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两次打赌:77级北大事件与79年魏京生事件

(2018-01-27 16:36:50) 下一个

(一)1978年初恢复高考后的77级入学不久,我去北大找哥们聊天。是收到了他的信他要跟我见面,我就去了他那里找他聊天。他跟我讲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是一首诗引发的争吵。我问他是什么诗,他当即背诵给我听:

我来自黄土高原的山西,
心中充满了甜蜜。
为做一个有用之人,
多年来刻苦学习。
可四人帮在台上,
上大学没有考虑我的余地。
只因我头上没有长角,
身上没有荆棘。

“后面还有没有?”我问他。

“我不知道,因为前边的人挡住了视线。我便想往里挤,把这首现代诗看完。可眼看前边的两拨人在脸红脖子粗地争吵,进去有被挨打的可能。就在犹豫是否进去看看全文,一哥们从后面拉住了我。“走!去打球。十年文革大字报你还没看够?”

“这两拨人争吵是必然的。这首自由诗虽然是大白话,可战斗性很强,作者有‘打蛇打七寸’的本领。”

“其实双方争论最激烈的是关于‘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话题。这事我站在工农兵学员一边,被本派的同学骂成‘吃里扒外’,因为我说我哥哥就是被推荐上的大学,哥哥比我大一岁,天生性格柔和,人缘好。要说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那是我。我从小喜欢打架斗殴,如果不恢复高考,我是没机会被推荐上大学的。而且我哥比我聪明。我讲了这些就惹恼了同学们,说我在这场合说这些等于汉奸行为。”

“这两派都没有指出里边最关键的地方,那就是:连作者都认为不论是工农兵学员还是高考入学的学生,凡是上了大学的都是‘有用之人’,那么,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没机会上大学都是无用之人了。这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华罗庚没大学文凭照样当清华大学教授,沈从文没上过大学照样当西南联大的副教授。毛泽东彭德怀林彪等无数高层官员也没上过大学,周恩来也只在南开大学读过四个月英语课程而已。他们是无用之人?”

“润涛啊,我不同意你这观点。我说这话是我们认识以来的第一次。在高中时代,我对你佩服地五体投地,那是在读书和考试方面。别人还没答完一半考题你就交卷了,而且只要有一个满分的,肯定是你,不论哪门课。现在看来你是读书考试方面比我强一大截,但看问题方面你不如我。因为你用过去的眼光看待今天和未来。你举的例子都是过去的事,而历史已经翻过了新的一页。就拿我哥来说吧,他得知我考上了北大,泪流满面。为什么呢?因为他后悔啊。他要是知道晚一年就可以高考凭分数入清华北大,那他就不会当工农兵学员了。这一步错他这辈子就完了。”

“一辈子就完了?什么意思?”
“这不明摆着吗?他比我大一岁,加上他会来事,大队党支部推荐他上大学,书记直接告诉我说‘你这个刺儿头就是村里所有的高中毕业生都推荐上大学也不会推荐你上大学。’可我的命好,赶上了高考。一年前我哥是什么名声?我是什么名声?我跟他比那是天渊之别,可今天呢?一切都倒过来了!”

“我说哥们,咱俩可都是21岁的人了,可你还用小孩子的思维方式看待社会。这可不行啊。什么你哥哥一辈子就完了?你必须冷静下来听我好好给你讲讲这事。你同意吗?如果你生气,那我就不说什么了。”

“我生什么气啊?我哥都承认工农兵学员的帽子戴在他头上压得他一辈子都喘不过来气,他这辈子就这么倒霉啊。而我呢?随便混都会比他强,我是天之骄子,他敢说这话吗?这么明摆着的事,你竟然搞不明白。你能不能告别历史眼睛看着未来?”
“你不生气是吧?那我就给你讲了啊。”
“我生什么气?你随便说吧。”
“社会并没有回到考举制。就算考举制,那也不是状元就一定当宰相而进士就不能当宰相。假如你和你哥毕业分配到同一个单位,单位里的人还是喜欢会来事的你哥。有机会升官,人家还是提拔你哥而不是你。”

“扯吧!你还是用过去的眼光看待未来。假如我和我哥分配到同一单位,人家一看档案就知道他是工农兵学员,而我是考上的天之骄子。”

“恢复高考就等于文革以前的状况,你和你哥高中毕业没上大学前你们村的大队干部们喜欢你哥,那是人性决定的,人性不会因为恢复高考而改变多少。假如你和你哥都回到你们村,你们村的大队党支部干部们以后还是喜欢提拔你哥。即使到了新的单位,那里的人知道你是天之骄子,就算那单位从来都没有过文革前毕业的天之骄子大学生,就等于你到了贵州,你的嘴巴叫唤声比老虎都大,但人们还是要看你为人处世的本事。”
“你骂我是黔驴?”
“哥们,我是打比方啊。就是说你哥的前程不会比你差。”
“我一定把你的话转给我哥,至少是安慰,等于善良的谎言。”
“那倒没必要。你哥不需要。你和那位写大字报的同学只能靠侥幸有了个出人头地的机会,在毛泽东时代就不行。而你哥,不论在什么时代都行。他哪里需要你我的安慰?”
“哥们,你还是用过去的眼光看待今天和未来。所以,你的理论是谬论。工农兵学员都会成为废人,不管他们有没有本事。这是时代决定的。”

“基本上可以这么说,但历史的发展并不是那么泾渭分明。如果天下大乱了,成功者是谁就很难说了。当年毛泽东的同龄人里大学毕业生多的是,并不是现在才有大学生啊。”

“老同学啊,我敢打赌,时代不同了,不论是战争还是和平,我们这代人未来的历史都是由恢复高考后的学生主宰,没工农兵学员什么事。”
“这堵你也敢打?”
“怎么不敢?我打两个堵。一个是:在恢复高考后的77级或下一年的78级当上党中央主席的那一天之前,绝不会有工农兵学员当上党中央主席。另一个是:恢复高考后的77级或78级或79级里第一个当上党中央主席的那一天,政治局常委里不会有一个工农兵学员;而且政治局委员里也不会有一个工农兵学员。中央委员里有一两个工农兵学员倒是有可能。这两个堵我敢打。你信不信?”
“不信。输什么?”
“如果我输了二者之一,我输给你一块上海牌手表,或一辆上海产自行车:凤凰或永久你随便挑。如果两项我都输了,那我就输给你一块手表一辆自行车。我要是赢了两项,你只输给我一辆永久自行车。怎么样?你敢打不?”

我点头答应了。

光阴似箭。一转眼18大召开了,工农兵学员习近平当上了总书记,18大政治局常委里只有李克强一人是77级。习近平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王岐山都是工农兵学员,只有俞正声是文革前的大学生,还算不上跟哥们老同学打赌内容里边的恢复高考后的大学生范畴。

哥们跟我联系时从不提这个话茬,也许他把这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也许是他认为现在他白送给我上海牌手表和永久自行车我也不要了。其实那时候这两大件可是“三转一响”里的两转呢。论工资百分比,那时有这两件比现在在北京三环内有两套房还难呢。我猜想哥们在等19大的结局。那19大是怎样的呢?习近平栗战书赵乐际是工农兵学员,韩正汪洋王沪宁到底算不算正经大学毕业,我不知道,因为汪洋的大学是在党校读的,韩正没读过大学直接读在职研究生,王沪宁是恢复高考前的干校学习班算工农兵学员吧?总之19大政治局常委里还是只有李克强一人是77级。我那老同学的哥哥混得比弟弟好,那就不用说了。

(二)魏京生的大字报引发的打赌
1979年3月下旬的一个星期天,此时北京的天气还比较冷。一位同学(不是上文的高中同学,而是大学同学)拉我去西单逛街。他说西单商场在降价处理球鞋。我又不买东西,就不想去。可又不愿意不给他面子,就只好答应了。在西单商场转了一圈,事办完了我们就在大街上溜达。早就知道有西单民主墙,便去看看热闹。层层叠叠的大字报最多的话题是控诉毛泽东时代的悲剧,从大跃进挨饿到文革遭难,各种案例五花八门无奇不有,读后令人心酸不已。但令人看后唏嘘的是一张《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

看题目读者一定以为是指搞个人崇拜的英明领袖华国锋,但读起来才知道其实骂的是邓小平,而且指名道姓。倒是提到了“华、邓”字眼比如:“请问华主席和邓副主席:你们占据总理和副总理的职位是否合法?”但整个大字报基本上骂的是邓小平。比如:“邓小平走的是独裁路线”、“警惕邓小平蜕化为独裁者”、“野心家是标准的坏人。”等等对邓小平劈头盖脸地开骂。

此时站在大字报前边读大字报的人看得个个心惊肉跳的样子,我俩读完后把周围扫了一遍。哥们指着站在大字报旁边眼睛对着大家的那位,悄悄地问我:“他是写大字报的人还是公安局的便衣?”

