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同时跟四个男人上床的女留学生

(2009-05-10 08:32:31) 下一个

同时跟四个男人上床的女留学生

2009-05-10 08:32:31

润涛阎

5-9-09


她讨男人喜欢的倒不是她的容貌,她长得算不上美女,虽说也眉清目秀,而是她的举止端庄。年纪轻轻的她能做到为人处事不卑不亢,言谈举止都拿捏的恰到好处不是容易的。她三代留学生的身世也给她增色不少。爷爷是跟钱学森同年出国留学的,而且比钱归国的还早;老爸是80年代初第一批出国的访问学者,属于吃苦耐劳勤奋好学一族,所以在他回国前就给系主任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那年她刚好读高中的最后一年,这样,她爸头脚走,她后脚就在系主任帮忙下来到了美国自费读大学,并立志听从爷爷和老爸的嘱托将来留在美国。
 

自费读书的日子不是那么好过的,虽说奖学金可以把大学学费的大部分免掉了,但住房吃饭以及零花钱都是不少的开销。老爸当访问学者那点钱太可怜了,省吃俭用给她攒了个机票钱。非但如此,她必须考试分数出类拔萃才能连续获得奖学金。倒是老爸提前告诉了她这些,她来之前就有了一边打工一边读书的思想准备了。但现实之残酷,还是出乎她的预料的,尤其是没有时间补习英语,上来就跟一出生就听英语的美国人一起听课考试,还缺乏美国学生有父母给钱的经济来源。她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


经过打听,她找到了一家正在招人的中餐馆。老板娘是从台湾来的,因劳累过度看上去已经是个老太婆了而实际年龄刚 40 出头。面谈非常顺利,这样,她这个留学生就找到了一份靠体力劳动能挣点钱的工作。有了这份工作,她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十分珍惜。老板娘对她十分满意,彻底改变了过去谣传大陆人搞政治运动阶级斗争的弦绷得特紧导致人与人之间关系很难处的谣言,便让她帮忙再找一两个大陆来的学生把餐馆里叽叽喳喳的两个台湾太太换掉。


随着大陆留学生像潮水般涌入美国的大学,中餐馆里大陆留学生打工的人越来越多,把原本属于台湾人香港人的地盘占了不少。


此时的留学生在性别上出现了严重失调,没结婚的男性要比女性多得多。更不可思议的是,还有几个当了外嫁女,反而没听说过哪个男的讨了洋老婆。这样,追她的男留学生纷至沓来,虽说不上她的门前车水马龙,但想接近她跟她套近乎的男人成了堆却是事实。有心计的就想方设法;憨厚的就在她上下课期间在教室门口红着脸点头一笑;贼眉鼠眼的就跟在她的身后猥琐地偷窥;光明磊落的就直截了当要当她的男朋友,同舟共济度过难关。不用她打听她都心里跟镜子似的一清二楚:不论是有心计的、憨厚的、猥琐的、阳光的,都是穷光蛋。她明白,对于她这样虽然不是美女的女孩来说,留学生聚集之地,不是爱情被遗忘的角落。爱情随便都可以找到,一划拉一大把;而这里是被金钱遗忘的角落。


此时的她突然像一下子长大了似的,明白了没有人告诉过她的道理:在一个由黄金构成的星球上,最不值钱的就是黄金了,因为不需要寻找。在到处都可以找到爱情的地方,还寻找爱情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痴呆。在穷山恶水之地,找到金子的人是聪明人;在到处都是爱情的地方,找到钱的人是聪明人。这就使她进人了苦苦寻思:垂手可得遍地都是的爱情,能换成钱吗?张爱玲胡说什么:“到男人心里的路是通过胃;到女人心里的路是通过阴道。”地地道道的胡言乱语!还是润涛阎同学看得透彻:“到男人心里的路是通过他的阴茎,男人好色远胜过美食;而让女人欢心的路不是去通她的阴道,而是去塞她的钱包。”


(二)

