊,衣服整洁啊,统统是上世纪的事了。这里的生活跟猪羊的生活没什么差异。没有洗澡的澡堂,没有冲水马桶,厕所就是茅坑。哭?一开始几天可以,以后就欲哭无泪了。人,已经失去了哭的权力。抱怨?找不到听者。大家肚子里都窝着同样的火,同样的无奈,同样的绝望。前途在哪里?晚上就看看北斗。无数的青春,将在这里被掩埋,换取的最多也不过是帮助当地生产队多交几车公粮。 

北大荒不仅有青春,也有激情,激情可以化作男女之爱。丽丽最不缺的就是男知青们的注目礼和争相巴结。尤其是上海男知青们,心里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得意。这得意并非凭空臆想,这北大荒的知青们也是分派的,比如北京的跟北京的把团,上海的跟上海的结帮。虽然在一起干活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但上海帮的男知青们从心理上认为丽丽跟他们近。尤其是那个当上了小队长的干部,不仅仅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心理预期还有领导关心新社员的义务,他就光明正大地照顾丽丽,在派活时给她轻松的。然而,一个偶然机会丽丽跟北京知青一个叫刘越的一起干活。这个刘越话不多,对丽丽只是默默地帮助,让她少干点儿。这点小小的动作很快就被他们的领导--小队长看在眼里。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小队长天天惦记着刘越对丽丽的关心与呵护。本来刘越是没机会跟丽丽一起干活的,只是丽丽对小队长的算计小算盘扒拉打得啪啪响特别反感。为了纾解丽丽的心理厌烦压力,小队长才让丽丽跟刘越搭伙干活。可他没想到,丽丽对刘越的大气与宽容个性非常敬佩。这是她从未遇到过的男人,一种宰相肚里能撑船的特质令她对他肃然起敬,她反而可以主动跟刘越聊天了。跟小队长搭伙干活她只是被动应付他的话茬。这就惹恼了小队长,因为他发现即使不让她和刘越在一起干活了,在吃饭时他俩也能坐在一起聊天。小队长就找茬。一天,他发现刘越干活没干好,当即让大家过去开现场会,由刘越作检讨。这就恼怒了北京团伙,个个擦拳磨掌准备大打出手。这是明显欺负老实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刘越呢?用眼神告诉哥们们别激动,然后自己就真心实意地检讨了起来,说自己的确是敷衍了事了,以后一定改正自己的错误,云云。这事过后,丽丽更加从内心里佩服刘越了,而且从此自己也就以刘越为榜样,练习事事对他人都宽容、举重若轻的处事方式。这样,她就慢慢地成了一个刘越一样的小伙子,每天大大咧咧起来了,也就自然跟刘越成了铁哥们。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时间总是瞧不起空间的狭小而义无反顾地往前飞奔,它比丽丽感觉到的走得快。1976年朱德周恩来相继去世。不久发生了唐山大地震。那几天,连续放电影《欢腾的小梁河》,是讲回乡知识青年的故事。因为大家都看过一遍了,去看是因为放“正片”之前先放“加片”,就是十几分钟的新闻简报。从中可以窥测中央和外地发生了什么大事。那天放的加片是毛泽东接见外宾。这使得丽丽突然想起了她离开上海前她大姨夫跟她的谈话。 

她大姨夫是右派,在大学里监督改造着呢。丽丽要去北大荒之前跟大姨家告别,大姨夫就把她叫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悄悄嘱咐她:“到北大荒后别着急搞对象,要把高中的数理化课本带去。有时间就复习一下。”丽丽听了百思不得其解,问那些书还有什么用处。大姨夫告诉她:“你可能不知道,不到10年前毛泽东横渡长江,那是多么壮实啊?可最近他接见外宾的样子,跟你爷爷前年的身体还差。你爷爷去年就去世了。你懂得我说的意思吗?这话你可千万别跟任何人讲,我这把骨头就这样了,死就死了,可你还是小孩子呢。”丽丽问他:“不是说毛泽东能活140岁吗?”大姨夫摇头:“医学研究还没发达到可以预测人的寿命地步。别太天真了。”丽丽点头,然后赶紧问:“如果毛主席去世了,那我国会发生什么事?”大姨夫摇头:“无人知晓。不过,有可能社会会走向正轨,比如上大学考试入学。别的,不敢说。你到那里别做永远扎根在那里的思想准备。说不定就能有机会考大学。做到有备无患。把数理化课本带去。听我的没损失。”丽丽就照办了。丽丽全家都非常佩服她大姨夫的本领,虽然被朋友出卖而被打成了右派。 

看到这个“加片”,丽丽感觉到大姨夫的猜测是对的。毛主席突然间老到这个样子了,恐怕来日无多。赶紧用业余时间复习高中数理化吧。课本都带来了,从未打开过。 

她便起身回去复习高中数理化课本。刚离开放电影的露天操场,就看到前边走的刚好是刘越。她快走几步就跟上了。便在刘越身边咳嗽了一声。刘越一转眼就看到了丽丽。便说:“你跟我一样只看加片就回去。哈哈!”丽丽就说:“我们到那边坐坐,我有件事问你。” 