我拉他走到马路对面说话别影响人家读大字报。读此大字报的人几乎都屏住呼吸呢,那才叫鸦雀无声,因为读得心惊肉跳。大字报骂邓小平骂得酐畅淋漓。

“润涛,你说那人到底是写大字报的还是便衣?”哥们继续这个话题。显然他有点害怕。
“从他对读大字报的人不在意而是用眼睛扫描远处的人来看,他是作者。”
“理由?”
“在他贴大字报时便衣应该给他照过相了,此时便衣站在这里没有意义了,便衣又不会抓读者。所以,他应该是作者,他在看有没有外国记者来读他的大字报。这关系到他的生死存亡。”
“不一定。便衣也要看是否有外国人读了这张大字报。所以,你的推理不准确。”
“走,我们到那里去看便衣。”

我带着他走到大字报边远的地方,那里有新贴的大字报。看到一位在张贴大字报时,读者群里第二排有一人悄悄给贴大字报的人照相,我告诉哥们:“他就是便衣,在不停地照相。等他把大字报内容照相完毕再把贴大字报的人照相完毕,他就会走掉。他旁边那位再跟踪贴大字报的人去哪里。”

然后我们就乘公交车回校了。在公交车上,这哥们对公开骂邓小平的大字报作者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我们都看到了给贴新的大字报偷偷拍照的事儿,也就清楚骂邓小平的大字报作者后果肯定是被抓。

“润涛,我对不怕死的人还是佩服的,因为我们做不到啊,虽然他这么做没意义。”
“不一定他会被枪毙。如果这张大字报被外国记者发现而拍照了,在国外媒体报道了,或外国记者质问中国政府此人的结局了,邓小平未必杀他啊。所以,他是否被偷偷杀掉,要看是否有外国记者看到他的大字报。这是他活下来的唯一期盼。”

“邓小平肯定会派公安悄悄杀掉他啊,他公开骂邓小平是独裁者也就罢了,可他骂邓小平是野心家,那等于邓小平要夺华主席的权,这是公开造谣、指鹿为马,邓小平不杀掉他?不可能!”
“事情未必像你想象的那样。邓小平偷偷杀人?那不可能隐瞒得了太久的。写那么极端的大字报,外国记者一经报道出来,邓小平就不可能偷偷杀掉他了。公审杀掉他?现在是拨乱反正阶段,最多是在坐牢期间整死他。那也得几年后看情况。现在邓小平不想跟美国闹翻。”
“我判断反正他活不下来的,所以,骂一通邓小平而送命,不值得。”
“难说。一张大字报就杀人?拨乱反正期间不太可能。说不定适得其反呢!”
“什么适得其反?你是说他还能高升?”
“那我问你他为何写大字报骂邓小平?”
“润涛,那大字报你读得很认真啊?原因就是他主张民主,反对独裁,他认为邓小平很可能会是独裁者而且是野心家。就是他为了民主事业不惜牺牲,就跟当年为了共产主义而死的江姐一类人。江姐就是骂蒋介石独裁,为了打倒蒋介石的独裁政权加入共产党成为烈士的。这叫信仰。”
“我有另一番解释。”
“你说。”
“毛主席活着的时候他为何不反独裁?邓小平现在是副主席副总理,毛主席是主席,是真正的独裁者,那他怎么这么多年就不反对毛主席的独裁?我大胆假设:此人在文革期间没有上山下乡,他的同学们都去农村受苦了,而他由于某种原因没有离开北京,是毛泽东时代的受益者。邓小平恢复高考,他大学没考上,甚至连中专都没考上,所以对邓小平恨之入骨。如果他现在是在校大学生哪怕是中专生,他坐在教室里读书,他会骂给他高考机会而成为天之骄子的邓小平?如果不恢复高考,他在北京有工作,即使上山下乡的他老同学们回京了也没有他的工资高工龄长。可现在知识分子吃香了,他发现以后前途没了,一夜间乾坤颠倒了,他受不了。”

“你说得有点道理。假如他高考被录取,哪怕是中专,那他也不会写这大字报而断送前程,反而会感激邓小平。但另一方面,即使他恨邓小平恢复高考令他一夜间从社会得利者变成了被同学瞧不起的工人,那写骂邓小平的大字报被枪毙或坐牢更不合算啊?所以,还是信仰的因素起一半作用。考不上大学考不上中专是另一半因素。”

“你的判断和他的判断是不一样的。哀兵必胜,拼死一搏者往往与走正路者殊路同归。我给你举个例子:当年孙中山就是考不上正经大学而进了一所医学院。农、林、医、矿,在近代中国都是排名最低的学科。孙中山虽然出生于贫穷的农民家庭,他哥哥到美国属地檀香山农场打工去了,就把他带到那里读了小学中学。他回国入读广州一家医院附设医科学校(等于中专),后转到香港华人西医书院(等于大学)学医。他没考上出国公费留学生,但他走革命道路,最后到海外还要受到留学博士生们的崇拜。同理,这位考不上大学考不上中专但模仿孙中山搞革命的道路玩民主骂邓小平,说不定有一天他会到美国呢,而且到了美国后还会被今天考上了大学以后去美国留学的博士们崇拜呢。”

“扯吧!要说这家伙不被邓小平杀掉只是坐牢还可以,可你要是说他还会出国当个孙中山似的人物,那你就是裤裆里拉胡弦---胡扯JB蛋。”

“我是说有可能。现在大学开始派遣留美访问学者了。以后出国留学的大门会开得越来越大。出国就是平常事了。”

“那也轮不到他一个连中专都考不上的人。不能排除他是否精神有问题。如果精神正常,那只能是从信仰方面解读。”

“别说今天,就是多少年后万一他出名了,反对他的人不论是共产党员还是主张民主但跟他争地位争饭碗的人,都不会判断出他当初写骂邓小平的大字报是因为他考不上大学甚至中专,感到穷途末路而誓死一搏,反而误判他是坚持民主信仰。考上大学的都在争分夺秒地珍惜不易得来的机会而发奋读书,其中主张民主的大有人在。如果他考上了大学或中专,他照样不会写大字报骂邓小平而丧失大学学习机会,说不定他很感激邓小平恢复高考给他提供了上学的机会呢。名落孙山后,他感到生不如死,便找个办法出名,被判死刑,历史上也有个名声;如果死不了,一旦邓小平再次被打倒,那就有可能成为反潮流的政治家。他这比考不上就自杀的人有头脑倒是真的,说不定他这一骂就能堵来政治从政的机会或出国的机会呢。考不上大学就自杀的人们虽然也都以为自己穷途末路了,但他们不恨邓小平恢复高考,而是恨自己无能,骂恢复高考的邓小平在心理上有点过不去。”

“时代不同了,他考不上大学以后还想当官?不可能!我敢跟你打赌,赌他即使不被邓小平杀了,他这辈子也没机会出国。你敢打赌吗?”
“你堵什么?”
“如果输了,就从西单商场车站人多的地方躶体跑一站地。你敢赌吗?”
“敢!到时你可别不认账。”

日月如梭。十八年只是一瞬。魏京生到了美国。我那哥们一定知道此消息,只是他在国内,我回国也不好意思让他裸奔。在西单商场那里裸奔,被警察以流氓罪抓起来倒是幸运呢,要是以精神病患者抓起来送进精神病院,那他就出不来了。他越是说自己不是精神病患者,越是给他打大剂量的针让他镇静下来。久而久之,镇静剂就把他的大脑变得迟钝,跟精神病患者越来越像。

诚然,即使几十年过去了,不论是反对魏京生的共产党员还是反对魏京生的民运同志,都不会想到当年魏京生恨邓小平是出于他在毛泽东时代不下乡的幸运和工人阶级被尊为老大哥的高高在上荣誉光环被邓小平恢复高考而彻底抹去,便选择拼死一搏剑走偏锋以坐牢18年的代价换取了民主斗士头衔而游走于海外,也成了个世纪大名人。

这两次打堵我都赢了,可哥们们似乎都把这些忘记得干干净净,早已被挣钱、养家、孩子上藤校等家务事给挤兑到旮旯去了。我不跟哥们提打赌裸奔的事,也有担心被说成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忧虑。而我又驳不倒多数人认为的“即使当初魏京生考上了大学也宁肯放弃读大学的机会也要写大字报骂恢复高考搞改革开放的邓小平。”我唯一的解释是:在毛泽东时代魏京生早已是成年人但他从未写过大字报骂毛泽东是独裁者。邓小平再怎么独裁也达不到毛泽东独裁的程度。

