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赔我那个梦!

(2009-02-13 20:41:18) 下一个
赔我那个梦!


润涛阎


2-13-09(情人节)



刘柱跟我表哥是一个村的。刘柱长得浓眉大眼,玉树临风,比润涛阎帅海了;他待人接物深得他爸的遗传,那叫彬彬有礼,跟润涛阎有一拼。可他自幼丧父,妈妈呢又是个讨人嫌的女人。要不是她长得出色,她也不会被丈夫宠得不像样子。她丈夫临死前感叹:娶美女有娶美女的麻烦。不宠吧,对不起良心;宠吧,对不起儿子。

刘柱到了结婚的年龄了,可找不到媳妇,盖因他妈把村里的媒婆都给得罪了。刘柱的妈得了癌症去世了,村里乡亲便为刘柱四处张罗媳妇。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那旮有个习俗---本村人不嫁本村人。这年龄一过,外村不了解他的姑娘们都心里犯嘀咕:要是像媒婆说的那么好,他为何打这么多年的光棍?这个有点像城里过去的“大龄女青年”、现在的“剩女”---人们总是要问:没毛病干嘛嫁不出去?

其实这问题是荒唐的。因为有的事情个人可以驾驭,有的事情个人驾驭不了。就拿刘柱来说吧,他管不了他妈呀,要是愣把他妈管好了那也会有“不孝”的帽子等着他。所以,碰上了这么个妈,刘柱咋都不成。这个吗,就是命。

刘柱的邻居跟队长请了假去赶集,他想刘柱一个人肯定需要捎点东西,什么花椒大料啊,酱油醋盐火柴啊,说不定还买几两肉什么的。想到这里,他就一大早去敲刘柱的房门。

天刚蒙蒙亮,刘柱正在做梦,啪啪的敲门声吵醒了他。他立刻跑到外面开门,揉了揉眼,定睛一看竟然是邻居老大!刘柱怒火中烧,轮圆了扇了邻居老大一个大耳光。

邻居老大给打懵了,闭上眼睛鼓起腮帮子用力想也想不明白这刘柱发火的缘由。刘柱打完了只说了一句话:“你赔我那个梦!”

邻居老大明白了,刘柱很不容易做梦娶了媳妇,可刚到媳妇进家的节骨眼上,开门一看,明白自己的美梦给打断了,恼怒的程度可想而知,扇耳光是可以理解的。还好,要是入了洞房刚进被窝的时刻被吵醒的话,像朱海洋那样操刀割头都有可能。(这里澄清一下:润涛阎不是说朱海洋是因为杨欣吵醒过他那个梦而操刀把她的头给割了。)

这村里有个痞子,是我大姨妈的三儿子。这痞子每天不打人就骂人,大家都习惯了。可有一天媒婆登门要给他说亲,这痞子突然猛醒:人家姑娘家里人来这里一打听,要是没人给自己说句好话那可就糟了。想到这里,这痞子不仅不打人骂人了,还张大叔李大婶的叫着。张大叔一听,慌张张地回家告诉老婆说可能要地震了。老婆一听,立刻说那可是给咱面子啊,今晚请客!张大叔这么做,李大婶一家也这么办,这痞子可就今天吃了这家明天吃那家。痞子给咱面子,咱不能不要。面子哪有白给的?请顿饭吃就是回报,这个价码不高。不给面子,得罪了痞子,到时候追悔莫及。你这么想,他这么想,痞子吃得不亦乐乎,还娶上了个如花似玉的媳妇。

刘柱就是另一番景象了,他一辈子都没打过人,这次动手打人了,那消息如同晴天霹雳,闪电般从东头传到西头,从南街传到北街:“你知道不?刘柱打人了!这小子他妈地算是活腻歪了!”谩骂声不绝于耳,想揍刘柱的人个个摩拳擦掌。

天天发脾气的人,要是突然不发脾气了,大家都感恩;从不发脾气的人,要是发了脾气,人们是绝不会饶恕他的。

这个便是“润涛阎第六定律。”

润涛阎第六定律放之四海而皆准。几千年来都是:“要做官,杀人放火被招安。”这是国内的,国际也一样。就拿诺贝尔奖来说吧,阿拉法特被称为恐怖分子的头领,可当他接受以色列总理土地换和平的协议,便与拉宾分享了诺贝尔和平奖。俩人一生杀人无算,战斗不止,而得的却是“和平奖”。同样的例子还有南非。而从没有杀过人的“和平”了一辈子的工人农民全世界数以几十亿计,润涛阎就是其中之一,想得和平奖?开什么玩笑?!

刘柱的邻居老大虽然告诉了大家他无辜挨打,但他还是给刘柱保了密,大家并不知道刘柱打人的原因。可时间久了,邻居老大的老婆还是把这个事给说出来了。

从那以后,大人们教育只知道玩耍淘气的儿子要好好念书,就拿刘柱的故事说事。可是没发育的男孩子搞不懂干嘛非要娶媳妇不可。不是常听到两个大老爷们分别时还忘不了说“后悔有妻”吗?一方说罢,另一方立刻点头“后悔有妻,后悔有妻!”重复个没完没了!就没见到过一方说“后悔有妻”而另一方说“我不后悔,我不后悔!”的。干嘛拿娶不上媳妇吓唬我?这不是故意让我将来后悔么?为了不后悔,干脆现在就不好好念书算了。可大人们自以为拿这个说事对儿子有震慑效果。

等到发育了,经历了打光棍的痛苦,男孩子们才明白了刘柱“赔我那个梦!”的故事是何等震撼,何等真实,何等悲哀。可到了这个年龄,想好好读书已经晚了八年了。只好来上智取威虎山李勇奇一句“八年了,别提它了!”自己安慰自己一番后,买上三块酱豆腐送给媒婆,寻思娶个大胖媳妇的途径去了。像刘柱那样能在晚上做梦娶上媳妇的,毕竟是少数啊。


(几十年未见刘柱了,不知他后来是否万元户了,有点钱找个小姐圆回梦,也不白来一世啊。何况长得那么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无欲则刚! 回复 悄悄话 其实好梦往往做不到结束那一刻的。
流云朵朵 回复 悄悄话 第六定律让我找到了多年前遇不开心事的理论依据。
刘柱也不是没人要,关键是他脸皮太薄了,因为长得好看的男人跟女人,都喜欢异性去巴结他们的。长得歪瓜劣枣的,反正也没什么形象可言,我的妈,不能说,趁着没人扁,赶紧开溜算了:得罪了。
dongfangshaoer 回复 悄悄话 太有才了;这拉成一个中篇多好呀:)
科夫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润涛兄所赐第六定律 :) ----总是那么深刻

润涛兄生长的土壤肥沃呀!有那么多宝藏可供挖掘

邻居老大的厚道给人印象不错

阿健 回复 悄悄话 确实有这个奇怪的现象。好人最后做一件坏事、人们把他当坏人。坏人最后做一件好
事、当好人。也许前者是出于人的崇拜心、对好人期望过高。后者出于怜悯心、故
容易原谅坏人。实在让人困惑。前辈经历丰富、也许能写篇专文为我们分析分析。
999ggg 回复 悄悄话 沙发啊!顶阎老师的好文。太有乐了,后悔,后会,后会有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