二人往边上走了不远,看没人会到那地方,便坐下谈话。丽丽问:“刘越,你刚才看到加片时的感觉是什么?”刘越愣了一下,然后说没感觉。就是毛主席接见外宾,能有什么感觉!又不是林彪摔死了,或珍宝岛又打仗了那类大事。 

丽丽想起大姨夫的谆谆告诫,不能跟任何人谈论毛主席快不行了的话题,也就想谈论别的。她还没开口,刘越就问了:“你的感觉是什么?”丽丽觉得无话可说便哈哈了事。停顿了几秒她问刘越:“你说咱们这些知青就真的要烂在这里了?你认为是这样的吗?你就真的想扎根在这里一辈子了?”刘越说:“我可能没办法了,就只能烂在这里了,你就不一定了。”丽丽立刻问为何。刘越说:“如果你是别人,就到上海跟有权力的高干的儿子结婚。有权力的人总有办法把儿媳妇弄回上海。你这么漂亮出众,肯定有这个机会。你得常常回上海找门路。” 

丽丽当即摇头:“我不认识有权的人。再说了,人家大干部的儿子随便都可以找到漂亮的女人,何必找在北大荒的?”刘越说:“即使那样,你也不能放弃回上海的愿望。你想想看,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都八年了,城市里的高中生不可能永远都下乡,那大城市不就没人了?早晚会改变政策,比如让年轻刚毕业的高中生下乡替代老知青。老知青就有一部分会回城。如果那样的话,肯定跟同一城市的知青结婚能受到照顾。你要找对象,也只能从上海知青里找,一旦有机会,上海的回上海,俩人就一起回去了。”丽丽说:“你看上海知青里有跟我合适的吗?一个都没有。”刘越趁机劝告说:“丽丽同志,我作为你的铁哥们建议你:别眼光太高。你不回上海去找,只能在这里找的话,那也要在上海知青圈子里找。”丽丽严肃地说:“刘越同志,你别跟我提他就行。”刘越哈哈一笑,说:“小队长虽然心眼小,可他脾气还算好。会算计,这在社会上不吃亏。再说了,人长得高大英俊,聪明,知道怎么往上爬。”丽丽说:“作为你的铁哥们,我告诉你就是我一辈子不结婚我也不会找小队长!没有男子汉大丈夫的胸襟,我看不起他。”说完,二人起身回去了。 

一转眼到了九月份。宣传大喇叭里的一声哀乐,令丽丽立刻感觉到大姨夫的预测极大可能真的成为事实了。还没等讣告讲出毛主席三个字,丽丽的脑子里就有了毛主席三个字了。从此,她更加确定有上大学的机会了。大姨夫的预测不会错。她也把自己在复习高中课本的事偷偷跟刘越讲了,刘越点头认同她的预测,也就接受了丽丽的主动建议:把丽丽带来的高中数学课本借给他看,丽丽已经复习完了,以后复习完物理再把物理课本借给他,最后是化学。铁哥们的关系此时已经没有分别来自上海和北京的考虑了。“最好都去上大学。”这是丽丽的想法,她认为也一定是刘越的想法。她也就没必要提这事了。要把精力都放在复习功课上,考上大学就彻底离开了这淹没人才的黑土地。 

等到高考的消息来了时,丽丽和刘越都担心考不过应届毕业生,毕竟扔下了再拾起远不如刚学过的记忆犹新,也就一刻都不敢放松做练习题。在报考的时候,丽丽考虑到自己有个小两岁的弟弟在上海,可以照顾父母,而刘越在北京的父母将来只能靠刘越,他是独生子,也就决定报考北京,她清楚刘越百分之百要回北京的,也就没问他这事。 

考场上二人发挥得不错,出来后二人信心满满。在这段时间里,从没谈过恋爱的二人出现了一冷一热局面,反过来是丽丽主动靠近刘越。考虑到刘越本来就是稳稳当当的性格,丽丽也不能催对方太急,反正到北京后有的是时间。其实报考选校时丽丽是先问刘越的意见的,刘越以大哥铁哥们的身份鼓励她说:“凭你把练习题做得滚瓜烂熟地步来看,你随便选复旦或交大都很有把握的。”丽丽以为对方在测试自己,便笑着说:“偏不!我就去北京。”说完就跑了,留下的是用红脸捂热了的一股热气流在刘越前飘荡。刘越听后有点害怕了,因为丽丽说话时不像是在开玩笑。心想:“难道她真的想去北京?真的是看上了我不成?”仔细一想,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别作梦了! 