而且不同的是:毛泽东时代他没上山下乡而是留在北京当工人;邓小平时代恢复高考他没考上。毛泽东时代主张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知识分子是臭老九;邓小平时代主张专业化、知识化,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恢复高考后考上的大学生、中专生里没有一个甘愿放弃读书的机会也要写大字报骂恢复高考的邓小平是独裁者的。那时候掌权的是华国锋。邓小平只是负责恢复高考,军权还在叶剑英手中。此时是十一届三中全会期间。共产党历史上最具伟大转折意义的是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开放搞经济建设,提出解放思想。

从效果上看,是魏京生的大字报令彭真等说服了邓小平关闭了西单民主墙。邓小平是西单民主墙的极力支持者(请查阅邓小平会见日本人时对西单民主墙的支持言论报道)。

洞察人和事务,需要独自冷静思考,才能不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后记:
1. 如果当时我高中同学知道北大的那张大字报署名是谁而告诉了我,我今天就可以写出来,说不定作者的同班同学就有来文学城的,就可以问作者我哥们当时看到的是否是全文。如果后面还有,可以帮我补上,因为作者不可能忘记自己写的内容。这毕竟是文革结束后北大的第一张大字报。

2. 我对魏京生还是非常钦佩的。他有身处逆境誓死一搏的勇气,而且他赢了。虽然他知道在“拨乱反正”时期他活下来的概率是很高的。如果早三年在毛泽东时代他胆敢骂毛泽东是独裁者,那他就不是被枪毙前割喉的待遇了(那是给女性的),而是被毛泽东培养的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们活扒皮。当时的邓小平算不算得上是独裁者?有一点是肯定的:邓小平是后来六四杀人的下令者。六四是邓小平的女儿都得承认的邓小平会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悲剧。魏京生最大的长处是他并不忽悠年轻人为他火中取栗,而是自己赴汤蹈火把牢底坐穿。这一点比自己躲在海外忽悠国内热血青年搞革命的孙中山强得多。社会有其自己的发展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政治就是绞肉机,只是玩政治的人总想着自己会赢,事实上是看不透金钱、地位、名誉只是精神鸦片。人生就是一场梦。

下篇从生物科学角度谈为何人生就是一场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1)
评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突然想到有人提出我们谈论的下一年的78级是错的,77级和78级都是78年入学。事实是:我们谈话时还不知道78级什么时候入学,根据77级78年入学,判断出78级79年入学没什么错。
铁森 回复 悄悄话 民主是有条件的, 条件之一是共识。如果多数选民对重大问题看法、利益尖锐对立,其结果只能是混乱,甚至战争。就如美国南北战争,中国的军阀混战,埃及、乌克兰近来局面。现在多数中国人对一些重大问题不是有共识,而是尖锐对立,互不相让,民主后的局面可想而知。
民主也应渐进发展。以美国为例, 美国的民主发展经历了大约200年。根据《独立宣言》中的“人民主权”原则,每一个公民都应享有选举权。但事实并非如此,建国之初拥有选举权的只是人口中的少部分,并且极不民主的奴隶制保持了约90年。到1920年,宪法第19修正案规定了不得以性别歧视剥夺选举权,妇女得到平等选举权。到1964年美国宪法第24修正案规定,不得因未交税而剥夺公民的选举权,黑人和穷人行使公民权才扫除了最后的法律障碍。真正实施无任何歧视的普选制,不过是到1970年代才完成的。美国民主发展基本符合当时的社会条件, 没有引起太大的混乱。
近几十年有些国家违背了循序渐进的原则,没有顾及各国的条件差异,搞“民主大跃进”其结果可想而知。
心之初 回复 悄悄话 历史常回顾,滑稽天上来。懂了滑稽再滑稽,喜从骨子里来。走了勃喜来,来了喜勃。不尽长江滚滚来,打黑扫黑真黑。黑人黑透黑完。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阎先生给我们提供的“场子”。

这个MEMO现在闹地这么热闹,估计民主党会搞个自己的。。。。 
想听阎先生的高见。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阎先生多次提到段祺瑞, 钩起了我多年想说的话:段祺瑞,爱国主义大英雄啊!决非我们小时候被灌输的“军阀卖国贼”! 
仅举一例:中国一战加入协约国,是段祺瑞不惜辞职跑回天津,后借天津马场誓师镇压了张勋复辟的势头,竭力抗争的结果, 否则中国连参加巴黎和会的资格都没有!那有后来的五四运动!
因加入协约国,中国几乎是白捞了多少好处?! 我们小时候的课本是不会讲的。我从网上摘了一小段:
“中国作为战胜国,废除了与德、奥之间的所有不平等条约,废除了德国的领事裁判权。德国的庚子赔款咱也不用给了,甚至中国之前借德国的钱也不用还了,还从德国获得了8400万的战争赔款。在中国向德国宣战后,德国在中国的一些船只也被咱们扣了,成了我们的了。总之,通过一战,中国的总收益达2.5亿元!还有呢,八国联军在北京掳走的中国文物也还回来了。后来青岛也从日本手中要回来了。。。。。。“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您客气了,对于孟山都和转基因,我不是偏差根本就是外行。我只是把我那位专搞基因分析的同学告诉我这个外行的一点点信息转述了一下。那是91年的事了,如果我当时知道基因根本就公开可查随便下载,我这个直脾气一定会立刻谴责他们神秘兮兮地编造项目骗钱。只不过当时我反正用的是Windows 3.0, 浏览器还是Netscape,所以我那时还没有今天这样使用谷歌和下载的知识,让他小子逃过了一劫。至于误导应该绝无可能,来阎兄这儿讨论的人的智商,我应该是垫底儿的了。如果当时我那同学说了恁许多都没能误导我这愚钝之人,仅凭我这外行一句话就能被误导了的,也太缺乏科学精神了。

另外,我从没说过“食物和水改造人的基因”,虽然我是从事现代健康的,应该算对食物和水比较了解但与改造基因无关。小崔的东西我没读过,谢谢您的忠告。但我只知道很多人嘲笑甚至骂他,感觉有些同情他,因为无论如何每个人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且他似乎还是好心),别人爱听就一起讨论讨论,不爱听或不感兴趣就像我这样听而不闻就是了,为何要花那么大的力气怼他恨他呢。不过我打算就这次讨论写一篇关于健康的博文,不然在这里占用太多篇幅了。我个人已经在此废话不少,耽误网友们翻页看别人的帖子很是不好意思,在此顺便向大家包括阎兄说声对不起。

有人把段祺瑞想像成懦弱吗?我不知道,但我理解的硬汉不是嗜血。所以段祺瑞以及许许多多打起仗来能征善战的勇士们,知道在和平时期放下屠刀是真正的英雄。因为“铁腕”和“民主”根本是风马牛的两件事。只有聪明的华人会把它们硬捏在一起,最终就成了毛泽东的和中国特色的“民主”。人家穆斯林阿拉伯等独裁极权,根本就直接说我们不民主。怎么地吧!多痛快。为什么明明长得是独裁的脑袋和一颗宫斗的心,却非要给自己硬套上民主这个时装那么扭曲那么分裂呢。所以在那片土地的民主只能是个笑谈。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老阎说的在理。政治领袖人物在关键时刻,要显示铁腕。
但是要恩威並施,才能镇定局面,又不至于失去人心。妇人之应该用于招安,而不是用来让步。是否一点要杀学生,这个有待探讨。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关于会不会有铁腕民主转型的政治家。

就拿段祺瑞来说,他可不是你们想象的弱者。他是战火中爬出来的硬汉。而且此人有勇有谋,政治手腕极其高明。只要老段在位,各大军阀不敢发动内乱。他也不惧怕袁世凯。但他对平民有妇人之仁,想在历史上留下对弱者同情的好名声。一念之差而已,就断送了民国的民主政体。我想他下台后一定追悔莫及。老段一念之差铸成大错。胡耀邦没有读懂民国史,没有搞明白段祺瑞把民主政体断送了的原因。不是他们做不到,而是认识水平的偏差造成的。胡耀邦也是从16岁就上战场打仗的红小鬼。惨烈的对阎锡山的歼灭战就是他和徐向前打的,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不惧怕杀人,从未成年就习惯了杀人。只是理论水平不够导致的悲剧。在战场上杀死的那些士兵也是普通农民的孩子。赵紫阳倒是没怎么经历过杀人的战场,算不上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而段祺瑞胡耀邦则不同。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昧名' 的评论 :

