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死里逃生者传奇【10】

(2007-10-24 17:18:36) 下一个

死里逃生者传奇【10


润涛阎



焦永德告别了胡老弟,又要告别村里的老乡亲。待他把真实的故事讲出来,令全村人咋舌。老书记有点为自己打抱不平地说:我一直以为我骗了你这么多年,原来是你骗了我!我当时就看上了你那辆马车,没想到你是将计就计!”

老乡们听后跟着焦永德哈哈大笑了一阵,便用拖拉机把他送到了县长途汽车站。

焦永德31年后又回到了家乡。村里的变化不大,还能辨认地主大院的砖瓦房。这套砖瓦房已经还给了地主的后人。房子外面的砖瓦依然如故,但没有油漆保护的窗户已经弯弯曲曲了。主人请来了村里的木匠在更换新窗户。

待他走近一看,那个少了一截窗棱的小窗户已经被卸了下来,扔在了一边。焦永德捡起便往自己的脑袋上套去,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么个洞口当初自己就能钻了出来。他老泪纵横,往事依依,温柔、勇敢、漂亮的媳妇立刻浮现在眼前。

木匠看着看着就看出门道来了。他虽然没认出来焦永德,但全村人对那截窗户棱的故事无人不晓。便立刻猜出来此人就是焦永德。

他走过去问:这是大叔?焦永德抬头看了看这位木匠,从他的模样看得出来他是谁,便说:你跟你爸长得太像了!

焦永德回家的消息如同晴天一声炸雷,给这个村子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炸得目瞪口呆。他真的还活着?他怎么能活了下来?

焦永德到了老书记的家拜访。老书记非常想知道他那天是怎么跑的,跑到哪里去了。到底是去闯了关东还是去了大西北的新疆。焦永德告诉老书记,他没走那么远,只是在沧州落了户。现在孩子都大了,老伴也去世了,便想落叶归根。

一听说焦永德的媳妇死了,老书记如五雷轰顶,大脑进入了半昏迷状态。

一解放就当上了书记,白天人五人六的,可到了晚上,看到窝窝囊囊的老婆就悲哀至极,简直就是凄惨。“人家焦永德怎么就有那么个媳妇?”

书记脸上的表情变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焦永德:“当初想把焦永德整成富农,后来想把他整成反革命,就是要把他欺负住了。久而久之,他那个媳妇就会弃暗投明紧跟党走。尤其是焦永德被毙了后,那寡妇还能跑得了书记的手心?万没想到他们逃跑了!这些年来,每天晚上搂着老婆睡觉时不都是把窝囊废想像成人家那聪明漂亮的媳妇吗?她,她怎么会死了?”

焦永德媳妇死了,无名状的怒火烧在了老支书的脸上,转而又烧在了焦永德的心里。

焦永德到这时才明白过来书记为何要把他往死里整。原以为他是跟党走的太紧了点。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不怕跟乡亲结梁子,真正的大公无私!多年来从内心里还佩服书记呢!毕竟自己做不到这么大公无私。万没想到他竟然如此龌龊。难怪媳妇说过他心眼不好,只是自己还以为媳妇想得太多了,以百姓之心度党员之腹。

要说好奇的还有当年骑车追他的那四人。他们围着焦永德问个不停,这个疑团整整困扰了他们31年了。当得知那天晚上过夜所在地与焦永德只隔一个村子不足一里路,那位哥们直拍焦永德的肩膀:大哥,是你命大呀!

焦永德跑了,这种稀罕事竟然发生在最讲认真的共产党执政期间,算是奇迹了。但如果你了解刚刚解放时人心惶惶一切秩序还没有建立起来的情况,你就不吃惊了。

更新鲜的还在后头。

焦永德知道老支书如此肮脏龌龊,分明是看不起自己才打媳妇的主意,便故意气他:“镇压反革命,竟然死里逃生,这等本事天底下还能有第二人?”

书记听后嘿嘿一笑:你以为你厉害,天外有天,比你厉害的还有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发自我的文学城离线浏览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