在报名的那一天,丽丽又告诉刘越自己百分之百报北京。她想跟刘越商量哪个作为第一志愿哪个是第二志愿第三志愿。刘越说这事得自己决定,不能受任何人的影响。丽丽抿嘴表示不高兴。刘越就走开了。

通知书发了下来,丽丽看着,心脏快跳到外面来了。她把信拿在手中就去找刘越报喜去了。到刘越门口刚试着敲门,她突然间感觉到不妙:为何他不给我报喜?莫非他没考上或者还没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可不好。这等炫耀如果时间不对场合不对,那就等于是羞辱对方了。她急促的脚步声里边的刘越听到了,知道有人站在门口,便去开门。丽丽立刻把拿着信的手往身后藏,刘越看她那红色的脸颊当即说:“恭喜铁哥们终于回上海了!是复旦还是交大?我肯定没猜错!”丽丽把脸一绷:“我不是告诉你了我去北京吗?你的录取通知书到了吗?”刘越把眼睛一闭,沉思片刻,立刻招呼她进屋,告诉她室友们都不在,快进来说话。 

刘越说:“我是第一志愿录取的,在这里。咱俩互换录取通知书看看。”说罢,二人都把信交给对方。丽丽一看傻眼了,是哈军工!“你为何不回北京?为何不告诉我你考了这里?”刘越说铁哥们你啥意思啊?难道你报北京是因为我吗?这可能吗?丽丽眼圈红着问:“你榆木脑袋啊?我去北京不是因为你那因为谁啊?你为何对我守口如瓶?” 

刘越都快哭了。他说:“这可能吗?我长得不好不说了,身高只有一米六五,而你一米七二吧?我踮着脚尖都比你矮。我何德何能敢想找你啊?这不被人讥笑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丽丽恨不得开口大骂,只是气得呼呼喘气。看到丽丽的反应,刘越后悔不已,但一想,武大郎找了潘金莲后果是什么,那不明摆着?即使现在俩人答应谈恋爱,大学入学后有无数才子帅哥会追逐这等美女,我还是被踹掉的。便把理智从激动中恢复到常态,告诉丽丽:“丽丽,你不知道你自己是多么出众,我等凡人是无法跟你平起平坐的。你能看得起我,是我的骄傲,但我自己应该有自知之明。我们是铁哥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铁哥们,以后不论我们在哪里,都会有互相支持的机会。你父母家人也绝不会接受我这样的男生的。当铁哥们朋友没问题,因为你未来的丈夫放心。” 

丽丽听后啪地把刘越的录取通知信往桌子上一拍,扭头便离去了。刘越追到外边,跟丽丽说:“别生气,我再找找上级看看,能否改成第二志愿去北京。”丽丽听后感觉有戏了,便回头一笑:“这还差不多。不过,肯定晚了,改不了了。其实没关系。你喜欢哈军工,这没什么不好。我在北京,假期我们就可以在北京见面。跟一个城市差不多。这样好好读书,用书信来往挺好的。唯一担心的是你毕业后能否分到北京。到时再说,我可以去任何地方。”说完,她的脸颊都是通红的。然后,看看四周没人,她就示意回屋去谈。 

这天是俩人一生中第一次谈恋爱。等于把窗户纸扯开了,谈起来反而轻松了。看着刘越依然不敢越雷池半步,丽丽就用手指头按住刘越的肩膀说:“你这铁哥们就是榆木脑袋啊!”刘越点头如捣蒜。看着秀色可餐的美女,那水汪汪一对大眼睛,那甜蜜的俩酒窝,那整齐如编的两排雪白牙齿,那桃红色艳丽的嘴唇,他呼吸急促地难以抑制,想扑上去把她抱起。突然间门外有说话的声音,他清楚室友们回来了。便各自拿起录取通知书假装仔细读着。待俩室友进屋一看,二人便抬头问:“你们怎么样?”二人这才明白过来,人家都收到录取通知书了,显然自己没考上。二人的脸色铁青。丽丽说:“我收到信后就跑过来了,刚进来就看到刘越也在看信。看来你们俩的录取通知书还没到。别着急。不同学校发录取通知书不同日期。”二人听后感觉有道理,说不定很快也有好消息呢,便从难过中走了出来,忙问他俩都被哪里录取了。本来丽丽与刘越走得近乎大家都怀疑刘越是不自量力不知道人家丽丽是客气。听到二人一个去哈工大一个去北京,也就清楚他俩的确仅仅是铁哥们。祝贺一番,丽丽高兴地离去了。 