关于你谈的孟山都的基因部分,您这里有偏差。为了防止误导外行,我不得不说两句。关于不同种族的人类基因,所有基因资料都是公开的,都是任何人都可以下载的。不论是白人黑人黄种人,也不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只要是基因顺序,都是公开的资料。这是知识全球化的成果。包括其它任何动物、植物、微生物的基因,都是公开的资料。另外,食物和水改造人的基因,不知道你从哪里得到的知识。我猜测您不在这个领域,就跟崔永元一样说的都是外行话。说不定你是从小崔那里得到的。小崔就是说笑话的文科生谈科学,基本上是捕风捉影甚至信口开河。别读他的东西,否则肯定被误导。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阎老师,啥时谈为何人生就是一场梦啊,期盼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昧名' 的评论 :
高见啊!
dididididi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 我也是读着读着崇拜基因就出来捣乱了。大师, 这还有救吗?
墨天 回复 悄悄话 大师有时间写写看面相来识人的知识吧,期待!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中国还没走出盛世---乱世---盛世---乱世循环圈”。那里永远走不出的。其实如今科技的发达,在国外也面临着类似的挑战。我91年的一个同在国外念书但不同专业的同学告诉我,他读博的项目就是回中国收集基因,回来做分析后交给孟山都。当时是我们穷学生里很富有的,因为人家项目有钱,而且还常常能坐飞机美国中国地飞。我当时就决定彻底改变饮食习惯,并把好饮用水的质量关。因为无论是金融,是石油还是武器。都远远没有食品和水对人类的形象来的巨大。因为只有人们自己放进嘴里的东西,才可以导致人们自己决定是加入永动绞肉机或其它自行灭亡的机器,还是远离它。而如果由孟山都那样的科技公司来掌控的话(人类绝大多数正行进在那条路上,所以他们先收集人口最多的华人基因,掌控起来最有效),有慧根的那亿分之一也会痛苦地慢慢消亡。所以在海外尤其是像美国这样贫富悬殊的国家,有慧根者能独善其身,以保持长期做斗蟋蟀的旁观者。并不那么容易。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解放军对台湾发动突然袭击的可能性最大。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中国目前的经济实力仍然很强,不太可能引发广汎的大规模的反政府运动。
但是,如果对台湾发动武统战争却不能得手而导致国力和财力的大量损失,则有可能发生颠覆政权的大变动。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昧名' 的评论 :

的确不容乐观。中国还没走出盛世---乱世---盛世---乱世循环圈。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他们把这些安在邓小平头上。就好比让小孩子去狼群赤手空拳打狼而被狼咬死事后把责任归于狼群”—-其实把邓小平的名字换成毛泽东,同样成立。毛无非是比邓更大一号的狼。如果说毛是虎,邓就是小虎,同类就是了。

“下一个开明人士(类似段祺瑞胡耀邦赵紫阳)在民主转型开始时就要准备好武器弹药,随时把打着民主旗号出来摘桃子的流氓政客投机者杀头示众,绝对避免妇人之仁”—— 永远不可能的,如果段祺瑞能做出把人头砍下来示众那样的事,就不成其为段祺瑞而是毛泽东了。中国历来就是个永动绞肉机,皇帝或毛或邓或江或习,就是那个指挥绞肉机(朝廷或共党)每次绞谁玩儿的头儿,而0.999999%的人民大众就是那推动绞肉机的永动力(很多文化人儿能推的比别人有个聪明劲儿,所以能站的靠前点儿,弄好了被指挥者看到表个扬就莫大荣幸了)。任何开明人士幸运的只能著名地被绞,不幸的连名儿都出不了不配放进绞肉机,直接被淹没在推绞肉机的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里了。

“被打着民主旗号的流氓政客们折腾了一百年,今天中共下的民主、法治、社会公平、言论自由、居住自由程度比不上蒋介石的国民党,蒋介石的国民党比不上北洋的民国初年。随着科学技术的引进和知识的传播导致经济的大发展,社会民主转型反而更倒退了” ——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那个酱缸越来越脏了,而随着科技的发展,那个脏已经不仅仅是原始单纯成分的粪便,而是已经可以掺加各种化学毒素的高级酱缸了。那样的酱缸是一定会形成绞肉机模式的。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中国若想改变,只有通过净化水土和改变饮食习惯。而人的饮食习惯很难改变,因为人的消化系统从十岁左右就停止学习了。而中国那么大那么繁杂,穷乡僻壤的居多,能把吃的混合着果个腹就不错了,还谈什么改变饮食习惯。而在那样的习惯下水土也就不可能净化的了了。因此中国的永动绞肉机模式永远不会改变,就让它那么绞着去吧,至少人家广大人民感觉是幸福的。我们出来了的,就把自己在新天地的生活过好就行了。如果在这里还不通过净化饮用水和享受到现代化的饮食习惯,那可就真的枉费了很多来这一趟的优越性了。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寄希望于当权开明人士铁腕完成民主转型听起来像与虎谋皮。我还是寄希望于随信息技术的发展更多人从羊转变为猪,从而实现民主转型。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从中国历史上来看,扳倒及其强盛的政权(比如秦,元)的领袖人物在战争时代,有几个特性:审时度势选取正确的斗争目标,坚韧不拔,寛以纳人,能屈能伸。而在近代的有民主萌芽阶段的政权的上层人物则缺乏其中好多素质,段祺瑞下跪,胡耀邦在检讨时失声痛哭,赵紫阳表态自己老了等等,对手才略施压力,就已经显露怯意。等于还没开打就认输了。所以,他们最多只能算是独裁集团里的开明派。
而魏京生,虽然斗志高,态度坚决,但是最大的缺点是不能审时度势选取正确的斗争目标,也缺乏宽容,没有人格魅力,所以担当不了领袖。但是,作为一个斗士,还是合格的。虽然他贴大字报的最初原因也许不够高大上(至少不能算卑鄙猥亵吧),但要求极其弱势的民主阵营为保持纯洁性崇高性而拒绝他,恐怕是过於苛刻和自我封闭吧。
Ausgaroo 回复 悄悄话 贫穷建不成民主国家。西方干涉就受不了,比如苏俄给钱给枪培养人才,孙大炮立刻坐大,民主了吗??社会发展和经济状况自有其规律,抛开经济谈政治是缘木求鱼,不会得到正确观点,他们相互作用。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和任何行业一样,政客也是良莠不齐。老闫说得有理,良不应等同心慈手软。但手硬只是杀人吗?
称民主斗士又怎么了?斗士不是领袖,斗士不具备领袖素质。称民主斗士就是崇拜吗?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还是顶层设计出了问题。有志致力于社会民主转型的统治者如段祺瑞胡耀邦赵紫阳,要在第一时间做好准备对付流氓政客出来搅局。那些想浑水摸鱼的政客一看到你软了,你开明了,他们就立刻出来把水搅浑以便浑水摸鱼。有的人比如魏京生明明自己考不上大学而骂邓小平以获得拼死一搏的机会,也会被无数人崇拜为民主斗士,表明芸芸众生都是跟羊一样的愚蠢,被骗了几十年都看不透,你告诉他们他们都不信。

如果段祺瑞在第一时间对五四运动参加者镇压,把他们的头割下来挂在各大学门口,民国的民主政体就活下来了,中国早就实现了民主。段祺瑞有妇人之仁,他下跪那一刻,就等于葬送了中国的民主政体,结局不仅仅是他下台,而是军阀混战,还催生了共产党。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民主政体再想建立可能需要一两百年。

蒋介石有妇人之仁,竟然被骂成蒋该死时也对民主人士不斩尽杀绝,让他们宣传鼓动农民跟随毛泽东搞出个秦始皇时代,大独裁者成功上位。

胡耀邦赵紫阳执政的八十年代初整个社会都看到了民主转型的希望时,方励之又看到了捞取功名的机会而出来搅局。一听见枪声就跑到美领馆表明他是怕死鬼,可他看到胡耀邦赵紫阳是开明人士,便判定把社会改革搞乱也不会送命。如果胡耀邦在第一时间把他公开处决在中科大校园,派一个整编师把中科大围起来,谁出来游行就杀掉。胡耀邦赵紫阳的社会转型改革就会顺利进行。八十年代最有希望的社会改革就不会被86学潮和89学潮打断。

再往前推。袁世凯上台后发现孙中山出来搅局以破坏民主政体,就在第一时间杀死他,就不会被孙中山逼到对民主制度心灰意懒而恢复帝制的地步。也就给后来段祺瑞的民主政体运作减少了革命党的动乱压力。孙中山死之前就看好了紫金山上最好的一大块地盘,提出死后自己占据这块风水宝地。把自己当成了皇帝。

