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大奶二奶闯荡美利坚--二奶的传奇经历(5)

(2008-05-05 20:52:09) 下一个

大奶二奶闯荡美利坚--二奶的传奇经历(5)


润涛阎

5-5-08



(五)

儿子不吃饭不睡觉抗拒但牛,把他搞得精疲力竭。但牛请来了幼儿心理学医生给他辅导,这个效果还非常明显。但他时时刻刻琢磨妈咪不能见他的原因。他天真地本能地合乎逻辑地做出结论:是爸爸拒绝妈咪见自己。他也就开始琢磨如何摆脱爸爸的束缚而回到妈咪身边。

本市法院判决了一个案子,这个案子的原告是两位护士。一位幸福美满的夫妇有一个比较好动的儿子。在给他洗澡时由于浴缸底下没有放一块防滑垫,儿子又好动,一打滑摔倒时脑袋摔在了浴缸沿上。孩子哭个不停,虽然外面看不到伤口,但他没完没了地哭喊使得父母担心大脑内出血便去了儿童医院。到了医院孩子还是哭喊,医生便给他进行各项检察。两位护士问及导致孩子大哭的详情,小两口没有法律观念,太直太天真,便把实情告知。护士做了笔录。如果不是那么天真,只要说不知道原因,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虽然孩子没有发生脑震荡也没有内出血,过了几个小时他就不再苦喊了,但父母被告知:“孩子不能让你们带回去了。”

法院的判决结果:这孩子的父母不具备抚养孩子的能力,孩子被别人领养。到底去了哪里,父母永远都不知道了。孩子更名改姓,一般情况下要到父母不曾去过的比较远的州安家落户。

这个消息在 Eric 的幼儿园被老师们传达给孩子们了。幼儿园的意思是告诉孩子们,你们在浴缸洗澡时千万听父母的话,尤其不能乱动。孩子们大都对这种说教不感兴趣,又不是哈瑞炮特的故事。然而,有一个孩子听得非常仔细非常认真,他就是 Eric 。他似乎听懂了话外音,并且问老师:“如果把脑袋摔破了,就能远离父母了?”老师说那当然,所以,你们要当心别摔着。

第二天早上, Eric 在浴缸里就来了个恶作剧,刚脱掉衣服,他就主动地毫不客气地用脑袋朝浴室墙边撞去。由于他不知道该用多大的力才能导致去医院,显然用力过了头,如此尖刻的墙角,如此幼嫩的皮肤,一个大口子从额头上裂开。但牛此时在厨房,浴室里只有他妻子在现场。看到鲜血从孩子的脸上朝下流,她震惊地不知所措,大喊但牛。

当她告诉但牛说是孩子自己故意所为时,但牛怎么会相信?他怀疑俩人在打架,本来嘛,这个孩子一直在闹别扭。他对她说:“你不能这样对待孩子!”这句话可惹恼了原本冤枉的妻子。她愤怒异常,但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要想想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她怒火满腔,但还是忍住了。俩口子商量该如何是好,她想的是自己背黑锅的下场便不寒而栗。此时的但牛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去医院。这不明摆着吗?救人要紧。可她知道后果是什么,便跟他商量二人结成同盟:坚持两条,一是当时两人同时都是目击者;二是孩子自己乱跑摔破的。但牛答应了她的要求。

医院检查结果,大脑没受到脑震荡的伤害,只是外面有伤口。麻烦在于儿童医院的医生护士们爱管闲事,非要搞清楚孩子到底是怎么摔成这样的。俩人的口供一致,然而,儿子听了后摇头说爸爸在说谎。这下子麻烦大了。警察把二人带走了。美国人害怕 欺骗警察欺骗法官的罪名,一旦成立,那就要坐牢的。但牛此时想到了自己的个人前途,便如实招供了。攻守同盟的建议是妻子提出来的,她的案子便立刻立案待审了。

事情牵涉到孩子的生母,晓轩便有机会被法官招见。晓轩得知此天大的喜讯,兴高采烈的心情难以言表。她立刻去找她的律师,要提出要回儿子的法律程序。律师告诉她:但牛夫妻对孩子的抚养权会被剥夺,但这不表明孩子能判给你。你是孩子的生母,这是“正的”但你当初签字放弃抚养权即使你当初有原因,这也是“负的”一正一负,你的优势没有了。另外一点,你是单身,领养孩子对结婚多年家庭稳定又没有孩子的夫妇有优先。凭这一点,你不占优势。

晓轩一听,完全明白了,她知道如何才能得到儿子,立刻想到了王老大。她有一位好友,也在王老大的公司上班,她知道老大打从芳芳去世便不再与女性来往,明显不打算再组家庭了。然而,她认为,她能让老大改变计划,至少能帮她忙把儿子要回来。想到这里,她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老大身边。这么复杂的事情靠电话是没门的,必须亲自登门。她便起身告辞律师,可律师还在那里讲:“根据法律。。。”晓轩立刻打断了他,说我都明白了,过两天见!心里在骂:我 - 操 - 你 - 妈美国法律!给我带来这么多麻烦,我要的是我的儿子,那是我的!

她出了门,没有回家,开车便去找老大。那可是一千迈的长途。她估摸着半路上除了加油吃饭外连续开, 16 个小时便可到达。

15 个小时后,她到了王老大的公司。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