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吴桥女侠

(2008-03-08 16:05:08) 下一个
吴桥女侠

润涛阎

5-15-04




唰--唰---唰---,一女子在我左边风擎电挚般擦肩而过。我当时的车速已是我能达
到最快速度的八九成了。

七年来骑自行车跑买卖还没碰到过这么不讲理的女路霸。超车不能这么压人啊。我
差点儿被挤下公路。最让人恼火的是她还回头看看我。怒火满腔,奋力追击。把吃
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也要让你个丫头尝尝老子的厉害!

但见她不慌不忙,我加速她加速我无力了慢速休整她也减速。就在我左前方几米远
但始终超不过她。那种羞辱使我想起了韩信钻裆。八个回合下来60华里出去了。女
人回头鄙视的目光---真辣;俺头上的汗水流进嘴里---真酸;败给女人的滋味---真
苦。女人啊,你羞辱我干什么?

惹不起咱躲得起。看到前边是饭馆,就慢慢蹭蹭地溜了进去。刚坐下,那女人也进
来了。我立刻起身去窗口买吃的,肚子饿得咕噜直叫。师傅,来八两米饭一斤大饼
一份炒茄子!俺招呼着。那师傅以为我买的是两个人的,听到那女人在我后边说:
“我要的跟他要的一样”,大师傅惊呆了。

这趟买卖来回360华里,体力消耗太大。人是铁饭是钢。八两米饭一斤大饼三拧两拧
就伴着那盘炒茄子入了食道。悄悄看看那女人,她也是狼吞虎咽跟我比赛吃饭速度。
奶奶的!你是人还是鬼?

吃完了全身瘫软,出来后在墙边抽颗烟。看到她已经上路了心中才踏实了些。就象
耍掉了魔鬼般兴高采烈了一阵。

刚上路,她又出现在我左边。刚想开骂,突然觉得这女人决不是在跟我比赛什么。
莫非织女看上了牛郎?心中暗喜。聊斋里有不少好女鬼。今天俺是碰上了桃花运。
“你的车技真好!”看着她两手插在兜里大撒把地骑着车。听到我的恭维她什么也
没说,就象没听到一样。我毛骨悚然,她真的是女鬼?

在恐惧中我终於到达了目的地。采购两筐鸭梨共140斤。付了款,装上车就上路直奔
天津。她也采购了两筐鸭梨,与我同路同行。我这时猜想这可能是我影子虚幻,不
会是真的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恐惧感使我忘记了劳累,比平时早一个小时到达了
天津市。那是小商小贩们采购倒卖的市场。我手中有大队会计给开的“私产”介绍
信。那年头投机倒把是非法的。

“停下,停下!”又碰上了那个黑大个。和上次一样,老二老三接着跟上来了。
“三块钱包原。”黑老大叼着烟吼着。我心想,真是倒了血酶了。上次赔的钱还没
赚回来又来砸明火。我带着哭音央求道:“大爷,您要是再这么干就要了俺的命了,
因为本钱都没了。让俺怎么活呀?”

“少废话!拿着,三块。老二卸车!”

正当欲哭无泪、呼天天不想喊地地不应时,听到“慢着!”女人的声音。

“妈的!把她那两筐也卸了,甭给钱!”黑老大吆喝着。

老二刚出手,但听“哎哟”一声,老二在地上连滚带爬。黑大个飞起来就是一脚,
朝那女子腹部踢去。那女子一把就抓住了黑老大的腿,她飞起一脚然后就把他的粗
腿扔下了。黑老大在地上打滚,那惨叫声不让杀猪。

老三哆嗦着问:“多少钱能放过我?”女子转身问我:“他们一共歉你多少钱?”
我心中有数,这数字想忘都忘不了。张口说出“按出售价14块。”那是上次他们没
收我那筐梨的价钱。

“拿28块,给他!”。老三刚要讨价还价,女子抬了一下腿。他立刻连声好好好就
掏出28元给了我。

我撒丫子想逃,就怕那老三追赶过来。女子看到觉得可笑,就说:“你放心,吓死
他都不敢追你。把这两筐梨出手我送你出城。”

我立刻以便宜一点的价格把那两筐梨出手了。然后一步也不敢离开她。

回头看那黑老大还在地上滚,就问她这是什么功这么厉害。她说这是“骟”功,我
立刻明白了,因为看过骟羊的。就是用锤子猛砸公羊的睾丸。她告诉我说这功很简
单,但分“单骟”和“双骟”。“单骟”还留情面,双骟就彻底报废了。她说“稳、
准、狠”三字最重要。说“狠”时表情上看上去真够狠的。吓人。这招太毒。俺看
到此时她的表情觉得这手武艺还是不学为好。尤其不能跟她套近乎,即使她把一大
捆秋天的菠菜暗送过来,俺绝不眉来眼去。结了桃花运,要是不经意得罪了她,她
一气之下把俺给骟了那就惨了。钱重要,但被骟了钱就是废纸了。

我这么想着却听她笑着说:“有了这一手,就不怕这种地痞流氓了。”

“来,今天我请客!”俺招呼着。她说请客可以但她不收徒。吃饭时她才告诉我,
她是离我家乡不远的吴桥县人。那里是杂技之乡。人人会两手。她说她那把刷子还
是小巫一个。她先学车技,后来没饭吃就跟着哥哥倒买卖。常常有地痞砸明火,才
跟哥哥学会了这手只传给男人的祖传绝技。

“你最好不要来天津了,去北京倒卖就好多了,因为那里是首都地痞少。”

好奇她为何知道我是倒买卖的,她说她路过这里时在集市边上第三次见到我了。上
次看到我痛苦的样子就进来看了看没见到地痞。

我同意了她的建议,从此就没再去过天津倒买卖。在她去厕所时,我把14元塞进她
的只有一瓶水的破兜子。她一回来,俺就撒丫赶路回家了。

欲知首都人民的厉害,且听下回分解。(待续)

(这是本人的亲身经历,慢慢地侃。当老农民可不容易)

润涛阎原创,不得转载。


您不相信女人的利害?请看这个女孩!




此图片来自网上,原作者不祥。非本人作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zneteng 回复 悄悄话 小(老)阎在鳄鱼背上跳猴皮筋儿?!太牛啦!!!
jwayne_1 回复 悄悄话 本人的亲身经历, are you serious?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