被打着民主旗号的流氓政客们折腾了一百年,今天中共下的民主、法治、社会公平、言论自由、居住自由程度比不上蒋介石的国民党,蒋介石的国民党比不上北洋的民国初年。随着科学技术的引进和知识的传播导致经济的大发展,社会民主转型反而更倒退了。反对蒋介石的独裁而支持和创建共产党让毛泽东上台的民主人士们,成了中华民族的罪人,是历史的铁的事实。86学潮搞掉了胡耀邦、89学潮搞掉了赵紫阳,都是民主人士们的杰作。他们把这些安在邓小平头上。就好比让小孩子去狼群赤手空拳打狼而被狼咬死事后把责任归于狼群,简直就是笑话。你骂狼残暴有什么用?狼不残暴才是怪事。 你跟狼过不去还抱怨狼咬死你?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狼群里的开明狼想把狼变成狗(要知道,狗的前身就是狼)放弃咬人时,流氓政客们就以为机会来了而打狼,梦想自己可以成为历史人物,是中国社会民主转型屡屡失败的原因。结果呢?要么狼打不死恢复了狼性而咬死人,要么流氓政客上台后变成了比狼还凶残的老虎(毛泽东就是例子)。

所以,下一个开明人士(类似段祺瑞胡耀邦赵紫阳)在民主转型开始时就要准备好武器弹药,随时把打着民主旗号出来摘桃子的流氓政客投机者杀头示众,绝对避免妇人之仁。否则民主转型还会以失败而告终,社会便会离民主法治越来越远。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没办法啊,我们是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六四那些人反而不闹了", 是闹不起来了, 没有闹的"好环境了". 胡赵那段相当"民主", 大学生的地位也相当高.
六四前,大多人, 包括我自己, 相信军队不会镇压. 六四镇压, 震傻了一些人, 我就亲眼见过眼泪和声音全哭没了的年轻人, 嘴巴张的好大, 脖子伸很长想说什么, 可说不出来 , 傻了!
很多被震醒了, “人民子弟兵”和”为人民服务”一样. 不怕死的人毕竟是极少数.

经过几千年的屠杀, 猪性的人已经被杀的不多了. 再来个"杀猪给羊看", 稳定几十年没有问题.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出国后读了一些历史书后才慢慢体会到, 民国原来是中国几千年里不多的一段民主时期. 可惜夭折了.
又想, 那些转投了共产党,后来被搞到家破人亡的文人们如郭沫若,吴晗, 翦伯赞, 罗广斌..... .. 难道不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吗?".

其实清末也相当民主,政府资助留学,培养了那么多大师,媒体也相当自由.....可惜没能以英国的方式过度到民主.

中外一致, 被推翻的独裁政府,恰恰是那些相对民主的. 所以独裁者要想长久统治, 就要彻底狠到底,对不安定因素要狠狠镇压,严厉制裁,一定要有"杀他20万,稳定20年"的勇气. 如果独裁者有妇人之仁, 如蒋介石等, 不会有好下场, 好的逃到国外,不逃的就要被杀.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风筝电视剧里高君宝与周乔在秋荷坟前的对话比较经典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没有五四运动,开明的段祺瑞政府垮不了台,民主政体有机会逐步完善。没有知识分子们参加共产党反对独裁的蒋介石,就没有毛泽东的更独裁。六四毁了赵紫阳,以反官倒为初衷,结果是无官不贪,腐败透顶,六四那些人反而不闹了。
Ausgaro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uptrend\':您的认识比较深刻。对于伊朗右翼来说,就是愿望和效果相同。
愚若智大 回复 悄悄话 坐等老阎在习下台后再讲他如何预测有关习的故事...

五年十年咱都有耐心
~~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玩政治就是玩人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刻舟求剑007' 的评论 : 政治和其他行业一样,也需要实践和总结经验。光有经验不够,因为还有变量,比如局势,民众形态,文化,力量对比等。如果前人类似的成功和失败例子不多,后人则需要更多的尝试,有时不得不想照搬外国的做法。而且,很多时候,政治的新势力倡导者都会冒很大的风险,特別在中国,有很大的生命风险。但从来就会有一些人甘愿去出头,自然有的成功了,而多得多的失败了。没有他们的尝试,就没有人类社会的发展,即便你说是注定的历史进程,在关键时刻也是因为有这样的人涌现。他们不可能是全凭自我灵感,他们也是总结了前人的经验再加入自己的创造。
就伊朗来说,当时无论右派还是左派都不够实力单挑政府,而他们都不愿意等到独立发展到壮大,所以有了联合,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左派太单纯,右派暗地发展自己的武装势力,最后右派夺取全部权力。左派不是错在采取联合,而是输在思路单纯,技术手段缺乏。儅下次左派再起的时候,左派就会有防范。人类的智慧不全是天生的,也是学习而来。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刻舟求剑007' 的评论 :

全球都一样。想玩政治的蠢人太多,导致“动机与效果相反”的普世性。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刻舟求剑007' 的评论 :

这就是聪明与智慧的区别。
刻舟求剑007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动机和效果绝大多数情况下是相反的”社会学原理。 -----
现实政治运动中,大多数情况下的确是这样的。
读过伊朗女学生写的上世纪70-80年代反对巴列维家族独裁的学运文章。文中说当时学生反对的是政治独裁。也就是巴列维王朝时的伊朗人,只能像西方人们一样拥有物质生活中的自由,而不能像西方国家人们那样拥有政治生活中的民主和自由。也就是巴列维王朝政治上还不够现代化;而霍梅尼的宗教派反对的是巴列维王朝世俗化。如果是把当时巴列维王朝作为政治上的中间派,其实学生是极左派,宗教派是极右派。当时的运动中,这两个政治理念上水火不相容的派别合力推翻了巴列维王朝。最后,霍梅尼派掌握了国家最高政治权利。而在宗教派统治的国家里,伊朗学生最后不仅失去了政治上的民主和自由。就是物质生活中的自由,也比巴列维王朝差了一大截。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回复 'doldentate1' 的评论 :

没听说过。

谢谢老阎。因为魏京生想到了刘京生。有时候,这就是命运。刘京生跟魏京生是哥们,西单民主墙也是积极分子,也一同被抓。他家里托关系,把他的罪名改成了刑事罪,捞了出来。后来64又栽了进去,15年。他家里也是老革命,母亲是我们单位书记,所以我跟刘京生是邻居,有时一起下棋。我也一直在想,他图个什么?也许就是一代人的失落吧。

我们当年一起住的邻居还有一个吴湘君。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今天跟习近平过不去的民主人士起的什么作用? 习的反腐试图挽救共产党,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和习近平过不去的那些民主人士应该是走在顺应历史的路上吧。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当时绝大部分77/78级学生,包括我自己和我们一大家人, 对邓恢复高考心坏感激. 当年看到魏京生反邓, 脑子里曾产生疑问和迷惑? 但已经选了理科,不怎么愿意花时间思考政治问题.

这么多年, 从没想过恢复高考会对少数人造成伤害,会严重影响某些人的生活地位和自豪感.

魏京生反邓不反华, 当时我脑子闪过的猜测是: 魏京生和宋江一样, "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吧.

是啊, 再好的政策, 再好的领导人, 都无法使100%的人满意. 都会有人跳出来反对. 魏京生是一个.
经阎先生这么一点明, 豁然开朗. 阎先生的推测会经得起考验.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抱歉,刚才少打了俩字。应为”那亿分之一以外”。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洞穴人里那个被松了绑的。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谢谢回复。正如阎兄曾指出的,人的慧根是天生,后天通过积累各种信息(或称为学习),增加再多的也只能是知识。所以没有慧根的那亿分之一(那个1不是以人数计量,权且按一些人加起来的慧根为度量单位吧。当然有的人慧根粗壮有的人慧根细弱。因为目前人类世界尚未发现完人,古希腊时代具有慧根的人大概都比今天的多。所以人类历来都是逆淘汰的,因此你对人性的剖析不局限于华人,的确如你所说,属于人类普遍真理了。笑),知识再多也因为没有慧根,而无法接触真理。愚以为,真理是“对真相的理解”的简称,说起来简单,但真理却只眷顾一颗颗真正自由的静下来的心,而往往具有慧根的人才真正能给心以自由,能让心静下来。柏拉图用洞穴人形容这样的人。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如何才能看透金钱、名誉、地位和美女?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精辟,支持!
“今天,凡是反对共产党腐败的,都是共产党政权的维护者,因为一棵大树里边长得蛀虫越多,离粉身碎骨越近;没有蛀虫的大树是极难推倒的。凡是支持褒扬称赞共产党腐败的,都是共产党的掘墓人。

在延安时期,凡是主张民主推翻蒋介石独裁政权的,都成了中华民族的罪人,使中华民族走入更独裁的毛泽东时代,也就都成了中国走向民主的拦路虎。这是铁的事实。

真理,是冷酷的,也是绝大多数人不想探讨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昧名' 的评论 :