她先后帮老板娘找到了四个她认为她能驾驭的男人到餐馆打工。这四个男人的性格迥异,但都属于能吃苦耐劳还没啥贼心眼的比较容易忽悠的一类人。不得不承认,小小年纪的她,看人还是很准的,尤其是看男人,比男人自己看自己要准得多。


为何要找四个人呢?其实老板娘只需要一个男的长工,两个女短工。男的长工干的是帮助厨师切菜切肉等体力活,因为没有小费,老板娘要给他开工资。而女的就是在外面端盘子有小费的活了。这家餐馆就在大学校园边上,基本上是午饭,下班后等着吃晚饭的人很少很少。


她早上和下午都有课,中午就在餐馆端盘子。得到老板娘的信任后,她就帮老板娘收钱,而把端盘子收小费的活交给了男生。这四个男生都是刚来读研究生的,都有全额奖学金,并不靠打工谋生。他们之所以来到这里打工,就是为了听从准男朋友的调遣或者说是套近乎来的。这四个理科生有个公认的公式:与所爱的女人保持的距离(以米为单位)X相处的时间(以小时为单位)=得到爱情的功率(单位:米小时)。所以,四个人都争先恐后地说自己的试验不忙,可以挤出更多的时间在餐馆干活。她要给他们安排得井井有条,四个男生互相之间很少有机会碰面。


外表上看,她是个非常稳重的女孩。不用她反复炫耀,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她是谁谁的孙女,谁谁的女儿。她爷爷是有名望的科学家,她爸爸在同行里的名气也不小。有了这个外衣,加上她的淑女形象,她跟这四个男人悄悄地谈起了恋爱。这个活不好干,如同二战时的特务,要单线联系,说话做事绝不能穿帮。这个,需要的不仅仅是有聪明的天分,还必须具有滴水不漏的谨慎性格。当年北京大学一级教授、世界知名的昆虫分类学家、国际刊物《昆虫分类学报》的副主编周尧海龟后去外地出差,在旅馆里写了两封信,一封给老婆另一封给情人,结果信封装错了,老婆知道后把他给告了。党组织哪能容忍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作风问题?找机会在文革前就把周尧下放到大西北去了。所以,仅仅聪明是不够的。好在她两个天资条件都具备,四个男人都相信她是自己的女人,睡我自己的女人,让别人做梦去吧。


在显微镜下,里边爬满了细菌的白水,只要肉眼看不见,就以为喝在嘴里的白水是那么的纯洁,那么的干净,那么的解渴,那么的惬意。男人看待女人,也是一样的。在他们眼里,她是天使般的真诚,荷花一样的纯洁,圣女一样的可靠。


(三)

他们知道她的身世,但不知道她的经历。仅仅在一年前,她还是个像她爸一样非常外向、有说有笑的女孩。她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暗恋上了一位老师。开始的时候只是她并不清楚怎么就爱上了一位比自己大十岁的有妇之夫,到了高中最后一年,她每天都想看到他的身影,晚上常常在梦中梦见他。后来她慢慢地回忆才隐约明白了最早是他的火辣辣的目光把她少女的心给捕获了。出事的那天下午,他老婆开会去了,他约她到他家做功课。其实,真到了关键的时刻她挣扎了,只是没有摆脱得掉。事后,她恐惧了一阵子,当面临社会舆论尤其是家长的痛苦,她放弃了告发他。他说爱她是真实的,没有丝毫的欺骗。她有点相信他的话出自内心。可是后来,她再也看不到他那火辣辣的眼神了,便问他将来会不会跟老婆离婚而跟她结婚。他的答复是:年龄上不合适,社会和家庭不容许。他告诉她:“真正的爱情、美好的爱情都是没有结果的。”


她慢慢地发现自己是上当受骗了,被有经验的男人玩弄了。自己崇拜的老师就这个德行,跟男人谈爱情,不是傻瓜就是天真。刚满十八岁的她得到了这么个结论,有点可怕,听起来有冷飕飕的感觉。

