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死里逃生者传奇【4】

(2007-09-27 03:54:43) 下一个

死里逃生者传奇【4】


润涛阎


马车继续前行着,焦永德遥望着前方,曙光把前行的路面毫不吝啬地撒了一层黄金;媳妇凝视着车后面眨眼间一片白银把黄金取代了下来。天地间颜色的变化也反射在焦永德和他媳妇的脸上,眼睛有点晕乎。

焦永德回头遥望了一下,当把眼神聚焦到媳妇脸上时,他读出了媳妇眼中的镜头:村书记醒来后匆匆吃过老婆一大早做好的热玉米粥泡凉窝头,然后把六个窝头的空心塞满咸菜装入用毛巾缝制的书包,迈着时代跨越式的步伐,肩负着党的重任,踏着将被血迹染红的征途,充满自信且慌慌张张地朝支部大院走去。

书记的眼神就像刚出来的朝阳一样暗红,透露出惊喜与彷徨、光荣与耻辱、自信与恐惧。他看了看天空,一片片黑云在风的舞动下朝东方疾驰,谁知道今天是太阳驱散乌云,还是乌云压住阳光?未来是不可预测的。他对自己跟党走感到自豪的同时,对举报焦永德导致人命官司跟焦家结下了梁子有点后悔。但他知道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

更让他疑惑的是当接近大瓦房时小窗户上缺了不少窗户纸。焦永德撕掉这么多窗户纸干什么?三步并作两步,当他看到一截窗棱不翼而飞,心脏紧了一下。

到了跟前,看到那截窗棱在外面的地上,便知道大事不好,焦永德跑了!

他怒气冲冲地朝隔壁的两个看守跑去,一进屋,就跟看守撞个满怀。“啪”的一个耳光朝看守打去。其实两个看守整夜都没敢睡觉,到了天亮了也没听到动静。实在熬不住了才打了个盹儿。就在这时,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便慌慌张张地往外跑。

三人来到小屋前,愣愣地看着少了一截窗棱的洞口,痴呆地琢磨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谁送的刀子?”一位看守小声问道。

“你个傻蛋!那还有谁?他媳妇呗!”书记吼道。

焦永德逃跑了的消息如同闪电般迅速传遍全村家家户户。男男女女都往大街上跑去,要看个究竟。就是说书唱戏的故事也没有这么离奇吧?昨天说毙就毙,今天说跑就跑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吃惊导致呆滞的眼神如同一对对无光的木珠。

书记派人到焦永德家里去看,发现家里的面粉都用光了,衣服被子都没有了。大家判定他媳妇蒸了半夜的窝头,是长途逃遁。

“追!”

人人都这么猜测,只是书记说出了口。

全村只有四家人慌了。

几年来,这村里有四家在天津卫倒买卖的,有洋车。那玩意城里人管它叫脚踏车自行车什么的。农村人省事,两个字就明白了。洋车比马车便宜,但载重量小。解放了,大家都盯着分田地,四人便在家参加土改。

这四家人马上意识到,追焦永德的差事就靠自己了。待书记把他们四人喊过去时,个个腿都软了。让他们卖力气倒买卖成,跟杀人犯搏斗,没那经历。再说了,焦永德跟日本人拼刺刀,挑死过日本鬼子。跟他对打,那不是活腻味了?

四人中的一位滑头计上心来:“先看看那马车的车印是往哪边走的,我们四人就朝哪方向追去。”想想看,要是单个人追上,哪里拼得过亡命之徒?

书记一听,说:“不可能!你以为焦永德是傻子?再说了,他那媳妇要是长出了毛比猴都精,车印一开始是朝南走,转个弯就朝北去了。所以,你们四人东西南北每人一个方向。”

四人一听傻眼了。这不是送死吗?全村人也都愣了,人家焦永德可是在战场上拼杀过来的,敢跟日本人拼刺刀的主,单挑能把他整回来?

书记接着说:“别害怕,你们都认识他的车和马,一旦看到目标,别暴露自己。他总有休息的时候。然后找机会转到他前边的村子,报告给党支部书记说反革命份子逃到了你们村,立刻捉住他。你们要利用党组织的力量,因为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

全村人听后个个心服口服,暗忖道:难怪人家当书记,不服不行。

别说书记那自信的脸色,就是全村人都认为:他媳妇纵然长出毛来,成为猴精,他焦永德也是死定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发自我的文学城离线浏览器)
syw 回复 悄悄话 好看。谢谢。等下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