我很晚才知道有中文网。以前就知道有华夏文摘和风华园,每周一期,每期15篇文章。不用中文软件就能读。来到文学城,随便写点文章也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写着玩。喜欢读的就读,不喜欢的就不读。我无所谓。无意插柳柳成荫,有了不少读者与朋友。当然得罪的人更多。我挨过的骂包括骂我是:台独、轮子、民运、特别大的五毛。网络上所有的派别我都属于。还有人问:当年选“四大汉奸”时怎么没有润涛阎?我问了朋友才知道被选出的四大汉奸有马悲鸣、芦笛、林思云。另外那个是谁他不知道。那时我还没上网呢,逃过一劫?以眼前利益为考量的读者看文章是哪一派的,属于自己一派的,管它是否是真理,一律支持。真正探索真理,在中国人里很难找到同路人。

中国几十年来的悲剧很多是由于当年追求民主的人士跟蒋介石过不去,誓死也要到延安追捧毛泽东导致的。没有那么多的热血青年宣传鼓励农民跟随毛泽东推翻蒋介石的独裁政权,中华民族的苦难就少很多。那些当年追随毛泽东推翻蒋介石的民主人士们在1957年的反右斗争中被镇压了。不知他们是否反思了当年自己助纣为虐的历史。

他们没有看人的一双慧眼;他们也不知道“动机和效果绝大多数情况下是相反的”社会学原理。

蒋介石对不起中国人民的地方就是当年对追随毛泽东的民主人士们太仁慈了以致丢掉了江山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是毛泽东把社会拉回到秦始皇时代的悲惨结局。还饿死了三千万人。蒋介石不懂得什么叫霹雳手段、菩萨心肠。

今天,凡是反对共产党腐败的,都是共产党政权的维护者,因为一棵大树里边长得蛀虫越多,离粉身碎骨越近;没有蛀虫的大树是极难推倒的。凡是支持褒扬称赞共产党腐败的,都是共产党的掘墓人。

在延安时期,凡是主张民主推翻蒋介石独裁政权的,都成了中华民族的罪人,使中华民族走入更独裁的毛泽东时代,也就都成了中国走向民主的拦路虎。这是铁的事实。

真理,是冷酷的,也是绝大多数人不想探讨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州汽车没有年检,也没有排放检测。随便开大破车冒烟也没人管。有的州有年检也有排放(燃烧是否完全检测)。有年检的年检还要交检测费。通不过需要修好再去测。我们州也有房产税,在美国第二低。平均0.43%,比夏威夷高。要看校区好坏,房地产税大部分用于公立中小学。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ldentate1' 的评论 :

没听说过。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老阎,问个人你听说过吗,刘京生?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unong2012' 的评论 : 有类似的,但是各州具体法律不一样,也就是要求不一样。去当地政府打听一下,如果没有及时办理会被罚款的。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占0.000001%的思想家们誓死一搏逃离暴政及其带领的羊群,来城里做理性探讨。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独裁制度则没有走到这一步。这才有誓死一搏的政治家把坐牢变成政治资本的路可选。”
马上联想到曼德拉,昂山素季和刘晓波。对人性的剖析甚为透彻。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流云飞瀑' 的评论 : 魏那时非常激进(魏先是文革的参与者,然后成为先期的激进派反思者),他以反独裁为名反邓。所以,拼死一搏和反邓这两点都成立。有问题的是为什么。他没有感激邓恢复高考,也就说凭他没有感谢某一个决定,而推断出他深受其决定的打击,这样的推断根据是弱的。虽然同样是中文的可能,英语上来说只能算“possible”,算不上“probable”。因为从魏的观点,魏的言论,其行为可能导致的结果,都看不到和“高考”的联系。对比老闫对毛的两个儿子的一文的分析,就要深刻,连贯,充分得多。当然,我没看到魏的原文,而老闫读到了,很可能老闫从字里行间,遣词用句里感觉到了。所以我说我停止讨论。老闫的文章我都是从头读到底再发表评论的。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想问一下在美国汽车有年检一说吗?在大陆汽车如果脱检超过3次就让强制报废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当年傅斯年根据毛泽东的言论与行动通过逻辑推理得出毛泽东上台后要比蒋介石更独裁的结论。后来乌泱乌泱的被毛泽东饿死整死的人在当初不崇拜傅斯年而崇拜毛泽东。这就跟羊群跟随领头羊往泥坑里跳,你拦都拦不住的道理一样。羊群有多蠢,芸芸众生就有多蠢。

其实判断骗子很简单:当你听到孙中山喊“天下为公”,你就知道他是糊弄你呢,他就是要把天下变成他的私器。当你听到毛泽东“为人民服务”你就知道他是让人民为他服务。当你听到“我上台搞民主,不搞女人”,你就在脑子里立刻想到他上台后搞独裁,玩女人。如果有一个人大声喊:“我上台后搞独裁,玩杨澜。我家族都沾光。”你就支持他,他上台后坏不到哪里去了,最多玩完杨澜后再玩范冰冰。你不会上当受骗太多。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说明魏京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虽然眼睛小了点。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流云飞瀑' 的评论 :

你说对了。他可能只看了题目。

在我们这个地球上,有一类人,在任何情况下只要自己不顺,明明是自己能力不足或做错了事,一定把仇恨发泄到他人头上。有一类人在逆境中不自杀而誓死一搏。前者只是口头抱怨,而后者则付诸行动。有一类人这两种特性都有。

魏京生对诺贝尔奖不给他是否胸怀坦荡?我没打听。即使他不高兴,他也没机会誓死一搏,因为西方世界的社会管理靠法律,虽然法律多如牛毛,但对各类人都基本上做到不给誓死一搏的漏洞,除非拿起枪杀人,但一旦走这一步那就别想在政治上浑水摸鱼。这跟誓死一搏坐牢做出政治家的中国完全是两回事。在法治国家,想靠坐牢博取功名和政治资本的路早给堵死了。独裁制度则没有走到这一步。这才有誓死一搏的政治家把坐牢变成政治资本的路可选。如果魏京生只是发泄仇恨,在生不如死时不选择自责而自杀,反而把考不上大学的仇恨发泄在恢复高考的人头上去,那他极难坐牢18年。表明他有期盼,出来后有光明的前景的判断才能令他在坐牢期间忍下来,而不是天天跟管教人员对骂死打。所以,他属于处在逆境时誓死一搏的一类人。
流云飞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uptrend' 的评论 :
他的目的不是取消高考,而是为了自己做拼死一搏。看来你没看明白文章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我的討論到此打住,因爲我沒讀過魏的原文,而老閆讀到過,所以老閆的理解有可能是對的。
期望讀到更多老閆的文章。
雾里南洋 回复 悄悄话 隔海旁观吧。就地旁观的话那99.999999%的人们群众还不一定答应呢。山寨里要么交投名状,要么被人当投名状交。混水摸鱼也是技术活儿。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没有金钱、地位、名誉哪来美女啊?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如何才能看透金钱、地位、名誉?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如果魏对高考如此仇恨,以至于反邓纯粹为此而起,那他也应该知道反独裁最多使邓受年限,4年或8年限制,不可能使高考制度被取消啊。你的论据不足。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雾里南洋' 的评论 :

旁观者。

我从没说过:少数骗子+多数傻子=100% 人口。大约=99.999999%,还有极少数旁观者。
雾里南洋 回复 悄悄话 老阎应该既不是傻子也不是骗子,在“少数骗子带领多数傻子的群体”中是如何自处的呢?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在毛泽东死之前,没人知道毛泽东什么时候死。毛泽东也许还能活十年,也许更长。魏京生在毛泽东搞独裁到了极端地步时,他从不写一张大字报骂毛泽东独裁。他亲眼目睹了毛泽东搞独裁搞文革到丧心病狂地步,他都忍受了。如果不是邓小平负责恢复高考,而是叶剑英负责恢复高考,他就不会恨邓小平。如果他在大字报里表扬邓小平恢复高考尊重知识,那我们可以排除他因考不上大学而恨邓小平恢复高考。如果他在毛泽东时代写大字报骂毛泽东搞独裁,我们可以排除他因考不上大学而恨邓小平恢复高考,认同他真的反独裁。这两件事他至少要干一样。否则,润涛阎的推理经得起历史检验,经得起后人质疑。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句号。多谢。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如果邓小平恢复高考后他考上了大学,他再骂邓小平,那就排除了他由于考不上大学而恨邓小平恢复高考的推理。否则,谁信谁傻。句号。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uptrend' 的评论 :

四个现代化是周恩来提出来的,不是邓小平提出来的。如果是邓小平提出来的,高考考不上大学恨死了邓小平的他绝对不会提四个现代化的事。对邓小平改革开放解放思想和恢复高考他只字不提。