这件事发生后,她自己都知道她的性格改变了。她立刻决定放弃高考而走出国留学的路。因为她神经恍惚了很久才从痛苦中摆脱出来,很多重要的课程她都没有学进去,高考很难理想。这也刚好与她爸爸的意愿吻合。就这样,她带着沉重的感情压力,享受着办完了出国手续的喜悦,夹杂着报复男人的隐隐约约的欲望,慌张张地踏进了美国的大学校园。很快被很多爱情包围了的她,对男人的求爱目光有点恐惧,有点渴望,有点惊讶。但她知道,读研究生的男生们没有经济上的困难,而她要面对金钱的压力,她要学学那位玩弄她感情的老师,也玩弄一下男人的感情。经过仔细筹划,她猜测这个过程本身应该很刺激。


到底这个过程有多刺激,外人无法得知,即使有类似经验的女性,这种刺激只能意会不能言传。阅历丰富的老板娘意会到了。她逐步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四个男人拼命地干活,都把女孩看成是自己的未来妻子了。老板娘猜想,他们的钱也都入了女孩的腰包。


老板娘原本是位贤惠的妻子,也有一位忠诚的丈夫。她超强的判断能力来自于最近的遭遇。


老板娘的丈夫是这家餐馆的老板,二人同舟共济日子过得很红火。老板的父亲得了病,他便回台湾探亲去了,把餐馆交给了老婆两个星期。前一个星期忙于照顾老父和与兄弟姐妹们聊家常,第二周的开始他就有闲工夫出来看看久别的台北了。就在台北市漫步时遇见了他当年的女同学,那是高中的最后一年,他追她追得很痛苦,只是那个女同学家教很严,父母不许她在上大学前谈恋爱。后来各奔东西后,往死里追都没有追上她,他就把她当成梦中的天使了。大学毕业后,他就与现在的老板娘结婚了。得知他结婚的消息,他那梦中天使正在忍受失恋的煎熬,一把锋利的刀口一下子划破了她记忆里最深处的脑细胞,她一口气跑到了他家。眼看着新郎新娘绽开了花瓣般的笑容,她泪流满面,悄悄地走开了。但她的出现尤其是那痛苦的表情,还是让老同学看到了并告诉了新郎。


又是十几年过去了,在大街上突然与自己的初恋情人见面,他一眼就认出来了。二人百感交集,这是与她的第一次握手,竟然使她热血沸腾,泪珠从脸颊涓涓流下。不知沉默了多久,她才镇静下来,邀请他到附近的咖啡馆聊天。二人谈论了过往的那些云烟,尽量回避着眼下的婚姻是否幸福的话题。她邀请他到她家做客,无所事事的他也就同意了。原来丈夫出差在外要两天后回来。在她眼前晃动的是高中时候的他那含情脉脉的注目礼,满脑子充满了对错过了的那段情的遗憾。她要走回到往日的时光,重新体验那初恋时的怦然心动,这种强烈的感觉后来再也没有过。错过了才知道,那是少女特有的矜持又舍不得放弃也不敢接受的特定条件下才迸发出来的激情。


他似乎无可奈何又似乎圆梦般地满足了她的要求,二人愣把时光倒流了,把初恋的激情找回来了。


事情过后他想走开,毕竟都是有了家庭的人了。梦,已经圆了,就该回到清醒的状态过各自的小日子了。可她不干,她要与他长相思变成长相守。她那主动的发自肺腑的真爱,让他回忆起了自己与老婆的平淡生活,虽然老婆算是有求必应,但那只不过是一种被动的温柔。而眼前这初恋情人,给了他主动的激情。这种日子到底能维持多久,他没有想。


事情的发展,远远出乎老板娘的预料,当得知丈夫要与她离婚的消息,她差点气死过去。她立刻跑到台北,想挽回那突如其来的婚变,毕竟有家业有孩子,难道男人真的这么绝情?