(6)佟云结婚了 

在三年的硕士研究生学业完成前,佟云报考了托福和鸡阿姨。接下来就是通过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一位老师帮忙在美国给他寄申请信。在这位访问学者眼里,佟云是非常靠谱的学者型人才,而且为人处世非常得体。一句话,佟云是有才有德之人,帮这个忙不会后悔。申请一个博士生,要交50美元的申请费。对于访问学者来说,这个数字不小。佟云告诉老师,只告诉他多少美元,他就在北京给师母人民币。佟云的父母不缺钱,只要有数字就行。所以,老师也放心。大学、研究生的考试分数换算成美国模式都是A,加上三封推荐信都是佟云自己用英文写好由导师和另外两位教授签名然后就寄到美国他老师那里,老师再复印便寄到申请了的大学招生办。很快,佟云就收到了博士研究生录取通知,并提供奖学金。 

丽丽本来与佟云不在一个系,她也对学校里的男人们不敢兴趣,毕竟在她心中刘越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太深了,无法忘掉丝毫。她入学后在还没收到刘越的信时就写信寄过去了,刘越收到信后也及时回信。丽丽在信中批评刘越对身高太在乎,人跟人最重要的是志同道合。她并称赞是刘越影响了她的性格。她经常回忆在北大荒与刘越一起干活的时光,尤其是当她问及为何刘越对故意找他茬的人不反击而是嘿嘿一笑了之,他告诉她:“男子汉要学弥勒佛,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从此,这句话就成了丽丽的座右铭。丽丽与刘越的关系通过通信比在一起时更亲密了,不面对面,说温情话就没有了尴尬的担忧。第一个假期,丽丽就到北京站接刘越。那是他俩第一次握手。在北大荒时分别前知青都一起欢送他们考上大学的,丽丽也没机会更确切地说没胆量跟刘越握手,她一直等着刘越主动伸手,可刘越不想给丽丽错误信号。 

通信时刘越算是接受了丽丽的主动出击,可真的再次见面,丽丽的面色又恢复到了刚去北大荒时的白皙,光彩照人,令刘越总觉得自己就是武大郎。他的自卑令丽丽十分痛苦。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鼓励她什么身高啊貌相啊都不重要。就这样,他们的关系就算是定下来了,只是刘越不敢告诉他们的朋友们,也不敢告诉他父母。他不让丽丽去他家,见面就去公园,他清楚他父母不会认可他找如此漂亮出众的才女当妻子,太不般配了。没那金刚钻,可别揽瓷器活。武大郎与潘金莲的故事能传下来,不是没原因的。这事,刘越心里跟明镜似的。不过,癞蛤蟆总是想吃天鹅肉的,刘越矛盾的心理使他每次收到丽丽的信就心花怒放,期望与害怕共存,梦想与现实冲突。他在等着毕业后能分配到北京,如果那时丽丽还没对象的话,说不定就重复一遍武大郎的历史,死也值了。 

毕业前刘越跟校方提出自己是独生子,父母在北京,而且自己的未婚妻也在北京,结果是他没得到分配到北京的名额。不论什么大学,大学生毕业进京的名额有限。这消息令丽丽大哭了一场。她在分配前跟校方说自己愿意留在北京,未婚夫在北京。她就真的留校当助教了。就在此时,刘越告诉丽丽,他准备明年考研究生,一定能回北京。丽丽就这样等着他。 

刘越有点偏科,他的强项是理工科,而弱项是外语。第一次报考了清华的研究生,因为英语不及格没被录取。他不知道为何清华的研究生英语考卷比托福鸡阿姨还难。他就专心致志地在英语上下起了苦功。第二年不敢报清华了,就报考了中科院系统。结果据说不是英语而是专业课没考过同一导师的其他报名者而名落孙山。他就放弃了考研究生的努力了,直接告诉丽丽别等他了。几个月过后,哈军工一位老师在美国做访问学者回国后鼓励刘越直接考美国的研究生,他可以帮忙推荐给他在美国时的老板。刘越就在这位老师的帮助下开始申请美国大学的研究生。这又燃起了刘越与丽丽二人对未来的憧憬。 

说起来算是巧,当佟云研究生毕业答辩前就得到了美国读博的录取通知书,他就跟导师商量,比预计的研究生院答辩日期范围提前举行答辩,他可以在秋季入学时赶到美国报到。导师同意了,找到研究生院,这事对研究生院来说没什么,只要答辩通过便可。 

佟云早就对丽丽---他心中的校花乙垂涎三尺了。他听说校花乙的男朋友在外地,便觉得在此时有机可乘。在食堂吃饭时他就背着校花甲与丽丽打招呼。丽丽早就听说过这位才子帅哥被冤枉而逮捕过,面对面仔细一看,此才子不仅仪表堂堂,两只眼睛还格外有神。他告诉丽丽:“我马上去美国读博,我认为我可以帮你男朋友去美国留学,直接读博士。听说他在外地,反正帮他的忙也不费我多少事。” 