周公恐惧流言后,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如果毛泽东在1949年得病死去,人们不会认同当年傅斯年准确判断出毛泽东上台后会比蒋介石更独裁。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我不是崇拜魏,我是对魏的争取发声表示感谢。如果没有异议,受到的损害会更大。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魏最先的观点是第五个现代化,即民主现代化。既然是第五,就是说肯定了前四个,不反对经济建设,不反对改革。但不可否认,他的反邓观点太激进,不成熟地期待飞跃式的改革,使得西单民主墙过早被禁。然而,正如老闫所认知的邓小平,其智慧之高,应当在他掌大权前,早就暗把发声自由的西单民主墙作为掌权后的首要取缔对象,其手段之恨,也必不是常人所思。西单民主墙多活短短一时而已,其被禁不能全怪在魏头上。就历史事实而言,邓的确成了独裁者,晚年再也没有推进过民主进程,魏并没说错。虽然愚众乌泱,魏并非谝子,因为他是住上述求自己的见解,不是往下号拥反旗。可以说魏缺乏智慧,过激过早反邓,不能使用妥协作为一种手段来推动民主的实现。中国经济有了巨大进步,是邓的功劳。但做为代价而停滞的民主进程,被牺牲的社会的公平,其争取的道路更难更長,我们不能轻易把为之而奉献了自己的人们一通称为骗子,这是不公平的,尤其是我们体会到了其宝贵,虽然不完美。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理论讲完了,接着讲实践的可能性。由于“少数骗子带领多数傻子的群体战斗力最强”的科学原理,给傻子启蒙是毫无效果的。唯一可行的办法是等到世界大同不再有战争时靠基因工程改造人类,给人的受精卵转基因或敲掉崇拜基因,没有了崇拜基因后每个个体都有自由的思维,不再受他人的诱惑与欺骗。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这样的启蒙才是追求“真”,在真的基础上达到“善”。有了真与善,再追求美。美的境界里是自由的,是没有任何你所崇拜的。你只要内心里有崇拜,你的思维就被约束,你就没有自由,因为你的内心世界已经被你的崇拜者或他的理论所支配。没有了崇拜,你就不会被政客骗子卖了还帮人家数钱。你自己是自己的神自己的英雄,你才达到了美的境界。否则,你的内心世界其实是被奴役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什么才是“启蒙”?

就是告诉被蒙骗的芸芸众生别被骗子欺骗。比如在袁世凯当政时告诉跟随孙中山闹事的芸芸众生孙中山是祸国殃民的政客;毛泽东上井冈山时在红军到达延安时告诉跟随他的农民们江姐们毛泽东是个杀人魔王;在魏京生写大字报时告诉他的读者:他写大字报骂邓小平是因为他考不上大学而恨恢复高考的邓小平;在六四前告诉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们:你们被镇压后方励之极可能会逃跑到美领馆、学运领袖们极可能会在你们被杀死后逃到美国。这才是真正的启蒙。否则,一茬一茬的骗子总是忽悠傻子,永无休止。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uptrend' 的评论 :

当时看他大字报的人里绝不会有一个人认为他的大字报内容有丝毫公平可言。不追求公平,那任何言论都站不住脚。如果公平,他必须承认邓小平尊重知识恢复高考,他得赞扬一声。邓小平搞改革开放搞经济建设,他也得支持一下。否则就是骂大街,因为毫无公平公道可言。效果是什么呢?除了他自己出名外,立刻关闭了西单民主墙。他是否故意毁掉西单民主墙?那要去问西单民主墙活跃分子们了。我认为不是。他就是在逆境誓死一搏,为自己未来拼一下,反正那时候考不上大学的很多人自杀,没自杀的很多生不如死。他就是其中之一。蠢人们总是给这类人戴高帽,因为崇拜基因表达后就是这结果。崇拜孙中山的,崇拜毛泽东的,崇拜李大师的,都是乌泱乌泱的。芸芸众生里傻逼太多太多。芸芸众生只能是被利用,不可能掌握独立思考能力。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不认为他想“疗愚”,他并没有提出一套具体的治疗方案。提醒不是治疗。
他有政治头脑,没有高等学业证明。但他的选择不能证明他学力不足,因为他写的内容和根据是有充足的知识和道理作背书的。你肯定比他学力高得多,比他更看透政治,而你选择了沉默,那么从对社会的影响力上,他产生的要大得多。大到了可以不计高等学力的地步,再说他并非要竟选什么高位。所以我说你这篇起点低。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uptrend' 的评论 :
又回到了芦笛“疗愚”话题上去了。对社会上无用功。好在他不是孙中山那样的祸国殃民,只是自己做愚蠢的事,不引导别人送死给他火中取栗。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他沒有“罵”。既然允許探討,應該允許不同的意見,理性辯論。如果民主墻衹是歌功頌德,那又有什麽正作用?
君子獨善其身自然沒錯,但從來就會有不惜命的勇士敢於挺身而出,他們希望爭取的自由發聲的權利不也是各位希望和正在享有的嗎?
他們位低力薄,他們的行動也難免會帶來一些負面影響,但他們的聲音無異於給多年盲從的大衆們響亮的警鐘。也許你認爲他們的努力是無用功,但任何行爲都會有局限,比如你在網上給人們傳遞獨立思想,但中國有防火墻,絕大多數人是看不到的。對那些敢於直面强權而直言的人,相對他們承擔的巨大風險,得到更大的榮譽回報也是可以理解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骂邓小平起个屁作用啊?叶剑英华国锋联手都奈何不了邓小平,一个平民的大字报除了起到关闭西单民主墙的直接作用给民主事业带来负面影响起到“曲线救独裁”外一丁点正作用没有。
uptrend 回复 悄悄话 老閆這篇寫的質量有些低:老閆你自誇早早預見了華國鋒失勢和鄧小平掌權,而在這裏卻抨擊他預警鄧小平獨裁,這是不公平的。
老毛活不長了,與其白白送命,不如預警一個新的獨裁者。他看到了華國鋒沒前途,看出了鄧小平的野心。
有如此政治預見力和勇氣的人,讀大學對他來説很重要嗎?你這篇文章立足點太低,無法令人信服。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昨天看<十三邀>贾樟柯的访谈,谈及在中国政治环境下他早起电影用隐喻暗示之类的手法较多,后来意识到隐喻暗示用过度了确实有问题。后来倾向于直接表达。
在水四方 回复 悄悄话 其实阎先生已经预测了。看他以前的文章能找到。另外现在国内空气很紧张。阎先生这么实名写文章,不会给自己惹麻烦吧?希望您能多写。
尘之极 回复 悄悄话 阎兄不一般。可否预测中美今后5到15年各自的大致走向?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诚信这人有点意思,没事还喜欢来这里逛逛
geshanzhid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问题是我们把读您的文章当回事了,也的确从中受益。您说的没错,读着读着崇拜基因就被激发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写文章历来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什么,也就没必要过度解读。那种“隐喻”、“暗示”之类的文风其实是最糟糕的,久而久之会令读者走向“捕风捉影”的歧路,心理也就难以走向健康。令读者走向阴暗心理的作品,不论水平高低,都是不健康行为。
华府采菊人 回复 悄悄话 忍不住要叫好, 老闫永远是出其不意的怪招,可以不同意他的看法, 但实在是佩服他咋的就能这么想出事来?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多谢涛哥回复。难道在信息技术如此发达的当代,中国还是没机会跳出兴衰循环吗?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把您三爷杀了仇人小造后带着三奶奶闯关东那个故事写晚了吧?!俺认为那个最精彩,俺都期盼了快十年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欢似虎' 的评论 :

我从来都没把写文章当回事。就是一种消遣,想写点就写点。因为我没有想过要从中受益。我刚上网时看到芦笛说他写文章是为了“疗愚”,我笑得肚子疼。人类在进化过程中,少数骗子带着多少傻子的群体战斗力最强,这是自然选择的结果。追求“真”(不被欺骗)“善”(杜绝残忍)“美”(在真与善的基础上的美)是与人类群体进化相违背的。这是因为人体的绝大多数带着崇拜基因,而崇拜基因一旦开启,就会启动一系列基因,包括“献身基因”的表达(去教堂的人中抑郁症患者增加),和智商的下降。这是群体为该种族繁衍下去所需要的特征。所以,“疗愚”不仅毫无效果完全是徒劳的,也与人类进化过程相违背。我写文章,有人喜欢看那就看,不喜欢是非常正常的,不看就是了。这也就是我为何写到哪就算哪的原因,就是没有这份责任心。就跟玩游戏的人随便玩玩。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往往内心不自由,但写半路就放弃的事比较少。这也许是鱼与熊掌的关系。
欢似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阎兄,能否把您那几个要写的续集的也抽时间写了,期待很久了,前面看的故事要忘了。在您的脑子里随时取出,别人可能做不到。又看了前几年您的一些博文推论,和几年后事实比较,推论虽不能100%准确,依然让人叹服,毕竟有小概率事件,谢谢
欢似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阎兄,儿大不由爷,胡锦涛的儿子也许有抱负,而且胡锦涛不让亲属从商。有人辞官归故里,他人雪夜奔考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tian67' 的评论 :

