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死里逃生者传奇【5】

(2007-09-29 05:15:14) 下一个
 

死里逃生者传奇【5


润涛阎



书记害怕他们耍滑头,便严肃地告诉他们:“焦永德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很快就会被抓获的。你们要是不尽力追他,等到他被抓获后,谁在他跑的那个方向谁吃不了兜着走!”


书记考虑到焦永德往北走然后去东北或者往西走去闯大西北的可能性大,因为往南走都是平原,往东走就是渤海湾了。便安排两个体格强壮的分别朝北和西追去,另外两个体格差点的分别朝南和东追去。


书记防止他们傻追不舍,便告诉他们:


焦永德的马车虽然走了大约八个钟头了,但他不会整个晚上都走。马拉车走一夜的话,白天就要休息一天,马才能继续前行。所以,焦永德绝不敢大白天在路上休息。他必然是走几个钟头就停下来让马睡觉,等到天亮后继续前行。这是长途逃遁,他不能把马累死。所以,虽然八个钟头过去了,但我估计他现在离你们只有四个钟头的距离。今天太阳落山前,你们其中有一人能追上他的。”


说完,他到屋里写了四封介绍信,让他们带在身上。有了介绍信,到哪村都能得到帮助,吃饭睡觉没问题,更重要的是能够堵截焦永德。


四人拿着介绍信,心中喃喃自语:“焦永德啊,这可不怪我了。反正你是跑不掉的。我要是放过你,我包庇反革命的罪名就成立了。委屈点吧,您哪。”然后骑上车风驰电擎般朝自己的方向奔去。


书记猜测对了,焦永德的马车跑了四个钟头便停下来休息。等到天亮,便喂马、吃饭,然后继续赶路了。


书记猜测错了,焦永德没有往北走去闯关东,也没有往西走去闯大西北,他想到了沧州。他在天津时他的雇工大都是沧州人,因为沧州有些地方是历代发配犯人的穷地方,盐碱地不怎么长庄稼,太穷,多数人都逃荒要饭去了,留下的人也是靠制作盐和硝,然后推车走几百里路去换回粮食。很多村子人走房空,就跟现在福建人偷渡到海外很多村子都看不到人烟了一样。


焦永德的马车走了一整天,天黑下来的时候到了一个村庄。这个村庄被树掩盖了起来,到跟前才能看得到。他算计到这时追他的人差不多应该追上了才对,便把尖刀拿在手上。


他想,追他的人会一路上打听有没有看到一匹黑马马车。考虑到这条路基本上都是在半沙漠半野林中穿行,没直接穿越村庄。他担心的是追他的人会到这个村里过夜的。


他的马走不动了,便停下来。他知道绝对不能停在这里,便下车牵着马艰难地继续前行。他要在村里人吃晚饭的时候穿过去,然后休息。


马挣扎着走了起来,慢慢腾腾地走过了这个小村庄。


过了村子,马实在走不动了,他就决定在路边休息了。连人带马,好好酣睡了一夜。前边不远就是人来人往的宽阔马路了。到那里,追捕者想靠辨认马车,可就难了。


话说在这个方向追他的那位太苦了,有几段的沙土很难前行。尤其是没有村庄,找不到水喝。一整天都没有看到人影,他有点泄气。曾看到前边有辆马车,拼命追赶,等追上后一看不是黑马。天黑下来了,还没有看到村庄,他只好停下来休息。


等到天亮时他发现,眼前就是个村子!后悔昨晚没再多走一段路。


其实,昨晚他睡觉的地方和焦永德睡觉的地方相隔一个小村子,一个在村东边,一个在村西边,相差不到一里路!


他挣扎着进了村,找到了村党支书,说明来意。该村书记立刻召集村里人,问问昨天是否有人看到一辆黑马马车路过这个村子。村里人没人看到这样的马车,这个追捕者与书记共同做出结论:焦永德没有走这个方向。吃饱喝足后,他便返回了。


焦永德逃跑后,书记如坐针毡,一有人从西边来他都认为是县领导派的人过来跟他要死刑犯人。他在琢磨如果抓捕不到焦永德,他该如何过镇反这一关。“还好,”他想,“反正我说谁该杀谁就该杀。”这村还有三个人真正给日本鬼子当过汉奸呢。


然而,怪事发生了。过了好几天,县委也没有来找他要人。


焦永德的马车上了熙熙攘攘的宽敞大路,径直朝沧州奔去。


追焦永德的四人全部回了村,都以为焦永德走的不是这个方向。待四人面见书记时,书记火冒三丈。他怀疑四人中至少有一人故意放过了焦永德。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发自我的文学城离线浏览器)
syw 回复 悄悄话 松口气。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