丽丽一听心里高兴,毕竟多了一条帮助刘越的路子。刘越的那位朋友可能帮忙没成功,否则刘越应该也跟这位才子一样马上就去美国了。便面带微笑地连声喊谢谢。佟云把自己家的地址写了个条子给了丽丽,说:“我最近在忙于半理出国的事,答辩过了,学校里的事就算完了。我就很少来这里了。你有时间就去找我,别客气。如果你觉得在你的集体宿舍方便谈,我去没问题。”丽丽听后觉得没必要不相信人家的好意,便说去登门拜访。 

丽丽那天午饭后在大楼前走了两个来回,别人以为她在低头找钥匙什么的,其实她定不下来是否该去佟云家。考虑到等刘越已经好几年了,这机会不能放弃,便最后决定去一趟。到了佟云的家,佟云一边打招呼让她放松,一边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这给丽丽减小了来时对他的不放心,毕竟他是曾经被逮捕过的人,说不清楚的流言蜚语在校园里一直有。 

待她放松了警惕,佟云开始谈论具体的帮忙步骤。首先他认真听取了丽丽对刘越考研究生的历史。佟云问丽丽:“那刘越的大学成绩怎么样他告诉过你吗?我怀疑他两次不能被录取,最大的可能是他的大学成绩不突出。”丽丽眨眼睛不知如何回答。她回想往事,刘越从没跟她提及大学考试成绩。说不定佟云讲得有道理。佟云便说:“有的人高考前很久就有了准备,把过去学过的高中课本提前复习好了,高考就占了便宜。等到恢复高考消息后才开始复习的考生,就来不及。这样,提前复习考上名牌的上了大学后就不能出色了,因为潜力就那么大。” 

佟云的话对丽丽来说简直醍醐灌顶,给她对刘越的期待头上浇了一壶冷水。佟云看着丽丽的表情变化,接着说:“你知道吗?我帮他办理出国读博,远不如倒过来,帮你办理出国读博,在你在美国站稳脚跟后你再帮他留美,这条路才是容易走得通的路。因为你的智商在他之上。如果这两年你报考研究生,那你早就成功了。你对他有盲目崇拜因素,也就有了对自己反而自卑的因素。你听我的没错,他两次考试都考不上,那你就只能靠自己留学把路子闯出来然后拉他一把。” 

丽丽半信半疑,从来都没这么想过,有点突然。她此时有一疑问在脑子里一闪而过。佟云便笑着说:“你别客气,有什么疑问尽管问。”丽丽就开口了:“佟老师,我有一个疑问:您这屋子和单人床表明您还是单身对吧?”佟云点头。丽丽接着问:“研究生是可以在读书阶段结婚的。这是国家规定。”佟云当即说:“你没听说过‘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来着?我哪里还敢谈恋爱?要谈,那也得到美国再说了。这不明摆着的事吗?”丽丽摇头。佟云继续解释:“我知道,也许包括你在内,教职工们会想:如果佟云是被栽赃陷害的,那他为何从看守所出来后不反告对方诬陷呢?”丽丽点头。佟云就笑了。然后说:“你们不知道,人跟人不一样。我有一个座右铭,那就是:男子汉就要像弥勒佛那样,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丽丽大脑里轰的一下,这可是自己的座右铭啊,而且是从刘越那里学到的为人处世原则。今天竟然找到了同路人。天底下这样的人不多,可自己就碰到了两个。 

佟云看着丽丽通红的脸色,接着便继续收拾东西边跟她接着说:“丽丽同学,你回去好好想想我的建议是否可行。你如果还再次把期望寄托在刘越身上,恐怕事与愿违。他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有潜力。不论你怎么决定,我走前把材料给我,我都会帮你们俩的忙。” 

丽丽起身告辞,佟云把她送到门口便用点头回复丽丽的摆手告别。回去的路上,她心潮起伏,觉得佟云的导师对佟云的看法是对的,这人是正人君子,跟刘越是一样的好人。可二人相比,佟云的大脑显然要聪明很多,判断事物的能力强得多。到了办公室,她根本就坐立不安,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自己求佟云帮忙去美国留学?然后把刘越办到美国?刘越会干吗?可时间紧迫,怎么能跟刘越联系上呢?打长途电话?这能行吗?这么远,一辈子都没打过长途电话呢。不行,得去电话室问问。 

大学的电话室总机在主楼里校长办公室对面。她一问,电话员便告诉她:“最简单的办法是你去北京市电报大楼给对方拍个电报,告诉对方在哈尔滨市电报大楼里打长途到这里,你在电报里给他这里的电话号码,这样可以立刻接通。就算我帮你查到哈军工的总机号码,从这里打到哈军工,就是打通了那人也不在电话旁边啊。拍个电报花不了多少钱,就是在电报里告诉他这个号码和你来这里接长途电话的具体时间便可。” 