这就是我为何让他去教堂的原因。那里有帮他搞明白什么是逻辑思维的牧师。他大脑不是缺一根弦,是缺一大堆弦。
Datian67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这逻辑思维能力与数学考零分有一比。 作者21岁时说的跟61岁时看到的一致。根本不是事后诸葛亮.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估计胡锦涛管不了也说服不了他儿子,他儿子又从政去了,当市长呢。趟政治浑水,他老爹一定捶胸顿足。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入怀' 的评论 :

玩政治的基本上都是这样,必须有敢赌一把的勇气。别说坐牢了,很多要被杀掉的。从共产党的创始人李大钊开始,多少高层把命搭上了。到今天社会还不是跟国民党当年一个样?胡锦涛最终明白了这个道理,提出“不折腾”的确是看透了。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看涛哥弦外之音,第一故事是指习近平并非浪得虚名,第二个故事是暗讽当今民主斗士夹带私货,评论里暗示李克强有可能是习近平的颠覆者。
遍野无尘 回复 悄悄话 诚信 发表评论于 2018-01-28 08:01:20
为了证明楼主确有能力和才智,我希望阎大侠能预测一下,习近平,川普,或者现在其他人和事的将来,例如朝鲜,台湾,中东等地的事也行。不要几十年。就三五年左右的事。 以证明阎大侠所说的过去的事情,不是“马后炮”。也看好诚信兄可以打赌,这儿的众人作证。

高人笑谈今后事,才知道袖中有乾坤。
三年五载就应验,否则回家写笑文。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看了一下魏京生的经历,从民主墙事件到流亡美国时间段跨越了我的小学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这段时间是中国经济大发展的时期,同时也感慨魏京生当年大字报中推崇的民主并没有多少改变。假如涛哥所言为真,以个人18年的青春岁月在牢中度过去赌渺茫的声誉,真的令人唏嘘。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那个蠢货至今都相信“呼啦啦一声雷响,上帝来到人间”,跟他讲道理就是跟羊讲道理一样。我多次建议他周末去读圣经,那里有人帮他忙给他讲解让他从中得到享受,他偏不听从我的善意劝解。事实表明,在他眼里我的文章比圣经更具吸引力,他不去读圣经而是在我博客里流连忘返。这是唯一的解释。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孙权18岁接过孙策大权挑大梁,亲自用水军淹死曹操数千人,抓获3千。曹操才说出生子当如孙仲谋。林彪21岁都是军团长了。人的智慧与年龄基本上无关。与年龄有关的是实践论者蠢货。混账81岁也是混账。

数以亿计的芸芸众生一辈子也搞不清孙中山是什么东西,也弄不明白当初魏京生为何骂邓小平。犹如羊群,死了也是糊涂虫。与年龄有何关系?3岁看大,7岁看老。人到了10岁还看不透毛泽东的文革是怎么回事而跟着瞎混的,活到80岁即使明白过来当年自己愚蠢,那也是人云亦云的醒悟。人的正确思想是头脑中固有的。7岁足够了,还用到了21岁才具有?康熙8岁当皇帝,16岁独自决定朝廷大计。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阎兄在写下篇科普文儿时能否分一段写写为何步入中老年行列的人做梦时总会梦回青春年代?哈哈,我好像有两个人生,一个是现世开始盘算退休问题的我,一个是年轻的我迈着轻盈的脚步走世界。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诚信兄,咱别在别人的博客里较真儿,行不?博主讲故事,您就是个听故事的,说其他网友没脸没皮,唉,您咋就开得了牙?礼貌呀礼貌,人走到哪里都要讲礼貌不是吗?那可是情商的最基本体现。您若不喜飘过就是。
astermatch 回复 悄悄话 太长了,对政治不感兴趣,没看完。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21岁的年轻人能把这个问题看得如同像41岁或61岁的,赞一个。 ”?

能不能稍微动点脑子? 实在看不下去了。

分明是61岁的人想起41岁时发生的事吹嘘是21岁就“预见到”的,40年的事后诸葛亮,真够没脸没皮的!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孙中山,毛泽东,魏京生倒是有他们的共同点哈,有意思!他们的不同之处就是阎兄最后一段所阐明的,从而让历史在描绘魏京生时不会给他画个白脸。
阎兄周末好,期盼下篇大作!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我认识的一位双商具高的人也是被推荐当工农兵学员,77高考后也曾表示“若知有高考,不要被推荐”的意思。但如阎兄所言,双商具高之人永远走在众人的前头,79年开始考研,这些人占尽先机,绝非“一辈子就完了”。人也许需要拼智商获得的文凭和经验,但混职场就要看情商了。21岁的年轻人能把这个问题看得如同像41岁或61岁的,赞一个。

老阎牛人,不仅过目不忘,而且40年后仍然记得!短期记忆和长期记忆一样了得。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有几篇旧作专门论及毛泽东曾庆红江泽民都缺乏一双慧眼,大脑里缺乏准确判断事物的细胞,靠的是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经验。毛泽东还严重缺乏最基本的逻辑推理能力,因为他数学每次都是考零分,所以,当年考不上高中才去读了交钱就能上的长沙第四师范,毕业后只能教初小。第四师范招不到人校舍被第一师范给吞了。刚好赶上毛泽东毕业前,这样毛泽东就混了个第一师范(级别跟高中平等)的毕业生。曾庆红何止选了习近平,他还选了习近平的接班人孙政才呢。可惜曾庆红没机会感受被孙政才收拾的味道了。
少林商僧 回复 悄悄话 毛主席挑了一个面相老实、貌似忠厚的华国锋当接班人。结果他死后一个月,老婆侄子亲信死党都被华国锋抓起来了。江泽民和曾庆红挑选了面相老实,貌似无能的习近平当总书记,结果自己安排好的大批人马都被干掉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不清楚那人是不是魏京生本人。我也不在乎他是谁。我猜测他没考上大学才骂邓小平,因为考上大学的都感激邓小平,至少不恨邓小平。就是不喜欢邓小平的,只要是考上了大学的,都在刻苦读书,舍不得葬送翘首以盼多年的读书机会。我当时的判断是根据逻辑推理,因为他的大字报写得非常深刻,表明他是一个思维正常的人。思维正常的人,如果考上了大学,就会珍惜难得的机会。尤其是那时邓小平还不掌权,而是在搞改革开放。他孩子也没开始官倒,邓小平那时没任何独裁表现,而是支持西单民主墙。要是骂华国锋还有道理,毕竟他在搞个人崇拜,家家挂他的画像。那时的邓小平比现在的李克强名声好。现在骂习近平的很多,但骂李克强就有个人原因了。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魏京生 服兵役

1969年参军,1973年服役完毕。

早年工作

后回到北京,被分派到北京动物园当电工[5][6][7]。

housewife2010 回复 悄悄话 翘首期盼阎老师的下文:梦的解析
lio 回复 悄悄话 俗话说说话听声锣鼓听音,有些人就是爱钻牛角尖。




石油附中啊 回复 悄悄话 楼下那位总是辩解自个儿没罪的那位,你得弄明白作者是借用一段故事说他自己的人生感受。你读到的该是人生感受,要总是纠缠在那个故事的细节,你下一次很难说服陪审员你真的没罪。
liuwenxue 回复 悄悄话 阎兄打赌的跨度居然可以长达三四十年啊,佩服!当年我也去过西单民主墙看了老魏的大字报,但似乎至今也没有见过魏京生本人。阎兄能确定当年见到的的是魏京生本人吗?他似乎也没参加过高考吧?倒是用参军躲过了插队,似乎是军队子弟走的老路。
我冇醉 回复 悄悄话 小人一个,食碗面反碗底的带路党,你知我讲什么的。
LaBrisa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而两篇文章却并排挂城头。。。文学城真是个魔幻之地。:)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lio 发表评论于 2018-01-27 21:05:00

谢谢阎老师、比隔壁那篇唠叨床铺的臭文好看多了!
Nada-KU 回复 悄悄话 看您写的博文,真的是享受!太精彩了。
lio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阎老师、比隔壁那篇唠叨床铺的臭文好看多了!



wibblypig0 回复 悄悄话 感谢阎大侠的精彩博文,逻辑丝丝入扣
guitarmanzw 回复 悄悄话 第一个赌,我看的心服口服。考试胜出者不一定被社会重用。最终是还是人性决定一切。

读书和最终的成就确实不成绝对正比。

第二个赌,有独特眼光的人才有老阎的见识。

感谢分享!

geshanzhidi 回复 悄悄话 的确精彩,的确不可思议,也的确有些道理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1]
[2]
[3]
[4]
[5]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