最后的结局是,他给了她那个餐馆以及在美国的所有家底包括房子和不小数目的存款,而他将留在台北跟初恋情人重新创业去了。


经历了如此天坍地陷般的打击,老板娘一下子老了许多,一个老太婆形象就这么造就出来了。她不再追求所谓的男欢女爱了,而把心血放在了餐馆上,虽然她不缺钱,有了自己早已付清了贷款的住房,有了足够的养老金,儿子上大学的学费甚至将来给儿子买房子的钱都已攒足了,但她必须有个事业来充实她的生活,劳动便成了她生命的第一需要。


(四)

没有了丈夫,老板娘要自己打理餐馆,此时幸好女留学生来到了餐馆。别看她年纪轻轻,干起活来不仅仅条理分明,而且很有新点子。老板娘就把她作为知己,晚上就跟她闲聊,一是把自己爱情的苦衷倾诉一下,二来也给这个年轻的女孩一个提醒:别用咱们女人的眼光看待男人,男人是不可理喻的动物,到头来吃亏的总是咱们女人。老板娘告诉她:“你还小,没有这种撕心裂肺的经历,我的话你可能不相信。”女留学生听了老板娘的哭诉,便说:“我已经被我的高中老师骗过了,那曾经是我景仰过的老师。但我不相信女人永远吃亏,永远报复不了男人!”老板娘听到这里,尤其是看到女留学生眼里喷出来的不是愤怒,而是复仇的火焰,吃惊地望着她。“啊?难道世界上的男人都是这么丧尽天良的野兽?这也太可怕了。不过,你还年轻,好男人总会有的。而我,就不再蹚浑水了。”


老板娘仔细观察着女留学生与她招来的四个男工是如何相处的,她害怕年轻人在这里搞出大事来而提心吊胆。


打从四个研究生来到餐馆轮流打工,厨师的担子减轻了不少。第一个来的那位最出色了,他恨不得每天都来餐馆打工,只是他必须听从女朋友的命令,把精力放在学业和研究论文上,早日完成博士所需要的课程和论文,不能把精力放在卿卿我我上。所以,也不是每次打工的晚上他都被女友邀请到她的寝室过夜的。只是他不知道还有三个男人跟他一样过着同样的日子。


她发现老板娘对自己有所怀疑了,便想起“要想人不知就得己莫为”的古训,可她明白,这四个男人虽然都有各自的优点,但他们的缺点也是秃子顶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四个人的优点加在一起是一个完美的丈夫,但她不能把他们拆开重新组装啊,也就只好收手了。她到处申请转学,终于得到了很好一所大学的录取,而且有奖学金,毕竟她的考分很出色。


办好了一切手续,她告诉了老板娘,说自己在美国打拼很不合算,在国内有父母的关照,生活容易多了,所以,准备回国了。


她与四人不辞而别,令他们出奇地吃惊。他们都认为她是那样的内向那样的真诚,绝不会干出出格的事的。可他们四人找不到她的时候,都来到了餐馆。老板娘告诉他们女孩已经回国了。其中一个急了,说老板娘你胡说八道,她要是真回国了,怎么不告诉男朋友我啊?他的话音未落,身边的一位火了,说你他娘的脸皮也太厚了点吧?她是我的未婚妻,跟我早同居了,怎么是你的女朋友?另外两位不干了,说你俩喝高了?


“唉!”老板娘挥了挥手,告诉他们,你们都上当了。她跟你们单线联系,当然她不是个天生乱性的淫妇,其实她是报复欺骗了她夺走了她童贞的高中教师。你们是在给那位男流氓受过。


“你信口开河!她把贞操献给了我。第二天早上我的床单上有血迹。”他这么吼着。可是另外三人顿觉大家都上当了。老板娘告诉他们,你们看到的那些血迹应该是她例假晚期的杰作。她知道你们没有经验,才得逞的。


四个男人听后像被激怒了的狮子一样,有的咆哮有的跺脚。老板娘让他们回去好好念书算了。


四人离开了餐馆,但内心愤怒的火焰无法扑灭。四个男人被一个丫头给玩弄于股掌之上,婶可忍,叔不可忍。他们估计她不会离开美国,肯定是转学了。一时半会儿找到她是不可能的。她早跟学院里管签证的官员打招呼了,说有纠缠自己的男同学,要为她的去处保密。这样,斗牛场上红了眼的四头公牛发了疯似的决意报复,这口气一定要出来。他们没法上课了,听不进去;没法搞研究了,定不下心来。眼看着前途给毁了,四人感觉束手无策,报仇无门。