丽丽当即乘车到了北京市电报大楼去给刘越发了电报。就让他第二天上午九点在哈工大的电话总机给她打长途。这样,第二天丽丽就接到了刘越打来的长途电话。电话里丽丽问他的大学成绩是怎样的。刘越支支吾吾枉顾左右而言他。这令丽丽立刻判断出佟云的猜测是对的,就讲有同事出国帮她忙,由她先出国,待她在美国站住脚跟再帮他出国。刘越一听当即说这样好,丽丽你就出国走吧。就别管我的事了。我们都尽力了,如果老天爷让我们在一起,绝不会等到今天的。该放手就放手吧,命运是无法抗拒的。丽丽竟然无言以对,不知道该生气发脾气,还是相信刘越的命运说?她稍微一停顿,刘越就说:“挂了吧,这长途也谈了很长时间了。我给你写信吧。” 

丽丽哭着回到了办公室。她检讨自己跟刘越的关系,总觉得二人是铁哥们的亲情,好像比爱情更纯洁也更深厚,也就舍不得抛弃这段感情。 

丽丽认同了佟云讲得特别准的事实,包括对刘越大学成绩不特别突出的判断。估计刘越的大学成绩错不了,否则他就不那么费力考研究生了,但肯定不是出类拔萃级别的。她乘车去了佟云的家。一敲门便听到里边小跑的脚步声。佟云看到丽丽比昨天憔悴了很多,知道她一夜睡不着,估计连饭都没心思吃,便招呼丽丽坐下,自己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到厨房给丽丽做点鸡蛋面条。 

丽丽吃着佟云做的面条,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当双方的眼神对上后,丽丽感觉到一股电流穿过全身。这在跟刘越面对面时从未有过的经历,也是她从未跟男人见面时有过的感觉。那电流是冲动?是身体信号?她说不清楚,反而觉得自己不好意思。 

佟云的正人君子做派令丽丽对他有了信任感。吃完了一大碗面条,她便开始把刘越提出跟她分手的事讲给佟云,问佟云是否真有命运的事。佟云问丽丽跟刘越的感情有多深。是否一起生活过。丽丽说就握过手而已,双方是铁哥们的亲情,如果说这是爱的话,那这爱非常纯洁、高尚、无私,也就非常值得珍惜。 

佟云点头认同丽丽的说法,并支持二人保持这纯洁的爱和友情。在那同甘共苦处境结出的爱情之果就应该珍惜。说完,看着丽丽疲惫不堪的样子,上眼皮跟下眼皮不停地打架,就说:“我们算是朋友了,我父母上班去了,你到他们的屋子里睡一会儿,现在你出门乘车都危险。你醒来后我们再聊天。”丽丽说:“不好意思去老人家床上去睡觉。就在你这床上躺一会就好。休息一会儿我就走。明天我们再聊。”说完,自己就靠在佟云床上的被褥卷边入睡了。她一天一夜没合眼了,疲惫到难以支架得住地步了。 

佟云看她要睡着了就跟她说:“你睡吧,我去学校跟导师谈我的试验交手的事。”说完,关好门就出去了。丽丽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佟云在他父母回来前赶回家,进屋发现丽丽还在睡,就在门口喊她。她醒来后坐起,佟云说我回来了你还在睡呢!怎么样,感觉好点不? 

丽丽揉了揉眼睛,说好多了。我该回去了。你父母快下班了吧?佟云点头。丽丽就起身,然后给佟云一个点头意思是谢谢。佟云把丽丽送到车站,车来了,丽丽上车后看着站在那里的佟云,心里有感激之情,也有说不出来的恋恋不舍的感受,跟他聊天很受教益。这种感觉没有跟刘越在一起时的亲情深厚,只是有一种跟刘越在一起时没有的引力。她清楚,那肯定不是跟他人也有的万有引力,有其特殊性。她在车里还在品味这奇妙的特殊引力,感觉到佟云并没有回家而是还一直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汽车越来越小。 

第二天丽丽又请假,又去了佟云的家。这次是她在厨房给佟云做饭吃。二人站在一起时,互相看着看着就都笑了起来,四个酒窝每个人都能看到两个。“你真的不敢谈恋爱了吗?”丽丽鼓足了勇气问。“真的不敢。我昨天就是让你到我父母房间去睡会儿把门从里边插上。你在我房间睡去了,我立刻去了学校,害怕啊!”丽丽哈哈大笑,说你看我像陷害别人的坏人吗?佟云说当然不是了,否则我也不敢让你来我家。 

从这一步开始,佟云只需要重复他曾经编好的程序就可以了。丽丽还是跟张洁赵静一样白纸一张,任凭他在上面画最新最美的图画。佟云办理好了护照签证,买了机票。此时离上飞机还有10天。他不得不严肃地把这事告诉已经亲吻过抚摸过的校花乙---女朋友---黄丽丽。得知还有10天就分手了,丽丽惴惴不安起来。她当即面色铁青,训斥道:“虽然你没跟我上床,可你也干了非常流氓的事了,你为何一直不告诉我你马上就走了?你是不是也这样对待那个前女友的?”佟云吓得脸色都变了。在这出国的节骨眼上可千万别出事了。他当即说:“丽丽,你在说什么?我对你的爱是真心的!你如果决定在我出国前就跟我结婚,我们明天就去办理结婚手续行不?”丽丽当即高兴地道歉了起来,然后就扑在佟云的怀里撒娇。 

