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实的心声

我多么期望有一天,我们的民族能够把自由、民主和人权大写在自己的旗帜上,从而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个人资料
加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呼兰胖子:与世界不同频是因为某些人的认知出现了偏差 按理说,中美是不应该有所谓的贸易战的。按照美国人的蓝图,只要是中国走上发展经济的道路,国家富强了,中国就会融入世界的大家庭。大家可以坐在一起喝喝咖啡,聊聊怎么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想法。这就像深圳的一群中产阶级,大家收入差不多,价值观也差不多,现在大家衣食无忧,该想想怎么做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林保华:金正恩专机引出的有趣话题 北韩独裁者金正恩将用什么方式到新加坡开会,是我非常有兴趣的议题。独裁者非常胆小怕死,金正恩的父亲与祖父从来没有搭飞机出访过,中国的独裁者毛泽东亦然。这恐怕也与他们的"老土"有关。 1945年二战结束,蒋介石电邀毛泽东到重庆进行谈判。毛泽东开始拒绝,原因之一是延安虽然有飞机场,但是没有飞机,怎么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李蔚:令人惊恐的“合法腐败”!   朱振和在《合法腐败与腐败的社会化》一文里,提出了一个“合法腐败”的概念。   他举了2007年1月8日出版的《财经》杂志揭露了的一位高级领导同志的儿子XX空手套白狼,攫取巨额财富的案例:   最初,XX从银行贷款7000万元,买下山西一煤矿。然后请评估公司将煤矿评估为7.5亿元,按此价格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原创:孙盛起)不允许批评的政权,最后都死了 央视曾经采访过一位伊拉克记者,具体的采访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但那位记者的一句话却令我铭记至今:“不允许批评的政权,最后都死了。”   是的,东欧阵营、萨达姆、卡扎菲……   不过,我们必须正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专制政权的死掉,是以大量批评者的死掉为代价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老老钱:我才遇到的一个网络诈骗 2018年的5月15日,我经历了一次被诈骗未遂的过程。 早上,11点钟左右,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说是中国驻纽约领事馆的陈先生。他告诉我,给我寄出了一个重要函件。可是,未能送达,地址不明,被退回了。他核对了我的中文姓名和电话号码。中文名确实是我的。电话号码也是对的,否则我也收不到这个电话了。我问他,这封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本文来自卢本卓科学网博客。 1,举国都在批范冰冰偷税,进而批判娱乐圈(比如说德不配位什么的)。我看实际上这比起“厉害了,我的国”之类的策划组织的害处来说就是个芝麻事儿---这说明我们的文艺/娱批判没有走在道上。(事实上范冰冰近年还真拍了几个质朴接地气的形象,比如“潘金莲”,按摩女等--尽管票房不高) 2,文艺的本质是自由和人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6-09 04:41:19)

1978年:我人生道路的紧要之处 我十分认同作家柳青的话:“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回顾我的人生轨迹,1978年考取文革后第一届研究生,无疑是一个紧要之处。如果没有考研,我便不可能从事钟爱的科学研究,从而为科学殿堂添上一两块砖瓦;我和家人便不可能走出穷乡僻壤,更不可能来到美国。正因为考研在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NASA著名天体生物学家Dr.GilbertLevin 这次是真的,火星上发现生命了!让我们提前目睹外星生命长啥样? 本文来自曲江文科学网博客 美国宇航局(NASA)的“好奇号”探测器已经在火星上度过很长一段时间。 今年3月份,NASA宣布“好奇号”已经在在这颗红色星球上度过了2000个太阳日(大约相当于地球上的2054天)。尽管一些钻探难题已经解决,但这个探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05 08:19:49)

我的母亲宋继美,生前是辽宁中医学院教授。她出生于四川,舅舅是中华民国著名元老戴季陶先生。有此背景,她如果要留学并非难事,可是她却选择留在祖国。我的父亲王钟明,也是辽宁中医学院教授(父母亲合影见上)。他们从上世纪50到80年代辛勤执教,培养了数以千计学生。文革期间父母亲因“政治问题”吃了不少苦头,育才与科研的初衷却始终未改。 母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丙舒:与世界接轨和共产主义 “与世界接轨”这句口号开始流行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前。当年,苏联的倒台宣告了共产主义实践的失败,中国实行的鸟笼经济道路也走进了死胡同。中共高层无奈之下打起了对外开放,引进资本主义的主意。当时以朱镕基为代表的亲美派设想了一个“倒逼机制”,即通过加入世贸组织(WTO)与世界接轨的方法,用国际通用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