既然没心思念书了,那就想法活下去。四人开始商量下一步的打算了。


其中两人办好了公寓换人手续,另外两人的租期到期的时候,四人分别给导师写了辞退信,说转学到其它一所大学了,就算是不辞而别,导师们很不高兴。晚上,老板娘开车从餐馆到家,车库门打开后,车子进入车库的一霎那,四个小伙子也鱼贯而入。待老板娘关上车库门从车里出来的时刻发现了他们四人进来了时,她有点害怕了。“你们怎么晚上跑过来了?有我帮忙的,尽管提就是了。”她先安慰着这四头被女孩激怒了的狮子。


唰的一声,四人把明晃晃的刀亮了出来。“有话好好说,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平时我待你们不薄。”老板娘跟他们解释着。


“快上楼!我们到上面说。”四人中的一人吼着老板娘。


此时,老板娘非常清楚了,这四人拿着刀子不是劫色就是劫财。但劫色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家里只有个儿子在上高中,自己已经是40出头的老太婆了,他们二十多岁的男孩子怎么会看得上?那一定是劫财了。这可糟透了!


想到这里,她说什么也不上楼。怕她报警,一个人看着她,另外三人跑到楼上找寻保险柜。保险柜就在她的卧室更衣室的里边。几件连衣裙挂在保险柜的外面,用以遮挡保险柜。但这点把戏隐瞒不住研究生水平的三人。


他们把老板娘驾到保险柜前,让她打开保险柜。老板娘当场下跪了,哀求他们说:“你们如果有难处,我一定帮忙。这保险柜可不能动,那是我和前夫多年的血汗钱。”四人把刀子架在了她的脖子上,恶狠狠地告诉她:“我们今天把你碎尸万段,等你儿子回来,我们也杀了他灭口。然后把你们的尸体装入塑料袋,投进河里。你要想活可以,把保险柜打开,我们只拿40万美元,每人10万,剩下的是你的。”


面对失去了理性的亡命之徒,在生与死面前,老板娘选择了生。她浑身颤抖地把保险柜打开了,里边有七块,每块由一条硬纸壳分隔着。每块就是10万美元。四人各装了一个袋子,并告诉老板娘,一旦报案,就杀死她和她儿子。


(五)

四位研究生级别的劫匪拿着钱逃之夭夭了,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了。浑身颤抖的老板娘此时如果报警,四劫匪极可能遭到围追堵截而落网。但她犹犹豫豫,镇定下来后先给她的厨师 --- 在美国她唯一信得过的人打了电话。听到恐惧到了极点的求救话语,厨师立刻开车到了她家。


厨师建议她不报案,理由有三:一是家里存七十多万美元,而餐馆每年报税时都是没有赚到钱,这公开把自己偷税漏税的犯法行为告诉给了警方。即使那四十万美元追回来,也难保不被上缴。第二,如果警察抓不到劫匪,那就更糟了,自己剩下的三十万都保不准要遭处罚。第三,你这个餐馆以后也不能开下去了,因为我这个偷渡客的身份就暴露了。非但如此,我一旦被捕,万一经不起心理折磨而把偷渡线索招供出来,按照黑社会的原则,我在国内的家人至少一人要被杀死,这是当初我们都被告知了的。就是死,也不能招供。可谁能保证能逃过司法机关的心理战?到时心理崩溃了,一切都完了。不就是四十万美元吗?我们好好经营,几年就回来了。再说了,那四人拿着抢劫来的钱肯定是到别的城市开餐馆去了。他们了解了餐馆如何运作,他们不敢公开出来继续念书了。等到他们开餐馆有了钱,不知哪一天会良心发现而把你的钱退给你呢。