佟云办出国手续的过程对校花甲全部隐瞒了起来。校花甲只知道他在申请出国。她对佟云一点都没怀疑过。她认为佟云是最靠得住的男人。丽丽不知道佟云还有个真爱着他的女朋友校花甲。佟云跟丽丽提了个要求:为了他出国的事不会发生节外生枝,俩人到最后再结婚。结婚时只说只办理了护照,签证美国大使馆还没批下来。丽丽听从佟云的安排,她佩服佟云的办事能力和判断力。在离上飞机还有四天的时间,他俩登记结婚了。他们在等什么呢?丽丽被蒙在鼓里。佟云等的是校花甲出公差开会走。她走后的第二天佟云与丽丽办理了结婚手续。机票的日期都是根据校花甲出去开会的日期定下来的,那时候佟云还不知道能与丽丽结上婚,但他想甩掉校花甲是早就决定了的,只是怕校花甲一闹,他的出国泡了汤就追悔莫及了。至于佟云为何看不上校花甲,不想跟她结婚,校花甲后来讲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待校花甲出差回来的时候去找佟云,佟云的同事们说他到美国了。他们不知道校花甲是佟云的女朋友。校花甲不信,在那里摇头而且不离去。校花甲对佟云崇拜到极端地步,她本人就是一个毫无心计之人,跟张洁、赵静一样,用今天网络语言就是“傻白甜”一类人。她并非真的智商低下,人家也是高考考上大学的,大脑笨不到哪里去,只是在社会上与人交往方面缺乏经验,加上性格内向,时代造就的她单纯天真得像一张白纸,被佟云玩弄于股掌之上乃顺理成章。看到她的反应,有人便猜测出她也是跟赵静一样的受害者,便告诉她:“佟云出国前结婚了。老婆叫黄丽丽。你不知道?”校花甲听到这些入一声炸雷在头顶爆炸,她用手捂住头跌跌撞撞地往墙根倒去。此事迅速传到了黄丽丽的耳中。她绝不相信什么校花甲是佟云的女朋友之类的胡说八道。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党组织经过调查得知了真相。可佟云已经到了美国,此时领导也鞭长莫及了,也不可能通过驻美使馆出面,尽管此时还处在严打运动中,因为校花甲提供不了任何证据证明佟云曾跟她有过性关系。她连佟云的私处有何标记她都说没见过。这不是胡说八道是什么?大家都说女花痴太多。

黄丽丽也指责校花甲:“你说跟人家有过无数次性关系,连人家的私处是怎样的都说不出来,典型的追不上就败坏人家的名誉。”校花甲跟赵静一样有苦难言,说不服任何人。这在众人看来真真假假有的人恒信有的人恒不信。可相比之下,佟云的老婆黄丽丽就能说出丈夫的私处特征,领导们也就无法确定佟云是不是流氓。 

校花甲横空出世的事其实令丽丽内心里翻江倒海。如果校花甲的指责是真的,那她怎么可能没见过佟云的私处?如果是假的,怎么会接二连三地有女人出来闹事纵使把自己的名声搞坏也在所不惜?佟云会不会以后就不跟我联系了?把我甩掉我还是个结过婚的人了?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她度日如年。有了发电报的经历了,丽丽在佟云走前告诉他到美国后立刻到能拍电报的地方给我拍一个电报,就几个字安全到了就好。务必!在机场分别的最后一刻丽丽告诉佟云的也是这句嘱托。果不其然,丽丽第四天就收到了佟云从美国发来的电报给她报了平安。 

赵静给张洁写了信,告诉她:“佟云结婚了!一个出生在上海来自北大荒的叫黄丽丽的校花乙在佟云出国前四天二人匆匆忙忙结婚了。”赵静猜到当张洁看到第一句话时一定在脑子里震荡回音:佟云结婚了,云结婚了,结婚了,婚了!然后她才会看到下面佟云跟校花甲的精彩故事,也会感叹佟云的故事越来越精彩了。“我也劝了校花甲,让她别难过,也别恨黄丽丽,黄丽丽会比咱们还惨。”赵静在信的末尾再次提醒张洁:“我们会看到佟云坐牢的那一天,不论他是在国外还是在国内。这类流氓胆子会越来越大,套路越来越深。狗改不了吃屎。不信咱们就等着瞧。老天爷会放过谁?”