老板娘问他这餐馆还有没有可能开下去,以后再来一次打劫咋办?这里的大陆来的留学生越来越多啊。厨师告诉她:“其实,就是因为他们欺负你孤儿寡母,要是有像我这样五大三粗的丈夫在身边,量他们都不敢!餐馆还要开下去的,要不,我们就假结婚?反正我得等以后有大赦的机会才能获得身份。在这之前,我肯定只能靠给别人卖苦力才能有落脚之地。我虽然比你小8岁,但我不在意这个,真结婚假结婚都是你做主。你上过大学,看得起读书的男人,从不把我放在眼里,可你前夫是怎么对待你的?我只念过小学,但我知道怎么做人。看看那四个能念书的混账,公然当劫匪!欺负对他们不薄的女人,十万美元在他们眼里就成了天文数字!别说荒废了学业,就那丢失了的合法身份,让我出十万美元,我就会买的!再说了,博士毕业后,十万美元不就是一两年的工资吗?这等混账不是念书念歪了,又如何解释?念了半辈子书,都念到博士了,念啊念,念啊念,终于念成了王八蛋!”

厨师的一席话让老板娘如梦初醒,她从没有把他当成可以聊天的知己,一个福建乡下来的偷渡犯,除了做饭,能懂什么人生道理?今天才知道,读书多的人,也许读进去的书本知识把本来存放良心的部位给挤掉了。对厨师憨厚的面容,她第一次仔细地看了起来,那是一张四方脸,锃亮的大眼睛透出来的是真诚,是勇敢。偷渡,需要的不仅仅是心计,还要有胆识。想到这里,她对他开始有了尊敬和钦佩。


他们的婚礼是在华人牧师的主持下举行的。他们的餐馆比过去更热闹,生意更红火,饭菜的种类更多了。老板娘开始打扮起来了,看上去年轻了许多。

那位女留学生转到哪里去了,无人过问过。那四个研究生分属于不同的系,他们悄悄地走了,如同悄悄地来,没有引起什么波澜。大学里人才流动家常便饭,转学是随时发生的。到底他们去了哪里,无人知晓。但他们打劫的故事过了一年后就传开了。那是厨师和老板娘从大陆探亲回来后把故事的细节都说出来了。


我昨天在机场看到了老板娘,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她,一眼就可辨认出来。她在喊她后面的儿子,一个很帅很帅的小帅哥在玩弄手里的电子游戏机。厨师拉着行李,脸上露出来的是幸福的神态。看到他们,我立刻想起了这段往事,便写就此文,说不定放弃研究生身份而开了中餐馆的那四人其中也有润涛阎的粉丝,便能看到此文。我相信,你们四人这么多年来良心上一定饱受煎熬。其实,英语里有一句“never too late” ,趁着老板娘还健在,你们现在也不在乎那十万美元了,就把你们开餐馆的第一桶金还给老板娘。给她道个歉,甚至拜认她为干娘,她会原谅你们当初的荒唐的。果真如此,这也是留学生百万花絮故事里的一个美丽的结局。否则,你们还要继续着良心的拷问。

人生,只是暂短的一瞬。活着,只不过是梦幻。不论穷富,人生如梦,信不信都如此。相对于死后时间上的无穷大,人生在世的阳间只不过是短短一梦,只有死后的阴间才是真实的,才是永恒的。你们如果在阳间这暂短的一瞬,不把丧尽的天良补回,到了阴间那真实的永久的世界里,你们的灵魂何以安息?


那位女留学生,应该早已是事业有成,更应该有了美好的爱情,幸福的家庭。年轻时候的经历,只不过是美梦中的一个恶梦插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1)
评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naivekid的评论:

高兴就好。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HappyNow?!的评论:

不用谢。
naivekid 回复 悄悄话 喜欢看润涛哥哥的美文,妙语连珠,嬉笑怒骂皆文章。令人莞尔,也令人回味。
HappyNow?! 回复 悄悄话 读作是小说也好,“报告文学”也好,这些故事源于生活,写出高于生活,给读者启发,享受,回味和思考,都是作者的心意吧,谢谢了!
callmesir 回复 悄悄话 “到男人心里的路是通过他的阴茎,男人好色远胜过美食;而让女人欢心的路不是去通她的阴道,而是去塞她的钱包。” 下次编故事就把这句和出处都写上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sumw、peasant、流云朵朵、飞虚无痕、半通不通等楼下网友们的评论:

刚看到大家的评论。谢谢!
半通不通 回复 悄悄话 “历史只有人名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小说除了人名是假的,其他都是真的。”

顶博主!