(版权所有,剽窃必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6)
评论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老阎肯定是佟云,
liuwenxue 回复 悄悄话 老阎这次写的故事具有长篇的结构,但估计能压缩成中篇。故事性很强,有改成电视连续剧的底子。 请继续坚持写实主义的白描风格,预祝成功!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阎先生的故事与沈从文的小说有得一比,让人杜得下去,特别是流血的婚姻。
guitarmanz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是的,当今小说创作已经出现一些变革。

科幻作家刘慈欣 在电视访谈中提到,未来传统小说这种形式是否还存在?是个疑问。当时很多人感到诧异, 因为刘本人是写科幻小说的,长篇、中篇、短篇都有。

就我了解的一点点网络小说来说,而今网络小说作家需要掌握节凑,一天写1-4章,一章3-5千字,因为读者都是付款阅读,故而创作过程中很多互动。

每年美国的bestselling books也是如此,并不是强调文学性,而是是否吸引读者,强调readership。

比如四大名著,readership就不好,罕见有人读完的。但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琼瑶小说,古龙金庸就极度流行。 又如郑渊洁小说在青少年里流行。而今很多网络小说文学性不强,但是读者很多,这些就是流行书。

老阎写的是故事。好看的故事。
webyoung 回复 悄悄话 闫老师的故事是真事,否则没有这么自然。谢谢!很难得读上这么好的故事!
河边儿 回复 悄悄话 弗洛伊德所说, 性和表现欲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说的太对了,我就是读不下去那些虚拟的小说,只有福尔摩斯探案集是个例外。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不会写小说。我只会写故事。小说跟故事不是一回事。因为小说大部分文字需要辞藻,具有文学享受。我没那工夫也没那能力更没那意愿。从另一方面讲,全世界所有的小说,都有一个共同的短板:读者读不下去,因为废话为主。就是那些名著,据统计读者能读下去的比例极低,很多只读几页就放下了。这包括那些被宣传到极致的名著和诺贝尔文学奖作品。能令读者一直读到最后的很罕见。这是非常矛盾的。在中国古代,诗词被广泛接受,其特点是短。散文不能太长。长篇巨著是近代的事。有一部分人特喜欢读长篇巨著,大多数人不行。现在大多数读者改成读段子。

所以,我的愿望就是能让读者从头到尾读下去。如果我写到半路停下来,会挨骂。因为我写的不是小说体裁。小说是以优美的辞藻丫丫为主。而我总要求自己把长篇压缩成中篇,把中篇压缩成短篇。最大努力保证没有废话,但很难达到。也许我这种写法以后更时髦。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各位评论!特谢吴友明网友的帮忙!!!
Arnold2 回复 悄悄话 也许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吧,老阎以前写的小说(也许不叫小说, 应该是半纪实吧), 如“死里逃生者传奇”,“流血的婚姻”,“大奶二奶闯荡美利坚”,“坟头的承诺"等, 无论是故事本身, 还是作者的笔下表达, 都非常吸引人。
zg2019 回复 悄悄话 LZ属于逻辑推理特别强的人,写文学作品,像你以前写的小说,虽然其中可以给大家补充点历史知识。总是觉得差了点什么。也许我比较笨吧,哈哈.政治和科学类的更引起大家思考和欢迎。
希望自己的想法不会得罪LZ。话回来LZ的文章还是我最爱看的
guitarmanzw 回复 悄悄话 世间百态!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便在刘越身边咳嗦了一声。
咳嗽
,丽丽也不能催对方太极,
太急
能否改成第二志愿去北京。”,
最后多一个逗号
十年怕井绳’来着?我哪里还敢贪恋爱?
谈恋爱
油人队球迷 回复 悄悄话 从佟云的角度理解, 他不坏, 他更多的是寻求刺激和征服, 而这恰恰应证了文章的题目-以性为原点理解人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男女之间从来就没有平衡过,不是你伤害我就是我伤害你,只有庸俗的婚姻才是牢靠的
JDMS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大师的新文章,期待更新!!!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redwest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引人入胜,期待下篇。
我爱丁二酸钠 回复 悄悄话 佟云为什么这样坏?我连续读了这三篇,觉得前期铺垫不够。红楼梦里面的赵姨娘、贾环的坏,读者只要是知道他们的出身,当然就不需要作者做铺垫了。这个佟云,不能因为他出身于教授家庭、长得帅、有才、或者与芸芸众生一样成长于文革那个时代,就注定他坏呀?
北京骆驼 回复 悄悄话 我一直期待您的第二本书……这么多年了,还在期待中……
北京骆驼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精彩!罚阎大侠,每天更新一次……
jelous 回复 悄悄话 既然别人都知道佟云玩弄女性的事,校花甲怎么不知道?
歪伯 回复 悄悄话 可惜佟云不是韦爵爷 不能娶七个老婆。男人对女人玩心理,女人没有对男人玩心理的吗?
mae 回复 悄悄话 楼主写什么都精彩!!!支持!
新中美 回复 悄悄话 继续跟读,不忍释卷。
geshanzhidi 回复 悄悄话 居然做到沙发。故事精彩,耐人寻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