只是不知该如何称呼:

按年龄叫“老阎”
论资历称“阎老”
……
飞絮无痕 回复 悄悄话 故事真的很震撼,但我只相信女留学生的遭遇,她这么聪明,不至于利用4个代罪羔羊来报复的,至于说那4个留学生的情节,就有点离奇了,不至于会放弃博士而仅仅为了开个中餐馆的???
sumw 回复 悄悄话 年轻囯人要学 性教育

更要 学好 文明绅士 爱情学教育

广受大家欢迎的 阎老师 要多多 开导,多多写了,

生命禅院 天山草, 李纪祥 拜讬了
流云朵朵 回复 悄悄话 再次说明了一个真理:柿子就是选软的捏。
那女的,贞操被骗,就拿别的男人撒气,有种你回家报复教授去,那四个可怜的博士被她玩得团团转,不过,反过来想,大家不是把她当公共汽车,权当旅游一圈回到学校休息吧,不同的是,坐一圈公车不花脑子,被玩感情有点伤神,那时,人们的认识没到这个高度吧,所以,才回头找老板娘撒气,可能觉得她知情不报,臭娘们一个吧,不拿她撒气找谁?
不过,关键是,人总是有个良心在那里的,做完什么,要是不自我审判,那就是天生坏胚子,不值得说,否则的话,一辈子都不会心安,人何苦跟自己过不起???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这样说比较好,有两个选择:

1.故事是真实的,但我写得不真实了;
2.故事是不真实的,但我写得真实了。

哪一个比较好呢?

我在琢磨琢磨
喜气连年 回复 悄悄话 好有心计的女孩子
CHIKE 回复 悄悄话 全天打餐馆,一个月也就3000块. 为了三千块绞尽脑汁加陪睡又转学,还真够费脑子的,傻子会这样干?这四个男的也挺有志气,白睡了人家,为了一点钱(就知道有100000?)就触犯法律又集体转行开餐馆了.挺有意思.
georgiagirl 回复 悄悄话 不管是真的, 还是假的. 阎老师写得很好, 这是真的!
也许真真假假都有吧!
redwest 回复 悄悄话 读过楼主的其它故事,很佩服楼主的想象力和讲故事的能力。楼主的故事显然以荒诞和戏剧性取胜,故事即使不是真的,但娓娓道来,又极具戏剧性,引人入胜。但最后楼主还经常会加上一些个人感慨,以示故事是真的。

这个故事可以写得更好,女留学生和四个男生的交往可以增加不少荒诞、可笑的情节,也可以增加黄色部分。选几个有特色的演员,就可以拍成一部电影了。呵呵。我也开始瞎说了。
lao3ma1 回复 悄悄话 幸好没有留学,听说做学生很苦,经济压力,学习压力,还要搞到抢劫,实在太不值了。希望这不是真的!
豪放亦婉约 回复 悄悄话 看题目,以为是黄色小说,才进来的。阎兄的故事每个都很精彩!
励力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故事是真实的,请问一下作者是否知道,故事中的女留学生是否双子座星座?仅是好奇
闲人Filiz 回复 悄悄话 难道是真的?!
不管怎么样,就是写得好看!
蓝木头 回复 悄悄话 看题目真的以为会不怎么样,读完了还是觉得挺震撼的。
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假不重要。
风行水上 回复 悄悄话 是编的吧。太不真实了。
山绿霞红 回复 悄悄话 真实的记述,读起来很感味道。也让我对留学生活有了另一层的看法。
缺乏自信 回复 悄悄话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人的经历不同,也就有了不同的故事。
老阎若要学坏,至少不会比当年黄瘸子盗窃集团中的军师差(如果真有其人的话),可喜的是老阎是个科学家兼作家。
顶老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